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0的文章

你的眼睛背叛你的心

在這樣的一個世界中,我們都各自擁有著自己的主觀意識,這些主觀意識幫助我們可以對抗外來的抨擊,批評,以及無端捲入的是非糾葛,但主觀意識第一個要點要仰賴直覺運作,才能讓主觀更容易進行。至於客觀這部分,就留給在站在戲棚外的人去做評論吧!因為內行是門道,外行是熱鬧。
主觀的感覺依賴直覺的第一部分是感覺運作,我們很多時候都有感覺,我們也都相信那只是一種“感覺”,例如說看見幼小的嬰兒,你的感覺就是“可愛”,然後是溫和,再來是平穩,這樣的感覺助持著我們內的大腦有種部分感覺連接著每一個細胞感受體,讓感受隨之發揚,進一步影響整個身體組織運作,我們的主觀是這樣平和慢慢引導出來,而感覺只是在細胞中內的感受部分所散發出來。
上ㄧ章節我有提到,為什麼大腦像個圖書館,而不是烹飪用具(微波爐、電磁爐、烤箱、瓦斯爐)?原因在於大腦中內的每個細胞都是紀錄員,也是個作業員(這跟我的工作很相像),它要操作著每個細胞體內的DNA(Deoxyribonucleic acid)運作,這些DNA又要仰賴RNA(Ribonucleic acid )來協同運作,DNA內的密碼值,也就是基因,每一節的段數又不盡相同,每一段都有它的功用,它會慢慢觸發身體內的每個機制,間接的引起行為反應,但會先從感受為抒發點,抒發也是內心的平衡機制,它讓細胞中的每個基因可以溝通,用來認識彼此自己是誰,就像它是個名牌代表,基因的彼此,感受都很強烈。
這是主觀內的圖書館,作業員整理著每一本書,每一本書的每一頁,可以拆下,交換,而每一章節,又收錄著不同內容,今天是事業,明天是家庭,後天又是朋友,章節的每個文字都不相同,但對我而言,我都看不懂,所以我就稱它為密碼值,就像AATCTGAGCATTG......這不是重點,重點在於我們很多時候都被它給影響了,進而改變了感官判斷。
一個例子中提到偶像名人來到台灣訪問時,他們總是會提到我很喜歡台灣,這是他對台灣的第一印象,所以感覺非常良好,但他所看見的是他想看見的事物,是由大腦來判定事物感受,因此他就會影響我們對事情的看法是好還是壞,我們通常沒有決定大腦來改變我們想法在於我們的眼睛所呈現的視覺角度所致,也就是說大腦往往會被眼睛給蒙在鼓裡而不自知,當我們主觀判斷時,也就錯失了用大腦判斷的角度審定,畢竟大腦是“看不見”的,看得見的是眼睛,大腦內所呈現的影像也只會通常反射給眼睛知道,然而這種判斷就有一個差錯,那就是…

主導一切

灰矇矇的陰雨天氣,看起來似乎不見有陽光露臉,我們站在地表上,抬頭望著天空,還是少了一點色彩點綴,這是個主觀所構成的世界,也是由我們眼中望出去的視界,一個結果就已經把我們的眼光狹義到了這種地步。
當我們看著天氣時,總是會去猜想接下來的天氣會是怎麼樣呢?是雨過天晴?還是期望可以看見彩虹?或者持續這樣歷久不衰的天氣形態?我們眼中的主觀往往決定著眼前事物的發展,但猶如小說或是電影情節般,我們看見的主導態度已經為整體鋪上了未來的結果定論。結果定論,其實在上一節有明白說到,我們在今日現在所知道的結果,就可以為“曾經”鋪好了道路,但奇特的是過去已經發明,未來還沒有,我們就能猜到未來會發生什麼樣的結果,真是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我們對於未來會保持著主觀的態度,而這態度一直引導著我們要走的方向,就像你在大馬路看見一頭小乳牛,你一開始會說“好可愛”,後來你會詢問主人,牠從什麼地方來?來這裡做什麼?且是怎麼來?你都會一一問清楚,如果沒有主人,你可能會打電話給警察或者再多看兩眼,甚至置之不理,任何的作為,你看到了牠的時候,你的大腦已經為你準備好了!就只差你的口令而已!但這些作為往往卻是你從來沒有發生過,你就已經想好對策,對於平常如故之事,你可能已經司空見慣,沒有特別感覺,這時主觀的態度會比平常更早準備這些作為,為什麼會如此?難道結果論可以馬上改變人的行為嗎?
關於這個問題之答案,我的大腦馬上沒有任何對策,我確定的是,大腦的準備工作,是發生在於過去累積而成的經驗所堆疊起來的結果,而這種結果是在時間範圍之內而得到的結果,也就是結果中之結果,當我們參考前人的行為時,大腦的鏡向神經元會去抄寫它的神經碼,以備不時之需,抄寫的過程中,一部分的密碼的其中的一頁會它給撕裂,拼成一小部分,杏仁核會記住這ㄧ部分,而其他的複本會被海馬迴給吸收去,視覺神經的線路也會依照行為的部分模式給複製起來,結果論的結果,就在密碼中之密碼慢慢有了推論我們自然而然就去猜想它的接下來發生結果,就像問題中的問題,雞會生下蛋,蛋會長大成雞,一樣的循環下去,而不是一直在問哪個誰先的問題般的推論。
我們常常會看見很多種例子發生,像是演藝名人來台灣宣傳電影,戲劇,演講,訪問等公開行程,他們的生活被媒體攤在陽光下的一樣刺眼,我們都知道他們幾點要開記者會,要舉辦演講,要公開說明這次來台灣的意義是什麼,而記者卻總是喜歡看看他們私下生活的一面,並且詢問來台…

