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15/08/01

Breathing

圖片來源:Michael Yan

        當我看著天空的時候,不禁猜想現在的空氣真的有如我研究文章所寫得那麼「嚴重」嗎?例如,空氣污染會導致孕婦生出有自閉兒風險的機率比一般人高?又或者空氣污染會導致孕婦生出早產兒?又或者空氣污染會讓兒童的智商比較低?這些研究不管真假,不管數據從哪裡來,也不管他們採樣的範圍或者國家、人數、文化或者其他種種相關,我唯一確信的是空氣污染的問題日趨嚴重。

        空氣懸浮微粒已經天天幾乎大於 PM 2.5 的範圍,就算每天細小的細懸浮微粒小於我們接近的範圍,我們還是天天在吸,一趟台北街頭,你可以親眼所見,汽車、機車、貨車,還有大客車排放的廢氣實在不能叫人忍受。事實上,在多數的台北街頭,機車的廢氣量大於汽車的排放量,機車的數量幾乎是公認的世界第一,一趟機車瀑布可以可見一斑,但又有什麼用——就算我們願意捨棄機車的使用——我不認為台灣的空氣真的會有多大的改善。

        然而,雖然大力倡導環保,台灣的空氣污染與穹頂之下的天空其實有得比,我還是不敢大力呼吸,就算你再怎麼大力宣傳空氣污染其實沒這麼嚴重。比起全世界,中國的空污可是冠軍,一部爆紅的紀錄片,偏偏要在中國政府前擋下,不准公開播放給世界上的每一個人知道。就算中國口口說聲要改善空污的品質,讓空氣更清新,但面對黃河流域的泥沙,以及蒙古荒漠帶來的沙塵,中國人可說是一點信心也沒有。

        其他國家呢?南美洲的巴西有比較好嗎?二零一一年的世界衛生組織報告指出里約熱內盧的空污超標兩倍,往幾乎上一點緯度的經線看去,印度的新德里還差得不像話,如果用即時空氣污染的地圖指標來觀察,幾乎都集中在中國與印度,這兩大人口所排放的二氧化碳的濃度幾乎成為指標第一,而現在我們再來仔細觀察以及想想,那些所謂空氣污染沒這麼嚴重的國家,例如歐美國家,難道就可以放心地大力呼吸一口新鮮空氣嗎?

        ......這問題的答案,其實沒這麼確定,我很肯定,因為看紐約,看倫敦,看巴黎,看舊金山,看任何一個現代化很充足的國家,你要真的能夠大力呼吸聞到新鮮空氣有多麽很有味道,我想我們的鼻子不是壞掉了,就算失去某一部份嗅覺。

        我曾經強調人是感覺的動物,因為這樣,感覺很容易上當,欺騙你的神經,幫助你判斷你聞到的是茉莉花香,還是玫瑰花香?而事實上,化學神經一旦破壞我們的味蕾,我們就再也難感覺到吃的是真正的醬油,還是調製合成的醬油?而人對於同一個相似的味道很難有一個判斷能力,能夠區別某一個好壞,人的嗅覺通常能夠辨識一萬種以上的味道,然而,現在人的嗅覺——與味覺之線的連線已經不太精準,食物的味道要是真的能夠浮上心頭,相信我們懂得會吃,然而,人是為了吃而吃,快樂要吃,痛苦要吃,悲傷也要吃,自己看著手機時候也是邊看邊吃,我們有很瞭解食物的含意——普遍傳達到我們的心靈,懂得珍惜這手上的食物?

        我相信並沒有,所謂的饕客,只是滿足自己眼睛的味蕾,而不是口中的味蕾,甜的味道總是在舌頭最前端,苦味在後,因此,甜才總是著迷不已,空氣飄迷著蛋糕味,你要是真的能分辨草莓蛋糕的味道,我相信不必加「顏料」或者香料,人類一定會一吃上癮,而不是只是對味道著迷,然而,人類已經吃上大半世紀以上的化學原料,人類的味道早已經被破壞的差不多了。

