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話題


圖片來源:Flickr
當我看見小孟老師看衰黃舒駿與張菁芳的婚姻時,以及關於林熙蕾與楊晨的婚姻後,然後黃舒駿有自信的不以為意不認為會以離婚收場。然而,我卻說不知道,但這些人會有這麼有自信也不是沒有原因,因為他還沉浸在幸福的婚姻中,你看衰他們後,他們當然會有自信地說:我的婚姻不會走上離婚一途,可能還會補上一句:你不要因為你沒有結婚,沒有對象,就開始唱衰別人的婚姻,這是個酸葡萄的心理在作祟,不是嗎?
很多人都很有自信,也很滿意當初我是怎麼嫁給你的,就像陳建州與范瑋琪的婚姻,來了幾千位的貴賓給予他們滿滿的祝福,然後在基督儀式下完成終身大事,我給予每個新婚夫妻滿心祝福與愛意,我不會因為我沒有談過戀愛,沒有對象認識,就看衰他們未來的婚姻,而是我們都是很有自信地說—我是不會離婚的,我會愛她一輩子,這是我們常常會犯的錯誤,也是很容易看輕自己的婚姻之路在未來不會受傷害的緣故,很多人在婚姻中那麼充滿自信,認為這一刻應該要立即結婚,以免未來錯失良機,早點為自己組織家庭,建立自己的王國。說真的,沒有什麼不好,只是我們都太樂觀。
你未來會不會找到屬於自己想要的婚姻,而與自己現有的婚姻脫罪,而這婚姻是你真的夢寐以求,還是一時之選?我實在沒有辦法說個準,當克麗絲託告訴海蓮娜他未來的命運時,她就註定相信了!『這是命中注定遇見愛(You Will Meet a Tall Dark Stranger)的情節』當一段婚姻出現危機時,我們常常會想,當初我們是怎麼開始的?我們怎麼會衍生出這樣的地步?難道婚姻到最後有了危機後,這真的是我們要的嗎?
你當然會否認,如果你的老公長年一直也接觸色情,甚至每天都要與色情來一次“約會”,身為老婆的妳,妳怎麼受得了!根據蘋果日報報導轉述義大利生殖與性治療協會(Society of Andrology and Sexual Medicine,SIAM)調查了二點八萬名的男性民眾,從十四歲開始接觸色情,到了二十幾歲就會出現性慾缺乏的症狀,接下來,可能遇見真實性愛後,就無法正常勃起。
可見色情對於他們已經產生“免疫力”,雖然在台灣的民眾而言,尤其長期接觸日本色情片的我們來看,是屬於情節誇大的事實,你看過色情片的內容也應該清楚,都是誇大的效果,可是不可能完全免疫—我是說不可能沒有反應。
其實,當你看見一對男女在床上做出性感撩人的姿勢時,你的大腦就開始充血—嗯,就是血脈噴張,你很容易想到此一後續情節—就是開始發生性行為,雖然有些電影、電視內容會跳過,甚至不會有太多揣摩,但你都可想而知,是什麼讓我們有如此的幻想?難道是“性”嗎?
很多人不願正面談性,談這個問題,總認為會有性問題的必會是不孕症夫婦,但是性對我們而言是多麼重要的基礎問題,你沒有性,你怎麼生產呢?你沒有性,你怎麼能看見美麗的花朵呢?你沒有性,怎麼能看見奇妙的動物呢?這是為什麼我要談性的原因,尤其是色情這一方面,多數人不願談,也不想去談,總認為這是很敏感的話題,是很神聖的問題,是很隱私的問題,對認為反性的人士而言,像是中東地區或者保守派人士,這是個很私密的人權問題,但你想想,性這檔事,隨時隨地在發生,誰會管你什麼時候想到性愛這件事呢?對動物而言,可能一天做愛二十幾次到百次都有,人類卻在昏暗燈光下進行,你想,我們這些人士的思想跟牠們簡直小巫見大巫。
而色情的演化就令人奧妙了!我們男人與女人怎麼看見桐體,尤其是裸體,就有性方面的思想?當你在描繪女性的裸體時,且你身邊都是你的同學或者朋友時,難道你沒有性方面的幻想?如果你問他人,他們會說:別把色情與藝術混為一談!但我會說,你就是會混為一談!只是天知地知你也知的問題罷了!
然而,你還會矢口否認說你不會。人類的從過去的開始出現以來,色情就開始發生了。只是我們都很“聰明”。
過去人類文明世界中,性就存在了!男女一起做愛沒有什麼特別,只是我們容易被迷惑,被世間搞不懂我們到底在做什麼?所以慢慢演變至今,色情就像個毒藥一直被我們給吸收,被我們周遭的社會給一直給物化,大多數團體還未誕生前,性—包羅萬象。如果你真的願意面對你的心魔—你心中的魔鬼,你會真的承認自己在做什麼,為什麼會迷上色情?為什麼對網路色情中各種女郎充滿性趣與衝動?你都自知之明,但大多數的民眾要是真的肯願意承認的色情或其他的影響力,世界必會和平至今。
但,坦白說,你有看見嗎?不管奧薩瑪·賓·拉登(Osama bin Laden)是否真的已經死去。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