主要結果

”當我們看見世界就在我們眼前時,我們的腳就已經站在這裡了!“
當我想寫新文章時,我突然想起有一位人說出這樣的一句話,他告訴我們,我們站在這裡,遠觀這天下,以主而觀之,以客而品之,我們無時無刻都在受世界上的每一刻所影響,進而改變我們心靈,我們的思想,和我們的行為。
就上篇的文章,我提到了有趣的觀點,就是認為大腦的評斷,是怎麼如何判斷這種選擇的?也就是當我們有所成見時,為什麼大腦沒有辦法依照視覺體驗而有所判定?主觀經驗必然有所疑慮,而客觀必然觀之,我們是自己的主人,但視覺總是會去主觀評斷給予自己最好的協助,也因此我們大腦的神經元有了溝通與連結,或許有些人不是很瞭解,我可以盡量用簡單的文字敘述,那就是當主觀判斷時,過去成見與視覺經驗的判定在大腦上已經有了反應,而這反應會讓神經元和視丘、下視丘有了更深的溝通,如果去觀察人的大腦的影像,你會發現經驗的累積在顳葉上,部分會發生在視覺的路徑上。
主觀的判定要仰賴資訊的流通及傳播的距離,而客觀的說明則須依賴信號的建立和更有力的表述,當大腦的視覺接受到影像時,一部份的意象會放進它的抽屜裡,一部份會放進鏡子下,而另一部份會拿過去作比對,比對的同時,大腦的脊髓神經也會傳達信號到其他的身體器官,這同段時間,大腦就是要ㄧ次處理好多種輸入輸出的信號,我們的時間有限,所以大腦的交流速度就很快,只要一下子,你的手上就多了你最愛的義大利冰淇淋,且還是三球。
當你看見你的冰淇淋時,你的反應會依照這家店家的評價、其他顧客的反應、人數、價格、服務態度等等在大腦建立了一套評估系統,來幫助你的主觀意識的建立,在這裡,應該說是“成見”較好,跟意識不同的是,成見的評價往往是正反兩極的,其像是意識,或者意義則是客觀的推論,一句簡單的話帶過---主觀與客觀的兩方之間,藏著左右兩方共同的意見混合,我們的中心思想深陷其中。
一個產品好不好,一盤生魚片新不新鮮,一個水果甜不甜,不能只依賴老闆或者消費者的口中來判定它的好壞,而一個人的品性正不正常,有無精神疾病,也不能只依賴精神科醫師或者有無心理治療來判定,去下個結果論,因為這樣......所以我們就應該會這樣......我記得我有次在公車上,無意聽到兩個女性的對話。
A女:聽說你的學校就是在附近,而你的老師還在那裡任職。
B女:所以呢?
A女:所以?什麼所以?
B女:所以然後會如此嗎?
A女:你有聽懂我說的話嗎?
B女:你要告訴我啊!
這段對話的…

