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1的文章

家庭連續劇

下班的尖峰時間,捷運車廂裡人擠人,我也是其中一個。我站在一對夫妻的中間,太太是坐在博愛座,丈夫則是站在身旁,他們的兒子則在一旁。這個兒子似乎坐不住,時而站立,時而趴坐在他母親懷抱上,父親則是一直使用他的手機。母親把兒子拉回座位上,又把他抱住,面對面的接觸讓這個兒子似乎安靜些,我站在他們面前,母親以為我要瞄她的低胸口。事實上,我看的是他們母子的互動以及我腳下的生活用品是否安然妥當。
換個車廂,這下來了兩個各自推著一部嬰兒車的夫妻,父親在我的正對面,母親在我的右手邊,他們各自推著女娃的嬰兒車,兩個女娃的表情看起來有些疲累,一個女娃手裡拿著氣球,一個則沒有,我看著夫妻的表情以及兩個女娃的動作。我發覺,有一個小女娃還蠻喜歡我的!她一直把手指往嘴裡放,母親看到出面制止,每放一次,母親就制止一次,直到下了車,我就沒見到他們了!
回到家,總是在想教育的各種問題,想想我們身邊的孩子要怎麼教才對他們有利?怎麼教才對我們的教育有益無害?難道要出面當眾制止孩童的不當行為呢?還是直接換個方式?或者我們這樣說—教育在開始以前,本身就是個錯了?
如果你聽這句話的意思,可能會誤以為教育本身是個錯,但不是這樣的。而是我們自己這些人總是認為教育並非只是我們有關責任而已,而是關乎全體人類思考教育體制下的我們,包括你和我。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可是當我們探討「教育」時,你的大腦一定總是會聯想到什麼樣的教育可以教授孩子獨立、成長、靈活運用,快樂學習每一天?
是蒙特梭利教育(Montessori education)?還是華德福教育(Waldorf education)?或者是虎媽教育?還是狼爸教育?我不在乎你用什麼教育方式,也不在乎你教育孩子的方式是對孩子好還是壞,我只在乎你用的教育方式「真的」可以讓孩子不在你的面前稱讚你的教育是對孩子立意良善,而這句話是孩子親口說出口(當然,他也可能說謊騙你)。然而,教育沒有一套完整的體制規模適用每個孩子身上,也就是說,如果真的為孩子好,你當然可以責備他,告訴他哪裡事情的真相,但也必須尊重孩子不想告訴你的事實真相。
這句話不是告訴你,孩子對你應該有所保留,而是你對孩子的關懷不能因為有所保留而去保留,應該是全面去付出與包容。你沒有必要找個家庭時間,然後兩個人坐在沙發還是餐桌,然後就話說清楚,講明白。我若是你的孩子,我在此環境氛圍下,我也不會開放心胸。畢竟,你如果開天窗,…

教育變因

期望教育會給你的孩子作什麼樣的改變?或者表明的問你:期望教育會有什麼樣的作為?很簡單,就是先去了解「教育」本身的含意。把源頭說起,教育是種—請你跟我這樣做—含意,但不等於這樣完全的含意,也就是說,教育不完全雷同於都是教育。
我沒有把話說得很複雜,我也盡可能解釋教育,把它清清楚楚解釋明白,可能需要超過一百張以上的心智圖表才行,還需要每個孩子的特殊眼界才行。但不能保證一件事:這就是「教育」。把話說回前頭,遺傳的教育的最小本身,也就是天然的遺傳,有人問我:「細菌也會影響孩子的人格?」,「你很好笑!細菌怎麼可能影響孩子的基因?細菌在全世界到處都有,它會影響到?你拿出你的證據說法,我就能被說服!」
要我回答這問題,需要一點時間,我才能說服這位仁兄,或許你也有同樣的問題。細菌會影響?一個很簡單的說法:那你與你妻子(丈夫)做愛時就去選擇很骯髒的床來做愛,或者乾脆選擇廚房好了!不然客廳怎麼樣?有沙發,有茶桌,還有柔和的音樂陪伴—嗯,氣氛應該很羅曼蒂克。
我們從男女的魚水之歡說起好了,這樣比較能夠解釋教育是如何徹底從頭到尾影響你孩子的人格。如果男女的做愛時間是在白天,又是在早上時間,且雙方如果還有工作,那麼你們應該會速戰速決。如果在夜晚,又是在午夜時分,且雙方都已經放鬆,那麼我們應該會慢慢來。你這樣想,你認為如果兩方夫妻都懷孕,那麼你認為哪一個孩子的人格是急性子?或者哪個孩子的人格比較溫和?
如你所願,速戰速決的夫妻會生出急性子的孩子,但不是「完全」,也就是百分之百。反之,慢慢來的夫妻則是會生出溫和的孩子,但也不是「完全」。也就是說,一個孩子的人格影響,基因佔一部分,父母影響這孩子的遺傳成分是一部分,請把基因與遺傳兩者分開計算,你會比較好理解我要解釋這部份。基因也就是一個人的DNA所組合的要件,而遺傳只是父母流傳給這個人的要件,畢竟深入看有顯性基因與隱性基因,只是這燈泡亮與不亮的問題罷了!
因此,藍眼睛的父母不一定會生下藍眼睛的孩子;黑頭髮的父母不一定會生下黑頭髮的孩子;亞裔的父母不一定會生下亞裔的孩子。而個性溫和的父母則不一定擁有很和善的孩子,你懂了嗎?但外觀的表現歸外觀的表現,你怎麼知道內在的性格是由內在來影響?我的意思是說,你把藍眼睛的父母加上溫和的性格,再加上亞裔,你認為生下的孩子會是藍眼睛的孩子加上和善的性格及亞裔人種嗎?
那可大大的不一定。一種變因有多種變因,但不會絕…

