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11的文章

教育百寶袋

請不要問我一件事—如何管教我的小孩?如何讓我的小孩可以乖乖聽話,遵守紀律,並且也可以自動自發快樂學習,在學校、外地與家中都知道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且不會一意孤行。也不要問我,學校的教學環境與家中環境哪個較適合孩子發展?並且能夠學得更多?因為,我不是不知道答案,而是知道了,不見得套用在你的孩子身上。

父母多希望孩子能夠健全發展,能夠在學校可以功課前茅,才藝出眾,能夠代表本校出國爭光,也可以發展出不同於他人的本領,只是看在父母眼中,誰知道下一個神童會在哪裡?當父母用心栽培自己的孩子時,多麼渴求孩子長大成人後別忘了照顧他們的父母,也別忘了家裡永遠等著他回家,但父母與孩子往往是兩樣情,這在「天才兒童」的最後一段,我所提到的,可是孩子真的能夠了解父母的心情?

如果你問小一兒童,他們說:我可以知道父母上班很辛苦;如果問小二,他們說:我可以觀察;問小三學童,他們說:我看得出來。但關鍵問題是他們知道了多少?也就是說,他們知道父母工作很辛苦,但知道程度是否真的如表面看起來那樣辛苦,還是私底下也沒有那麼辛苦?請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我可不是指說父母工作很輕鬆,而是辛苦的程度是否有個指標?

我為什麼會這樣問?你一定很好奇,因為多半孩子了解父母辛苦程度其實只是表面上看起來一派和諧,根本不是那樣輕鬆自在。然而,當孩子看見父親一下班的模樣,往往只會想到爸爸上班很疲累,卻不知道辛苦的指標只是在孩子的想像力那樣輕鬆而已。換句話說,孩子根本不清楚所謂的辛苦到底怎麼才算「辛苦」?

因此,孩子的認知只有在要做多少事與多少步驟的事間徘徊,就像我小時候我母親要我幫忙換燈泡,擦桌、掃地、清潔天花板、洗碗、倒垃圾等等家事,我的想法是要花多久?要花多少步驟?還剩下多少?問辛不辛苦,那麼只是無稽之談,根本不值得去討論。但放在現在孩子身上,第一想到不是有多少家事沒做,而是還有多少卡通動畫、漫畫忘了看,同學收集的卡片還有哪些我沒有,最新的明星專輯的哪幾首歌我沒聽過等等,第二才是家事。

問現在的孩子做不做家事?不如問現在孩子的課業還有多少沒做完?因為,你會想幾乎都要下課放學去補習班報到,誰去管家中垃圾倒了沒?有些家庭有外傭的幫助,誰會在乎今天的晚餐有沒有人煮?但對補習班的孩子而言,在乎的不是課業,而是晚餐要自行解決與家庭的環境相處,大多的時間已經嫁給了課業,回家面對還是課業,那麼誰去在乎我說的話,爸媽到底有沒有人在聽,且…

「聽話」的小孩

問你的小孩聽不聽話?這通常是沒有什麼好談的問題,因為父母會這樣回答:「是的,我的小孩很聽話,我叫他去洗碗,他會乖乖的去;叫他去洗澡,他會直接衝到浴室去;叫他去上床睡覺,他會跑到他的房間等著我唸故事給他聽,他才肯入睡。」小孩既然這麼聽父母的話,那麼為什麼小孩依然喜歡跟你鬧脾氣?

那不是鬧脾氣,而是撒嬌,一位母親這樣說。喔?那不是鬧脾氣,是撒嬌,那麼為什麼你依然拿小孩沒輒?不是沒輒,而是有條件的通過,另外一位母親這樣說。喔?既然不是沒輒,也不是無條件的通過,那麼你為什麼管教你的小孩時,小孩的個性依然故我,依然不喜歡跟你分享「秘密」,依然當你是個有條件的外人,不是朋友?

父母當然可以是朋友,但不是最麻吉的那種,看看你的小孩最親的伴侶一定是那從小到大的左鄰右舍的小孩,不然就是第一次上學馬上就喜歡的同性小孩,他們才是會最好的朋友。既是這樣,那麼為什麼父母面對小孩的同儕時還是帶有一點排擠的眼光?

