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4的文章

方向(續五)

伊瓦看著眼前的場景一臉不敢置信的模樣,表露無疑。 「這是什麼世界?」 水流漸小,以他龐大的身軀來看是小了點,一般人呢?可就大了些,可能順勢被沖回原來的路程,伊瓦卻是老神在在地看著眼前的場景,雖然他還是一臉吃驚的樣子⋯⋯

失控的貧富

第四十四屆的世界經濟論壇(The World Economic Forum)在瑞士的滑雪勝地達佛斯(Davos)舉辦,為期五天的討論,就是為了了解刺激經濟復甦,兩千多位的經濟學家,還有學者們、政治領袖們、名人等等就是希望可以達成共識,如何解決現在的「經濟問題」。

沈悶的經濟

全球經濟正在「復甦」,至少世界銀行(The World Bank)是這麼說的,我相信嗎?坦白話:不信,但不完全採納他的說法,他認為今年上半年的經濟成長比原先預估的多出百分之零點二,來到了三點二的水準,歐元區的成長則是多出零點一,爲一點一的百分比,我第一眼的感覺是多出零點幾有差嗎?或許有,零點幾好比幾十億的收入進入口袋,可是不是進到窮人的口袋,也不是中產階級的口袋,而是富人的口袋,所謂的「富」(Rich),也只不過像我們這樣的人只希望活得更好,更快樂一點,但真的能嗎?我一直很懷疑。

方向(續四)

水不斷向下流,速度還很快,艾蓮娜介於無動彈狀態,根本就沒有反應為這場水流來應變,艾特也是一樣,雷也是如此,兩個士兵遇到這樣的狀況完全只能任由水的衝擊,無動於衷。 「怎麼辦?」艾蓮娜心底默念。 「水會流向哪裡?」艾特心想。 「他媽的!」雷這樣想。 「哇!」一個士兵這樣想。 「我幹嘛出任務?」另一個士兵這樣想。

方向(續三)

「你要帶我去哪裡?」元神不斷跟那隻黑猩猩說。 「前面的東西,我看不清楚,你可以先等一下嗎?」元神繼續說。 那隻黑猩猩不予理會牠說的話,拉得牠得前肢都快腫了起來。 「痛痛痛!」 「你難道不能等一下嗎?」

飄渺的我們

二零一三剛過去沒多久,迎接二零一四年的到來,而這一年——二零一三接續著二零一四卻一直持續下去的不平靜。距離索契(Sochi)最近的城市伏爾加格勒(Volgograd)連續二十四小時發生自殺炸彈攻擊,目標就是要癱瘓索契冬奧的進行,然而普丁總統沒有在怕,雖然部署了許多警方在掌控,但是俄羅斯與車臣的愛恨情仇,實在沒這麼簡單可以說完。

方向(續二)

「你是?」凱茵絲看著一個同事問。 「你忘啦?我是在你旁邊的動物學家:洛爾。」 「對不起!我真的忘了!我現在滿腦子要解決的是我發生的麻煩。」 「什麼麻煩?」洛爾不解。 「我一時失手,動物嚇得驚慌失措,重要的是我的實驗室結冰了!」 「結冰?一定是你某些步驟有錯。」 「有錯?我明明就是按照我學得來的啊!」 「你的奇光石粉末有保管好嗎?」

People's problems 7

翻開現在的新聞頭條,大多都是充斥著好壞各半的一面,好的新聞就是誰做了什麼好事,獲得了什麼好人好事代表,拿到了什麼國際獎章,登上了國際新聞焦點,獲得什麼肯定與殊榮;壞新聞就是誰殺了人了,誰在愛情關係扮演小三角色,誰被體罰了,誰又因為找不到工作或是失戀、家庭失和而自殺,什麼東西漲價了!什麼食品出問題了,什麼公務體制出狀況了!什麼關說貪污,什麼城市市容毀壞,什麼政策要上路等等,好壞消息充斥著結果,就是每天教導我們要明辨現在社會的是非,做基本的判斷,我們對對錯有一把尺,這樣的結果就是合理化我們每天見到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