遺傳的教育

捷運的警示音響起:車子要進站了,一位母親推著嬰兒車站在我的面前,我跟著她們的腳步上了電車,她們坐在我的對面,而我不想坐,只想好好休息。座位旁有一對情侶,他們兩個一直看著嬰兒車裡的女嬰,過了兩、三站後,這對情侶各自看別的景色。你猜我發現什麼了?
這對情侶其實並沒有那麼想生小孩。因為我看著他們各自的表情就是說著同一件事:小孩很可愛,要我們結婚生小孩?再說吧!更何況我的心還不打算定下來。結婚是結婚,生小孩是生小孩,而教育是教育,婚姻會不會改變一個人的性格?我想在前幾篇的文章中有提到過,但對於教養這件事—的確,有了小孩後,男人比較會想當個好老爸。
因為睪固酮下降了,所以男性對於性需求也跟著變低了(你可以去看看美國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及菲律賓聖卡洛斯大學(University of San Carlos)的研究),但不代表一件事:男人就會是個好爸爸。睪固酮下降歸它下降,但不代表你對於教養這件事,你就會是好爸爸。我這麼說,因為你從來就沒有做好心理準備說:好,我要當這孩子的模範生。你的性格與你太太的性格佔這孩子的基因的百分之五十,剩下的百分之五十則是教育的問題,也就是一直爭論不休的先天後天問題。可是反觀現代的教育成分—嗯,已經多到分不清楚,這孩子所佔的遺傳成分到底有多少是『真正』來自父母親兩個?
回到第一封信,父親讓母親懷孕生下了那個男孩,而這個胎兒是在大學畢業後工作沒多久就懷孕了,那麼這個孩子的遺傳成分有多少?百分之五十?第三封信:母親在戰亂前懷孕生下了那位女孩,那麼請問這孩子的遺傳成分有多少?百分之五十?你這麼確定嗎?肯定?一定?其實是低於百分之五十,我這麼談遺傳成分:所謂遺傳是男性與女性的基因本身的染色體交配而成的,但遺傳的『天然』成分其實沒有百分之那五十,而是低於五十。為什麼?
你要先了解什麼是『天然』,我才能進一步解釋給你聽。來,先找找我的推特或粉絲頁:何謂『天然』?就是沒有經過後製或者接觸其他任何物質的過程。你覺得男女生在做愛時,沒有經過所謂的『後製』或『接觸其他任何物質』的過程嗎?如果你認為沒有,那錯了!還是有,我解釋給你聽,所謂的後製就是後端接觸的其他物質,接觸任何物質就是一種。怎麼可能男女生做愛時,完全在『無菌室』下進行?怎麼可能做愛時,不會接觸其他物品?不需要枕頭?也不用棉被?保險套也不要?(如果你要避孕的話)內衣與內…

