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1的文章

我們的“性”守

最近的新聞瀰漫著毒劑的味道,但你吃不出來,喝不出來,也看不出來,直到新聞爆發出來,檢察官查辦開來。那是塑化劑之一的種類—鄰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酯(Bis(2-ethylhexyl)phthalate)。衛生署長邱文達下令在五月三十一日(就是今日,但我寫的日期是五月二十九日)要完成所有廠商的檢驗證明,也就是起雲劑的檢驗證明,所有五大類(運動飲料、果汁 、茶飲、糖漿果漿及膠錠粉狀這五類)的商品沒有證明不准上架販售。當時的我在捷運車廂中,轉眼旁一位女性看著自由時報報導著這樣的新聞,到站時,我走出車廂,想了又想—我們到底在害怕什麼呢?如果有毒,早就被我們吃下肚了,如果已經有致癌的機率,我們早就更應該會警覺才是。
可是,我們還站在這裡,我們活得好好的,到底在害怕什麼,當民眾把幾乎所有含有黑心食品拿去檢驗時,我們更應該要害怕的不是這個,而是那個無辜的恐懼之心。我說過,恐懼會害死人(在我的Twitter和Facebook粉絲頁)。然而,如今的我們,聽到會有致癌的危機就害怕,那麼有機的食物就真的天然、安心和健康嗎?那可不,一樣有蟲,一樣要清洗,一樣要小心。我們聽到了各種證實的有害新聞,就把人心嚇得發抖,那麼真的會讓你致癌的不是食物,而是心理與你的生活作息!
那是慢性疾病所引起的的風險。我們想想,為什麼人這麼害怕?聽到了癌症就怕得要命,我也害怕,可是我仍可以認真面對它,但你能嗎?只要有癌症病史的人更能懂得(我的親戚有,目前我未知)它給你的啟示。我們再把話題轉回色情與性慾中,同樣的,我也可以問,為什麼不願與你的妻子卿卿我我?反而對於色情卻一再入迷?或者也可以問,上次與你的太太發生性愛時是什麼時候?再問,為什麼你不願面對你自己的情慾,反而對於美女一再觀看?
不是我們不願意承認我們真的對性慾有好奇的成份,而是太多的商業包裝總是要以美女、帥哥為訴求,否則廠商找來平樸素顏的男生或女生,你就不見得能夠看上商品一眼,甚至包含商品要講求的女生形象的基本印象,你都不見得喜愛。也因此,幾乎大部分的公司一定會找美女或帥哥來代言,除了刺激買氣,也能夠提高視覺印象。
在這裡,若是要提高買氣,性感自然少不了,你穿得越性感越有話題,不怕你炒新聞,就怕你炒不大!所以性慾的聯想就在所難免,你就算當時沒有想到,別人也會想到。性就變成了我們放大新聞的最好賣點,一個很簡單的說服—性感的姿勢誰不愛欣賞?
而色情,誰不愛?你說你很…