難道父母一心只想當自己小孩的朋友?還是同儕已經捷足先登了?如果父母只想當自己小孩的好朋友,那麼教育的觀念往往會衍生出一種—「你算是我哪種朋友」的想法,也就是說,父母與小孩之間沒有距離,反而讓空間產生不必要的空氣,就像真空包裝一樣—雙方不能呼吸,對誰沒有好處。

既然這樣,為什麼父母還是這麼希望能夠讓小孩好好溝通,作為傾訴的對象?難道當朋友錯了嗎?不能像姊妹一樣親密嗎?不能有義氣的稱兄道弟嗎?原因在於教育的本身理念是傳授給小孩更多的機會教育,還有學校課本學不到的知識以及對環境的好奇與愛護,這些不是所有父母都能理解的,這些也不是同儕能夠教導的,而是透過以上這兩者給予這小孩的基本認識,好讓心智能夠成長,只是對小孩而言,同儕的語言與文化還有同性質等等較能深入小孩的內心中。

換句話說,同儕的類型已經進入小孩的靈魂中,他們知道我最好的朋友是傑克,不是父親,我最好的知己是安娜,不是母親。對大多數的孩子而言,能夠跟每天相見面的朋友碰面是最快樂的一件事。然而,如果父母知道自己孩子最好的朋友是某位男、女孩,那麼父母依然還是會吃醋的。

看看現代的兒童可以略知一二,再來觀察父母與孩子的互動可以瞭解給小孩糖吃時,自己小孩永遠比他人多,自己父母會誇自己小孩很聰明,接下來就說—他人小孩也是。尤其是加個「也是」時,其實代表著我家的小孩比你的還要聰明、上進。不然就是你家的約翰比我家的彼得要聰明,可是我家的小孩的數學成…

管教

有人曾經這樣問我:你真的沒有小孩?我是說你真的沒有養過孩子?我笑笑的回答他:沒有,我真的沒有自己的孩子,若真的要說有,那就是全世界最需要幫助的那些孩子吧!我是說在非洲、北韓、歐洲、美洲等等國家的那些弱勢孩子,他們都是我的孩子,也是我們需要去幫助的那些人。我沒有什麼情操,只是發揮我的應有本能而已。

教育不是一句口號,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訂下方針去實行的政策,而我們要的是「對策」,不是政策,政策是屬於空洞的,是不切實際的,你以為開出那些方案可以照顧很多弱勢族群嗎?你以為訂下條列式項目就可以按表操課嗎?這不是辦家家酒,也不是要蓋一棟世紀摩天大樓,而是必須有計畫性也能隨時靈活運用的指導地圖。

終點不是寶藏的所在地。然而,看看現代的教育官員對於教育應有的做法往往兩頭燒,一是他們對於教育政策現有改善方案,二是他們也必須當個稱職的父母。因為這樣,我們面對教育的窘境時,往往還是依照現有自己的方針去實行,你絕對不會第一時間去參考教育官員告訴你—應該如何教導孩子而讓他變得又高又壯。

我們父母有趣的地方在於對於教導孩子這件事上,教育政策的一種說法往往是讓我們摸不著頭緒的一種方向,導致現在孩子對於未來還是拿不定主意,問問現代孩子的夢想是什麼,就算他能明白告訴你我的職業是某某,但是這種夢想到最後只會變成空想,更明白的說-夢就只是想。

為什麼夢想不能成真?原因在於孩子的家庭環境以及父母的願望不成正比,多半的父母都希望自己孩子能夠猶如天才,在世界有一席之地,可是我們看見事實是「你先把功課做完,我們再來談談你的夢想」。因為這樣,孩子不可能做想要做的事,或者是說去實行他的計畫。很多時候,父母往往是孩子阻隔的那道防線,很多孩子希望能夠得到父母支持,但是父母第一反應是:這行業根本不能養活家,或者你根本不能餵飽自己!

