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2的文章

偏差的父母

所以大多數的孩子選擇未來的志向都是工作輕鬆、事情又沒有那麼繁雜,不然就是待遇擺第一,其次才是福利、公司政策、與其他公司有不同之處的特色等等。這些讓我們了解孩子對於自己的未來實在沒有拿捏個準,畢竟孩子的願望與十二歲的願望不同,十八歲的願望與二十五的願望不同,二十五歲的願望與三十五歲的願望不同,那麼請問等你真的到了那個年紀真的才知道什麼才是你的最愛嗎?還是不能像大多數的財富管理或投資證券公司所提的—理財要從小開始,投資眼光要放遠點,不能只看短線,要看長線,請問憑你的眼睛真的可以像「千里眼」看見二十年後的你嗎?然後他會跟你說聲「謝謝」?

父母教育的心態沒有錯,錯在我們的投資風險全部押注在孩子身上,造成孩子犯了錯,我們就心急如焚得教訓他,孩子一旦表現得好,我們馬上就鼓勵他,給他「應有的獎賞」,那麼孩子的是非觀念變成一旦我努力考好就有我想要的某樣東西,一旦我考不好,就要接受父母的訓話,另外還要受罰。「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沒有錯,錯在並非每個人都適合當正義化身。我們父母卻把獎勵作為對孩子的一種好表現,造成孩子認為只要我考試一百分就是我想要的東西,孩子為了想要的東西,就會努力用功讀書,一旦考不好就要有處罰,賞惡分明的家庭觀念下,你認為孩子的是非觀念會正確嗎?

就算會正確,難道保證孩子未來的不會被這種觀念給誤導,造成「不擇手段,絕不罷休」的偏差嗎?如果孩子知道考試考好是一種表現,是應有的行為時,孩子反而會認為我是為了什麼才要讀書?是為了考好的學校還是只是為了表現給父母看?如果是為了明星學校,那麼就算真的考上了,就會在社會是個傑出的青少年(女)嗎?若是表現給父母看,大多數的孩子認為我是為了父母的面子才要就讀,那麼反而傷心又傷神。我們把所有的押注在孩子身上時,多希望孩子可以拿出應有的表現給我們看,好像賭博拿出賭金後,總希望可以小贏幾把,卻時常忘了賭桌上的陷阱與內幕,那麼你又怎麼期待你真的會有「好表現」?

父母那麼期待不是沒道理,而道理就是我們護子心切,把孩子從小到大的計畫表一一秀出,孩子真的就照你計畫走,不然就是「現在給我把書讀好」,「現在你一定要考上哪間學校」,「現在我是為你好,你知道嗎?」父母老是為孩子準備未來之路,很少不管他,就算不管他,也不會真的從此放他一個人自由,還是在背後默默照顧。很多人都說現代的父母真的很難為,不管做什麼,他都會大呼小叫,就像男人總是在背後這樣抱怨他的女…

學音樂的孩子(下)

重複的游說往往會造成父母的誤解與誤導,導致父母認為有錢好辦事真的才是主因,但其實不是。同樣的,學音樂會變好不是造成孩子變好的主因,而是造成的結果。是因還是果,我們會推托說不清楚。因此,不要以為孩子去學音樂,去某間宗教教授的學校,孩子的成績就會進步,我就曾經看見某間學校的孩子在外一樣行為不檢點,照樣我行我素,一點禮貌都沒有。

因此,孩子行為變得好不好,學校教育不是一大主因,誰教授的也不是,家長教導的也不是,而是整體社會!不過,我們就很容易把孩子的行為第一先推給父母,其二是學校,其三是同學,其四是朋友,其五才是環境,卻絲毫沒有想到孩子的行為究竟是什麼造成的?多數的複雜性已經很難讓孩子用單純的心學會看這世界,雖然許多宗教領袖說世界越是動盪不安,心靈越是要保持純淨,可是美國作家理查.沃克慕(Richard Wolkomir)卻持相反意見:「在複雜的世界上,保持單純就是愚蠢。」但華文文學家余光中跟他過不去,他說:「時代越是荒繆,越需要正面的價值;現實越是混亂,越需要清晰的聲音。」那麼,我們要挺誰呢?聽自己的聲音,還是看看別人怎麼想,再來換我們怎麼決定?

