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1

延(續)

圖片來源:i a walsh

元神看著眼前的草原,忍不住地大口呼吸起來,「多麽清香啊!」元神想著。看著前方,彷彿心境也安靜了不少,雖然有那家人的「相救」,但是那家人也幾乎也想要佔為己有,雖然不是故意這樣做,但牠就是不想要一輩子與那家人為伍,雖然那家人很「好心」,不過那餵牠吃的草藥根本就是毒藥,讓牠得肩負副作用一輩子,牠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擺脫那「搖搖晃晃」的影像......

2016/11/28

圖片來源:João Ricardo Reis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2016/11/25

圖片來源:Jessica M

我坐在捷運的電車上,看著攘往熙來的人群,有人一直看著手機內容——Facebook、Instagram、LINE 的對話內容、網頁的瀏覽等等,有人載著耳機聽著裡面的聲音看著窗外,有人發著呆,有人看著對面的人,有人在彼此聊天,我看著每一個人的動作,心理想著時間的經過。

2016/11/21

認知觀

圖片來源:danna § curious tangles 

全世界有多少精神病患?生命有什麽意義?我們生命的旅程中得到了什麽啟示?殭屍能夠讓我們認清病毒的可怕?或者我再問這一切有什麽關聯?聯邦調查局與中央情報局的關係是否真的如電影情節所言,不能一起「管理」?

2016/11/18

有希望的言論

圖片來源:Leo Hidalgo

從未來中,我們看到希望,我們需要希望,電視劇情節中,電影情節中總老是愛談「希望」兩個字,或者說是一個單字,不管它本身是作為一個動詞還是名詞,對我們而言,都是「意義」重大。然而,有了希望之後,我們就認為所向無敵了嗎?(我又要開始了!)

2016/11/14

進(續五)

圖片來源:Ludosphère

艾蓮娜抱著小女孩到處找尋可以救治她的村莊,任何一個都好,可是荒郊野外的森林要到哪裡去找?艾蓮娜摸摸自己的口袋,那顆石頭已經不見,遺落在原地,她沒有注意到,「!」她驚覺時已經來不及。

2016/11/08

進(續四)

圖片來源:barnyz

「你怎麼不知道『感謝」兩個字該怎麼寫啊?」指揮官問魯納。
「......」魯吶一點都不想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