然而,現今父母也因為如此,變得管教小孩這件事上總是嘮嘮叨叨,變成猶如跟孩子融為一體的複合體。孩子說:我不想要寫功課,母親說:好的,你不寫功課可以,但是你要把晚餐吃完。孩子說:我不想要吃青菜,母親說:你不吃青菜可以,但你不能浪費其他食物。母親與孩子有求必應,形成強烈的複合狀態,只是看在我們眼中,孩子總認為與母親依然有界線。

為什麼現在的孩子這麼難管教?你一定會這樣問,那麼我可以問為什麼你不能問問你的孩子你到底都在想些什麼?你也許有這樣問,那麼再問問為什麼孩子的教育方法不能影響孩子對我的看法?你…

天才兒童

「我不敢想像沒有你的世界會是什麼樣子。」這種心情多少說盡《不能沒有你》這種電影類似的感觸。父母不能想像沒有孩子會是什麼樣子,也因此,每個父母都那麼疼惜孩子,保護孩子,免於外來的侵害,對抗罪惡多端的壞份子。身處這個社會,父母會替孩子設想周到。

但孩子不是省油的燈,他們也有一套自我學習的方法,那就是—探索,過去所提到的那些步驟,還有你不知道的想法,那就是—什麼事都會胡思亂想,天馬行空的亂加顏料,讓所有相關、不相關的顏色全部調和一起,管它是深色還是亮色,管它是粉色還是暗色,全部讓這片畫布看起來像是本世紀最偉大的傑作!

然後,我們父母就會表框起來,作為家庭最出色的代表作!但千千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只是隨手一畫,怎麼變成了名畫?這只是隨性塗鴉,怎麼變成了可以賣錢的畫作?是我們想像力太豐富?還是專家一看說:「哇!這不得了,這是巴勃羅·畢卡索(Pablo Ruiz Picasso)的重現江湖。」?我不知道,我們也不知道,一隻大象隨性捲起畫筆在畫布作畫,就說牠有天份,一隻河馬、黑猩猩、犀牛、狗等等各種動物用畫筆作畫,就說:「這隻動物會畫畫,牠是天才,牠是某某畫派的作風。」我想請問,你「真的」看得懂,牠的畫作所要表達的意涵嗎?

看不懂吧?我也看不懂,可是我們自以為很厲害,可以說出這畫作代表什麼意涵,這副線條有多麼流線,這圖案有多麼豐富,我想請問一下,當你是記者,你把麥克風遞交給那些動物訪問牠的心得,如果牠會說話,你認為牠會說什麼?

牠說:「嘿!這可是我的得意之作,你們人類都不懂我想要表達的意思,我說這條線條是我看見人類可笑的行為,只是人類幫我們所取名的意念而已,根本就不是流線之作,而是一位動物管理員的背部給我食物吃的樣子。」是這樣嗎?我也不知道,這是博君一笑,但說真的,就跟我們父母一樣,一樣把孩童的畫作給專家鑑賞,給評鑑作為依據,給社會作為我的兒童是天才最有利的證據之一。

大腦本身就是神奇的,不管他是不是天才。然而,當我們優秀培養天才兒童時,卻也時常認為我的孩子從小就對音樂有高度的興趣,像沃夫岡·阿瑪迪斯·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一樣,就是代表他未來閃耀的一顆明日之星,所以父母開始幫他找老師,找知名的專家培訓,讓他發光發熱,但話說回來,誰不想讓他站在未來的舞台上成就自己的夢想?

有趣的地方在於,每個小孩的父母都這麼做,以至於每個孩子都在喊「累」!所…

你的孩子

「教育最大的功用,就是啟發人的思想。」這是中國思想哲學家羅家倫的一句話。但我們說盡多少父母每個人的心中那樣的想法—能夠啟發自己孩子的思想,並且改變這社會的對他的看法。孩子是父母的寶,更是父母心中不能割捨的重要依據,孩子失蹤了五天,終於在墾丁找到,原來孩子只是想個「冒險家」,卻把父母給急壞了!想想,孩子影響父母這麼深,那麼我們所想要見到親子之情的深刻關鍵點在哪?

就是父母如何教養孩子的心智成長。我們知道,當孩子一出生,父母就有教育的責任在,直到他長大成人感謝父母養育之恩。但多少個孩子在一出生時,所要面對的不只是父母的教養問題,還有環境變故,世代交替及各國的風俗文化。有些一出生要受洗,有些一出生則是在育嬰箱由護士照顧,有些則是讓他自然面對外在的環境,就像流浪的小孩,而有些回到母親的懷抱,有些還躺在嬰兒床上,另外還有些就得面對死神的關卡......。每個小生命,都是我們的心肝寶貝,那麼為什麼有些父母依然不懂得珍惜,直接往外送?就像「送子鳥」?

