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1的文章

孩子與環境

我看著現在的孩子們常常有著諸多的想法與不解:例如,為什麼小孩的煩惱這麼多?為什麼小孩的壓力這麼大?為什麼小孩依然分辨不了是非對錯?即使他已經成年。為什麼我們的父母教育責任全部都扛在他們(指父母)身上?為什麼其他的教育工作者的責任沒有父母來得大,來得重?為什麼社會要替這小孩說話?為什麼我們都將矛頭全部指向父母本身?
我看著『父母的錯』的這一章,不禁懷疑,父母的錯是因為我們的教育出了差錯,才把這責任全部送交給父母?還是我們局外人沒有錯,有錯就一定都是父母的錯?因為父母疏於管教,孩子才會變壞?那麼當父母自己犯了錯時,孩子也會替他伸冤嗎?
當然會,但問題是父母所謂知道犯了錯,是怎樣犯了錯?是他自己知道?還是父母所養的寵物會一直『汪汪叫』來提醒他們知道?或者孩子告知你,原來這題不是這樣解,而是那樣......?那麼,我可以說,孩子與父母要一起煮好這頓餐點,沒有雙方的共識下是很難有交集。只是第一點想到的還是父母,不是孩子。
為什麼教育的第一優先會是父母?而不是其他人?是因為父母生下他,所以才要負起養育責任?還是我們直覺認為你既然生下了他,就要負責他的責任在?那麼孩子的未來人格就是因為父母無法管教才有孩子的不健全人格產生?那電視、媒體、網路怎麼說?那同儕、老師、路上的陌生人怎麼說?他們不會影響?
孩子一出生在這社會上,我們就有義務要把它養育成人才,只是這世界的複雜成分太過混沌,太過難以解釋,使得這孩子一出生後就得學會還來不及學會的東西,例如:語言、文字、符號、色彩、形狀等等。來不及認識這世界就被世界給迷惑,使得我們對於孩子的潛能都過於開發。
我這麼說:孩子剛滿一個月,就被天花板的壁紙圖案或者釣在嬰兒床的玩具給吸引;孩子剛學會爬行,就喜歡會動的玩意;孩子剛會走路時,就對窗外的風景賴著不走;孩子剛開始接觸戶外時,就到處隨手觸碰,甚至把東西塞進嘴裡;孩子第一次看見同年齡的夥伴時,就一直盯著人家看;孩子第一次上幼稚園或幼兒中心時,就要面對沒有父母在身邊的害怕;孩子第一在外用餐時,就顯得戰戰兢兢或者哭鬧不已。想想,孩子在面對這世界時,所遇到的情況有多麼複雜,不是心理學家的單一解釋,也不是兒童專家的解釋,更不是人類學家的解釋就可以解釋出原來孩子一出生要面臨什麼樣命運。
孤兒怎麼解釋?那麼養父母下的孩子怎麼解釋?那麼單親父母下的孩子又該怎麼解釋?甚至一出生還不到二十四小時就死亡的孩子怎麼解…

親愛情

『我以為你是個不同於其他男人的男人,是一個真正懂我要什麼的男人。沒想到,你竟然跟其他男人沒什麼不同!一樣懶散,不做事,自私自利只為自己著想的下流胚子!』
這個女子繼續說:『我真的很白痴,當初不知道哪一點竟然想與你交往?還說我們會結婚生很多孩子,你也會體貼我的需求,為我打理一切。現在你竟然為了她而拋下我一個人,你怎麼那麼狠心?你到底有沒有為我著想?你到底愛的是哪一個女人?是她還是我?給我一個確定的答案,否則你今天別想在我家過夜!』
這個男子一臉無辜,站在她家門口,因為他被他家人趕了出來,為了他妹妹的醫藥費,而跑來跟他女朋友要錢。女孩不從,只好空等在她家。
這個男子與他妹妹分隔兩地,過去幾年妹妹罹患重病,一度還被醫院誤診,延誤治療的黃金時間。然而現在,妹妹突然昏厥,被醫院轉送急診室治療中,目前脫離險境。但家人實在太貧困,籌不出醫藥費,只好轉往他女朋友借助,不過過去這個男子虧待她太多,一時很難解釋清楚來龍去脈,所以這個女子才會搬出陳年往事與他發生口角。而那個女人是他妹妹。
這個故事不是真的發生在現實生活中,而是生活故事的類似情節—我以為你不同於其他人的那個人,事實上都一樣—這句話。然而,當我們一旦愛上了,喜歡上了,那麼我們就很容易去包容他的『所有』缺點,甚至他有暴力傾向,過去有前科,你也一舉吃下。然而,沒有想到的是,你是怎麼愛上的那一個人了?只因為一個單純的原因,例如:他很善解人意?
我們把時間拉回愛情的前方,來看看我們內心的愛情是否還是那麼包容單純。然而,如同你看到的,我們很單純,也很複雜的單純。很簡單的解釋—那就是只要我們感覺對了,那麼一切就對了!只要時機到了,我們就可以拉上行李箱準時登上飛機,完全忘記你的隨身藥品或者你家的狗有誰要幫忙照顧。我們就會忘記,有些東西要忘了帶,有些東西要記得帶,而不是所有的都要帶,因此,我們的包容就很容易那麼單純,只要是出國玩樂,帶了一顆快樂的心準沒錯,卻常常忘記你的理性還在行李箱的某個隱藏口袋中。
教育也是如此,結婚後的生活還是如此。如果你不包容你的小孩缺點,那麼他長大後,他就會變得調皮搗蛋,如果你不遵守他的遊戲規則,那麼你休想加入他的童年世界,甚至他的小帳篷,你也不得進入。小孩子的童年生活可以把任何玩偶、機器人、芭比娃娃、交通工具等等變成擬人化,然後兩個玩偶開始問好、然後就開始打架,不然就是發射武器攻擊別人,女孩則會問另個擬人化的…

