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Everything(part 7)

我們都忘了我們有多麽快樂——曾經那樣的快樂,如今,現在的快樂變得很短暫,我們寧願專注在我們的負面的階段——把某種負面的念頭轉為快樂的某個階段,現在問問你自己——的快樂還存在嗎?

最近的文章

未(續)

艾蓮娜一踏上最後一步,看見的果然不一樣。
「奇怪?這裡......我有到過這裡?」艾蓮娜彷彿來到人間仙境。
鳥語花香,彷彿這裡就是隱藏版的世外桃源。艾蓮娜看見一草一木,聞得到芳香,更聞得到這裡的清新。

不知不覺地,時間已經過了一大半,陽光炙熱,陽光照射在艾蓮娜的臉上,讓艾蓮娜感到一股熱意,眼睛張開,艾蓮娜揉揉眼睛,醒來看了一下身旁,鳥語花香,沒有什麼變化。泰神依然睡得香甜,在沒有時間的這個「當下」,其實已經快來到了中午十二點。

Everything(part 6)

我們應該重新談談性別:從一切的根本了解性別,這是個很嚴肅的話題,不過我們向來不受重視,如果從佛教的觀點來討論性別,可能認為只有男眾與女眾的分別,但我想討論的不只是男女這樣的簡單的二分法,在這個第三性已被承認的世界中,我們還是帶有男女的二分法來看待性別角色。

Everything(part 5)

該談談錢了!我的薪資是兩萬六千元,比起過去的兩萬二出頭,我又不定時會加班,因此,就算我的薪資有三萬五千元,面對過去一兩年來的房價,我想要跟這些房仲業者說:對不起,我買不起,甚至他們還回我一句:起碼你拿一下傳單,看看也好。台灣的房價,只有升的空間,沒有降的餘地,就算砍的一二十萬的籌碼,我還是買不起。動輒幾千萬的房價,只能買到二到三十坪面積的房子,還不見得有電梯,有大樓管理委員會,或是社區型的住宅,如果你看到很低價的房子,甚至只有半價,對不起,那一定是在郊區,甚至在山區,而不會是鄰近交通還算方便的都市裡。
讓我們畫個地圖吧!城市的中心一定是房價高,機能好,交通方便,你要買的東西,出了門,轉個角就能輕鬆買到,好一點的旁邊就是超商,再好一點隔壁就是大型連鎖超市,甚至是大賣場,走了幾步可能就有郵局、銀行、診所或是書店、甚至還有政府機關,捷運或地鐵可能幾乎就在身邊,遠一點,花個幾分鐘,才到家,再遠一點可能要二十分鐘以上才能到家(像我家),如果你家住在山區,那麼你的交通首先就是考量:如果你臨時要出門,可能到山腳下,甚至最近的超商,然後再爬上山,這樣就花費了二十幾分鐘,因此,把這個城市概念放大來看,你可以說,現在的都市機能看重的就是交通與房價的等比性。
我記得在美國的波士頓的郊區,由集中的區域專門販賣應有的商品,例如有星巴克進駐、7-11、甜甜圈業者、髮廊、健康保健食品業者、咖啡館、銀行、藥局等等,就在一條街上,但是遠離這「鬧區」的範圍的人,大有人在,所以美國以車代步不稀奇,看每一個人人手一車,哪管是大車小車,還是機車,一律平等對待,更重要的是空氣污染以及造成過多的車輛「堆積」,總讓我想不透:這會不會太耗費資源了?或者說共享汽車的服務會流行,不是沒有原因。
台灣的總統薪資快五十萬元,除了上台扮演檯面上的角色,好像沒有做事能力,行政院長好像不管選誰,都會聽到下台,或是改組的聲浪,從來沒停過。不管是旗下的各類部長、小職員,薪資不比他們這些高階官員高,但是做事的不是這些以上官員,而是真正在寫進文書報告裡的職員。檯面上講得很光鮮亮麗,可以改善國家建設,增加大規模的工作機會,對這些失業者當然是不錯,可是,背鋼筋水泥的是工人,在豔陽下工作的也是他們,他們的薪資竟然比這些「官員」還低,在室內工作,還有冷氣吹,有水喝,那為什麼要求像是高溫假這樣的請求都認為有待商榷?
我不是不贊成這些假的形成,也不是反對…

