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2的文章

當下

在辛曉琪與周華健合唱的《每個愛情都危險》的歌詞中,提到關於愛情各方面的歷程,其中副歌的開始這一句:
每次開始都悱惻纏綿,也能相安無事幾個春天。

自然的改變

敘利亞的內戰持續發燒,聯合國看不下去,加緊腳步解決內戰的問題。然而,這場戰爭不知道演變成多少人的流血衝突。聯合國敘利亞監督團在聯合國安理會的決議下,負責監督敘利亞的衝突,然後要他們雙方停火,此團體是由三百個非軍事觀察員與一百名工作人員組成,而已經到達敘利亞內部展開協調任務,就現在的情況而言,雙方還是僵持不下。另外一個衝突的場面則是發生在智利,智利的學生們要求政府必須提出有效的教改政策,而政府提撥了十億美元依然被學生仍嫌不夠。

黑白的位置

看著窗外的陽光,深深的感覺,我今天能夠站在這裡看著眼前的景色是何等榮幸!我感受到陽光撒下的溫暖,我感受到徐徐的微風,我閉上眼睛仔細聆聽周圍的環境:有蟬叫,有鳥叫,有風吹過樹葉的吁吁聲,還有我的心跳與呼吸,我全部都可以感受到。我靜下心得思考,我們活在當下的意義,我們為什麼要在這裡?我們為什麼無法放慢腳步,單純的瀏覽一片風景?《帶一片風景走》的場景會出現在我們每個人的最後嗎?我仔細思考......

捍衛世界

最近在娛樂圈裡話題可真不少,就連藝人們自己也開始討論著這樣的話題:元大金控董事長之子李宗瑞涉嫌偷拍六十名女藝人的性愛照片、影片,而現任女友 Joyce 為他抱屈說他確實有過,但現在已經改過自新,而張兆志砲轟回擊說這些女藝人是為了錢跟他上床,陶晶瑩則這消息放出後,而媒體開始捕風捉影時在她的網站說,不要再影射這些女藝人,如果她是狗仔隊的妹妹、警察的女友、新聞編輯的女兒呢?藝人不是人嗎?這消息在藝能界傳的沸沸揚揚,每個跟他合拍的女藝人紛紛自清說我不認識他或是單純的普通朋友,並不熟識,也沒交往。消息到現在依然在查,而他本人依然不見蹤影,失去音訊。

工作的意義

敘利亞的內戰到現在,反叛軍的目標慢慢轉移到公務員身上,這場內戰的主要敵人是「敘利亞」,而不是人民。南非的執政黨也開始起了內鬨,反批前總統曼德拉所建立的思想已經走了樣。轉到印度新德里,本來應該是要下雨的天氣,到現在還是不賞臉光下起大雨,全印度的人民有三分之二靠農業維生,有五分之一的國民生產毛額是由他們供給。全世界依然都沒有好的跡象,本來應該是熱情的夏天,現在看起來成了悲情的秋天,且還是冷落的秋天。

生命的巧合

就像捉摸不定的天氣一樣,總是打壞我們原本的好心情。天氣時而晴朗,時而飄雨,又時而太陽籠罩下卻沒有雲遮罩,炎熱的要人命。我們總是做好準備迎接接下來的挑戰,卻被一場午後雷陣雨打壞了性子,所有事情都沒有預先設防,只有你預先設想到—但設想到,還是沒有突然的晴天霹靂來得更震撼。這就是我們—即使說自己不怕打雷,看到打雷的閃電,依然還是會被後來的雷電聲嚇得發抖。就算你唱了《熊麻吉》(Ted)裡的打雷歌,頂多也只能安慰自己,說打雷只是上帝放出的一個屁。實際上,那是心理的補償作用而已。

新聞自由?

旺旺中時集團併購中嘉有線電視系統案,也就是俗稱的旺中案,在前幾天有條件的通過了!這一天為人民的新聞自由又多寫下了一篇新的頁面,也為新聞自由的定義籠罩上不少的陰影。因為通過此案件的方式是關起會議大門然後協調溝通了很多個小時才完成。走出會議大門的旺旺中時集團的董事長蔡衍明舉手比出勝利的手勢,他告訴自己我贏了!隔了二十四小時後。旺旺中時集團併購中嘉案卻打了國家通訊委員會(NCC)的一個好大的耳光,他說:「要我們切割中天電視台與轉型中視新聞台的經營模式—不可能。」也就是說,協商局面的有條件開放通過等於白談了一場。所以,這場併購案等於是紙上談兵的計畫。

我的學說

窗外一片寂靜,我在電腦桌前一片腦筋空白,不知道要如何下筆才好,沒想到,身為滿腦子思想都是人類的作家,也會有思想枯竭的時候。我的靈感是個很有趣的東西,只有在不經意的時候,它才會冒出頭來,且還是我不知道的時候,例如,我上廁所時,我滿手拿著很多文件的時候,我上車找不到座位或是擠在沙丁魚的公車很久時,這時候,我的記事工具不是手機(因為我沒辦法拿出來),也不是錄音筆(因為在公共場合自言自語也怪怪的),更不是筆記本(那個記事還是沒有說話來得快)。因此,我的大腦記憶庫就成了暫時的記憶信箱。也就這樣,我必須重複唸上很多次才能讓它牢記住,尤其是遇到重要的關卡時(例如成語、用詞等等),更要多唸幾次。所以,對我而言,大腦才是我的最佳記事本。

人類之聲

看來,對世界蠻失望的,每天看見了打打殺殺的新聞後,面對蠻橫不講理的同事,又面對嘮叨不停的另一半,再去面對吵吵鬧鬧的小孩,所有的心思很難平靜下來。很多時候,我們想要專注好做一件事,可說是為乎其難,何況是做好自己的那一部分。關於自己,我有很多解釋,只是這一個解讀,需要花上大篇幅來報導,這部份,則會留在二零一四年做解釋。而現在,我還是只想談談人類在生命中扮演的角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