這不是父子騎驢的故事,但事實上卻是這樣—你一定為了想更了解自己多一點,一定會去看自我激勵或心理測驗的相關書,甚至算個塔羅牌或紫微斗數等等,這些舉動都是幫助我們了解自己多一點。同樣的,父母為了想了解孩子多一點,一定也會去看教養專家給他們教育的相關意見,所以許多新手爸媽天天寫信到專家的信箱中—什麼我孩子不聽話該怎麼辦?我的孩子不喜歡吃青菜該怎麼辦?他不喜歡上學該怎麼辦?他有暴力傾向該拿他如何?他問我性知識,我應該要如何回答等等,許多問題雜七雜八,教養專家要保持冷靜也相當不容易,那麼我們應該保持單純,還是要雙管齊下?

嗯,就是看事情的狀況來決定,也因此,學音樂不是每個人都像郎朗一樣,對音感有敏銳的天份,可以到音樂學院就讀,也不是一定要像莫札特一樣,是個了不起的音樂神童。如果是這樣,那麼誰會想到在街頭當藝人?誰又是擲銅板的那個人?所以說囉,學音樂不是每個孩子的必經之路,也不是矯正孩子好不好動的方式,還有很多可以學習—繪畫,寫作、跳舞、拼貼等等,這些都可以讓孩子學會不同的思考能力。

家長若是急於讓孩子太早接觸音樂,只會讓孩子對於音感沒有大增外,反而疲勞傷感。因為準備出生的嬰兒聽到音樂時,除了有胎動外,就是對外在世界有明顯回應,但他還不…

學音樂的孩子(上)

常說:「學音樂的孩子不會變壞。」的確,學習音樂可以陶治孩子的心靈,讓心靈的耳朵充滿在音樂的世界中,像是郎朗就是其中一例,他從小就接觸鋼琴,兩歲時看完《湯姆與傑利》(Tom and Jerry)中貓彈著《匈牙利狂想曲》(Hungarian Rhapsodies)完後馬上就能彈出幾個音出來,父親發現有天份後,三歲就送進瀋陽音樂學院由朱雅芬教授他學習鋼琴,十一歲獲得第四屆德國青少年鋼琴比賽第一名,十三歲又獲得其他比賽第一名,十七歲開始與芝加哥交響樂團合作,接下來—越來越多的邀約,越來越多的演出,越來越多的故事,越來越忙碌的生活。當然,你不必成為他的接班人,也不必像他一樣,在世界的舞台發光發熱。而這些傳奇,你都可以在維基百科找到他的介紹。

然而,也因為家長相信學音樂的小孩不會變壞,所以每位家長都會為自己的孩子報名音樂課,或者歌唱班,甚至乾脆在自己的家裡多增添一架鋼琴、一把吉他、一把大或中或小提琴,或是長笛、薩克斯風、喇叭、爵士鼓等等各種樂器;反正家中就是需要來點音樂,否則就會覺得很無聊;反正就是喜歡看見家庭和樂隆隆,氣氛才會熱烈;反正看見每位家長都在幫自己的孩子報名音樂班,所以你自己也不能漏氣,所以不管你的孩子喜不喜歡,報名音樂教室準能讓你的孩子開心。

但話說回來,報名了這些音樂班,是對孩子的品格好,還是對孩子的未來好?也就是說你希望你的孩子未來是玩音樂的搖滾樂團,像校園樂團一樣,還是可以幫助孩子走向正向思考?國外曾經實驗了解學習音樂的孩子比沒有學習音樂的孩子的專注力更為集中,也可以幫助孩子對於事情的理解力可以有志一同,聲波頻率可以較為同步(因為腦幹訊號的回饋機制),但並不代表一件事—你必須讓孩子提早接觸音樂。為什麼?