我看了太多的答案—養不起、無能為力照顧、環境太窮困、家庭太暴力、生命太脆弱、心神不能負荷等等,這些答案往往都會被迫要我們放棄急救,放棄那些小生命,雖然台灣的嬰兒死亡率有下降的趨勢(下降比例為四點一),全球也下滑(死亡率為百分之四十四),但對我們而言,許多來不及長大的小生命就像還沒開花的花苞,總是胎死腹中。

為什麼生命這麼脆弱?應該問為什麼那些教育這麼經不起風吹雨淋?應該更深入的問為什麼我們的父母始終不瞭解孩子幼小的心靈,總是一而再再而三施加他們壓力?根據兒童福利聯盟的最新統計發現百分之十二點七的學童有過勞的跡象,即每六個就有一個學習過勞,近三成六的孩童上完一天課的感覺是—「我好累!」,兩成的學童認為課業的負擔相當沈重,精神與課業在他們身上壓得喘不過氣來!想想孩子這樣的童年真的快樂嗎?

二成二的孩童每天睡不到六小時,一成八的孩童還勉強滿八小時(我還很懷疑),六成的孩童下課後第一件事就是到補習班報到,為了不辜負家長與老師的期待,超過晚上九點才回家,家長與師長的壓力常常讓他們發出無聲的抗議!多數的孩童都認為父母與老師才是壓力的主要來源,其次才是自己與同學的競爭,且七成四的學生認為家長「非常」在意孩子的課業,且要求分數要達到九十分以上,相當於A,那麼你是B咖,要如何出頭天呢?

不是一句「愛拼才會贏」就可以簡單說服你與家長,還有重要的—孩…

完整的家庭責任

我看著小女孩在我的旁邊嬉鬧,突然有個感想—要是她是我的小孩,不知道那該有多好?天真無邪的笑容,純真的童年,加上我想呵護的那雙小手,總覺得教育一位小孩應該是那麼簡單的事,且我們的父母通常也很天真,以為教育一位孩子,只要給予教育費用,給予關心,給予她所需要的,給予尊重,給予包容、給予標準的教育法,給予教育所有的一切,那麼想想—教育有這麼簡單化嗎?

有人說教育一位小孩到他讀大學要花費新台幣五百萬元,這還包括小孩所需的尿布、奶粉、嬰兒用品、托嬰費用、學雜費、註冊費、學校書本、補習班費用、午餐費、零用錢、還有她放學回家可能會買個雞排與珍珠奶茶來嗑的費用。這麼多的費用放在一位小孩身上,還有看不見滿滿的愛與感情,想想這樣就可以期待這個孩子未來就會照顧你一生嗎?過去父母會這麼想,現代的父母不敢奢望,現在有太多的官司是為了扶養權而爭得喋喋不休,為了家產一直鬧上法院,為了幾百萬或幾千萬的遺產,親兄弟明算帳的鏡頭清楚上演,我們不知道,所謂家庭的和諧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就要把事情攤在陽光下嗎?難道人們就要需要擺一張撲克臉給兄弟姊妹好看嗎?難道家庭的溫暖不是應該共處一個家室下?看來就是如此,把所有的問題全部排列開來後,我們再來秋後算帳,對吧?這是我們家庭的寫照。有時候,看著教育的問題一直浮上檯面,為了孩子的監護權,雙方都互控對方傷害,昔日的感情已經不在,只剩下滿滿的恨意與不滿。

這樣做是對你好?還是對孩子好?常常搬家的孩子比不常搬家的孩子更容易情緒不穩,更容易表現孤僻與不安;常常聽到父母吵架的孩子比看到父母鬥嘴的孩子更容易心生厭煩與不穩,這樣做是對你好還是對孩子好?我重複兩遍是為了你有確實瞭解這句話的含意,但—說穿了,我若「真的」這樣問你,你給我的答案恐怕還是—對我們都好!