看見成見

滿化下的世界,對我們的眼睛而言,依然會是那樣的美好,那樣的自在,所以我們常常以用滿化的心態去觀察身邊的周遭事物,如同你會加強你的生活變化,你的一點一滴的記憶,還有被你影響的人。人的眼睛的結構,很像個定時的攝影機,它總是會去捕捉最真誠的美景,事物,還有特殊情況,每一種當下環境所發生的變化,我們大腦的感應總是第一去反應給最深層的神經元裡的染色體的基因,每一段基因根據外來傳遞的訊息,慢慢透過一層一層向外延伸反應其他的細胞,然後細胞的信號就這樣來到這真實的世界中,我們的行為就這樣間接的有了最“自然”的回應。
不過,那不會是直覺,而是感知,我在2008年的人性題目上,有提到這個名詞,它是我們感受最深切的的關鍵,也是來源,我們不會只有眼睛看見的視覺反應,還有聽覺,嗅覺,觸覺,味覺,最後你的細胞才有感覺,這一連鎖的反應中,我就只提到視覺這個部分,其他方面,我爾後就詳加以說明。視覺的神經細胞的感受體,它總是依照外來的反應而有所動作,每個感受體的表面都有觸覺般的感面,它讓眼睛透過光線進入大腦的後端-枕葉上面,慢慢觸發各種神經細胞,每個細胞上的信號就這樣一連串的集體反應,慢慢的反應越來越大,你的視覺影像從模糊到清晰,從清晰到廣大的視角,這是基本的滿化概念。然而,我們所看見的影像中,有太多這樣的信號分子在裡面,大腦要怎麼去辨識呢?要怎麼知道影像的真實性有如那麼的真切呢?
這又要仰賴視丘這個部分,還有下視丘,這兩者幫助身體各個器官,包含手臂,腳掌可以明確的有所反應,讓它們知道信號來了,你要有動作了!傳送的速度很快,你可能不知道,你的膝蓋已經往上翹了!重點不在這裡,而是為什麼大腦的視覺皮質沒有辦法依照我們的反應來回應呢?也就是說當我們的視覺皮質對眼前所看見的事物時,人腦可以為眼前的事物的選擇機制而做出一個明確的判斷嗎?判斷的正確性為何與想像的有些出入呢?這幾個問題,都是我要探討的方向。
首先,我們先來看大腦的判斷,我就以單單視覺的反應去談,當我們看見一塊美味的黑森林蛋糕時,大腦的視覺機制啓動,想像力也跟著加速,我們可以知道嘗下它是什麼滋味,但單我們去購買一塊蛋糕時,是很容易的,如果又看見黃澄澄的起士蛋糕時,判斷又多加一層,這時你的選擇是前者還是後者呢?如果你喜歡巧克力,選擇一,如果是起士,選擇二,這是個很公平的機制。
現在,我們換個場景,你來到一家錄影帶出租店,你想要選擇什麼樣的片子作為你晚上想好…

地球生命

忘了最近氣候是怎麼開始有變化的,但我因為氣候的因素,總感覺天氣越來越難預測,或者明白的說預測的準確率並不是百分之百的正確,但其這不是重點,反而是氣候的詭異多端的因子,讓氣候專家也不得也去思考全球暖化,聖嬰現象的微妙關係。
要我談氣候,對我而言這是種殺傷力,也是難以開端的理由,一方面我也不是這方面的專家,或者是有所研究(我是以心理為主),二來是氣候的反常,我也沒有深入去看過去幾年的氣候的變化(例如溫度的變化),所以我就只能從我所知道的人為開始著手。
有沒有看過X戰警(X-Men)的暴風女(Storm)?我想對於電影戲迷或者英雄主義,科幻愛好者應該不會陌生,她所擁有的超能力,其實是我夢寐以求的能力,我多想能夠控制天氣,要它有陽光就有陽光,要它下超大豪雨就可以下很久,要起狂風就能有龍捲風,氣候的控制力是完全操之在我的。但實際上我們去看天氣,往往就很像人的心情,有時陽光有時雲,有時細雨,有時霧,天氣的多端就是這麼極端!
就以去年(2009)來看,氣候的詭異,就像有個人在控制氣候的變化。在十二月,歐美大陸發生了暴風雪席捲整個歐洲及美國,全美國超過八成遭受暴風雪襲擊,歐洲的冬季溫度也降至攝氏三十三以下,多人死亡。在中國,黑龍江以北下著大雪,西南地區卻極度乾旱,黃河,長江的源頭也近乎乾枯,每個人面對這樣的氣候,有什麼對策呢?
這個問題,我想就以氣候專家來看,可能會推於聖嬰現象,或者是反聖嬰現象吧!我想我的回答是,地球的劇烈變化恐怕不及全球六十七億人口的大部份行為模式,我們就以人口密度而言,中國(13億人口),印度(11億),拉丁美洲(5.7億)是目前人口很多的一群,美國,歐洲,東南亞,中東,日本也算進來,人口的整體密度其實分配不均,也就是說,我們去看人類的社會行為時,貧富差距已經為人口劃下了一個等號,我們很容易將人口的行為與其他人的行為劃下了相等的標誌,但為何要如此呢?答案是我們只能看到他們的生活狀態模式,也就是用大多數的人口行為去等於我們現在所做的事,我太不會好好解釋這個觀念,但我想表達的是我們多數人的行為已經為地球鑄下了大錯。
在過去,農業社會平僕,慢慢轉變成工業機械社會,大量的鋼鐵,汽車,飛機,造船業興起,慢慢又進入了商業競爭社會,許多網路,Web 2.0,社交網路(Facebook,MySpace),網誌(Blogger,Twitter)開始進入我們的生活,科技日新月異,我們對於…