教育·未來

現在教育孩子最大的問題是什麼?我相信有人會這樣問。那麼我反問,現代的父母教育孩子最大的問題是什麼?因為教育一位孩子(甚至更多位)不光只是父母的責任,還有這社會的責任,我可不希望,到時這孩子犯了錯還死不認錯,或者只會將錯誤一直往肩上扛,還有永遠不知道我已經犯了錯(真正的錯誤又是什麼—另外再討論)。
因此,這社會的責任比父母的養育責任還浩大,小鳥有一天也要放手去飛翔,不希望父母一直在旁催促你怎麼還學不會飛行?怎麼沒有辦法縱身一跳自由翱翔?所以,社會背負起更大的教育責任,而父母是在一旁照顧這孩子的安親責任,也就是孩子的人格養成,父母扮演著關鍵責任,至於他是怎麼學會飛行的?不是你教的技巧,而是他的自由天賦去養成的。
我們這一生都在尋覓關於自己生存的意義、生命的意義以及教育的意義,不是一句『42』就可以完美交差的。然而,孩子在尋找他自我意義的同時,也在尋找父母給他的生命教育,也就是生命是什麼?死亡是什麼?為什麼我會碰上這件事?為什麼是我(Why me)?當你去看待那些一出生就沒有食物,沒有乾淨水源可以享用的孩子們,你就更能明白我想表達的是什麼。
全球的資源分配不均,食物也一樣不均,財富也是如此,佔領華爾街(Occupy Wall Street)的活動很難落幕,其最主要訴求:『最基本的事實就是我們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不能再繼續容忍百分之一之人的貪婪與腐敗。( We are the 99%, which was partly intended as a protest of recent trends regarding increases in the share of annual total income going to the top 1% of income earners in the United States.)』想一想,這世界出了什麼問題?當全球人口即將突破七十億大關,我們的教育,我們的世界,我們的情感,我們的愛全部都變成泡沫般形成的人生希望,如果我們不能樂觀看待眼前的未來,那麼我們怎敢慢慢觀賞美好的夕陽?如果不能抱持著平常心看待一未滿的水,那麼我們怎敢奢求還想多加水到滿為止?
教育的問題來自我們,人生的問題也來自我們;我們是最好的解答,不是超級電腦(Super Computer),更不是機械化社會;科技為我們帶來方便,也為我們帶來了人性的犧牲不便,如果從人性…