色情觀下的我們

所以,我們應該正視自己的性慾囉?所以,我們都很瞭解自己對色情會有多大的影響囉?當你在興致沖沖的時候,看著最讓人興奮的鏡頭,你從來就沒有正式想過那種色情影片對你到底有什麼影響?甚至是在實際生活上的影響,如果你不會色瞇瞇看著正妹(尤其是穿著火辣的女性),沒有女性覺得你真的很色,如果你是女性,當男生眼睛盯著你的胸部、臀部等部位,你也會感覺像是視覺強暴(甚至還有性騷擾)。然而,我們自己並非會自己這麼覺得如此,因為社會的視覺環境早就一直描述著人體的部位,某個身體曲線,熱力的精采舞蹈所表現出的力與美感,都會把你帶入心領神會的地帶,那不是什麼神祕區域,而是一種擺盪在性與藝術之間的空間世界。
因此,當科學家發現女性高潮的地帶時,尤其是想像力與愛撫時,就能夠刺激女性引發高潮的可能性,如果女性有高潮,那麼提高生育的機率就會大增。在同樣的研究下,相反的一個觀點,由荷蘭格羅寧根大學(University of Groningen )的傑尼可.喬治艾迪斯(Janniko Georgiadis)與同事發現前額葉區域若是關閉可以引發高潮。他認為高潮的引發不會關閉了意識,但是它改變了它的活動。當你問人們如何看待她們的高潮時,她們描述有種控制感覺上的損失,也就是說感覺的決定權不見了!類似的實驗用在男性身上,則男性的性高潮比女性來得短,也就是在大腦的區域很少享受做愛這檔事,換句話說,是心不在焉。
可是你看色情影片就很專情啊!除非你已麻痺,你已經不知道什麼叫做享受性愛,很多人所以因此快轉,把視線轉換到讓他興奮的鏡頭,同事告訴我說,讓他興奮的畫面是脫去衣服的畫面,還有人說是轉到胸部特寫的畫面,不然就是臉部的呻吟畫面,這些都讓你歷歷在目,也因為這樣,大腦對於這種刺激的精采特寫,像個小焦卷鎖在大腦的記憶庫中,要播放時,再放在眼睛前回憶。
而色情業者本身也會針對你的癖好,為你量身打造,任何你想看的類型,只要設定一下內容,不管你在哪裡,你要的形態就呈現在你面前,目前在中華電信的MOD(Multimedia on Demand,多媒體內容平台傳輸服務,簡言之是數位頻道的電視服務)中就有十三個鎖碼頻道,大多是以日本為主,這也是因為日本對我們台灣人的口味影響很深遠,同事告訴我,日本人比較真實,比較多種花樣,任何題材,他們都可以演給你看。
在一項美國新聞週刊(Newsweek)調查中,從二零零六起的統計發現,日本人購買色情片的…

色情教我們的那些事

如果說色情是負面的教材,那麼我們對於它的概念就是負面的題材。很簡單的理由,因為我們從來就很少去認真思考這個題材給我們什麼的啟示?所以才會一再被這個教材給一再畫上等號。如果說色情是可以看破我們對於性的認知,那麼我們就應該好好思考這個問題對我們的反思。
可惜的是,我們的意志力沒有那麼堅強,也沒有那麼脆弱,且一直被我們自己的意識給說服,所以色情的面孔才會一再上演的。你想想,你看色情的理由是為了什麼?好玩?還是出於好奇?或者只想發洩性慾?又或者只因為無聊,所以第一點的念頭想到的就是色情?不管為了什麼,這個出於我們人類動物的一種本能,或者是說出於我們對性慾的好奇和追求是永無止盡的,可是性慾與色情不能畫上等號,但我們卻可以讓它們在我們心裡住在一起,真叫人不可思議,也激起我對性的研究與探索。
轉述英國廣播公司(BBC)的報導:色情會影響人們對於性別的看法,根據Newsbeat的一份報告指出,三分之一的婦女看過色情,百分之七十一的女性認為色情會有不良影響,可見得,色情給人的印象不太好。然而,我們卻很容易一再入迷色情給我們性興奮與強烈的感官刺激,即使有性冷感的人看到色情這件事,雖然意識沒有反應,卻有部分對性無慾的女性而言,還有有強烈的效果—但並不是很令人見效。
但究竟什麼是色情?為什麼我們會想要看?還有為什麼有些男性對於色情很入迷?有些男性則很感冒?而大部分的女性為什麼對於色情沒有興趣?或者是說色情究竟是怎麼造成兩性關係的不合與影響等等問題,都是我要探索的課題。我們被色情影響太久了,導致色情的刺激總是有些麻痺,而有些刺激,當我看到硬調色情越來越重口味時,不禁要思考—奇怪,我們怎麼對這些魚水之歡這麼感興趣呢?
色情業者為了迎合大眾的口味,他們總是花招百出,從開始在床上從事性行為,再到偷偷摸摸和小三搞七捻三,然後又是接著角色扮演,人們對於這種幻想不會膩,也不覺得煩,畢竟色情的商機是很大,而這種不變的味道總是有人會喜愛,例如,色情業者喜歡拿穿著制服的女星作為模仿的對象,讓她們在公共場所開始搞小動作,然後開始慢慢誘惑,挑逗你的感官,然後慢慢就這樣從前戲到直接上演著你幻想中的情節,也因此,這些制服的女星往往就成了一種賣點,只要你喜歡,任何職業都可以變成性行為,甚至衍生出多種職業的混搭。
再來就是色情的角色扮演實在有太多種。一開始的我們總以為這種制服幻想著一種存在大腦的性幻想所聯想出的形象,所以色情業者…

