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心靈的力量

在看到《時代雜誌》有一篇關於安慰劑的研究報導時,不免想起我曾看過的安慰劑相關新聞。有一篇是這樣說的,即使你事前知道這是安慰劑,你仍在你心裡起了很大的作用。不免去懷疑安慰劑產生的作用是否真如外界所說得那麼有效?我不知道,我是學心理的,一如既往,我相信,心靈的力量肯定大於身體的本身作用,可是我也去猜想,心靈是否真的那麼遙不可破?

最近的文章

心裏在學

心理學很複雜,有人說,所以有人因此要化繁為簡,寫出類似心理學常見的大眾迷思。當我提到心理學,那些婆婆媽媽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你知道我在想什麼?也就是讀心這件事。然而,我不會讀心,我只能說,你所想的那些事只是反映出你所內心投射出來的那些反應,也就是內心因此壯大出來的效應。

你如其食

「人如其食」,在一場活動中,想起了這句話,於是有人把最後一個字改成其他的字,如名,如形,如你想得到的任何一個有「意義」的學問詞。這樣吧!我就先從本詞說起,你吃什麼,你就會像什麼,宛如《神隱少女》的貪吃的「豬」,其實是少女的父母在無形中轉化而成,但食物本身與我們的關係特別相近,我不只是用這部動畫的角度去切入,但其實,我要思索的就是「無形」這個東西的形成。

攻勢(續)

「到底該怎麼做?」艾蓮娜看著唯一的自己——也就是身處在這個「茫然」的環境中想到的第一個問題。然而,當她想要「回去」那個世界中,卻怎麼也無法回去?到底怎麼回事?她完全不知道?若是長老所說的救贖是在她的內心中,為何她這次無法操控?或者她想要改變什麼,那麼她遇過的人,不是被凍結,就是被影響,怎麼樣救不了任何人?或者那些族人真的認為她是帶來禍害的外人?長老看走眼了嗎?

攻勢

一個聲音是否被喚醒?艾蓮娜不知道,當自己的內心與外界合而為一時,心裏是否還有「感覺」?冷凍的心完全被冰封,聽不見外界的呼喚,艾蓮娜在「沈睡」中,躲避自己。她彷彿有一個夢,可以聽見某些人在呼喚她,或者是說,當長老選擇她時,是作為什麼依據?為什麼其他村落的人民不信任她?當他們應該信任長老時,是否還帶有一絲懷疑?一切沒有答案,艾蓮娜的信任是否讓長老更不信任?還是這只是一場考驗?長老沒有明說,也沒有暗示什麼,隨著那個部落沒落,甚至毀滅,答案是否已經「葬身」水底?

生命低點

生命出現了缺口,警惕我們要守成當下,了解當下,營造當下——的那種美好,不管那當下看起來——是歡樂的,是悲傷的,是恐怖的,還是膽怯的,不要緊,就是去生活在那個當下的美好。不管你心裡在想什麽,頭腦所堆積出來的事情,沒有辦法一一解決,帳單、家人的分歧,朋友的抱怨,工作的內容,另一半的吐苦水,毛小孩的麻煩,家裏沒有掃的,整理的等等,全部在你的「待辦清單」內,你的生活就是個明細——就像超市結帳後給你的消費紀錄,你為什麼事情那麼多?

陰間日記

看到自己的「輪迴」——也就是電影中所說的轉世——也就像是我重新活在這個世界上。陰間中的使者讓死者接受審判,接受懲罰,接受永不可轉世的畜生,就像在人間的惡人們,壞事做多了,好像什麼都不怕了,但到了陰間,十八層地獄,永遠也不可能爬到地面,享受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