瞄準你

滿化是空化的相反,也是它的相對,因為有了滿化,我們得以用更豐富的色彩去過屬於自己的生活,及未來想要的那種生活,而空化讓滿化更上一層樓,它讓滿化可以專注於當下事物或者讓空化呈現不一樣的感受。相對這兩者間的微妙關係,對支與延角就顯得毫不起眼了,我們知道對支是著墨於你與他人的滿化後的情緒體驗,而延角是讓空化在盲點視覺上可以排除其他障礙的最佳幫手,但猶如我上ㄧ篇最後文章所提到的一個觀念,看起來好像是這樣沒錯,對支可以執行它的任務,且延角也可以作輔助,這樣不是天衣無縫嗎?
表面是這樣沒錯,當我們拿起弓,再拿起箭,放進兩手的中間,準備呈現射擊的狀態,我們閉起眼,瞄準中間的紅眼靶心,這時候,延角會默默協助你矯正姿勢,如果你是第一次拿弓射箭,在旁還有一位教練指導你應該用什麼姿勢來瞄準。好了,我們眼睛閉起已經很久了,且手也有點疲憊了,弓還有些重量,這時候你會想我可以開始射箭了嗎?再來我第一次射箭,我應該要聽從教練的話,弓要抬高點,因為有個拋物線,可是它的速度這麼快,我應該要聽直覺的,應該低一點,這樣高一點還是低一點你拿不定主意時,你就已經將箭射出了!
結果沒有正中紅心,還有些下落位置,第二次再來一次,這時候你已經掌握訣竅,我應該要怎麼拿,但教練還是會在你身旁指導你的姿勢,你應該要放輕鬆,瞄準靶心的某個位置,但你有了前車之鑑,所以你就會相信你的直覺,並且想到你正中靶心的樣子,好了,箭射出!果然不出你所料,靶心正中!你欣喜若狂!第三次再來,你越來越有心得,果然正如你預期的,又正中紅心,第四次也是,第五次還是,到了第十次,竟然沒有正中靶心,你有些失望,你就開始會想前九次是個好運嗎 (不含第一次射擊)?還是我的直覺幫助了我?或者教練的話在旁也協助了我?
答案其實都有,但最大的功臣是你的直覺及你的延角,我們閉起眼後,所看見的世界與完全睜開眼是不一樣的,我知道這是白話,但你一旦閉起眼後,或者試著只用一隻眼睛去生活,去處理生活的任何突發狀況,你就大概明白我想要表達的意思,一隻眼睛所呈現的世界,它所提供的延角輔助視窗,是可以讓你在重要時刻單一處理只有一個目標的狀態,就像射箭或者打高爾夫,然而延角當然也有死角,那就是它自以為的角度,我們如果站在演唱會的最左方,且是在夜晚時分,你身旁的朋友所看見的角度,和你所看見的角度,其實會是一樣的。(這已經無關是否把眼睛閉起與否)
為什麼會這樣?這個問題很好,但我很難用較…