那我告訴你,這是自圓其謊,其實你只是害怕說出實情後,孩子不肯接受事實而做的逃避真相,就像父親突然因病過世後,你總不能一直告訴你的孩子說爸爸去上班了吧?說爸爸在天堂當天使照顧你的後半輩子還好聽些,但最真切的是慢慢讓孩子知道事情的真相總比一直寫錯同個答案又不斷增加筆劃來得更實際。

父母會影響孩子的人格,這我不用多說,不管是父母的品格好壞還是什麼特殊生活習慣都會讓孩子有樣學樣,依附讓我們看見嬰兒如何黏在母親身邊不放,又如何看見母親不在身邊時如何放聲大哭。想想每個階段都讓我們清楚了解教育是如何從小培養到大,直到…

性別與環境

既然性別是個問題,認同是個問題,傳統也是個問題,自己的教育法之性別也是問題,那我們能不能用單一性別的教育法去教授傳統教育,來讓我們的孩子認同自己是專屬「男孩」或者「女孩」的身分?也就是說,配發一個「男性」的身分證,讓他知道,你是「男生」,所以應該具有「男性」的特質,而非「女性」的特質。但—這樣真的好嗎?
難道男性就應該具有「完全」男性特質,而非女性的特質,難道女性就應該具有「溫柔」的特質,而非「男人婆」的特質嗎?關於這點,我的想法是男性所具有「男性」特質是人類社會天造地設所建構出的一種特質,我們沒有辦法去說,因為你想做女性,所以我支持你去變性,或者你的裝扮太中性化,所以你個性很像男性等等類似說法。畢竟兩性認同的問題,不是兩性專家說了算,更不是人類學家說得有理,就可以支持論點說,人類的兩性問題並非檯面看起來那麼一派和諧。事實上,我們的教育,尤其是性別這項,常常延伸出「很多」問題。
為什麼要教導你的小男孩說你是男生,所以你應該像個男孩子,要勇敢一點不許哭?那又為什麼要告訴你的小女孩說你是女生,所以你應該溫柔娩約,不要老是穿著褲裝,應該要穿裙子出門才是?性別認同的界線很明顯,就是要區分兩個區域—一個剛強,一個溫和;一個堅毅,一個柔動。這樣的界線告訴我們,你必須要擁有這兩項特質的其中一項,其他的特質不准有,就算有,也必須佔少數才行。也因此,常常讓父母認為我的孩子就必須要有這些特質,一個像男性的所有特質,一個如女性的所有特質,兩者不准混合,剛好專屬於男性(女性)的「身分證」。
可是撇開兩性問題不談,人類就算沒有兩性問題,例如單一性別好了,也一樣有問題。一個性別的特質一定具有兩大特質,一是理性,二是感性,理性讓我們理解思考分析實際問題一面(例如理賠車禍金額,怎麼發生等等),感性讓我們用情感解釋問題,告訴我們遇到車禍時,該用什麼心情去處理糾紛?因此,我們可以去解釋說,性別的一個層面,都有兩方面去參與,不像裂腦(Split-Brain)病人,我們感受到「情緒」,卻一直無法去解釋那「情緒」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有多痛苦?還是有多少振奮?
所以性別問題不能用兩性的層面去思考,而是要用多層面去理解,辦公大樓的電梯也不會只有一個出入口,一方面進,就有可能另一方面出,一方面樓上進,另一方樓下的某個出口出。想想,性別問題有這麼「單純」嗎?
為什麼教育老是出狀況?不是沒有原因可循,男生一定會打…

性別教育

我曾經記得一則廣告,廣告的內容是說每個父親的心中都藏著一個男孩,而每個男孩心中也藏著想成為父親一樣的角色。廣告的內容是汽車,而父親就像男孩一樣,童心未泯在山路中喜歡經過水窪、故意來個大轉彎,不然就是喜歡來個突然震動,讓車身感受最刺激的冒險,這廣告的訴求是戶外的野趣生活,透過汽車的強悍動力,讓父親與他兒子間有個最深刻的親子互動,母親則冷落在一旁。
男孩總希望能夠像他父親一樣,有個堅強的實力,也有個強悍的避風港成為未來家庭的依靠,也因此,有很多電影訴說父子情,多半在兩個男人之間打轉,但最後不是男孩影響了父親,父親也成功影響男孩的性格。想想,為什麼有這麼多的父子總是要告訴你他們的辛酸故事?
男人過去總是被教導成要勇敢,跌倒了不能哭,要勇敢爬起來;被同學欺負了,不能回家找父母,要勇敢打回去;被同學偷拿文具、書本,不能找老師,要直接當面對質,是不是現代的男生都如此教導要像個男人(Be the man)?好像是,又好像不是,好像是的原因在於現代的傳統社會模式依然存在,好像不是的原因在於,男人要勇敢說出口,你可以打電話抱怨你老婆總是不聽你的話,你兒子總是與你互相對罵,你們沒有相同的共通點,只有嫉妒與埋怨。男人總是被類化成這樣,看在兩性專家的眼中,尤其是女性似乎還是為女性發聲,不是為男性。
這就好玩了,不是現代訴說兩性平等嗎?那麼為什麼男人不准哭?不是說兩性有共通的權利嗎?那麼為什麼大多數孩子的扶養權都是判給母親?不是希望兩性有相同的義務嗎?那麼為什麼男性在職場的多數權利大於女性?我不想去爭論這些問題的始末,也不想去說哪個好,哪個壞,哪個又如何,而是社會的過去傳統總是有股陰霾籠罩整個天空,就像地球的兩面,總有一面是黑夜,一面是在溫暖的陽光下生活。重點是兩性若是「真的」平等,那麼請讓我看見一年都是白晝的一面。
有嗎?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除非在極地,否則是很少。兩性常常都在倡導平衡,可是根據最新的統計,男性與女性的平衡數九十九點六比一百,是首先女性多於男性的狀況,其中女性的人數一千一百六十三點五萬人,男性為一千一百四十八點九萬人,大部分的原因,主計處表示因為「外籍新娘」的人數增多,但深入思考,台灣女性想要找個台灣男人嫁,她們表示「經濟」最重要,其餘相處合得來,婆媳沒有問題。
然而,回到教育上,難道就能保證男性的根基不是因為跟男孩有關連嗎?我是說,如果兩性要好好教育孩子,那麼包袱要先…

