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25

Current Ideology part 2

圖片來源:Alex Ripalda 

所以,我不喜歡吵,不喜歡衝突。有人對我說,衝突是一種能夠開天窗,說真話的方法,因為沒有衝突,就沒有解決辦法。是啊!衝突,是大家坐在一個大圓桌裡,說出真心話,可是呢?大家說的不是真心話呢?可是呢?我們是矇騙闖關呢?可是呢?在下了檯桌之後,合約歸合約,行為歸行為,成效歸成效。

2016/08/20

Current Ideology part 1

圖片來源:Tomo Tang 

我可以一天不寫「文章」嗎?其實我可以。我記得在我國中的時候,我的家庭聯絡簿裡的生活札記的部分,我已經寫出了範圍之後,然後我又繼續從一張空白紙切下一部分貼在空白處,然後繼續寫,甚至可能需要翻頁到第三面才能看見完整的「心得」。

我都寫些什麽?生活觀察之類的想法。老師看見我的感想,認為你太鑽牛角尖,多次提醒我不要老是這麼做,但我還是這麼做,甚至變本加厲地——不是鑽牛角尖,而是越寫越多頁。

高職之後,依然一樣在文筆之中找到屬於自己的快樂,我沒有鬆懈下來,反而每天寫,自己的自傳還寫了三頁多之後(標準的作文紙),被國文老師叫去上台演說。國文老師給我的講評是:這個人很有觀察敏銳的想法,文筆很好。

從軍之後,在莒光日記一樣繼續寫,一樣要額外貼上新的空白紙,然後填補我大腦的想法。輔導長看見我的日記之後,叫我與他獨自對話,聊了大約半小時之後。他說你需要多接觸不同人群,讓你的想法有不同的觀點。而我後來轉調其他單位,那一任的輔導長則認為我多愁善感,很有自己的想法。

退伍之後,一樣在自己的大腦醞釀自己的想法,想要付諸實行。所以我鑽研心理學,我從小對人充滿興趣。人生是我的第一課,終其就是講人的一生,簡稱人生。哲學讓我好奇孔子的思想,孟子的情懷,荀子的「作惡念頭」。我常常懷疑人一出生下來的真正目的,當每一個人不帶著意義出門時,我總不了解這社會到底怎麼了?這還是在我十年前,甚至十五年前的時代所發生的事,那時候的人們一樣「愁眉苦臉」,好像了無生氣一樣。每一個人不帶有笑容出門,反而總認為壓力無時無刻過大,這世界到底怎麼了?不是我現在才有的想法,我當初就想著這「世界」到底真正怎麼了?

那時候才剛剛發生九一一事件之後的恐怖氣氛,當美國對阿富汗內的恐怖份子發起「宣戰」的同時,世界就已經變了。然而,九一一之前的醞釀,才正要展開。美國是個強國,幾乎人人都怕他,當時的「中東思想」很不喜歡美國干預「內政」,現在也一樣。美國倡導人權,倡導自由、民主、平等。然而,民主、自由與平等的施政方式,不是唯一讓這世界存有的現有方式。

請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我是說,民主的國家,一個有言論、新聞、宗教自由的國家,一個由人民選舉最高元首的國家,也不代表真正的我們國民,因為你們口口聲聲的自由,似乎容易變成擦槍走火的失控衝突。


什麽祝你新年(生日、某節日)快樂的話語,私底下卻不存在。因為你打從心底不快樂,我祝你那快樂有何意義?


能說出自己的聲音固然很好,能夠有自己的想法固然很好;共產國家的思想管控,就幾乎要把你洗腦,只為自己國家,不為什麽,不准反抗,不准有意見,更不能有任何說一答二的事情出現。然而,當人民有「自由」作為一個擋箭牌時,我們也似乎忘記作為人的真正自由到底是什麽?

台灣「太」自由了!(我的一個朋友告訴我這句話)解嚴時代之後的台灣,帶領了經濟奇蹟,突飛猛進,過去的四小龍,現在變成了亞洲之心。然而,台灣的光明面與黑暗面卻是帶領我們更走向——一個更不確定的未來現象。

光明面是什麽?就是變得更有「正義感」,黑暗面是什麽?變得更為「私心」。愛自己沒錯,前提是愛自己勝過愛別人之下的愛自己才更有安全感。我們不再容易信任別人,我們變得更相信自己的勇氣,我們變得更需要正向力量,帶領我們迎接充滿陽光的豐沛未來。

這樣做,沒有什麽對不對——我一再強調我不喜歡說明對錯問題。人指責的對錯只是對錯的基本盤作文章而已,真的沒有什麽意義,就算有——也是「偽意義」(你可以參考我寫的這篇「專屬」文章)。現在的台灣——不,現在的世界,只是濃縮成台灣的縮影,一切看起來處處有人在街道上向你說聲嗨,但私底下卻有各自的剪影。

與十年前比較的今天,我們沒有更快樂,更正向,更充實,更充滿希望。我不喜歡說什麽祝賀詞,因為很虛情假意,什麽祝你新年(生日、某節日)快樂的話語,私底下卻不存在。因為你打從心底不快樂,我祝你那快樂有何意義?

