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24

遲早的事

圖片來源:Cam Evans

我還真想著世界真會不會有一種「大爆發」的情況出現呢!會有嗎?遲早的事。怎麼說呢?有核武的國家,除了五大常任理事國,還有巴基斯坦、印度、北韓。除了簽署那《「不」擴散核武條約》之外,就大概沒有什麼可以「說服」能力,至少對我而言。

2016/09/20

躍(續四)

圖片來源:Rebecca Siegel

雷拖著艾特,然後把他藏著一個草叢堆裡,看著他,並且對他說:「你要乖乖待在這裡!記住,不准發聲!」雷對他擺出了禁止出聲的手勢,然後回頭看看那群追殺他們的人。雷把唯一手中僅有的武器——三叉戟——拿在手上,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既然要這樣,我就不如從命!」

2016/09/16

Platform of the Hope

圖片來源:Sergio Fabara Muñoz

    我現在好像習慣要寫些什麼,才能滿足我對寫作的「慾望」,不管你喜歡與否,我都會把我「知道」的通通寫出來,不帶任何保留(我盡量如此),就在世界地球日的隔一天,我們又看見照常的人們,照常的開張,照常的營業,照常的生活寫照,人生從來沒有如此「好過」,不是嗎?

2016/09/12

Everything's connected

圖片來源:Polly Verity

看過最近一篇研究:有錢讓你的壽命多了十五年,然後——我又在一本科普雜誌看到相關的報導:說改善貧窮若是得當,那麼從家庭教育著手,就會增長壽命。而然而,我又想到《國家地理雜誌》過去曾經報導過的文章,說怎麼樣讓後半輩子的老年人生活得充實,那麼長壽不再是唯一該關注的焦點。

我們學到了什麼?長年身處戰亂的國家的人民的壽命肯定比我們這些都市人更短命,中非共和國的人民壽命平均五十幾歲,比起台灣,比起美國,比起其他國家,這樣的壓力更會讓人更難耐,使得皮質醇往上升,就會縮減壽命。然後,我們再來想想,身處動亂、可能隨處都有一顆不知名的飛彈經過你家身旁時,我們都想,怎麼可能那晚會睡得安穩?

與其擔心子彈亂射,地雷無情炸傷你家人,隨機殺人,如果你突然一覺起來,發現就是戰爭了,你的家人走失了,你還在不知道發生什麽事時,你更會手足無措地想要找到解答,也然而,與其擔心大規模的疾病爆發,不如就徹底想想這個「世界」到底怎麼樣才能稱為一個「世界」?

外面的垃圾箱依然裝滿著許多瓶瓶罐罐,紙屑、木板、以及各種小廣告、塑膠袋。老鼠依舊亂竄,蟑螂依舊亂跑,無人聞問,這是一個世界;同樣的,外面的燈火明亮,到處的五顏六色的廣告看板,閃爍著霓虹燈,整個夜色看起來就是十足的嘉年華會,讓人炫彩奪目,目不轉睛,你根本不想回家,這也是一個世界;同樣的,外面的沙灘,還有椰子樹替你遮陽,海水燦爛,清澈見底,小木屋見得到夕陽美景,你穿著潛水裝備,找尋水中生物,飽餐一頓,這同樣也是一個世界。

同樣的,冰天雪地,你看著發電機,裡面的燃油還能撐上好幾個星期,你就只能在屋內看著你的電視機,聽著廣播,或者悠閒著看著書,或是擦亮你的獵槍,這也是一個世界。然而,這樣的一個世界,對比起我們身處這樣的一個世界,我們到底缺少了什麼?

喔!是快樂,全球快樂指數的答案已經說明了我們想要知道的問題解答,卻沒有解答我心中的疑問:有錢讓你壽命更長的意義在哪裡?或者我再繼續追問,為了讓我們生活活得更好是我們一生必定的使命嗎?我們是「注定」要這樣做嗎?

看起來是這樣沒錯,人類的生活就是注定要活得更好,更長壽,更有效率,更快完成該有的事項,我有什麽好不滿意的?你是吃錯藥了嗎?有人一定會這樣問,你一定要活得痛苦,你一定要活得慘絕人寰,才算是「生活正軌」嗎?