你的問題很好,我相信你會這樣問。因為大腦對於聲波的影響力並不能直接穿透對孩子學習音樂的熱忱,也就是說,不是每個孩子對於耳中聽到的聲音可以辨認音符的位置與節拍的頻率,有些孩子對於眼前的木琴就是會亂敲,有些孩子對於眼前的大鼓就是會亂打,我的表弟就是其中之一。

不是他們音感不好,而是對於音樂的起伏變化還沒有動作。然而,因為如此,多少個孩子對於音樂還是玩性不減,反而越玩越起勁。事實上,其實音樂的節拍類型也沒有完全個準,有時候亂敲還是可以聽出某些高低起伏,某些重複音感,只是並非那麼強烈。孩子對於音樂的喜愛只會一天比一天多—嗯,直到玩膩了為止。

而我們為什麼這麼相信…

友情茶

許多的父母都會視自己的孩子為最好的寶貝,每天給他最細心的照顧,送他上下學,給他零用錢讓他打理生活。但是父母很少過問孩子的同儕的「真實相處情況」,直到孩子開口跟你抱怨說他在學校沒有半個朋友跟他玩。就算有過,我聽到的答案仍是我過得很好,我的朋友傑克把他最愛的玩具送給我,誰在我被欺負時幫我等等。同儕間的相處,孩子會守口如瓶。

孩子間有許多的祕密,這些秘密會不想讓父母知道,不想讓某一個人知道,甚至是老師知道。其原因就是說出口後就不好玩了。人長大後也是如此,但是還有更複雜的因素要探討,像是感情的深厚,友情的聯繫多久,會不會幫他保守秘密,會不會在背後說他是非等等。這些原因讓我們了解友情的建立是一種很微妙的關係,是一種台上台下間的互動關係。

我沒有半個好朋友,所以我對朋友的定義通常只能用感情來維繫,而這也是事實。人與人互動間的感情,還有言語可以看出人的行為與他人的行為產生的行為模式,我們常稱之為「溝通(Communications)」,但溝通的目的是為了充分了解雙方的意思與動機,就像雙向互通的馬路,一定都可以達到各自的目的,那就是「耳朵裡」。但雙方可都不會這麼想,因為意念通常會飄移在其他地方。美國聯準會(Federal Reserve System)主席亞倫.葛林斯班(Alan Greenspan)的經典話是如果你們認為確切理解了我講話的含義,那麼你們肯定是對我的講話產生了誤解。

的確,雙方的溝通方向會產生文不對意的狀況,也的確孩子間的溝通會產生「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答......」的情況。然而,友情有趣的地方在於,我們言語之間的溝通會讓雙方的默契總是飄向不同的時間點,卻又能同時會合,就像在天空各自飄走的氣球,總有一段時間會碰頭。類似的情況,也發生過搭火車的情形,不同的時間上車,卻各自能坐同班列車抵達目的地。想想,友情也因為這樣,讓感情有更佳的契合。

但父母通常很不了解的是(孩子)友情的建立是怎麼開端的?是怎麼讓友誼彼此相連的?難道溝通的方向在出入口有分岔嗎?可以急轉彎轉入捷徑嗎?事實上是沒有,感情的聯繫是一種人與人互動間的過程,用過程來加溫感情的溫度,好讓大腦能夠沸騰,沸騰後就可以讓友情長久,但想要保溫,那麼必須每天加熱,才能不致於退燒到冷卻,壞了這杯好茶。

想要保持這壺茶的溫度,除了看人的溫度,還要看火候的過程,過程是唯一加熱溝通的工具,可是我們很少善加利用,大部…

媒體與父母

選舉落幕了,幾家歡樂幾家愁的寫照又在街頭上演,當選者歡聲雷動,落選者各個哭成淚人兒,有人詢問她參選下屆的總統,她說:「還沒想這麼多。」,只把主席的職位辭了就下台走人。我不知道,參選人的心情究竟起了什麼大變化,但至少我能想到的就是主席辭了並不能表示負責,我把問題丟在台上,或說把所有責任一肩扛起就丟了烏紗帽,問題就可以傳到橋頭自然直,如果是這樣,那麼每個人都辭了自己的職位就好了,反正問題自然用時間可以療傷,那麼何必需要領導人來領導方向?