假笑會快樂嗎?我有研究「範本」說會,我也有研究範本說不會,我說我不知道。但如果你「真的」能夠快樂,那我恭喜你,可是每一年的生日都過,每一年都有生日派對,什麽紀念日,都有慶祝活動,你還是顯得不快樂,那麼可以取消規劃的念頭了!我保證,那真的只是浪費你的錢——還有時間與思想的流程表。

我的家人很特別,我過去也有生日派對,現在呢?幾乎取消了,甚至連生日蛋糕都沒有,因為我不需要。什麽紀念日,也沒有,傳統的華人節日也幾乎沒有舉辦過;端午沒有粽子,中秋節沒有月餅、柚子,甚至連冬至的湯圓也沒有,跨年只是「象徵」性指標,真正的意義不是留給節日用的,是留給人生用的。

意義,不是代表著節慶,人生的專屬意義不是屬於節慶,而是屬於生活的日記中。如果情人節「真的」可以天天過,那幹麻需要一個「情人節」?如果我們真的會快樂,那麼市面上的激勵書籍——相信我,真的夠用了!也相信我,我也是被激勵的,但不是被什麽自我正向的書籍告訴你應該怎麼思考,而是我是思考自我正向書籍的那些什麽信條的「真正意義」到底是什麽?

從來就沒人告訴我,心理學的書籍到頭來依然是理論雜集,多半的研究個案還是得要看新聞、網路,還有我那好奇不懈的心才能找到答案。由於我擅長「鑽牛角尖」,所以我是一定要打破砂鍋問到底的那一個人。我過去常常為了要找到一個能夠說服我的答案,總是幾乎睡眠不夠充足,甚至一天沒有闔眼,躺在床上,還是想著答案,所以我需要「鎮定劑」才能入眠——收音機。

也由於我更容易胡思亂想,所以我需要「光」才能入睡。黑暗之中,我容易陷入慌張,更容易想到那個要怎麼辦?這樣做可以嗎?有沒有其他的替代方法?或者還有其他,也或者我沒有想到?我極度需要一個能夠讓我找到安靜的方法,才能讓我的神經不要隨便亂連,以免出了亂子。

2016/08/16

圖片來源:Maya Bialik

艾連娜看著被捲在尾巴上的小女孩,她想著:「為什麽牠要帶走她?難道她是什麽特別的人嗎?」艾蓮娜持續追了上去,不可能讓這條巨蛇逃之夭夭。

2016/08/12

偽意義(六)

圖片來源:Galaxia Chen
很簡單,只要能夠打開一扇門就可以了,不管那扇門是什麽。既然你的目的是上廁所,那麼門後面總有人居住吧?或者是說我沒有說鑰匙上有顏色,能夠讓你快速地找到配對顏色,重新打開門,就會更快些,或者我沒有說鑰匙上有什麽印記或者門上有什麼符號,你總會找到吧?這就是人類給的「意義」,因為在問題之內,你會被套上「意義」,意義之外,你不會想到以後意義,意義是分兩方面的,甚是多方面的,因此,我們也沒有辦法說,門之後還有另一扇門,或者是說,其實門只有一扇,只是在稱呼著一千的門上。

因此,不是那層意義只有我們要解釋,我們各方面現存的都要解釋,不是我們認為的就是現有渴望的,雖然人類只很想要美好的現象。鑰匙配對讓我們大腦能夠知道連結的成功,可是連結之後多方面成功不是要配對那麼簡單,因為神經元很多很多,因此,大腦的反應才會有個「快速捷徑」更模擬配對過程,所以人類才有了最佳判斷力,更也因此走偏路。