「特殊」教育

「對於你這種人,我看多了!」
「你會想要什麼,我會不知道嗎?你只不過想要我的鈔票與我的人而已!然而隨手玩玩我的感情就離去!」
一名女子向花花公子這麼說。但這名花花公子也不是省油的燈,他說:「玩你的感情?就憑你的本事?恐怕還不夠資格,你這種女人,我也見多了!你也不過只想要我的鈔票與你渡過激情的夜晚而已,你算什麼?」這名不屑的公子哥這樣看著那位女子。女子感覺惹不過他,只好逃離現場。
這名女子其實是酒店的公關,想要邀情客人上前飲酒作樂,但碰上了花花公子,只好故作堅強來應付他,沒想到還是輸給了自己的勇氣。如果我們能夠看盡花花世界的模樣,會不會讓我們的心裡好過一些;如果我們能夠了解世界的災變,會不會讓我們的靈魂減少痛苦些?好像不會,又好像會。教育就像喝醉酒的客人,總是一個人搖頭晃腦的在街道上四處遊走,走累了就隨處找個角落坐下;想嘔吐時,就看有沒有陰暗的角落或凹地來嘔吐;眼前的景象是五光十色的迷濛,紅綠燈與招牌的顏色還有行人穿梭的身影,全部變成搖搖晃晃的一片—教育的規則已經不在,只剩下我們對於教育的認知。
我們以為可以輕易看透「教育」,但其實沒有這麼容易;我們以為可以認為教育的責任全部推給父母、老師、工作者的手上,但最後敗給了自己。是不是一定要到了最後,人類才知道每個國家或旗下的城市教育其實不一樣?是不是要告訴你,北歐與東歐的教育也不一樣?蒙古與北京的教育不一樣,東京與沖繩的教育不一樣?台北與高雄的教育不一樣?芝加哥與阿拉斯加的教育不一樣?教育應該不一樣,但不一樣的是教育的方法,而非教育的本身。
你去思索教育,應當先從幼兒教育開始,許多國外的教育發展都從零到三歲來開發,也就是說,嬰兒一出生就得面臨「學習」的命運,什麼事還不懂的他們,就得運用想像力與好奇心兩大能力征服眼前的世界,甚至得先自行學會離開這嬰兒房間。然後在運用神經元的反射牙牙學語,說一個單字開始。我們去看看嬰兒到三歲的學習之路,那可真是一本「回憶錄」。
翻開你的家庭相本,你的父母會為你拍攝你小時候的可愛模樣,從你開始爬行到坐立,接著站立,每一個你都是小時候不同的你,但長大之後,你才發現都是同一個你。教育的方法應該用什麼方法教育幼兒已經在各大書店與圖書館都能找得到,你只要是準媽媽或爸爸,經過隨手一翻,你大概就能略知一二,但請問就能保證教育幼兒的方法沒有失誤或者偏袒?
我經過教育的專櫃中,我都能發現一個事實:那就是特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