如果這麼簡單,我們對於父母的方向,也不會辭了公司的角色,就在家中相夫教子就好,還是要工作,還要兼顧家庭,還是要負起應有的責任,因為你知道,孩子是你未來的希望,是你家庭的關鍵,沒有他就等於不像個完整的家庭。所以,不是辭職就好,不是在主管的辦公室內直接丟了辭職信說:「去你X的!你這間公司的待遇這麼差,我老子(娘)不幹了!」

有時候看看媒體的方向或者社會給我們啟示錄,不難發現一個事實就是:長得美麗好看的人越多人報導;長得有特色或有不同特殊才藝的人就有人寫在新聞稿中;越是高超的社交技巧的人,人際關係就很好,也較會說謊;能夠在最短時間累積很多財富的人,一定會有專題給他報導,甚至媒體還會決定某些人物的未來方向,例如說,你選舉失敗了!那麼選下屆總統吧?你下個方向是總統嗎?誰的呼聲最高?哪個口袋名單較有可能,內閣名單是誰誰誰等等,好像媒體幫我們決定方向,媒體決定父母、老師該怎麼教,警察該怎麼取締、受理民眾報案,法官該怎麼審理、社會重大案件的謎團缺乏哪些證據、說法、疑慮等等。媒體變成我們之母,每一件事好像都要跟他說,就像你要晚點回家告訴你父母一樣,那麼我們請媒體當我們的政府好了,你覺得如何呢?

媒體力量既然這麼強,無一連帶相關責任的就有孩子們,孩子看電視的時間比跟你父母說話的時間還長,與兄弟姊妹玩的時間也是不如它長,孩子一下課要面對的除了晚飯吃什麼外,就是海綿寶寶又跟派大星或蟹老闆發生什麼搞笑的事,功課是洗澡後要面對的事,與你父母聊聊,那麼「等我一下吧?」。多半的父母想跟孩子作最親密的互動,但是不像歐美國家都會擁抱,親額頭或臉頰的舉動,東方的父母,尤其是台灣的父母怎麼跟自己的孩子互動只有在稚嫩的時候才會,等他會走路,開始調皮搗蛋了,像個小皇帝時,就性格異於過去的表現,我們開始會「教訓」,會醜話說前頭,會打他了!會懲罰他了!是不是每個父母的管教方式其實…

智力標準

選情如火如荼的展開,剩下不到七十二小時的時間,就要進入投開票所中。每位候選人極力拉開選票,不斷催票,能多一張是一張,能多握一雙手就多握一雙手。當我拿到選舉公報時,看看每位總統候選人的資歷背景以及他們在選舉公開辯論會的激烈唇槍舌戰場景後,我深深發覺,這場選戰像是一場智力測驗,每位候選人所端出的答案往往與現實中的問題不會成正相關。也就是說,候選人看見的只有他看見的,小地方的著手與偏僻角落只有你發出聲音,人家才會去搜救你,且問題的正確性,也不是候選人的答案填了就算。很多問題的絕對面,智力測驗所提供的正確解答往往也不是參考孩子IQ的唯一標準。

那麼好奇的問:為什麼要考智力測驗?如果那不是絕對答案,那麼標準在哪?SAT(Scholastic Assessment Tests)可以給你解答嗎?學力測驗、托福(TOEFL)、模擬考、筆試、術科考試的意義是唯一評量孩子是不是天才的唯一解答嗎?如果我們知道選舉人的品格,那麼就算他考試不及格,他也不會怨天尤人,我們也依然會把票投給他,可是要選一個班長,卻不是想像中那麼簡單,反而還有其他變數,例如這個學生的品格、責任心、同理心,以及對整個班級的重視度,還有同儕間的感情是否濃或淡,別班的同學相處是否合得來等等。就算他的測驗不如其他班級同學或別校同儕,並不代表他不是可取之才。

我們這社會常常用考試來取決一個人是否合格或公平,只要達到六十分,你就「及格」;五十九分,你就「不及格」,一分之差,可以簡單分成你是及格還是不及格。因為這樣子,許多人常常為了那一分—或那零點零零零......一的差距,就把自己貼上「不及格」的標籤,我們雖知道要「嚴以律己,寬以待人」,可是分數往往是扼殺我們生存的唯一法則。想想,如果你的孩子是不及格,或是告訴你他考試「不及格」,你第一直覺是落在何處?是三十還是五十?或者整天像大雄一樣抱零分回家,也不敢給媽媽看?孩子的分數不能落在標準上,畢竟一試定終生有好處,但每年重考也不是辦法。

選舉人的支票會不會兌現,不是重點,重點在於兌現後怎麼老是跟實景不同?就像泡麵的外包裝寫著「本圖樣僅供參考,詳實請見本品」的文字一樣,總不能期待他會開心兌換他的支票,卻換來「說好的某政績呢?」一樣的道理。我們小市民很不喜歡政治一個原因就是政治人物老是說話不算話,或說一套做又另一套。那麼他通過智力測驗時,不知道什麼原因他會這樣通關?