色情的代價

很多人都喜歡找正妹代言,也就是長相甜美的,可愛動人的,或者是性感迷人的女性來訴說此產品的特色是什麼,卻不會找醜陋的或者沒有什麼特色的素人來代言。關於這樣說似乎會傷了許多人的心,他們會說;每個人其實都很有特色,每個人其實都有自己獨當一面的角色,你不能這樣否定任何人的長相及姿色,以及他們想要訴說的意義是為何。
但我們的世界很少會請平凡的素人來代言,如果不是這樣,那麼每個人就應該是代言人!如果不是這樣,那麼我們自己訴說的意義那麼就不具任何意義特質,只有存在自己所扮演好的角色。也因此,關於美醜這樣的涵意往往只在社會中上演,而醜陋的尺度往往只在自己的心中去拿捏—就是我們對於自己本身的觀念。
這跟色情很像,你就算不注意到色情女星的面貌,你也會在乎她們的身材比例,包括胸部、腰部、臀部,還有私密部位的“樣子”,有哪一點你不會曾注意到?當我們觀看色情片時,男星與女星在床上、客廳、廚房、浴室、戶外、車上等等開始從事性工作時,你看得入迷,他們演得越逼真,越來越讓你很興奮!所以色情的角度往往是一種性為主導的方向,也就是讓大腦充分有著愉悅感,根據國外實驗受試者的大腦反應,大腦中的前額葉感區很有反應。
這也引導了我們對於色情的方向充滿著不同的沈思,當美國人每年平均做愛次數一百三十二次時,請問有哪一次是隨著前戲開始進入高潮?還是需要點色情,加上點情趣,才能讓他在床上乖乖聽話?每年做愛次數平均八十八次的我們(台灣人們),那麼又有多少的精力需要安撫身旁女性來進入前戲?進而引領高潮?一項轉述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的報導,研究人員觀看女性大腦時的反應,也就是看她們對於性慾這檔事,有兩件事可以引起高潮—想像力與愛撫。
這項研究結果刊登於新科學家(NewScientist)雜誌上,由美國新澤西(New Jersey)拉特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巴里.柯米沙魯克博士(Barry Komisaruk)分析核磁共振攝影(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MRI)在女性大腦發現的反應,結果就由你所見!但既然如此,那麼為什麼對於高潮的反應,尤其是你身邊的妻子而言,你卻還是沒有太大的性趣?我是指你怎麼沒有對你的太太產生濃烈的性慾?如果在做愛前的前戲太長,那麼這場戲很難會畫下完美的句點;太短,那麼真的像個猴子一樣,只想快槍斬亂馬,開始使用狗爬式(做愛的姿勢)。
全球的色情…

