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文章之意

寫下多少文章應該多少對這社會有些幫助,不過,我沒看到。當然,這無關知名度,我是說,多少個部落客作家,作者,專欄作家,還有各種文字寫手所寫下的任何一篇文章,對這世界或多或少都能起一點作用。有嗎?當然有,沒有嗎?也當然有。社會紛紛擾擾,我們只關注這世界最重要的一面:誰能帶頭引領這風潮?大概只有媒體吧!但——怎麼樣的新聞,記者才會報導?突然爆紅的新聞算不算?一個藝人謊報自己的身高也是新聞?或者健康維持體態的新聞也算嗎?新聞百百種,該是重新檢視新聞「價值」了!

最近的文章

好想你

在螢幕世代中,一再證明著我的觀點是正確的,當我在捷運上的一霎那,發現我周遭——至少在我的視線範圍中,圍繞著十四個「努力」滑著手機的民眾。我看著他們的手機螢幕,不是聊天的畫面,臉書的畫面,遊戲的畫面,努力證明著我們有多麽依賴手機裡面所帶來的任何資訊,或者說是「衝擊」,我們仰賴螢幕的原因,是因為我們想要吸取什麼,人是想消耗能量的動物,這裡的能量大概就是指某一種不想耗費時間——力氣的那種物種。

拯救(續)

艾蓮娜不知道該說什麼,就看著眼前的種種,茫然發呆。她蹲坐著在雪地上,任憑天上的雪不斷地飄灑在她的頭髮上。那巨獸望著她,然後轉身離去,艾蓮娜沒有感覺到,但是他也感受到一陣搖動,抬起頭來才發現一個龐然大物出現在她的眼前。

拯救

薩克就像得了精神失常的模樣,表情完全癱軟,一臉呆著的樣子,剛剛的那個老伯拿著手電筒在薩克的臉前照呀照,「啊呀!完全沒反應,怎麼辦呢?」他說。薩克的手臂掛著點滴,插著注射用的葡萄糖液,老伯走到病床的另一頭,翻著床頭櫃理的物品,「這個人怎麼什麼都沒有啊?」這時,護士走了進來,「你這人,你怎麼又當起醫生的呢?」護士告訴那位老伯,「我沒有,我沒有,我只是想給他檢查情況而已,你看,他完全嚇傻了!」老伯指著薩克,「我接手就好,你可以回去了!」

愛情非賣品

寫過愛情,對於一個愛情門外漢來說,實在不值得再去談一遍,不過,仔細理性地談論愛情本身,才發現,我們都是一個樣。關於擇偶,關於第一次的碰面與寒暄,顯得太過羞澀,不好意思侃侃而談。東方人相較於西方人,我們只是不知道該聊些什麼的陌生人,華人有著堅持的本性,有著被動的本質,日本人有著想要打破天窗的本質,然而,不管是怎麼樣的環境,愛情的確值得一談再談。

染色的知識

沒有什麼想法,唯一浮現的就是這世界的過度化,當我提到這個觀念時,不免又想到過去所老是重提的「舊」觀念。有人也稱之為「新」觀念,是新穎的嗎?我並不知情。社會是過度化,過度地知識,讓整個常識變得很普及,甚至把知識也泛知識化,變成了隨手可及的大量類化。這種類化造成的效果,可是會渲染著整個染缸,無處都會沾染到一點,世界是地球村,我們不可否認,但也同樣否認地這個同樣地不存在。

今年的目標

過了一年之後,可有讓你感到「覺悟」?你是否還記得起你曾經答應過的事,努力想要實現的目標與計畫?計劃是否到了一年之後已經充滿變數?然後你又再一次重新擬定你的新年新目標?每一年去看起,你是否真的能夠有所意義?能夠充實?了解你所做的——符合那理所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