我從來沒有這樣提過,也不會「建議」這樣提過,我一直在提著就是「意義」兩個字,從〈偽意義〉來看,你就可以知道我對於意義有多熱衷,因為人生就是非但才要意義,而不是該死的聚焦在更快樂、更長壽,更有創意,更有效率的這些關鍵字上。(這樣真的很愚蠢,我還要重複強調)

現在的人常常自稱是處理事情的專家,許多能夠馬上處理的電子郵件,都會隨地的把它們放進一個叫做「延後處理」的資料夾中(不管你叫什麽名稱),白天可以處理完成的,可以拖曳到一個晚上八點再來通知我的最佳時刻,因為我現在「不方便」處理,或者是說「暫時」不想處理,一個郵件規則是保持電子郵件「零」很重要,千萬不要剩下任何一封郵件在你的信箱中,也最好不要一直檢查你的電子信箱。


我們一再證明人類是很樂觀的,又什麽樣?學會了正向,又怎麼樣?上帝會給你很多「糖」吃嗎?


這樣的原則幫你「省」下不少時間,讓你盡情做想要做的事:約會、聊天、寫生,還有釣魚。畢竟,約會時,不希望電子郵件的叮嚀擾亂你的思緒,不希望打破你釣到大魚的心情,更不想你在洗手間時,還要讓老闆叫你幫他/她做你不情願的事,因此,把時間「還」給自己就成了最重要的選項,不二人選。

而回到一個原則,把效率發揮最高點有何意義?我是問,你省下的這些時間有真正好好陪陪你的家人、朋友以及你真正的生活精神嗎?如果有,如果真的有,那麼為何我們的世界依然一團糟?我是問,你想要做的事以及這個世界的共通連結怎麼無法讓你期待的世界成就更好的美景,至少你上班時,不要踩到狗屎來得糟。

人期望的那個世界——至少在你的「視線範圍」內,能夠安詳,你所經過的大街小巷能夠和平的處理問題糾紛,但根本不是,每一個人的範圍有限,視野有限,內心的所處世界也有限,我們的團結力量根本不夠,因為人的能力所及只能照顧自己連接相關的人,不會在乎不相關的人,但我也常常說,這世界的連結是有連帶關係的,你今天能夠建立起弱連結的,就能帶來一絲的影響力,讓我們產生真正的力量去改變這個世界,而不單單只是一個「世界」。

而,老鼠存在的髒亂的世界,不是每一個人想著手去改變,所以才會有那麼多的人依然故我,所以才會有一定存在私我與公我無法區分的人那麼困難的著眼點。如果只是看「尊重」兩個字,那麼有些人死到臨頭也不會懺悔更改,而如果只是一個個案,或者是太多起矛盾的法案,我們也就該想想現在當初最先成立的那麼憲法法條,是基於什麽樣的著力點?

好像人都不會思索真正的問題矛盾的,不是問題本身,而是我們本身。問題只是凸顯出我們內心相撞衝突的不安的施力點,但不是絕對的佐證點,我們一再證明人類是很樂觀的,又什麽樣?學會了正向,又怎麼樣?上帝會給你很多「糖」吃嗎?

一點也不會,人類就算不是「選擇」走錯方向,我們也自然會選擇錯誤方位,就算我們這些聰明的「科學家」想辦法解決地球難題,我們的垃圾量還是跟我們的靈魂一樣臭,因為我們的體味掩蓋不了我們內心的醜陋——一部分的自私就在那裡「待機」。

要人類大徹大悟很難,除非失去「一切」,這裡的一切是指「真正」的一切——任何萬物。在世界地球日的前幾天寫這篇文章,也讓我們真正該思索的不是國界,而是我們每一個人之間的疆界。

唉!國界大門不歡迎你,不是每一位難民走到了希臘、馬其頓的邊界,就會有人鼓掌歡迎你,也不是每一個非洲難民逃到了喀麥隆、奈及利亞、衣索比亞等國家,生活就好過。常看世界新聞的我,總認為最北的歐洲國家對比最南的歐洲國家,我們怎麼一點也不「團結」。而口口聲聲說要「團結一致」的歐盟,至少是歐洲「聯盟」,看起來也無法齊聚所有任何一心的一個歐洲體制。

