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超現實的愛國主義

呼!所謂的愛國主義,是不是讓國家叫你做反抗敵外勢力,盡全力做叫愛國一切宣言的就是愛國主義?是不是你聽個美國國歌、中華民國國歌、日本國歌、中國國歌、巴西國歌、俄羅斯國歌,你深有同感,你真正愛國?是不是愛國主義的那種背後——所作所為符合一切正義——使然?
所謂的愛國主義,是不是,你有種使命,相信建國的初衷就是為了建立一個「偉大」的國家作為一種革命宣言,不管殺了多少種族,你有愛這個國家的最基本階段,無論國家的道德性是否得當,你沒有意見反駁,你只是接受,像個機器人做「應該」做的事?
所謂的愛國主義,就是不管政治勢力怎麼入侵,不管是三軍統帥,還是總司令、指揮官,甚至只是你的班長,你無怨無悔殺敵,不問原因?是不是我們非要做到軍人該有的角色——那種角色足以代表著該角色的定義,你只是「盡全力」扮演好?
現在,我們不管對的事,或錯的事,只管你「應該」,或者你「可能」,或者你「可以」這幾個關鍵詞性。想一想現在的愛國主義,難道我們只是非要像個魁儡一般,扮演做好該要做的「事」,而不管真正的是非端正?
當然,涉及道德之後,我們就「非要」分你我,我類與異類,或者這個詞不好聽,改為非我類,或者族類這樣如何?而當然,我類聽起來,就有我欲統的意思,也就是我的觀點為導向,而異類聽起來就是不屬於「正常」的一類,或是我們沒有想到的一類,就像外星生物,族類聽起來又有族群統一的嫌疑,就像阿肯族或是馬賽族等等,怎麼才能有個「好聽」的中立名詞?在我看來,可是一點也沒有比較和諧的說法。
因此,我們的愛國主義的宣言,是否在國家之內的「掩護」下,我們的愛國就是為國效命,為這國家負起該有的責任心態,不管外面說什麼風風雨雨,我們的愛國心始終不曾動搖過?你愛美國嗎?你愛摩洛哥嗎?你愛烏拉圭嗎?或者你愛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嗎?還是你愛哈薩克?如果你是這幾個國家的人民,沒有理由不愛,畢竟生於美國,就有「責任」要為美國、摩洛哥、烏拉圭、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哈薩克效命,因此,當其他的國家在為「權力」爭奪某一種認同的說法的同時,我們的愛國心是為自己而尊敬,還是國家而始終有所尊榮?覆蓋該國的國旗是很有光榮的,能夠葬在阿靈頓國家公墓是很有一種榮耀的,難道我們的愛國心生於此,死於此,是一種由上帝賦予的殊榮?
這種說法,可能下筆重了點,我的意思不是說「註定」,而是是一種無可比擬的光輝,是無法用你左胸膛的勳章所取代的。事實上,現今的愛國主義,所代表的與我們理想…
最近的文章

隨筆

走進一排滿是最新上市的書籍的書店面前,我總是猜想,若是我的書在這裡面,有人會看到我的書嗎?而有廣受推廣的,像是有文宣的,或者有獨立支架的,就特別獨樹一格,而我猜想,我的書若是在這裡難道就比較顯眼嗎?文宣不外乎就是紐約時報大力推薦,亞馬遜書店五星評價,或者各國書評大力激賞,得過某些獎項,或者改編最佳文著之類的手法招引來來往往的過客。
我的書在眾多的書籍之一,難道沒有競爭力嗎?或者我們問這社會要跟你競爭的人很多,當每一個人都說與眾不同,你要怎麼突顯你的價值?啊哈!這又是自我激勵要做的事,我曾想,若是真正按照書籍所說的方法突顯自己的生活特質,也就是新聞上的風雲人物出現在幾乎八成的人身上,這世界會發生什麼事?
以上的八成,我還只是保守估計,兩成的人「註定」失敗,就像說要對失敗免疫,努力到成功為止——但你還是失敗。八成的人就可以主導這世界的走向嗎?這世界的趨勢?多數人「可以」決定社會的發展方向,而少數人只能跟著多數人方向走,我們該怎麼求生自保?如果你是少數人?
如果這社會天天像新聞上的風光人物,每天都生活精彩,就像喝了雞精,活力充沛,戰力十足,天天過著你要的夢幻生活,你認為這世界就發展無疑了嗎?你認為人生就死而無憾了嗎?你認為這世界「本來」就是應該這樣如此嗎?如果你頭也不思考就回答是的話,那恭喜你!你錯了!
我的人生的意義在於即使回頭看,你也看到沒看過的風景,只是你不願意回頭,當每一個人都叫你往前看(即使是實體,我也回頭看看背後的人)。當人生註定往前看時,我們就註定人生就這樣發展,就像不要學著後悔,而是學著找到意義的根本,也就是反省我內裡所學的,於是我說,我學的是有「正向」,而非反向的,或負向的,這就導致一個錯誤的思考迷思:那就是事情的意義絕有正意意念,而非反向意念。
意義是中立詞,但是你容易把它變成正向詞,或者偏激詞,也就是一路順水推舟地這樣直線思考。哲學很忌諱這樣的思考方向,所以哲學學派才會分枝散葉這樣多,更容易打結。如果你跳脫思考,又容易陷入思考的循環漩渦中,只是你站得比較外緣——但又有影響多少呢?
有人說我不應該「主修」心理學,而是哲學。因為我的思考之路本來就容易受到哲學的影響,變成哲學的思考主軸,但人們不會思考哲學真正的理解方向,一天到晚叫你「我思・故我在。」那你在嗎?
不管哪一派,不管是哪一個哲學派大師,不管是哪一個哲學家所思索的神學、人生還是快樂幸福之類的理論,問題是我們的…