家庭育兒經

最近在整理資料的時候,無意間發現了一個令我好奇的研究,而這個研究當初怎麼得到的也不太清楚。這是一個關於童年的研究—在英國劍橋大學(University of Cambridge)所做的長期追蹤,他們發現快樂的童年越有可能導致父母離婚。研究人員認為,剛性較強的兒童比同齡的兒童有更高的自尊心,因此就可能讓父母有離婚的跡象,前提是沒有滿足他們的需求。他們所得到的結論是在巨大的財政困難時,政府應優先考慮我們的孩子,因為這是他們生命的美好起點。
我當初看見時,不免與你產生同樣的疑問—我們不是要孩子有個快樂的童年嗎?怎麼這個研究會這樣說呢?難道你希望我們打鬧自己的小孩嗎?甚至虐待自己的孩子嗎?然後再來申請保護令,或是打一一三專線呢?
當然,這個研究自一九四六所進行的追蹤,在一週之內調查了上千萬剛出生的英國人得到的答案,也或許跟國情不同而有所不同,但相同的一件事—如果我們對自己的孩子太好,讓他有更高的自尊,就有可能讓父母走上離婚一途,這是不變的事實,而事實上是直升機父母一直存在,一直在天空中盤旋,即使放手了,依然還在很高空看著自己的孩子做了哪些(蠢)事。
所以,我們在教養孩子的同時,往往也在背後推他們一把,希望跑得比別人快,跳得比別人高,走得比別人遠。然而,希望給孩子最好的同時,也要教導他們去認識最壞的打算,但父母很少這麼做,我是指父母就真的把孩子丟在外,讓他自生自滅,就任由他獨立,一肩扛起家計,負擔所有生活開支—大多數的父母只會開玩笑又帶有嚴厲語氣的口吻說:『你再不聽話,我就把你送給別人喔!』或者『你再不快點回家,我就把你反鎖在外,不讓你回家!』,還有『你再睡同學家,以後別回來住了!』,或者『你為什麼老是讓我生氣,讓我操心,你不能乖乖聽我話嗎?』等等。
每個家庭的教養方式的不同延伸出更多不同的孩子的性格觀,造成孩子的眼界自然有所不同而不同,因此,我們對於孩子的教育模式始終維持自己一套的方法去進行,而方法來自有其所謂的家人的傳授,坊間的教養秘笈,普羅大眾的教養書籍,圖書館的書本知識,座談會學來的方法,還有大眾聚會所討論的一套綜合方法,這些方法沒有別的,只有讓孩子更快樂,更堅強,更能面對不怕苦,不怕難的人格,希望孩子是父母的驕傲,父母的榮耀,簡單一句話—我以你為傲。
但是,若是能夠這樣養成,那你的育兒經是什麼?嗯,這是很多成功父母上電視節目所常被問到的一個問題,答案不外乎是我給…

孩子的心與眼

孩子的繪畫中想告訴你什麼,不是我們可以決定的,也不是你作為父母可以決定的,更不是社會或者他們之間同儕可以決定的—然而是孩子的眼界自己決定的,而這個眼界中的自己往往是他們自認為熟悉的自己。
我這樣談孩子的眼界:如果孩子的心智認為可以把他們所看見的一筆一畫毫不遮掩得表露出來,那麼親子之間應該沒有秘密才是。但事實上是有的,有多少個孩子不敢告訴你他的數學成績只有二十幾分或者C(或更低),有多少個孩子肯願意告訴你他打破人家的玻璃還是什麼之類,而不會遭受挨罵,那有多少個青少年肯願意告訴你,他在外有了孩子?而你願意接納他?
應該沒有多少,事實上,即使是有,也不會像華盛頓小時候一樣,砍倒櫻桃樹還接受『表揚』,說你很勇敢,很誠實。因為大多數的前提是怕被責罵,怕被禁足,怕失去與朋友的聯繫,怕朋友在背後指責你的不是。孩子不願意跟父母敞開心胸的原因是這幾種,可是大多數而言,同儕團體的輿論壓力才是主兇。
想一想,有多少害怕去上學的孩子不是害怕與陌生孩子接觸,而是怕受到其他孩子的指責不是?說什麼這個很怪?他上廁所時不洗手,這個人好安靜不說話,這個人老是待不住座位,這個人喜歡搶別人的東西,這個人怎樣......。輿論的壓力會迫使這個身處老是跟你過不去的孩子有種被隔離之感,因此,當孩子不願意告訴你在學校發生了什麼事,你就會打電話去問學校問個清楚,可是老師的解釋與這孩子的解釋是兩碼事,畢竟透過老師的出發點與孩子心中的出發點完全是不一樣的世界,孩子的心智擅未成熟,他的眼界與你的觀點像是童話世界所延伸出來的成熟解釋。
在Yahoo!奇摩的一份民調中,有四成三的人認為孩子出了家門,進入校門,最怕交到壞朋友或者養成壞習慣,有三成的人認為同學罷凌更加讓孩子身心受創,其次是遇到了問題老師,像是《罷凌女教師》(Bad Teacher)電影橋段一樣,老師為了愛美,不惜偷竊國家試題讓班級得到第一名,也不想教書,讓同學只會看電影上課。當然,重要的還是孩子自己本身,老師所教導的或者父母在家或在外所教導的不能吸收到孩子的身上,那麼孩子的自我認知就會排除所有認知,即使有所吸收,那就像個充不飽的氣球,永遠都有氫氣外洩,想要飛遠—嗯,不太可能。
孩子的眼界在於給予的認知觀點是否是無庸置疑,還是還有其他的論點可循?如果不能像我小時候都在懷疑,那麼他人所說的話,他只會點頭說聲對!沒錯,卻少了真的嗎?別人就算拿出鐵證如山的證據,眼…