清(續五)

一大早,辰早已經清醒,但是她躺在床上,眼睛張開,晏早已經離開房舍,走出屋外幫忙族人做是,她們兩個各自背對背睡,所以不知道彼此,但是辰感受到一邊沒有那種體溫,她起身回頭看了一下,果然是空蕩蕩,她走出房舍,在門口看見族人很熱鬧幫忙彼此。
「要是我們可以回到這樣就好了!」她心想。 「早!」一名族人見到她,向她問好,辰也點頭示意。 「我妹呢?」辰向一位族人詢問。 「她在那!」那名族人指著後方。 「謝謝!」辰往那個地方走過去,聽著布凱因凱語,多少有那種驕傲——身為布凱因凱族的一員的神氣,只是不如以往活躍。
晏在洗菜,跟其他族人一起,辰看見她後,「晏!」辰大聲問好。
晏聽到聲音後,轉頭看著姊姊,那名少年也在她背後,幫忙她。
長老這時候走過來,向他們說明,希望他們可以多留在這裡幾天,他感受到這個部族的活力與文化漸漸凋零,希望他們可以繼承這樣的精髓,保留下去。
辰回答長老,她說她很願意,但這沒辦法,因為真正的部族是原來的長老,而非這個,布凱因凱族的文化就是讓原有的「文化」可以獨自保留,就像知識的傳承也可以因為長老的個性而有不同的發展,也就是有自己的「特色」。
自己的特色就是因為生在「哪裡」,就要因為哪裡而固守,這是不能改變的,你可以說他們固執,但這也是他們的文化樣子。

清(續四)

薩克看著前方,其實他也不知道要往哪裡去,他只知道要回到原來的診所,繼續他可能認為對的實驗。薩克抬頭看了一下路標,「亞維街......」他想著,接著他左轉,看見一間餐廳,他肚子有點餓,想進去填飽肚子一下,但看著裡面的狀況,他還是放棄,他不知道在顧忌什麼,總之他還是快步向前走。
又看見一間咖啡店,他走進去,直接坐在裡面的一個角落上,這時候服務生走了過來問他想要什麼?薩克回答說:「一杯黑咖啡。」服務生點頭,之後沒多久就送來一杯咖啡杯,服務生把黑咖啡倒入他的咖啡杯中,「請慢用。」服務生說。
薩克看著眼前的咖啡,然後看著週遭的人們交談聲音,他到底怎麼了?怎麼有一股慌張的氣氛湧上心頭?他喝上一口,濃醇的味道滑入他的喉嚨,一種苦澀的甘味讓他的思緒有一股複雜的感觸。他想了一下,「那怪物是否有種『機制』,可子聞到某些特定的味覺?」因為怪物只會追尋可疑目標,其中之一就是他,雖然大部分的路人也會,但卻沒有他強烈。
咖啡杯裡的黑咖啡只剩下三分之一,服務生走過來問是否要續杯?他說不必了!直接買單,他把錢放在桌子上,就快速離開咖啡店。
傑瑞絲與浿坦在收拾最後的殘局之後,到處找尋薩克的下落,兩個人到處東看西找,傑瑞絲認為薩克應該會回去原來的住所,浿坦也同意,於是兩個人決定在那裡會面。

薩克快步走向前,一旁就是一所大學,他想一想,裡面可能有教授,有資源可以利用,於是他走了進去,經過警衛室,然後看看標示在一旁的校區地圖,「嗯......化學實驗所。」他指著其中一個路標,「直走,然後往右,再直走,向左邊的第二個教室。」
薩克依照指示,來到那個實驗所,中途他經過了樓梯,中央廚房、教室等等,有些裡面有人,有些則是空蕩蕩。薩克抬頭看了一下告示牌,教室裡面有人在做實驗,他敲了敲門,然後直接走進去問:「請問......」
那個人聽到聲音問,「請問有什麼事嗎?」
「我是這裡新來的教授,請問這裡是化學實驗所嗎?我第一次來到這裡,不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