循環錯覺

歷史,古往今來,看到了現在,我們也改變了不少,西方社會所追求的民主自由,或者東方華人追求的傳統文化——融入了一起,成為我們看待今天的歷史軌跡。不管你是從絲路往歐洲社會看起,還是跨過太平洋島嶼的海路看起,這個社會已經不分你我所謂的西方或東方的價值觀,因為我們幾乎與「世界」結合一體。

紛(續五)

「你確定你要繼續前進嗎?」雷問起伊瓦。 「我看起來像是要往前走的樣子嗎?」伊瓦笑笑。

紛(續四)

冰滲透了山林,穿過了樹林,經過了小溪,越過了河流,來到了村落。冰覆蓋了大地,然後蓋過了用樹幹搭建的房舍,繼續往前面流動,傑克看著前方,沒有注意到附近的冰原已經快要接近他了......

Repeat

看著歷史,看著時間,看著那時鐘不停地從東方往下轉到了西方,再從西方轉到了北方,北方又來到了東方,南方,西方,週而復始地從來沒有間斷過,又引起了我對時間的注意。一天十二個鐘頭,白晝夜晚各佔據十二個,而我在想,為什麽只有十二個數字——又問一天二十四個多一點的時刻,為什麽不直接給出二十四個的數字?
了解時間的人大概都認為裡面的齒輪發揮了關鍵吧!要精確對時現在最準確的時間,的確需要點「方位」才能得知現今的時間「剛好」片刻,每一秒的經過,我們不太有什麼感覺,對我們來說,不斷的「旋轉」,才知道時間已經走了好幾圈。
歷史也是如此,如果時間不「存在」,大概歷史也不存在,一九四五年之後的二次大戰結束之時,幾乎成了我們喜歡討論的話題,接著才是越戰與韓戰,我們一直很想知道在二次大戰結束之後的秘辛,希特勒後代的那些子裔們的存亡,因為現在的確有納粹的組織存在著,加上在美俄冷戰之後,蘇聯解體之後,還有工業時代爆發,機器人的狂熱,太空競賽的爭奪,再加上九一一事件發生之後,美國入侵阿富汗,又跑到了伊拉克,你可以想見歷史已經改變了太多太多。
歷史可以訴說很多故事,而我們現在仍舊在重複著歷史故事。我很懷念八零年代的青春歲月,也很想念九零年代的電子音樂的風潮,不過就在九一一事件爆發之後,美國開始一連串改變整體歷史軌跡,我們也開始感到對於恐怖組織的正視有多重要之餘,地球已經節節改變了太多。
九一一事件的片段可以不斷地重複播放,那些關於九一一救人的英勇事蹟可以不斷地重複播放再播放,什麼電影改編、電視改編等等重複播送著當時有多歷歷在目的時刻放在我們眼前時,應該提醒我們自己,不要再重蹈覆徹——正確來說,我們應該學著怎麼看待歷史給我們前進的動力,而不是一再按著倒退的按鍵。
但我們卻是會按著不放手,至今,我們沒有學會重重提起,輕輕放下是什麼意思,對我們來說,歷史太過明顯而重要,我們都忍不住回味美好的過程,重複的記憶,加上我們對於再熟悉不過的旋律與片段在我們腦海裡不斷播送,因此,前進對我們來說,只是希望加快了進步的那種原動力,而我們的需要——又無法與時同步。
還記得〈你的背後〉這篇文章所提的嗎?還記得〈空泛的進步〉所討論的嗎?我也不斷重複說著這些我對於這世界的看法,就宛如時間總是重複著重複著重複著......無限地重複著......我們對於無限的定義。
歷史教我們很多事情,首先,要了解歷史的意義何在?不是我們一開始認為世界的每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