性浪潮

我想,今天的一則很重要的新聞莫過於一位慘遭家庭暴力的婦女被前夫以剪刀刺死吧!而這則新聞也刊登在今天的蘋果日報作為頭條。這位家庭婦女在前個月左右才在超視的電視節日—非關命運控訴自己的丈夫與自身的遭遇,如今遭到不幸。該名的主持人—于美人說:我們手已經伸了出去,卻依然拉不回她的手!
而我們呢?我們的生活是否也都會這樣,看到自己的家庭幸福美滿,卻沒有想過家庭暴力會在我們四周環繞,甚至已經滲入我們的社會的角落中。
該名婦女只是一種個案,因為全台灣受到家暴的婦女不只有她一位,根據現代婦女基金會(Modern Women's Foundation)的統計,全台灣有三十萬的婦女生活在家庭暴力恐懼中,而去年通報的家暴案例高達十萬件,如果以結婚人數來看,那麼這種問題的嚴重性恐怕不止於此,但我們為什麼這麼容易忽略它,我是指為什麼我們沒有辦法將受暴婦女完全擺脫家暴的陰影?即使有個保護令,又怎麼樣呢?那不是免死金牌,也不是護身符,更不是解藥,我如果是那位有暴力前科的丈夫,我也無視於它的存在。
把話題轉換給色情,如果色情能夠帶來正面好處,那麼為什麼有人看著它依然作奸犯科?如果它可以帶來性慾的好處,滿足彼此夫妻間的性生活,那麼為什麼夫妻的做愛次數每況日下?如果色情是正面的,那麼為什麼你夫妻之間的性滿意度會不如從前?在兩零零七年的調查中,台灣的男性一分鐘就可以射精至女性陰道內,而性滿意度平均低於正常射精的男性(時間在六點五分鐘內)為低於百分之二十三。可見男性對於性的觀念還是不足。而在全球的一場調查中,也是由一家保險套—杜蕾斯(Durex)在二零零九年的調查上,全球男女每年平均做愛次數為九十六次,男性大於女性,次數為一百零三比八十八,而美國對性態度較開放,中國內地較保守。你可以想見,性對於我們的想法已經那麼根深蒂固。
而色情又是怎麼回事?而全球每年做愛次數為九十六次,這是多還是少?美國人每年平均做愛次數為一百三十二次,這很多嗎?中國人做愛平均次數為六十九次,這很少嗎?台灣人的做愛次數好像不怎麼多(最新的調查為每年平均八十八次),但是有看過色情影片的人數可能會大於這個次數,一位男同事這樣大方的告訴我。
“誰沒有看過色情片”,說穿了就是A片,可是我們對這個影響力不容小覷,如果色情可以當作一門藝術,那麼為何有些人色情片看多了,就想“實地演練”?甚至直接在公車上,公園裡,校園裡猥褻國中生,小學生,甚至同校女…

色情地帶

我們很難想見色情會有多大的影響,總以為色情只不過是男女在一起做愛而已,頂多只是加個花樣而已。但我們也因為這樣,常把色情變成一種情色上的文化,時常與色情聯想在一起,當然,色情與情色是不同的。
至於什麼是情色,女人應該比較會懂,對於大多數的女人而言,尤其是看過色情片的女人而言,情色的定義是赤裸上的愛撫文化,但色情可以一語帶過這樣的觀點,因為我們對於城市上所林立的情趣商店或者是關於性暗示的行為與動作,我們可以一直被色情給沿用,就像電視廣告上的性感女郎一定會擺出讓你撩想的姿勢與某些身體部位,而女性其實很納悶,為什麼我擺出這樣的姿勢,你就會有性趣?而一般老婆穿著性感內衣在你真實生活的床上,你就性趣缺缺?
怎麼我們男性的魅力不在老婆身上,而在性感女人裡?看透了各種女人裸體後,你還是依然有性趣嗎?當然,女人桐體的各種身材可以一覽無遺,各種姿勢的女性包括胸部、腰部、臀部,你都看個精光,你的大腦都是女性的身體,你的性趣可高了!我們對於這麼感興趣,也不是沒有原因,男人多半想要追求更卓越的女性,更性感的女性及更有智慧的女性,你如果在情趣商店前做生意,大多數男人要的獨一無二的眼鏡,例如貓王(Elvis Presley)的金框太陽眼鏡。(這是某個大學實驗的結果。)
然後,我們就可以把色情的文化發揮到最高境界,一如在商店街的女性,打扮著嬌豔撫媚特別受到男人的矚目,穿著特別高岔的裙子特別會吸引男人的目光,我不是說男性都是色情狂,甚至是色狼,而是你若是身為女性,你可以親自下海,看看有多少男人會盯著你看,我打賭一定會有二十位以上。
為什麼男人這麼愛看色情?我相信你把這個問題用Google搜尋,可以找出兩百一十一萬種解答,但是有多少解答可以給你正確解答?我相信只有專家,還是專門研究這類現象的專家?(像我一樣),或者是自稱專家的專家?但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這於這類的稀奇古怪的現象,就猶如性的根本,簡直是無法用幾本教科書來給你解答。沒辦法,性早就把我們的神經元給綁在一起,你想要拆開來,很難,幾乎不可能。
因此,在我研究色情的路上,有些人不會侃侃而談自己的色情觀點,特別是自己喜愛的性趣是什麼,除非你要深入問,他才願意談,甚至他可以告訴你他喜歡的色情片的女星類型是什麼,哪些讓他興奮!我訪問的都是我的同事,都是男同事,他們從性的教育開始追求,探索人類最根本的慾望—就是性—也就是色情的開端,他們不避諱談論這個,甚至…