表演的角度

空化讓眼睛延伸這個世界的觀感,也影響了我們對當下情境,及未來生活的看法。我們知道,眼睛從見到事物的那ㄧ剎那,就已經決定世界對我們的看法是如何了,但這並不代表我們眼光就是精準的,就是判斷準確的,換個句子說,空化的視覺狀態,是一直影響我們生活上的心靈和未來時間所延伸的狀態過程。
我會提出空化,有一個觀點很重要,那就是我們所看見的事情絕對不是真的,而是大腦讓它判定它是真實的,是實際存在的,這樣子你才能分辨什麼是抽象的,什麼才是真的可以觸摸的,且是有感覺的,因為就一般精神分裂患者,他們沒有辦法輕而易舉去判定何者是真,何者是虛構,所以正常人能判定抽象與真實事物的準確率就比較那麼真實。至少而言,他們被針扎到,大腦神經快速反應痛的感覺。
空化就是上述所延伸的狀態,對支而是另一個。在我們空化的眼睛,也就是在盲點間的視覺上,我們可以分辨遠近及角度之差,但視角所延伸的觀點,也就是延角,卻左右著我們觀點的看法。我可以舉一個例,當你參加你最喜愛的歌手演唱會時,你最喜歡在哪個角度去作觀賞?是正前方?還是左右兩方?或者最後方?或者最左右兩方?或者正中間?或者最前方?那你認為哪個角度作觀賞時感受最強烈刺激?最戀戀不忘?答案每個人來看,大多都是只有一個---那就是前方,且是中間的位置,因為那個角度可以受到兩方的喇叭的完整接收,可以將聲音完整帶入耳朵聽覺內,研究也是如此,正前方的記憶能力往往會大於左右兩方的記憶,因此你總是花高貴的門票去收看最棒的視聽體驗!
但,對沒錯,我很喜歡加個但書,真的是如此嗎?我們在演唱會且是在正前方作觀賞時,感受最強烈嗎?那麼看電影呢?難道也可以如法泡製嗎?一般大多人在挑選電影院座位時,通常不會選擇前方,為什麼?而是在距離中間的位置有五排至七排以上位置作觀賞,難道前方不好嗎?難道會影響觀賞角度嗎?答案也是如此,因為大多數人要仰著頭看,視覺的空化讓距離的遠近成了一種明顯角度,我也坐過最前方,那種看電影的角度,往往只看得到字幕及半個電影螢幕,角度的空化,讓感覺失去作用。
一般來說,演唱會的平台的後方設計是屬於水平式的,所以當我們去看歌手在舞台上演出時,我們會抬頭看,且會ㄧ直注意歌手的位置狀態,這時角度是屬於長形遠觀的,但反觀電影院的的座位設計是由前方到後方是屬於低到高的,所以角度是高且短的,空化的視覺體驗,就是因為角度的同樣而不在位置的設計發生變化的。我們可以說因為空化,讓角度間有了…

