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8的文章

雷努力起身,他看著周遭,至少是想看清楚這眼前的變化,視力暫時恢復,可是呢?還是困在這死胡同,雷已經累到不想走,雖然他是在「走」,卻好像原地踏步。

看看你

看著自己寫的文章,然後看自己所想,往往意思有反差。來到了夏威夷這麼久,感覺與台灣熟悉,甚至不認為自己身處在夏威夷生活。然而,起床一看,我還身處在這個熟悉又陌生的環境,還真叫人不自在。看著電視頻道不斷說著我不懂的英文,了解每一個人在這裡的生活,我們要的社會,看起來就是這麼「回事」。

Eat!

看著食物網路頻道(Food Network)播送節目一整天,我沒有什麽多大的食慾,我是說,看著街頭小吃,餐廳主廚親自烹調的美味,或者名主持人親自上菜,教你怎麼樣煮出美味的料理,這些,我通通沒有什麽感覺。我並非得了厭食症,也不是對食物反感,更不是沒有食慾,還是我身體不舒服,而是我每天面對著每天,我其實不知道怎麼樣才能用最少的錢吃到最經濟實惠的料理。

找嫌犯

我知道,如果我真的要有所進步,有所自信,當然就是相信自己本來所相信的,常常說初衷很重要,我們不是忘了,就是隨著時間跟著沖淡了,變了,一切不在了!不是嗎?相信自己可以,那又如何?常常能夠證明什麽?一切不請自來,永遠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麽?看看自己的「命運」,看看自己的「未來」,如果一切真的說得通,那原因是什麼?你可以告訴我嗎?

為(續五)

「這裏!」傑克拉著安的手往另一邊方向與小狐狸分道揚鑣,小狐狸往左邊而行,兩個人走右邊,那群怪物根本就不在乎那麼多,通通奔向他們。

為(續四)

「你怎麼樣?」海娜問。

「還好。」洛爾回答,拍拍身上的灰塵,看了一下後方,那頭怪物沒有死,只是掉到更後方的深溝裡,但他們三個沒有看見,艾維茲看了一下後方,然後看了一下他們,「呼!」她只是喘了一口氣。

為(續三)

「味道如何?」傑克問安與小狐狸。
「我嗎?」安指著自己,「就普通,沒什麼甜味,也沒什麼苦味。」
「我看,牠倒是吃得很起勁。」傑克看著小狐狸不斷啃著果子,還有果子的內核。
「牠可能好幾天沒吃了吧?」安說。
「我的也給你好了!」安把吃剩的果子放在牠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