如果連結不是順暢的,那麼這樣的連結更容易打結,但大腦又偏偏固定某些連結。我們這麼看吧!當古人影響我們夠「深遠」時,我們的整體細胞團都已經幾乎被打結,這不是刻板印象的錯,也不是偏見的錯,而是在呼應連結過程中,「很自然」地造成的問題(我不是說我們的「想像力」很豐富地驚人嗎?)。上帝不管存不存在,祂看起來都像是「存在」,你哪管釋迦佛陀還是某一位神祇或先知的呼應,我們順應地相信是「存在」,歷史古書告訴我們佛的由來,先知的故事,或者宗教的盛典,讓我們相信某種力量在催生現在的某種淵源,可是不能就這樣信以為真地認為我們的存在我們眼睛或者曆書能夠呼喚的!或許說詛咒也一回事,或許說墓陵更不應該被「盜取」,可是我們看到的文物到底是想見證我們真有過去的歷史,還是現在存在的歷史不像是真正的歷史?

時間關乎歷史,所以現在的歷史可以說是我們現在相信的「歷史」,但請記住,歷史是有未來式的,歷史是能夠呼應我們現在存在已久的一種部分,但不是我們能夠現知了解的時間軸,如果一個歷史在不知不覺被切換了,我們可能還沒有感覺時空旅人曾經來過這裡?畢竟,這世界這麼地「巨大」,你怎麼知道未來的「他/她」不會出現?而我們相信我們還存在過?

因此,你現在已有的存在,看起來根本不太是存在,所做的呼應不像是呼應,只是反應時間而生的真正歷史現在。所以,得知的歷史軌跡只是順應時間潮流,你根本沒有很大的力氣能夠把海浪用逆向的方式反推,也無法將颶風用順時針的方向旋轉,更無法改變潮汐的變化,也無法讓風平衡你的方向。


歷史是能夠呼應我們現在存在已久的一種部分,但不是我們能夠現知了解的時間軸,如果一個歷史在不知不覺被切換了,我們可能還沒有感覺時空旅人曾經來過這裡?


所以,順水推舟的結果就是我們注定地要這麼做:以毒攻毒,以眼還眼,以恐懼對抗內心的恐懼,以不安還以不安,以悲憤為力量,以樂觀為泉源,以危機為轉機,以觸發作為反省,以錯誤為動力,以效率為前提,以經濟為成長,以自由為光芒,以未來為榜樣,以願景為目標,這樣做的目的——之出來的意義,有什麽最佳意義嗎?

我可以說這難道不是個最佳「偽意義」嗎?還是我們這世界的平衡發展只是衝著「大眾」為依歸的?(你把少數人放在哪裡了?)

你們認知的大眾,我們認知的「大眾」,世界認知的大眾,法規以及任何存在的現有律法只是為了當存有的禁止條款而設立,但事實上卻是當十誡問世時,我們的禁止不是在禁止存在以內,而是在禁止存在以外的那層貼上的意義。

2016/08/07

偽意義(五)

圖片來源:Postcards from Inside

人類存在的希望是因為人類從來就是樂觀的,所以多半的語言屬於「肯定句」,天生若是悲觀——猿人就是死於自己的恐懼,那麼就不會有現在的我們,那怎麼可能有你的誕生呢?這種「愚蠢的樂觀」(就是一種天真的想法)很容易進入死胡同,帶領我們嚮往像似「偽意義」的範疇,今天人類造成的現況,哪個不是背後的某種意義性在操作?(我可沒說這全是偽意義)。

2016/08/03

情(續五)

圖片來源:Mark Doliner 

薩克在沙發椅上睡得香甜,大概從來就沒有這樣好好休息過,經過這些日子的疲累,終於把他推向了勞累的邊緣。傑瑞絲與浿坦兩個人睡在床上,這張床不是兩人式,所以有點小,傑瑞絲的頭朝向床外,浿坦則是朝內躺著。外面的陽光很溫暖,就這樣從窗外灑落了進來,傑瑞絲仍在半夢半醒之間,浿坦則是睡著安穩。傑瑞絲睜開眼睛,她眼角往上看,看到了一個很破舊的鬧鐘,她一手伸出來看看現在是幾點鐘,時鐘的方向指著九點四十七左右,傑瑞絲心想:「好累......」浿坦則是動了動身體,眼睛睜開看著傑瑞絲的背部,她想她應該起床了吧?畢竟我們還有正經事要做,總不能一直賴床。

2016/07/30

情(續四)

圖片來源:Richard Powell

艾維茲往前走,看著前方。前方都是荒煙蔓草,樹林高聳,她心裡所想的除了是那隻白色的貓以外,當然還有她的姊姊。姊姊離這裡很遠,這是個廣大的叢林,想要找到彼此,可能還需要時間以外,最需要的就是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