包覆的眼睛

關於“對支”的這個概念,是我最近在這幾年所提出的一個看法,我總認為,滿化後的視覺體驗是滿足眼睛的豐富感受的唯一途徑,爾後才是聽覺的感受體驗,我們先不提耳朵所帶來的感受是如何,就以眼睛來看,當有光線一旦進入眼睛的瞳孔再到水晶體反射至視網膜上,然後傳送到大腦上的視覺皮質上,傳送的途中,總會遇到神經元的彼此交換著信號的這個強弱反應,強的話反應越深,弱的反應就薄弱,就不會產生印象,或者可以換個名詞說---意象---意念反映出來的現象,接著就會讓大腦的神經元給予一個連接反應,那就是意義。
每個人的對支的反應是不同的,整體的信號的強弱也就會顯現它的不同之處,像我曾經聽過這樣的明顯對話內容,我相信你可能也有點印象。
“想當年,我是怎麼嫁給你的!你說你會帶我去我想要去的地方玩,我想要吃的美食,甚至在我難過時,你會當我的肩膀,讓我依靠,讓我有安心感,而你現在被你公司裁員後,你就一直待在家中!網路,報紙,就業博覽會找了一堆,都沒有下文,你真的有我肚子裡的孩子著想嗎?這位先生!”
“這位小姐,我不是不去找工作!你又不是不知道現在工作不好找!你以為履歷丟了一堆,就保證可以填飽肚子?我怎麼會娶你當我的老婆?還不是你說你會愛我一輩子,當我工作累時,你會照顧我,買宵夜給我吃,怎麼啦!現在你就變成這樣子?開始抱怨我的身材,我的生活?”
“我沒有抱怨,我是告訴你,你再找不到工作,到時連房貸,車貸,甚至兒子的學費,我肚子裡的孩子的奶粉錢就有問題!”
“是!是!是!老婆大人,我現在就出門找工作好不好?”
“那你還不趕快出門,愣在這裡幹嘛!”
“你房裡的兒子已經哭了!還不趕快去安撫?”
夫妻之間永遠有著這樣類似的對話,只是沒有這樣的極端,沒有這樣的處處可見,但我還是相信對支的發生往往就會在滿化後所呈現的那種空化現象,我們的眼睛的空化現象也是因為滿化到將視覺的體驗呈現在“鏡頭”眼前,讓鏡頭有著魚眼效果方式放映在眼睛後視網膜上,圓形角度包覆整體體驗,空化看起來就很像滿化,但它真的不是。因為如此,空化的包裹現象,就像包覆身體的棉布絲綢般的纖細,我們的眼睛大多都此現象給纏住,以為可以看得很清楚,結果不是如此。空化中的包覆現象來自我們的滿化後的對支分岔概念,它就很像在突然破裂的玻璃中,你要找尋裡其中之一的水晶或者鑽石,同樣的銀色,同樣的發亮,同樣的傷人,你還是想找到它。
對支只是將滿化後的延伸罷了!而空化就是對支中對自己的視覺體驗…

滿點

四月起,我們公司又有一些轉變,像是新機器的引進,位置的變動,及空間的整體規劃等等,對我而言,似乎真的有那麼點改變,或者可以說耳目一新去形容這樣的感覺,但反觀過去的種種社會結構,核心還是沒有更動,還是一樣像個換個美麗包裝水果其果肉不變,果籽還在的物質。
我們改變現有的生活品質,無非就是希望自己的未來生活可以提升,可以擺脫過去不愉快的經驗,回憶或者教訓。但我們的視覺經驗往往都有一個致命缺點,就是依舊讓它滿化,而這滿化後會分解成ㄧ個額外物質,它叫對支(Stare Differentiation),如果要很以系統化的方式說明,那就是自我系統滿化後對點分支歷程(Self-differentiation process of Point),也就是將個人感受,情境,意念分支給他人的讓自我感覺與他人感受平均的整體過程。這似乎聽起來很複雜,所以我解釋成一個很簡單的說明---我們滿化的視覺體驗與他人的視覺經驗平均意象中的負擔過程。
我舉個例,如果你有一天想去探望因為工作意外而造成骨折的朋友,你一定會準備你朋友最喜歡的食物,水果,還有一顆熱忱的心,但是第一次見到你朋友時的情形,你可以會嚇了一跳,沒有想到情況會如此嚴重,需要開刀住院一陣子才能出院,甚至才能回去工作崗位上班,他的視覺體驗與你的視覺體驗不同的是你是探望者,他是傷者,他的痛及當下發生意外的情景還可能歷歷在目,而你的視覺體驗卻是以你的當下狀況為前提的而與他的痛時體驗的感受情緒有種截然不同的感覺。如果你仔細去看這種感覺,你或許會認為這是同理心所為,但是我在這裡所說的卻不是同理心的視覺體驗,而是滿化後的分支情緒體驗,也就是將同理心慢慢分解各個不同的因子後,你最先感受到的就是視覺的真實滿化體驗。
如果你還是不太了解,我再舉個例,如果你曾經到公園看過孩子分食過餅乾,糖果,零食的情形,你大概就會認為其實他們孩子的眼中,能夠與最好的朋友一起分享我所愛的,是當下最幸福的時刻,但反觀有些兄弟姊妹卻為了零用錢多少,房間大小分配不均而大打出手,我家的親戚就有過類似的情形發生,他們還是有被制止,可以免於傷害,但還是被長輩說了一頓。
對支的情形其實常常容易發生,我們很難感受它就在我們周圍,尤其是遇見一張撲克臉後,我們或多或少就會提起戒心,滿化後的視覺體驗也會更加強烈,在我們公司有一位同仁,我姑且稱他為A君,他看起來有些老氣,有些平僕,及看起來會令人懼怕的臉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