智力測驗的問題…

教育.理論

很多專家學者都會說一套理論來證明、啟發、教育、開導、分析他們的大綱結構,甚至還會請很多相關學者、新聞媒體、某些領域的專業作家、總統來為他們背書,寫序,像最近我看的一本書—教育大未來:我們需要的關鍵能力(21st Century Skills: Learning for Life in Our Times)常常抱持著觀望的態度。這兩位專家—數一數二的專家—柏尼.崔林(Bernie Trilling)與查爾斯.費德(Charles Fadel),一位是前甲骨文教育基金會的全球總監,管理旗下ThinkQuest計畫的教育策略,另一位是前思科教育中心的全球總監,指導著兩家新型電子學習公司,兩家非營利組織和幾家專業組織,還加入「準備就緒計畫」(Readiness Project)和二十一世紀關鍵能力的專責小組。我常常百思不得其解,是他們的說法不夠深入?還是我的認知太匪淺?

這本書,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也為他們寫序,說呼籲美國的各州州長與教育領導者,學習標準與評量不能僅看看學生考試的作答能力,還要評估他們是否具備二十一世紀的關鍵能力,如解決問題、嚴謹思考、企業家的精神與創造力。我看完,第一的想法就是如果這真的可以實現,那麼為什麼我們現在看不到呢?或者是說未來將會實現,那麼為什麼我們現在沒有那麼期待呢?照理說,如果這真的是二十一世紀所具備的能力,那麼我們的教育改革應該要從小落實,可是並沒有,或者說我們就算已經有了《親子天下》所報導最新一期(二零一二年一月份)的一百零一則的故事所需要的能力,還是並沒有發揮在我們天份身上啊?是不是我們都太無知,還是太懂那些簡單的道理,以致於企業家、學家的理論都聽煩了?厭倦了?

安徒生童話(Hans Christian Andersen)的故事一看再看,你知道又有多少?偉人傳記一看再看,你記得又有多少?任何宗教的道理一看再看,你明白又有多少?四書五經(四書:論語、孟子、大學、中庸,五書:詩經、尚書、禮記、周易、春秋)一看再看,你落實的又有多少?是不是我們扮演教育者的工作時,必須懂得人生中的每一分道理,才能確切實現在實際生活中?是不是每一種道理來者不拒,我們都要全數接收,像個大豐收的漁獲?是不是我們已經懂得很多了?所以道理再多,我們都還有網子可以全部撈上岸?

那是不是慾望太多,還是我們扮演的還不夠多?人一出生來到這世間,就被迫吸…

教育環境

很多人都以為只要生下了孩子就知道怎麼養孩子,至少是怎麼養大這個孩子,讓他成長茁壯。但其實養孩子的過程中,我們不知道如何養,才能讓他快樂,且負責任,有上進心,又懂事。也因此,對多數人而言,選擇一本好的教育方法,一套從小規劃好的計畫,變成我們人生目標之一。

要如何選擇教育方法,時常變成現代人頭痛的問題—我們喜歡私立學校的教育完善,也喜歡公立學校的學費低廉;我們喜歡這家的嬰幼兒食品,不喜歡這家廠商的口味;我們喜歡這個學區環境友善,不喜歡這個學區骯髒臭亂。選擇一套好的教育體制,變成新手父母以及即將成為新手爸媽的課題之一,就像要面臨來的考試,總是要戰戰兢兢,不敢有任何鬆懈地步。所以我們會尋求專家、書本、雜誌的協助。

我們也都清楚了解什麼才是給孩子最友善的學習環境:校園沒有弊端、沒有欺負弱小、沒有感情糾葛、營養午餐沒有問題、不會對老師吼叫捉弄、校長也很自律等等,接下來還要考慮的是家中的學習環境:一回家有熱騰騰的晚餐可吃,媽媽會親切擁抱與問候、兄弟姊妹也會互相切磋、房間沒有偶像海報、沒有吵死人的音響、沒有iPod、沒有電腦、更沒有所謂兄弟鬩牆的情節。但事實上呢?