        而強調那些不含人工香料或者其他化學元素的食物?事實上,人類要是真能夠了解分辨食物的好壞,你會很在意保存期限?我是指食物的辨認程度光靠用嗅覺來判別已經不太有用,人類早期是用來辨識食物是否腐敗,但人類的嗅覺早已經被化學給打敗,我相信,一套不含真正的人工物質的食物,是不必放上你都看不懂的化學名稱,尤其是「香料」。

        香料的一詞是用來提升食物的味道,人類面對上百種以上的天然香料,食物的香氣立刻席捲而來,早期的食物是很濃郁的,現在的食物是很茫然的,你知道你吃了什麼,但你不知道你吃下的還有哪些是你真正忽略不知道的,因此人類的味覺與嗅覺的夾擊下,嗅覺已經變得不像以往靈敏,更何況要真正辨認一杯水的味道,可能你連北極的雪水與阿爾卑斯山的雪水還辨識不出呢!

        空氣污染,我們感受到是要了解到日益排放的工業革命的進攻下,才知道有多麽嚴重,等到雨是酸的,已經達到醋的等級時,才了解空氣污染要徹底解決這刻不容緩的問題。空氣污染隨著懸浮微粒、洋流、氣流以及冷熱空氣的對流的循環下,影響所及遍佈每個大大小小的區域,從森林到鄉村,再到國家公園的山區,你感受的芬多精已經不像以往那麼可以暢快呼吸,我們有時候就連什麼是呼吸都快忘了!

        呼吸的基本節奏是一呼一吸,由肺部將空氣吸入肺泡中,讓肺部灌滿空氣,吸取氧氣,將多餘的二氧化碳再經由同樣的管道輸送出去。而腹部呼吸則是讓空氣經由橫隔膜進入肺部,讓肺部以及腹部充滿空氣,進而讓腹部感覺氣體在身體有膨脹感,感受氣體的流動,人類真的在「呼吸」——感受空氣的自然,我想必來說都是一件難事。

        在空氣污染以及人類的嗅覺不太靈光的夾擊下,而呼吸的頻率以及節奏,我們又感受不太到的情況下,人類眼前想的只有怎麼活動,怎麼邁開步伐覓食,睡覺以及體力勞動,對於基本的生理活動的了解下,我們要是能夠真心查看自己的呼吸以及——在穿戴型裝置強調心跳的範圍下,人類也很難一律感受到我們的靈魂到底生為何樣,死為何樣?只有在鼻有氣,人類才知道「存活」的含義到底帶來了什麼?

        這才是極為有趣的諷刺,人類生為動物,自樹一格為人類,非動物種,人類的呼吸與大多數——與我們相當接近的靈長類動物相去不遠,我們連同感到真正的呼吸當然不會像黑猩猩感受到自然,可是人類被迫強調學會獨立,接近高度文明化的同時,我們的嗅覺就ㄧ一被自己的感受給打敗,就像是人類怎麼了解呼吸,了解不到呼吸真正的輕鬆與暢快,還要回去學著怎麼去「呼吸」,去吸收自然的奧妙與芬多精。

        這實在是極為反差的原理。我們很需要自然,但自然實在不需要我們,人類棄守自然,不是因為為了遷徙,而是為了看透世界,建立自己的文明文化,而有一套生存法則,因為自然瞬息萬變,所以人類要理解這萬物星球的種種現象,開始找世界的組因,拼湊這世界,就像是我們建立大量的資料群,不就是為了構思世界的變化的一切可能性,而才有大數據的現象發生嗎?

        空氣污染的程度,不是我們所能想像,現在城市的各種因素交雜,我們實在也不知道空氣污染哪套指標是衝擊我們成為腦袋不太靈活的唯一可信度,空氣污染還會讓人頭痛,引發憂鬱症等精神疾病,讓自殺念頭扶搖直上,我們就算自認自己的肺部很乾淨,很清新,可以過濾許多髒空氣以及各種懸浮微粒,仍是有限度的,還去被迫吸收二手菸、排放的毒氣以及各種看不見的污染我們皮膚的粉塵、氣體在傷害我們的心靈還有這外在的軀殼。


        人類的靈魂已經傷害很深,各種化學毒物的發明,雖是為了造福人類,可是這到頭來,我們又得到了什麼福報?收穫滿滿?而人類現在要改善的不是只有空氣而已,而是已經蒙蔽到不像話,不知道前方到底是黃沙還是濃霧的一團迷霧之中,我們被圍困了,人類的呼吸,在一來一去之間的進行,我們要省思內部的靈魂可是何其難度,而看不見內心真正的恐懼......有多像黑洞......