父母蠟燭

你若是問我為什麼要突然寫這四封信?當然有其原因,也有些道理告訴你。教育的本質來自我們對於教育的思想文化的一種精髓,而這種精髓一直長年跟著我們的意識來到這個地球傳授給下一代。父母是一種;老師是一種;補習班講師也是一種;與你寒暄問候的也還是一種,這些都是教導我們人生道理的教育本質,而不只是在課堂上教你怎麼寫出美麗文字與句子的國文(英文)老師。
然而,對於『教育』,我們很容易誤認為教育就是傳道、授業、解惑者。事實並非如此,把教育的本質拉大,你會發現,人生要學習的道理還有很多,並不只是一大堆在你眼前的參考書、課本、講義等等,再把它擴大,你應該就會發現,社會上所要學習的道理,其實不關乎最簡單的基本法則。
『禮義廉恥』擺在校園的中央走道上,誰都知道它給你的啟示是什麼—對人要合乎禮節,對待朋友要有誠信與義氣,做錯事情要有廉恥之心,凡事要謙卑等等。但說真的,把這些拿到社會上,可能不適用每個國家或者每個種族,甚至每個團體文化。國家,它有憲法保障;種族,它有人類傳統民族文化所流傳下的守則,而團體,它有主辦人所舉列的各種遊戲規則—你怎麼知道,在非洲或者在南美洲已經沒有食人族了?你又怎麼知道,從十層樓的高台往下跳,表示你已經是成人了?你又怎麼了解在背部用刀劃上類似鱷魚的圖案代表你是真正的男人了?你又如何知道,女人在頸部不斷套環,越長表示越美?雖然這有風險也很不人道。
我們了解教育是一種從小必須要扎根的基本。這基本讓我們了解原來教育必須打好基礎,才能讓這小孩的身心得以健全發展,可是回到第一封信—父親寫給兒子的那封信,兒子一出生見不到母親,而母親落跑丟下父親與兒子不管,雖然信中有提到父親再一次偶然際遇下遇到他母親,但依然不認得父親,讓父親無奈與無助。因此父親希望可以做好父親的角色,全力幫助這個單親家庭過得像健全的家庭一樣,衣食無憂。
孩子從小沒有了母親,因此,他把父親的教育當做母親的完整教育的一種配套。而孩子從小就跟隨父親長大,所以對於父親的態度與觀念,孩子都會教育記取模仿,父與子的特別的在於,教育可以自然學習的那麼相像。反觀父與女,如同第三封信,只有思念與情緒的寄託—我是指說感性與讓男性的大腦更相像女性的特質。
有其父必有其子,是最常說的一句話,而有其母必有其女,最可以拿來了解母女的深厚情感。畢竟男性的友情與女性的友誼是不一樣的。男性重誠信,女性重連結;男性重言行一致,女性重傾訴聆聽;…

母親的懺悔

親愛的兒子—保羅。
當你見到這封信時,我可能已經不在你的身邊了。應該這樣說,我已經沒有能力在你身邊照顧你了!我不是有心要丟下你不管,而是家裡的各種問題每況越下!而你還聽得到嗎?我最寶貝的兒子—保羅。自從你發生了車禍,被醫院搶救了回來,呈現腦死後。我當時聽到你的消息,暈了過去,我從來不敢相信,我的兒子好好的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為什麼是我?我想怪罪於上帝,怪罪於身邊的其他人讓我的兒子變成這樣!你成了植物人,雖然有呼吸,有心跳,但你真的能夠聽見我的聲音嗎?而你還能親口說出『媽』嗎?我一直衷心期待著。你發生了這件事,也怪罪於我,為什麼當時要去阻止你去參加同學的生日派對?如果我不阻止,你不會好強,而偷偷地跑出去;如果我鼓勵,我又擔心你變壞,被那些壞朋友給帶壞。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我不是一個好媽媽,生下你之後,你父親因為持有毒品而被關進監牢,我只能做做雜工,尋找外快,賺取微薄收入。把你安置在我娘家,你跟我媽相依為命,我雖然很想念你的當時,也只能抽空找個時間去看你。
你的童年沒有機器人,也沒有玩偶陪玩,只有幾個破舊的鍋碗瓢盆,和幾個髒亂的鐵鋁罐、紙袋等等,你拿著那些把玩。我知道,你的童年很落寞,也很悲慘,我沒有多餘的錢幫你買新玩具,替你換新衣服。給你的,我只有滿身的懊悔,給不了你的,我只能默默祈禱與祝福。我在你的身邊的時間很短,你也幾乎對我沒有很大的印象,只有我媽陪著你,但她在十幾年也離開了人世。又把你給了我。我也只好帶你邊工作邊照顧你。
你小時候很叛逆,你記得嗎?我沒有辦法買給你的,你在學校就偷偷拿別人的。你吃不飽的午餐,也依然搶別人的午餐來吃。我多次在工作時,就聽到你校長打電話來要我好好管教他一番。但我無能為力,因為為了扶養你長大,我總算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的同時,卻老是為你傷腦筋。
而現在,我真的非常後悔。為了給你一個快樂的成長之路,我努力加班工作,時常很晚才回家,而你也時常逗留聲色場所、速食店等等讓我非常頭痛。我不是管不了你,而你總是不聽我的話,對於你的過去,我真的怪罪我自己,為什麼不能好好陪著你?
我作母親的,實在有很多話沒有及時說出口,也有很多壞習慣一直讓你跟著我模仿。對於我的作為,你會原諒我這個媽媽嗎?我現在說再多也沒有用,但我還是很想告訴你我有多麼的愛你,你作復健的頭幾年沒有好轉,為了照顧你,我也辭去了工作。雖然爾後這幾年有了起色—眼睛會動了,手指會彎曲…

