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9的文章

他們與我們

他們與我們,一個「無解」的問題,還是說應該是話題?我不知道,還是應該說我們與他們?在英文中,這是主詞與受詞的關係,可是在中文中,卻是兩個對應的關係。用英文方向解釋,則是誰先誰後,而這有什麼用?如果我們真能夠看清這兩者之間的爭論,相信當初的「衝突」不會變成我們現在解不了的「魔術方塊」。

你與我

城市的進步象徵我們應該要共處一室,可是當你在摩天大樓之中望向另一棟大樓,那種「巨大」簡直把你嚇到了!我們不會比,可是我們內心不自覺地會去,比的是誰的權力比較興盛,誰的力量比較富有,誰能望向最高的天際,甚至可是「觸碰」到它?

遊戲(續五)

冰塊豎立在那邊,那個老先生看了一會兒,然後就慢慢地走到後方的房間中。喬仍在那裡一動也不動。那位老先生在「廚房」中,撿拾著木柴,準備要燒火,廚房很小,爐子在房舍外,他打開一扇小門,然後把火源引進廚房內,開始煮起東西來。爐火在滾,他看著鍋子不斷地冒泡,然後把切好的蔬菜丟下去,然後又丟了一塊塊的肉塊,蓋上鍋蓋,然後走到廚房外,等待食物煮熟。

遊戲(續四)

「發生什麼事?」一個人匆匆來遲。
「你看!」一個人指著地上。
「這是不祥的預兆,一定是魔鬼造成的!」那個人臉色凝重。
「我們該通知牧師嗎?」
「牧師。」一個人從那個人的後方出現。
「您來了!您怎麼看?」
「這不是魔鬼造成的,是上帝留給我們的訊息。」牧師說。
「冰川開始在溪河上流動,一定有不好的預感,要我們多加小心未來的變化。」
「真是這樣?」
「你懷疑上帝?」
「不是,」那個人停頓一下,「而是上帝應該不會這樣簡單透露。」
「你知道?」
「我不知道,」那個人走到了冰霧凍結的一小塊,「它沒有凍結這裏。」

隨意政治

一切都是政治風暴而起,就算《紙牌屋》全劇終,裡面的人物依舊在現實生活中上演,從白宮的實習生到一個小小的清潔人員都會撼動整個政治醜聞。如果說,政治不是眾人的事,那我就不知道這位響叮噹的人物會怎麼想了!

隨筆(十二)

我可以不寫文章嗎?有時候當我「又」要開始坐在電腦桌前,開啟文件編輯時,我總在想,我可以做回我真正還沒做完的事——就是:閱讀我最喜愛的書本,畢竟,我的房間已經「堆積」了很多沒時間去閱讀的書本,我想要了解這個世界,於是我大量地閱讀書籍,雖然不像過去那麼頻繁,受到時間限制,我已經無法閱讀——在一定時間內可以讀完的書,要寫文章,還要發貼文,更要閱讀訂閱的新聞文章等等,當個「知識工作者」還真累,所以,我才一開始說我可以不寫文章嗎?

預測世界

其實,我到書店時的那一霎那就有些什麼想法了,在我翻閱在我面前的那「套」書時,想法就更明顯,只是我找不到位子「好好」把它們紀錄起來,我一直反覆念著同樣的念頭,一點靈感,就怕自己更會忘記,我能記得並不多,等我回到家,打開我的筆電時,想法已經流失了一半,我只是保守這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