2015/07/28

追(續五)

圖片來源:Marcus Peaston

       洛爾在整理行李,準備要出發,海娜則在一旁看著他,問他目前進度如何了?他說只差幾件衣服,以及換洗的內褲就這樣了。主任要求海娜要一同前往,洛爾當初回絕這項好意,但主任在私下與海娜對話時,除了談到她的工作表現很傑出之外,希望有人可以隨行,她表示為什麼是我?她的意思是說,這間公司規模這麼大,我不是唯一的實習生,為何要選中我?只是因為我的表現很刮目相看?主任告訴他,因為我看得出來,你對洛爾有「好感」。

        她趕快否決這項「指控」,她說不是對洛爾有好感,她一直把他當「哥哥」來照顧,兩個人年紀相差近十歲,不可能相處得來,價值觀念差異太多,怎麼可能是男女朋友?主任告訴她他不會告訴任何人這消息的。海娜聽到這八卦有點感到莫名,又感到一點點「興奮」,她的興奮不是指海娜真的喜歡洛爾,而是很感激有這位好朋友。

        洛爾拖著行李走出了屋外,他看著龐哥,心裏感到不捨,雖然龐哥不是第一次「守寡」,但對於這一次相當這麼長的旅行,龐哥也嗚嗚地抱著他。海娜則是看著兩個擁抱的畫面,於是三個抱在一起。這時候,維爾耶夫則是在一旁看著他們,維爾耶夫與他的妻子站在車邊看著他們,妻子則是坐在前座,維爾耶夫則是在車門外。維爾耶夫走了過去,幫忙提著行李,要載著他們到飛船停機處上機。

        「這麼重啊!」維爾耶夫拿著這麼大的行李,有點使不上力。
        「很重嗎?」洛爾不解。
        「你拿拿看。」

        洛爾提了起來,輕而易舉地抬了起來,「沒有啊!」

        「你是去找人,不是去度假。」維爾耶夫調侃地說。
        「這跟度假不是都一樣嗎?」
        「哪裏一樣?」
        「你已經忘記當初主任告訴過你的話嗎?」

        「嗯......」洛爾想了一下,接著又說:「我好像真的忘記了。」

        「他說......」話還沒說完,明達葉站在車子前方看著他們,維爾耶夫的餘光明顯看著有個奇特的女人在看著他們。

        明達葉走了過來,「你來幹嘛?」洛爾擺明不歡迎她。

        「你怎麼這樣講話?好歹我們曾是同學。」明達葉有點不高興。
        「我跟你的緣分不深。」洛爾又潑了冷水。
        「我只是來祝福你而已。」
        「好,謝謝!我走了。」洛爾撲克臉的口吻說出這句。
        「你何必這樣呢?」海娜替明達葉緩頰。
        「你不要被他騙了!她是有目的的女人。」洛爾直接拆穿明達葉的偽裝。
        「你也不是有目的嗎?」維爾耶夫以為他是在開玩笑。
        「你是去度假,不是去出任務。」維爾耶夫繼續說。

        ......」洛爾無言以對。
        「如果你不歡迎我,那我走了。」明達葉離開現場,往街道前方走去。

        洛爾看著她,心裡很高興,可是維爾耶夫與海娜就不是了,一直慫恿他跑上前去安慰。兩個人的眼神看著洛爾很不是滋味,於是洛爾小跑步上前,跑到了明達葉面前,明達葉假裝掉淚,眼睛還有淚水,洛爾看著她,也認為有點不好意思,抱著她,看著她說聲他不是故意這樣做的,明達葉知道大魚上鉤了,於是第二次的激吻再一次給了他,洛爾又被嚇到了,但來不及反應。