父親的思念

給我最寶貝的女兒—露德絲。
很驚訝吧!沒想到我會寫信給你!因為你在遠方工作,時常不能回來碰面,所以用信表達我對你的想念。你還記得吧?當你出生時的模樣,兩臉頰的小酒窩,讓我滿心雀躍,看著你漸漸長大,更加深我對你的保護與關愛。
其實,我不是不想給你一個美滿完整的家庭,而是你出生的時間正好是烽火蔓延的時刻。我在醫院看著我太太迎接新生命,當你呱呱落地時,我準備接起我生命中的重量—也就是你—露德絲。但很不幸的地,你母親在戰亂中被流彈波及而身亡,我實在不想告訴你這段往事,但是你是成年人了!我相信你有勇氣接受這事實。
事實總是殘酷的。就像你出生時告訴我一件事—也許你的誕生讓我命中註定相信我的妻子—海倫是轉變來到這世上的。我從不相信輪迴,也不相信命運這件事,但你的身世,我有必要讓你知道。
因為這樣,才能讓你相信你出生所追求的夢想及願望是否會成真,而你是值得的!聽見你的電話那頭告訴我你們學校曾經所舉辦的舞蹈大賽,你們拿到第一名!我真為你感到驕傲不已!你們辛苦的排練再加上每天還有課業要兼顧,這樣的代價有了收穫,身為你的父親,我與有榮焉!
而現在,你們積極參加全國所舉辦的街舞大賽,我雖然不懂你們年輕人的創意,但是我看見你活得快樂的模樣,我心滿意足。因為你是我的女兒啊!想起你母親還有你的身世,總是會不自覺的嘆一口氣,你小時候總是會安慰我,說爸爸,你不要一副苦瓜臉嘛!你還有我啊!你還有很長路要帶我走啊!聽見你這幾句話,我心頭安慰不少,但說真的,面對未來,我當時真的手足無措。
然而,我真的不敢置信的是因為你的力量讓我重拾我的興趣—雕刻,其實我從小很喜歡刻有的沒的東西,我父親總是說我刻這個要幹嘛?這個能當飯吃嗎?這個能賣多少錢嗎?不要再浪費時間再這些有的沒有身上!你應該全力讀書,最好考個博士,當個大律師才是!然後就把我在雕刻的這些木頭全部扔在地上,或者全部燒掉!我看著剛完成的作品化成灰燼在我眼前,我那種痛,真的難以形容!
我就是這樣跟我父親反目成仇,我不懂為什麼他不了解我?我不懂他為什麼不支持我?我不懂為何要我的作品及雕刻刀全部丟掉?難道父親真的這麼固執嗎?還是我要按照父親的話乖乖照做?我雖不要,但是我真的聽我的父親考上一個律師,而你—露德絲,還是要叫你的小名—露兒?因為你小時候對跳舞的興趣,讓我想起我的興趣。雖然我太晚把你送進學校就讀,但你還是依然有天份!
你的白天是舞蹈老師,晚上還要練習…