既然是「一個」,就不該有其他個,但這不可能。對比法國小村莊、西班牙小村莊、北歐小村莊,民情差這麼多,我們就會認為除了文化水準不同之外,就會相敬如賓嗎?或許會,至少不會打起架來,但也不代表我們這些自由派與保守派之間的分水嶺就會你敬重我的,我遵照你的。

美國也是如此,自由派的多數對照保守派的少數(相對歐洲右派崛起的政治勢力),其實我們或多或少不是「非要」選邊站,而是我們一直站不住腳,每一個人都有自由派與同樣的保守派,根本就是名副其實的《分歧者》,分為你有什麽個性,我有什麽個性只是反映我們的凸顯特色,也不代表我們就是獨特的繼承者。

現代人都被人格「洗腦」了,適合只是宣稱「適合」,根本沒有依據,我就算不適合做業務,也不代表討厭與對人對話(我的確不適合業務,但我有一雙擅長傾聽的耳朵)。人生生來的意義,不是活得快樂,才是唯一的解藥(那的確不是),而是意義的根本才是,我們很容易被那活得長壽又快樂,又幸福,又「值得」這樣的字眼給打動,但請記住,為了活得更好,而更好,人生也不會讓你看見十足的願景,樂觀過了頭,平均過了頭,人生的平衡只會一再被打破視窗,又一個視窗,卻不明白我們的敵人是敵人,還是我們認知的朋友的朋友?

這是很錯誤的迷思,所以,當我看到這樣類似的標題時,我很想建議編輯們,應該改一改標題:「當窮人的財富增加時,快樂會加倍,壽命增長的意義讓你活得更好嗎?」或者我們可以說,反思地球上的七十四億人口增加時,我們的現在所有糧食能夠真正餵飽——至少你的地區內的人民嗎?如果不行,我也相信,不然為何總是有人要以冷凍食品度日,撿拾垃圾桶維生,還有總認為美國人的物價水準是「統一價格」?

是啊!一杯兩元多美金的飲料很「便宜」,一個五元的漢堡很便宜,對你而言是相對的,可是金額之間的差數是我們不了解的,以為金額的物價之間有了一定價格市場規範,怎麼不想想在國民生產水得之間的基本公平指數,我們還不知道真正的「物價」重要性?(對!我就是在說浪費食物)


我們學得的意義,根本不是其這樣的根本意義,這些依然是〈偽意義〉,這個範疇實在很廣泛,甚至可以編寫成一本書,但我不選擇這樣做,因為我有必要讓你思考現在我們的內心的巨大變化已經無邊無境地默默允許影響我們的每一個生活領域,每一步的跨出——即使是微小的震盪,都會產生巨波......我們的盲點只在乎「增產報國」,不絲毫看出端倪......

2016/09/09

躍(續三)

圖片來源:seliaymiwell

艾蓮娜被搖晃著,一個女性族人看見了她倒臥在樹幹旁,小女孩不知去向,艾蓮娜則是依然感覺很糢糊,她緩慢地睜開眼睛往上看,就看見陽光照射在她的臉龐,有一個族人的聲音不斷叫喊著要她趕快醒一醒之類的話語。艾蓮娜摸摸自己的額頭,感到很倦累,很想逃離這裡,卻沒有力氣,而突然之間,一切沒了聲音,艾蓮娜像是失聰一樣,鴉雀無聲。

2016/09/05

躍(續二)

圖片來源:Natalia Medd 

看著眼前的餐點,海娜幾乎吃得所剩無幾,洛爾卻是剩菜、剩飯一堆,至少有四分之一左右沒有吃完,連碗盤也隨處亂擺。

2016/09/01

Current Ideology part 3

圖片來源:Matteo Tarenghi 

但,真的沒辦法,你若是寫得太灰暗,別人就會說你的思想太悲觀(很多人也這麼說我),但實際上真的不是,一個面臨自殺的人(我過去有過),是真的害怕死亡的,或者應該這麼說,一個在黑暗裡偷偷哭泣的人,是多麽需要看清自己的悲觀就只是悲觀而已。我或許沒有最好的「朋友」,但我知道怎麼一個人與黑暗相處,我知道自己在面對孤寂時,怎麼面對自己的情緒。是的!就只是情緒,所以我可以一個人隻身前往我不熟悉的國度,我可以了解在背後的美國人、留學生、老師、以及各種美國上班族的一面(至少是「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