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生命的裂變

別人算什麼?若我要自私一點,那麼我情願不要有同理心,甚至失去那同情心的心態,來征服世界,讓自己變成壞人,極惡之人。真正的壞人不是——那種電視、電影、戲劇上的惡人,而是內心藏著不知道多少齪齷、噁心,不堪入目,會讓你半夜難以爬上床的各種想法,在大腦而生。雖然我們有自己的秘密,情願和陌生人「分享」,可是這種分享的機制也在暗黑網路發酵。根據各種書籍的暗黑介紹,我們的這套從來並不陌生,也不會公開的說明,一再證明著我們只是兩面人。

最近的文章

生命進行式(續)

生命走到了今天,才有今天風光的歷史,以及那過去教會我們的事。我們應該珍惜,好好珍惜,真正地好好去珍惜好不容易才有的「現在」。然而,現實世界不是這回事,把這種趨勢放在整個觀點來看,我們的確在用科技技術改造了一切,工業革命以來,邁入了四點零的時代,在機器學習的領域上,我們用人工智慧教現在的科技認識大自然與物件,所以照片可以認得出人臉與狗臉、貓臉並不稀奇。可是,真正的機器教導技術仍在革新,例如常見的智慧回覆,用機器判定語句的型態,然後可以即刻地回覆最「可能」的句子。

反撲(續)

就像龍捲風侵襲過後的慘況,滿目瘡痍。當傑克抱著安時,還以為就此要消失,但是過了一段時間之後,當傑克試圖睜開眼睛時,看見的卻是整座森林的情形——完全一團「黑」。他慢慢振作,努力想要站起身,又有一陣怪風吹拂在他臉上,他又閉上眼睛,然後睜開。樹幹上滿是黑色的「泥霧」,就像是黑色泥巴的黏稠,但又不是泥巴。安靠在傑克懷裡,傑克這時候把她緩緩地放在地上,然後站起。

反撲

兩個邊跑邊往後看,一群男人還是緊追不放。喬轉頭告訴泰神牠來這裡做什麼?泰神不耐煩地說:「你以為我想?」

生命進行式

每一套〈意義論〉可以創造出無限的方向,而每一個方向能夠創造出一個單一意義,就以性別而言,男女有別,而就性別本身而言,男女卻沒有別。現在算是驕傲月,可是,單從同性戀、雙性戀以及變性這方面來看,只是性別本身的出發點。撇開性別,我們的確是某種不一樣的人士,男女之間,或是男男之間,女女之間,只是從屬個體之間的關係而發展開來。

他們與我們

他們與我們,一個「無解」的問題,還是說應該是話題?我不知道,還是應該說我們與他們?在英文中,這是主詞與受詞的關係,可是在中文中,卻是兩個對應的關係。用英文方向解釋,則是誰先誰後,而這有什麼用?如果我們真能夠看清這兩者之間的爭論,相信當初的「衝突」不會變成我們現在解不了的「魔術方塊」。

你與我

城市的進步象徵我們應該要共處一室,可是當你在摩天大樓之中望向另一棟大樓,那種「巨大」簡直把你嚇到了!我們不會比,可是我們內心不自覺地會去,比的是誰的權力比較興盛,誰的力量比較富有,誰能望向最高的天際,甚至可是「觸碰」到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