老媽的叮嚀

給我最愛的女兒—伊莉莎白。
你還好吧?聽到你在電話中啜泣的聲音,讓我心都快碎了!你知道嗎?我一直想找個時間與你聊聊這件事,但你一直都不肯接聽我的電話,是不是凱文又讓你生氣?還是你的小女兒在保母家那被人欺負?我知道你一直都很忙,忙於工作,也忙於處理家庭的大小事,但也別忘了,我是你老媽,如果你也什麼不快,也請你麻煩打電話給我,好嗎?
我會寫這封信,不是沒有原因,而最大的原因是是你老爸竟然要我寫信給你!我真不敢相信,明明有電話可以聯繫,為什麼還要寫這封信?你老爸說,因為很多事當面無法說清楚,有時候長途電話費也是很嚇人的!加上我倆老人家對於你們所流行的什麼電腦、iPad、iPhone等等科技產品還不太會用,所以才要寫信給你!
對了!上次聽到你說到你的大女兒在學校裡竟然談起了戀愛!且那個男生還比你女兒還小了三、四歲左右!我認為你應該不會贊成這檔事,畢竟這年紀對於愛情實在太嫩了些,且有些事情沒有辦法當面說清楚,必須像我這樣提筆寫信或者親自告訴對方家長才行。可是對於你的作風,也讓我不敢苟同,你是採取放手的態度讓他們自由談戀愛,雖然你有告知我說,對於性行為必須要理性看待,對於危險的行為必須要自保,可是我總不認為你的大女兒會乖乖就範。
當我對你說了這些話時,你還抱怨說我管得太多,說怎麼會有你這種奶奶來管我家要怎麼教養我女兒呢?這是我家的事,不用你來管!不過,我不這麼認為,畢竟你的大女兒即將邁入成年人,應該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如果你管不動她,不好意思!我來幫你管!我記得她的小時候來我家過得還蠻快樂的呀!怎麼要上大學了,行為怎麼越來越不像樣?
我也拜託你們夫妻倆,不要為了工作,就把兩個女兒丟在家裡放著不管!雖然你的大女兒還算自主,可是聽她說,那個喜歡她的小男生也不是真心喜歡她!有一次,在她的置物櫃放著很諂媚的字眼,說什麼想跟她搞什麼曖昧關係,甚至作她的靈魂伴侶!可是那個男生做起事來不乾不脆,沒有什麼男子氣概,顯得扭扭捏捏。他真的喜歡我的外孫女嗎?我實在很懷疑。
這也難怪,你們夫妻的教養方式影響你們女兒的思考方式,你們夫妻相處的也不是很融洽,想想看,你們夫妻多久沒有做愛了?每次一回家,當你想找你老公做愛時,他死都不願意與你做愛,或者當你老公性趣一來,你就忙別的事,不然累得跟一條狗一樣。我真搞不懂,你們夫妻難道不能好好關心你們的小孩嗎?
這幾天,你的工作更忙了!聽你的上級主管說,公司的業務比…

給兒子的信

親愛的兒子—麥克斯。
你好嗎?已經很久沒有見到你,你在英國的留學之路還過得可以嗎?是否有認識新的同學?那裡的老師有很認真教導你嗎?在新的大學環境相處還適應得來嗎?你也有見到校長嗎?他跟你說了些什麼?可以告訴我嗎?自從你離開我後,我一個人時常掛念著你,深怕你在新學校被人欺負,或者有種族歧視的現象發生。但希望那不是真的!寶貝,我一直喜歡這麼叫你,雖然你已經成年,不像三歲小孩,但你的個性始終藏著一個長不大的小男孩。
我一個人在這裡生活得很好,自從你母親離開了我們後,我就一直扶養你長大,一直陪伴著你—你的童年生活。我知道,你幾乎從小就沒有母親的陪伴,你對自己的母親沒有很大的印象,她為什麼要丟下你不管,至今,我作父親的始終沒有答案,而你母親就一聲不響地離開了我們,在我醒來的那天,她只是淡淡的留下一張紙條說:我要到外地工作;對於其他事情,她沒有任何交代!後來,再見到她時,已經是五年以後的事了!那是個在午後所遇到的事。
那時,我在生鮮超市購買生活所需,包括家中所需要的牛奶、衛生紙、泡麵等等,在一個轉角處,我突然見到一位熟悉又陌生的臉孔:綁著馬尾,棕色的髮色,還戴著一副時尚的太陽眼鏡,我觀察一會兒,發現她的身邊多了一位陌生男子:黑色頭髮,留著絡腮鬍,陪伴在她身邊,我不敢上前一步問候,只敢躲在靜靜的角落。後來,我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竟然走過去。我說的第一句是:嗨!你好嗎?那位女子看了我一眼,又看了那位男性友人,說:請問你是?我說:我是彼得,你記得嗎?那位你曾經交往過的初戀男朋友!那時,你未婚懷孕生下了麥克斯。她遲疑了一下說:哪一位?我不記得,我有很多初戀男朋友,你是哪一任?我說:我是在大學認識妳的!妳知道嗎?丹妮絲!她說:不好意思,我不叫丹妮絲,我叫愛莎。我說,那不好意思,我認錯人了!我默默離開了現場。
可是,當我結帳時,我看見那位女性的左手臂有明顯的刺青,那是我帶她一起去刺青見證我倆愛情的圖騰,我不敢相信,她竟然不認識我!從此以後,我就沒有見到你母親了!我知道你老是在問我:我媽呢?我媽跑去哪裡了?我始終沒有辦法給你完整的答案,你滿意的答案。我做不好一位稱職的父親角色,我給不了你一個快樂的童年,但是我可以在你未來人生中,填補你那一塊未完整的人生拼圖!我虧欠你太多,而你生下來讓我相信,我的生命就應該有你填補我後半輩子的幸福。記得,我帶你到公園裡玩的情形嗎?你被別的孩子欺負,不哭不鬧…