以上這些可能不存在,或者只存在一半,但我們了解的是,多數學童一放學不會立刻有美味的餐點可吃,或者母親下課會說「寶貝,你回來了!」之類的話。不是繼續留在學校,不然就是繼續在外加強學業,想想看,力求給孩子最好的學習環境時,我們是給孩子最好的環境,還是一心只想著他們要最好的?

我們家長在選擇教育時,多半的思想是孩子喜歡什麼,就給他什麼。因此我們會去書店、專家講座上吸取相關的教授經驗給下一代。所以常常衍生出一個問題—孩子所喜歡的,真如是我們家長滿心期待的?意思是說,他所愛的,是你眼中認為對他有益的,還是他自認對他有益的?

這是我過去常常所談的問題,家長選擇教育的同時,也因為太想給孩子完整的學習環境了,所以我們都會試著與孩子溝通,好讓我們了解孩子的內心世界究竟在想些什麼?孩子喜歡什麼,我們尊重並且給予關心,孩子看見什麼,我們解釋其什麼,就連看見你們夫妻吵架時,都希望你們給他一個解釋!

小孩難免看見父母當面吵架,只希望告訴他說,「你們到底在吵什麼」可以有個完美的交代,但教育不許我們這樣做,因為會給孩子帶來不良示範,如果你們吵,樓上的兄弟姊妹也跟著吵,全家不得安寧。而孩子只希望,你們可以言歸於好,吵架的重點已不再是重點。教育的很多…

扮演父母

對很多新手媽媽的第一句話—我是生了孩子之後才開始學作媽媽的—常常不以為然。因為對新手母親來說,生了孩子後才開始學會作一個好媽媽,懂得照顧孩子的需求,似乎變得只要你有孩子,你才開始應當準備做好母親的角色,且努力學習這個角色的拿捏轉換,那麼是不是要上台演出的演員,只要準備好劇本裡的角色就好,其他人物的登場,場景、氣氛、燈光與想像都不重要?

這樣,我可以說這場戲就可以得到導演的賞識,直接喊「OK,就這樣;沒錯,好的!收工!」嗎?那麼你認為這場電影會賣座嗎?還是可以多抱幾座金球獎(Golden Globe Awards)、奧斯卡金像獎(Academy Awards)、金馬獎(Golden Horse Awards)?拍一部好電影,不在於得不得獎,而是整個電影的製作與劇本,還有演員的演技。同樣的,作為一個好母親,不在於會不會得到別人的稱許,而是做好應有本份與知命,讓這個角色對你好,對孩子的未來更好。

但可惜的是,不知道是我們學不會,還是父母教不好,或者孩子聽不懂?我們努力想扮演好父母的角色,但時時都在孩子的燈光下才去扮演,意思是說,是不是要在孩子面前,你才會知道當孩子的模範很重要,私底下卻還是不能作孩子的應有的角色?

換句話說,當一個演員接到一個角色時,是不是才要努力學習這個角色的特質與個性,卻似乎忘了與對手的戲份有誰,在什麼樣的場景扮演,燈光與音效又如何等等特質,那麼這場戲演起來很有難度,我們必須依賴想像力與感覺才能在這場戲份演出成功。父母作為孩子的角色,卻一直扮演自己的角色,並非「父母」本身,那麼教學起來,孩子還是有聽沒有懂,所以孩子才會問你「爸爸(媽媽),你在做什麼?」

父母常常在孩子面前扮演「父母」,然後在孩子的背後扮演「自己」。我們算很厲害,可以這樣作兩面人格的切換,且還是很輕而易舉,不費吹灰之力的轉換。父母可以一方面在孩子面前扮演小丑,然後又在背後更衣換裝扮演上班族或者女強人,我們怎麼有這麼大的力量,可以這樣切換來去自如?就跟按遙控器一樣,轉台只需幾個按鍵?

難道,學會作父母,只要等到孩子出生,你自然而然就會?不需看書?還是我們想到準備孩子的嬰兒用品後,你的母愛或父愛真情流露?那麼為何孩子的學習速度不太理想?為何孩子開始叫你爸爸或媽媽時,你聽不出來?為何你期待孩子越多,孩子越容易驚慌失措,不知所云?

還是我們的教育方法一開始是錯的?只因為扮演「父母」這角色不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