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我嫉妒你

不管是人類的動物,抑或是動物的人類,我們都有動物的本性,只是我們是人類。這說來,還是很矛盾的奇怪結合。事實上可言,我們確實都有動物上的某一部份,這也是我持續在「推動」動物與人類之間的奇怪組合,我也試圖去「證明」著我們都有動物上的觀點,但我們被迫成為「人類」(說「被迫」也很奇怪,但我找不到更好的說法),學著怎麼看待人類,不能只用人類的看法——我指的是現代人的看法,當我們已經把這種人類生活目的視為一種「正當」的生活品質時,我們就容易失去人類的本性。

最近的文章

實際(續)

大雪紛飛,傑瑞絲來到了「那座島嶼」,好像最終都會指向真正的發生地,問題是真的是「那座島嶼」嗎?傑瑞絲看著大雪,視線遮住了她的眼睛,她看不清楚前方,不斷呼嘯的風雪聲,侵蝕她對外在世界的敏銳度,「這是什麼地方?」她想著這句。「汪!汪!汪!」附近的狗吠聲,慢慢可以聽見,傑瑞絲嚇到了!踩著雪,往「下」跑,圍繞著樹幹,到處東看西看!「什麼東西?」她邊回頭看邊想。

實際

兩個人看著彼此,但僅限於心靈上的連接,雙眼直視,卻無法真正連接。浿坦與傑瑞絲任由冰霧將她們的身體凍結起來,其他的醫生看到了兩個女性想要搶救彼此,自己卻無能為力,龜裂的那些液體成為冰霧的一部分,看來是無望了!其他的冰霧順著急診室一路蔓延到大門口外,而那些液體順著冰霧的內部緩緩流動,怎麼回事?

       就像冰塊裡的河流,只是過程很緩慢,浿坦的心跳變得很慢,彷彿暫停了一樣,傑瑞絲則是努力振作什麼,也就是她真的相信會有什麼奇蹟發生,但目前為止還沒看到,冰霧裡滲透出很細微的液體,除了那調和好的液體之外,還摻有什麼,沒多久,怪物就在那團冰霧之中誕生,只是不太明顯,四肢不健全,頭也長得歪七扭八,醫生一看到那種很奇特的生物之後,嚇得紛紛逃竄,護士、病人等等,只要能走,沒有人不會被嚇醒。那些生物卻沒有想要攻擊人的意思,部分仍有冰霧侵襲,因此,你在逃跑之餘也可能被絆倒,或是被凍結。

       那液體產生了部分凝結作用,擾亂了冰霧的行進,沒錯,「實驗成功」了!但怎麼調成了,現在兩個人都被凍結,這已經沒有答案。外面的消防隊員、警察趕到之後,看見了大量的「冰霧」,都不知道該怎麼做,警察用槍射,甚至拿著噴火槍都沒有用。


       薩克看著來來往往的人們,沒多久,醫生走了過來,「薩克嗎?」他說。
      「沒錯。」
      「你可以出院了!」

      「出院?」薩克覺得不太舒服,事實上,症狀尚未解除,藥物中毒的殘留還在體內。他接著說,「我不覺得可以。」

      「你拿著這個藥物就可以了。」醫生遞給他一個不明的東西。
      「這什麼?」
      「關於你的症狀,我有些問題想要問你。」
      「你是否參與藥物實驗的計畫?」
      「什麼?」
      「有還是沒有?」
      「我沒有!」薩克大聲駁斥。
      「外面有一群人需要你的協助!」

      「誰?」薩克問,接著沒多久,兩個人就從走廊的底端走了過來,「是他嗎?」其中一名男子問。
      「是!」醫生回答。
      「你!跟我來!」一名男子說。

      「......」薩克猶豫一下,立刻拔腿往右邊跑,後面的兩名男子立刻追了過去,結果跑了另一側的底端,他推了大門,又有兩名男子擋住了他,「你們要做什麼?」


     「你們要做什麼?」薩克在椅子上睡著了!…

人類的動物

我們好像似乎逃不開偏見的影響,正確來說,是預設的想法。對於動物,我們生來就有一種不由自主的想法,例如就像貓與狗的個性一樣,貓是怪咖,貓愛乾淨,貓喜歡吃魚,而狗有忠誠度,有地盤的想法,有權威性,而貓與狗向來「不合」。但我們有看過貓狗一家親的照片吧?所以誰說貓狗大戰一定在真實生活中上演——但沒錯,它向來就會出現。

動物的人類

寫小說並非我的初衷,我也不知道當初想寫什麼,大腦想得都是關於動物與人類之間的相處。就這樣,我寫了關於動物與人類之間的模式,我喜歡用動物去比喻人類的特殊模式與作用,相信現在的這些科學家應該也是如此,我常常看著這些科學家拿著各種科學實驗時,尤其是講到動物有的行為時,人類是否會有時,往往都會意想不到,例如鳥類。鳥是個很聰明的動物,他們有方向感(其實我不愛用「牠」),有方法可以拿到想吃的食物,所以會用工具並不是人類的專利,他們會溝通,會有情感,會了解物種之間的特殊方式,這是靈鳥,靈巧的鳥,而不是笨鳥。同樣,雞也是很兇猛的,誰說雞等於膽怯的?(英文通常是這樣比喻的)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你不知道

搜尋「暴力電玩」,接著你按下空白鍵之後,就會出現第一個「關鍵字」:影響,然後你按下確認或搜尋,你就會找到上萬條以上的「結果」。根據第一頁列出的頭幾項,你看到的相關引用的論文與研究,將你的滑鼠指標往下拉,你看到很多這方面的新聞,最下面的「相關」搜尋關鍵字,你還可以得到很多「建議」,你猜,我的感想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