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撲克王國

我們都住在撲克王國裡,那些臉上載著王冠的皇后國王們總是擺著一臉正經八百的撲克臉孔,還真是名副其實的「撲克臉」,統治著我們,說服著我們,要我們走他們所領導的路,在整個路途上,總是有著莊園的大道,迎向著我們,開啟著一條不凡的道路,這座宛如迷宮的花園裡,到處都有他們的士兵看守,哪管是王牌,還是十點兵,任何一個應該是王國裡的騎士或是顧問,在每一個職位中盡忠職守,不敢多想,就怕深深觸動每一層級上的心。

最近的文章

實際(續五)

晏在黑暗中啜泣,眼淚不停流,眼看希望幾乎像外面的氣溫與天氣那樣霧白渺茫,沒有光芒,即使有,也被暴雪給遮住。但她同時知道,總不能這樣一直下去等待,怪物們還在「外面」找她,而其中一隻怪物咬著虹的小腿往後拉,不過晏並沒有注意到,一隻怪物則是好奇地挖著洞,像狗一樣,然後看到什麼,就撞擊什麼,頭上的角像是一把利器,幾乎可以用來剷除眼前的路障。

實際(續四)

「要怎麼前進?」喬問。
「什麼要怎麼前進?」泰神看著各種附近的鳥獸花草,無心聽喬在說什麼。
「我在跟你說話。」喬帶著沒睡飽的眼睛走在泰神面前問牠。
「我怎麼知道要怎麼前進?」泰神完全不知道回答。
「還是你已經知道?」泰神反問她。

文化支點

從文化我們可以觀察到現代社會的一個現象,文化轉換成文明,文明促進人類發展,帶領人類進步,發展創新的能力,並且為人類帶來更多新的可能性,就像疾病的破除,我們總是想找現在絕症的疫苗,並且從源頭根治,例如你所知道的愛滋病,癌症,以及精神疾病,罕見疾病等等,這些都仰賴科學家、慈善家以及企業家的貢獻,提供金錢、時間以及實驗的幫助下,總是希望有一天人類不再因為疾病而痛苦。現在的問題接踵而來,例如貧窮,例如性別不公,例如種族,例如宗教,例如我們一開始的——所問的——也就是我問的問題:我們一開始是錯的嗎?

正常與異常

我寫過人——事實上,我從一開始就寫了,寫得還不是很「成功」,所以我多次去寫人。然而,還是不算成功,從這幾個月與人相處以來,才發現,人「真的」不是我想得那麼簡單,交朋友這件事上,說來也還真奇怪,去想想你臉書上的朋友,有多少你「真正認識」?有出來見過面,吃過飯?撇開「性別」因素不談,我們與異性朋友出來見面吃飯很奇怪嗎?

(不)一樣

生活中的一樣是指什麼?兩個女生坐在我的右手邊,各自看自己的手機,她們的穿著打扮不一樣,卻做同樣的事,她們的動作都不一樣,一個翹著腿,一個卻是雙腿平放,一個玩弄自己的頭髮,一個卻是直盯著手機不放。這是一樣嗎?以女生「大多數」的興趣來說,大概就一樣吧?與朋友逛街、聊天,吃美食,打卡,看電影,然後到「戶外」踏青,有沒有比較新鮮的?我是說,除了舊有的之外,我們難道沒有不一樣的成份在裡面嗎?

實際(續三)

實際該怎麼做?艾蓮娜本身並沒有答案,沒有計劃,沒有準備,沒有思考,更沒有備援計畫等等方針,她就只是等,等什麼?等時間?只是在加速這場「風暴」的節奏,艾蓮娜趴在雪地上,現在的白雪變成緩和,但眼前依舊沒有方向,她張開眼睛,樹幹成了水平,眼睫毛上的冰霜讓視線不清不楚。「我......」她輕聲說出這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