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清(續)

浿坦一個人看著月光,薩克點了一根菸,抽了幾口熄掉,丟棄煙蒂,就走進急診室的病房內,到傑瑞絲的病床上。他坐在一旁,這時,傑瑞絲早已經入睡,他看著她睡覺的樣子,不由自主笑了出來,他起身,拉起一旁的布簾,想要給自己與她一點隱私,「你啊!不知道你記得當初我們為何會陷入愛戀?」薩克自言自語,也對著傑瑞絲說。
最近的文章

艾維茲好奇地瞪大眼睛看著這個會不斷發送畫面與聲音的平面物體,她往後面一看,竟然只是一堆電線?艾維茲又走回電視面前,電視放送著肥皂劇,艾維茲看得很入迷,這時,瑞特拉著她的手問,「姊姊,陪我玩嘛!」

沒有表達能力的動物

如果你不是文盲——或者你是文盲,或多或少都(想)能表達你內心的聲音,說出你的想法,關於這點,是好的,是有用的,是有益的,是對這社會多少有影響的。能說出自己埋藏已久的心聲,是多少人的心願?猿人看見了牛,只能畫在石壁上,無法說出那是什麼?那時候沒有文字,只有聲音表達,更沒有所謂的語言。

隨筆(六)

寫文章對我來說,一直很容易,拿出一張紙,就開始寫,沒有主題也無所謂,反正我現在的想法很多,很雜,很亂,沒有什麼起承轉合,更沒有「應該」怎麼寫,也不是特定寫給誰看,任何人都可以是我的讀者,所以,我沒有什麼害怕的東西應該要怎麼說。

隨筆(五)

我不正常,我有很多奇怪的思想,在我腦海裡無時無刻蹦出來,這些都是無意識的,你問為什麼?我說這必須要從我小時候說起,相信你也已經看過我的「傳記」,也知道我是怎麼一回事,因此,我的不正常來自我對於意外之後的「發生」,對於這世界無時無刻的好奇。

亡(續五)

「你怎麼了?」海娜看見洛爾好像一幅嚇到的表情,不知道該如何形容? 「喂!」海娜大聲喊。 「什麼?」洛爾這時候才回神過來,轉過頭來看她一下。

亡(續四)

「你目前狀況如何?」艾維茲問洛爾。 「還好。」海娜幫他回答。 「你看他全身髒兮兮,所以他死不了。」海娜繼續說。 「對,我是死不了......」洛爾話還沒說完,一支長槍就往洛爾的頭頂飛了過來。 「快點!」艾維茲要他們趕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