性感話題

當我看見小孟老師看衰黃舒駿與張菁芳的婚姻時,以及關於林熙蕾與楊晨的婚姻後,然後黃舒駿有自信的不以為意不認為會以離婚收場。然而,我卻說不知道,但這些人會有這麼有自信也不是沒有原因,因為他還沉浸在幸福的婚姻中,你看衰他們後,他們當然會有自信地說:我的婚姻不會走上離婚一途,可能還會補上一句:你不要因為你沒有結婚,沒有對象,就開始唱衰別人的婚姻,這是個酸葡萄的心理在作祟,不是嗎?
很多人都很有自信,也很滿意當初我是怎麼嫁給你的,就像陳建州與范瑋琪的婚姻,來了幾千位的貴賓給予他們滿滿的祝福,然後在基督儀式下完成終身大事,我給予每個新婚夫妻滿心祝福與愛意,我不會因為我沒有談過戀愛,沒有對象認識,就看衰他們未來的婚姻,而是我們都是很有自信地說—我是不會離婚的,我會愛她一輩子,這是我們常常會犯的錯誤,也是很容易看輕自己的婚姻之路在未來不會受傷害的緣故,很多人在婚姻中那麼充滿自信,認為這一刻應該要立即結婚,以免未來錯失良機,早點為自己組織家庭,建立自己的王國。說真的,沒有什麼不好,只是我們都太樂觀。
你未來會不會找到屬於自己想要的婚姻,而與自己現有的婚姻脫罪,而這婚姻是你真的夢寐以求,還是一時之選?我實在沒有辦法說個準,當克麗絲託告訴海蓮娜他未來的命運時,她就註定相信了!『這是命中注定遇見愛(You Will Meet a Tall Dark Stranger)的情節』當一段婚姻出現危機時,我們常常會想,當初我們是怎麼開始的?我們怎麼會衍生出這樣的地步?難道婚姻到最後有了危機後,這真的是我們要的嗎?
你當然會否認,如果你的老公長年一直也接觸色情,甚至每天都要與色情來一次“約會”,身為老婆的妳,妳怎麼受得了!根據蘋果日報報導轉述義大利生殖與性治療協會(Society of Andrology and Sexual Medicine,SIAM)調查了二點八萬名的男性民眾,從十四歲開始接觸色情,到了二十幾歲就會出現性慾缺乏的症狀,接下來,可能遇見真實性愛後,就無法正常勃起。
可見色情對於他們已經產生“免疫力”,雖然在台灣的民眾而言,尤其長期接觸日本色情片的我們來看,是屬於情節誇大的事實,你看過色情片的內容也應該清楚,都是誇大的效果,可是不可能完全免疫—我是說不可能沒有反應。
其實,當你看見一對男女在床上做出性感撩人的姿勢時,你的大腦就開始充血—嗯,就是血脈噴張,你很容易想到此一後續情節…