        兩個人看著這對「戀人」,同樣心想:「這真是天生一對」。海娜看著洛爾雖然有些吃味,但她分不清這種愛戀是屬於愛情還是友情之間的感情。

        洛爾被明達葉「鬆開」臉龐之後,洛爾還是餘悸猶存。明達葉知道她已經攻佔這男人的心,接著持續進攻他的心防。明達葉看著洛爾,深情的眼神,洛爾感到又迷惑,又害怕。明達葉最後給了他一個緊緊的擁抱之後就離開了。

        洛爾走了過來,妻子其實看著剛才那一幕,她明白這女人不是什麼好東西,一定有她的目的,她了解她是一個不擇手段的人。她確實是,她為了奇光石,可以出賣肉體,只要靈魂保持整潔,肉體還可以再製造一個新的軀殼。

        明達葉走了一段路,確保後面的人在仔細觀看。洛爾上了車,海娜跟隨在後,維爾耶夫最後坐上駕駛座,等待所有行李就定位之後,要前往「會場」。

        車子開走了,經過明達葉的視野,往停機處走去。海娜回頭張望看著明達葉,明達葉一副奸笑的樣子,不小心還是露了餡,被海娜看見。海娜明白這個女人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一面......


        元神看著那位小男孩,懶洋洋地躺在屋內,一動也不想動,雖然有些「意識模糊」狀態,但牠清楚知道這是什麼場景,牠不會發狂。小男孩靠著那個妻子的懷抱,還是需要時間才能鎮定。妻子不斷安慰他,摸著他的背部,一直說著沒事沒事類似的話。妻子告訴他不要因為一場「意外」而真的傷了牠,你要了解自己的內心,學著解釋錯誤的發生原理,並且適時「原諒」自己的痛楚。男孩看著她,那個原住民則是在屋外的看著景色,似乎若有所思般。

        男孩則是想不透,一個想要的寵物最後是殺死他唯一家人的兇手?如果父親不包括在內。男孩還是告訴自己,牠不會傷害我的。事實上,元神不會,牠的大腦經過長期的藥物以及調養之後,大腦早已經記不得多少記憶,甚至都忘記艾蓮娜與艾維茲的樣子,以及那些時光。牠能活到現在,算是牠的好運,如果沒有遇見這位原住民,牠早就餓死了,畢竟牠不算是「成功」的實驗品。

        元神起身走近那位小男孩,臉色憐憫的表情看著她,像是希望得到他的原諒,事情過了這麼「久」,牠才有些記憶,事實上,當牠變成超元神的同時,不記得牠到底是誰,有時候需要有人提醒才能控制牠自己的能力,而當初那個人已經不存在,那個所謂的小國家是否還健在也是未知數。一切受控於奇光石之間的影響,時間改變太多,導致未來斷斷續續連成不同的片段,現在要找到「現在時刻」已經不太可能。

        小男孩有些驚嚇,後退一步,妻子告訴他真的不要害怕這隻動物,請真的相信牠。小男孩的臉色還是顯得不安,不斷戰戰兢兢地看著元神,想要觸碰牠。元神這隻黑貓的眼睛已經呈現金色,小男孩的手指慢慢地部不從頭部碰觸,從背部開始碰起,當他的手指一碰到身體的絨毛之後,他感到其實很安慰,這隻動物其實真的很喜歡他,想要成為他的朋友。


        這種觸碰的感覺很好,元神也很喜歡,順著身體的絨毛,像是給了牠很大的安全感,可是當手碰到快接近尾巴時,情況就變了。元神的表情被激怒,眼睛頓時呈現暗紅色,而且體型也變大了,又變成超元神,妻子看到這種情形嚇到了!但這種變化速度很快速,等到妻子反應過來,超元神又開始「發瘋」,小男孩沒有注意,拉著超元神的尾巴,這時候變化更快,小男孩抓著越緊,超元神往門口的方向跑去,原住民看見了想要圍困他,趕快找一把斧頭之類的武器,看能否抵制,原住民用斧頭後端的尾端想要給一個下馬威,結果失準,超元神衝破門,往屋外跑去,原住民則是追了上去,而小男孩在抓住尾巴之後,因為速度太快,手中的力氣已經使不上,而鬆開,超元神往樹林中跑去,原住民以及妻子要找回牠,小男孩則是呆坐在地上,一臉呆滯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