影響這孩子

看著身邊的孩子在公園裡玩耍,你追我跑的遊戲,好不自在,無憂無慮的樣子,讓我很歡喜,也有一份擔憂;擔憂著他們知不知道父母能夠給他們什麼樣的教育環境給他們成長?煩惱著如果這是我的小孩,未來他會做什麼行業?他會不會是同性戀?或者雙性戀?孩子的人格,掌握在我們手中,自以為可以從魔術帽中拉出白兔來,沒想到變成了白鴿或者是一條響尾蛇。
我們身為父母的角色,想想孩子成長的環境中,我們給他什麼?什麼才是他成長的重要課題?是人格的培養?還是仁慈的養成?或者是關愛的表現?而我們首要面對的是什麼?答案是以上皆否,因為父母一心只想給他最好的,一意投入在他的學業上,而他真正需要什麼,一半會告訴你本人,另一半則請外傭或者兄弟姊妹轉訴給那個母親或者父親聽。
孩子通常很難告訴你他想要的『究竟』是什麼?如果他指的是湯匙,你拿給他時,他又會說不要或者直接搖頭,指向叉子時,你拿給他時,又指向湯匙—你到底要什麼?孩子。這是父母很煩惱的問題。他要你關心他的愛,而這愛是與生俱來,不需詢問的,不過我們父母容易操心,容易擔心,因此總是問孩子,你有沒有吃飽啊?你有沒有寫完功課啊?你洗過找澡了嗎?今天功課很多嗎?所有你能想到的問題,在睡前還在問。
父母容易擔心孩子,而孩子自以為很獨立,卻往往找答案時,同儕卻給不出正確答案—我指的是人生課題的答案,不是課業的絕對答案。這麼看孩子的發展:孩子生長的環境中,一部分牽制到整體家族所致,一部分則受到基因的影響,另一部分則是看孩子的表現。而孩子的表現牽引到家族的整體影響,如果他出生在軍人世家,你會認為他的未來出路會是演藝人員嗎?還是汽車修護員?或者保險業務員?不管你的答案是會還是不會,我肯定的說,以上這些行業的機率很小,但通常不是絕對。
去看看那些童星好了,在過去的文章中,我也有提到童星的研究。童星會有名氣,是因為父母想紅,還是廣告一播再播,才會受矚目?或者童星本身有這方面的特質?你總不能把小孩丟在舞台上,讓他自生自滅吧?小孩會害怕,會緊張,會想找媽媽,會想回家,甚至不給你面子放聲大哭!孩子的人格從三歲前開始培養,任何他所看見的事物,轉作他的語意記憶,慢慢變成情節記憶、程序記憶,他會深知他明白了些什麼,但始終不懂這些代表什麼?又為什麼又要這樣做?
你要一個小孩子解釋為什麼他半夜看恐怖片會睡不著覺,只因為他很『害怕』,這樣恐怕說不太通,畢竟小孩子的記憶中,只認為電影中的鬼怪很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