色情中的妳

愛上一個人會有多少個幸福?我不知道,若是跟他相處一輩子,那會有多少個幸福?我還是不知道,畢竟相愛的感覺不同於相處的感覺,但我們卻時常把這兩者混淆,愚弄不清,所以才會有互相矛盾的情形。夫妻在一起久了,難免麻痺—嗯,就是不痛不癢,所以對於你的老婆時常在你耳邊碎碎念,你也絲毫不放在心上,你的老公總是一副大男人的模樣,什麼家事也不太想做,或者做了不太徹底,你也相當無奈。
可是,我們把時光拉回過去,想起你跟他認識到交往,你會發現,結婚前與結婚後的樣子簡直判若兩人,那麼當初你承諾嫁給他時,他的樣子還會信守承諾嗎?我是說他還是一個“樣子”嗎?還是當初他跟你求婚時,被他精心策劃的求婚典禮給感動呢?這種情形屢見不鮮,多少個新聞一直報導著女主角被男主角給感動到落淚,才會答應他的求婚,結果婚後,尤其度完蜜月後,整個人一百八十度轉變,他會酗酒,還有家庭暴力的前科,這些你當初你有想到過嗎?我想是沒有,因為愛情容易讓人沖昏頭,誰知道你從三層樓上的滑水跑道落下,你所著落的地點會是在何處?是泳池下的哪個方向?還是你被這種緊張刺激的心情給湧上心頭?
所以會說我願意,也就沒有什麼趣聞可言,當然也有失敗的時候,新聞曾經報導男主角在球場上與女主角求婚,結果沒有得到我願意三字,反而女主角嚇得落荒而逃,只剩下他一個人拿著婚戒等候著。這種的確不是什麼好計畫,也不是什麼壞計畫,反而容易讓人不知所措,驚慌之餘反而帶來反效果,所以想要這套模式向你的女友求婚時,還是看她的反應如何才行。
女人要的是什麼?這答案你在兩性的書架上,可以找到千百種答案,那麼女人在床上要的是什麼?這答案可能要從性行為下手,如果從色情眼光來看就不一樣了。上章提到有三分之一的女性看過色情,先不管色情的內容是什麼,是硬調色情(Hardcore Pornography),還是軟調色情(Softcore Pornography),女人希望你的男人在床上不要從事性行為後就倒頭就睡,希望陪她多聊聊,從愛撫到柔情,更不要希望她像色情女星一樣,模仿色情片的行為或者有著如色情女星的“完美身材”—那是虛假的,但男人總是喜歡“移花接木”。
所以你在網路上,且是過去的網路世界中,常常看到藝人被移花接木的情形,藝人的頭被接到另一個裸體女星上,且這個身材還要與藝人的頭型來符合,然後你就能想見這個女藝人的裸體會是什麼樣子?甚至更有紅外線透視女藝人穿著性感晚禮服下的風光是什麼,你這麼…

色中情

一個人或否紅杏出牆,我不知道,觀察到最深層的基因也不代表他有出軌的基因,而這個基因會不會傳遞給他的兒子還是女兒,也是檢測不出來—會是顯性還是陰性,也是要從具體行為表現出來。色情也是如此,在我目前我研究過的色情的案例中,還沒有否認他沒有看過色情片,根據BBC(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英國廣播公司)報導男性擔心過度的使用色情。一項透過TNS的市場研究調查,時間為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八日至二十四日間,訪問了他們關於色情的消費習慣、態度及關係。
結果是八成的男性上網看過色情,三分之一的女性也承認上網看過色情,而男性每週大約使用兩個小時,女性平均為十五分鐘,嚴重的是有百分之四的男性出現類似的強迫症的症狀—平均每星期使用大約十個小時。其中發現,有四分之一的男性擔心色情內容影響身心,也同時表示花費大量時間觀看色情影響其他時間,而六成一的民眾表示色情會影響他們夫妻之間的性行為—你有什麼感想?
這個調查一共訪問了一千零五十七位十八至二十四歲的民眾(年輕人),絕大多數的人最多使用的是免費的色情影片網站(類似YouTube的影片分享服務)其次才是電視,再來是DVD、雜誌等。看來大家還是需索無度,性慾的需求除了色情工業的發展外,還有更龐大的商機市場,一年幾十億的利益,誰都想分一杯羹,每五個男性中就有一位看過色情,色情網站成長快速,幾百萬的色情網站紛紛成立,你看到了這麼美艷動人的女性,你怎麼不會有性慾的想法呢?
當我們看見色情片時,不管什麼性別,你會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血壓上升,然後你會突然想到性愛這玩意,而對女性而言,有三成的女性雖然說我的意識不會想做愛,但是身體的測得反應都會是如此,為什麼色情片給人的影響這麼大?
我想人性本“色”吧!這是一位喜歡看色情片的人告訴我的,且他還是我的同事。他愛大胸部的日本女性,然後身材要苗條,這樣他才會覺得很“刺激”!在我自己所做的訪問中,幾乎百分之百都會看色情片,也會拿它來解決生理需求,但是不會就此罷休,多人都會一看再看,直到真的煩厭為止。對大部分的男性而言,幾乎都會承認看過色情影片,八成男性承認看過,那麼兩成的男性就真的沒有看過嗎?還是在訪問中說謊否認呢?
我也看過,且差不多十來支影片,生理反應會是有,但是一切就還好—我是指沒有想到性愛這玩意。可是人會撫摸自己的性器官,然後產生興奮的反應,動物間也可見這樣現象,狗也會自慰,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