不(相)同的孩子

一群小孩子在公園裡嬉戲,他們的家長在旁等待、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看見身旁的垃圾筒好奇地把頭往下瞧,差點連身體也要掉進垃圾筒裡,母親在旁說,這是垃圾筒,不要硬往下看,孩子不懂,依然往下看裡面的『垃圾』。其他的孩子則在一旁追逐,跑跳,好不快樂的樣子,我站在一旁也會心一笑。
有孩子的生活很美,很令人嚮往,當你出生第一個孩子後,你就知道你要當準媽媽了,而他要當準爸爸了!從待在作月子中心後,我們孕婦知道慢慢調養身體,準備迎接當媽媽的期待,還有餵母乳的心態。看著月子中心的每個待在保溫箱的嬰兒們,孩子真是我們的希望,從孩子慢慢爬行到你的身邊,到教他站立,學會走起第一步路,家庭的教養觀念以逐漸落在我們父母的身上。
但如何教養孩子往往是新手父母的頭痛問題,書店可沒有一套適合你的配套方法專為你量身打造,更沒有一套專屬於你們家庭式的教育守則供你們閱讀使用,那要怎麼從頭開始教養?從上幾章的文章中,我談到很多的教育問題,也談到孩子的教養問題,可是從來就沒有去深入孩子的內部去探究孩子的心裡層面問題,畢竟教養孩子要從孩子的心態著手,但我們扮演父母,怎麼會知道孩子出生會像一張白紙,還是需要我們給他教導?孩子是不是音樂神童不重要,是不是物理天才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父母要懂得發跡他,可是問題來了—我們只會懂得去發跡,把他推向高峰,卻沒有想到這樣舖張的道路一鋪下去,會對孩子的未來造成什麼影響?我只單單針對孩子的想法去思考。
你若是問一個正在畫畫的孩子,你在畫什麼?他會回答你在畫某某物件或者人物在做某事,卻沒有回答你畫這物品的用意是在何處?即使有,為什麼要畫,孩子的心中夢想是用畫來代表他內心的解答,至於是不是一件未來大師的作品—嗯,這還要請其他重量級大師評鑑,可是你已經為他舖張好接下來的道路,恨不得馬上為他舉辦繪畫展,參加其他競賽贏得冠軍獎杯獎狀。
但孩子真的是為了這個才要去畫畫?還是為了你的期待才要去參加比賽?如果孩子不跟上世界潮流,不跟著現代流行線條文化元素走,是不是就代表失去競爭力?你的孩子落伍啦!今年流行潮系衣物,若是沒有一件,也想辦法去買一件來穿,若是沒有智慧型手機,也要想辦法辦一支才行。西門町中的街頭文化,哪個年輕人念頭不是都一樣?還是我們自以為不一樣?iPhone人人一支,國中、高中生人人一支『國民』智慧型手機,哪個文化不是我們特立獨行,還是這世代創造這樣的文化?
每個父母都自己認為我們…

教養之過

最近在Yahoo!奇摩的一份民調很有趣,它是問現在女性為什麼都是這麼晚婚或者不婚?其答案都多選項的是—女性意識抬頭,不想完全被婚姻綁住(近四成)。其二是找不到適婚的對象(二成六),其三是聽太多關於婚姻不美滿的案例被影響(一成二)。其他的還有經濟很獨立,傳統社會或者家庭壓力的束縛減少,已過適婚或者生育年齡而不想結婚這些選項。看了一會,其實,你會發現,如果這些『真的』成為不婚或者晚婚的主因的話,那麼我們對於婚姻後的社會就全部寄託在家的觀念上。
但,也還不是『完全』。也就是說,家庭的觀念不健全,沒有一個像樣的家庭,女性是不會走入家庭的。但我們其被誤導的是不是有個父親,有個母親,然後有個孩子,有個舒適的窩,這就是所謂的『家庭』,或者是被社會合理稱為『正常的家庭』。若是這樣,那怎麼不去看看孤兒?從小被人惡意遺棄的孩子?若是這樣,那麼單親家庭就不健全?不能給他們與正常家庭同樣的權利與愛?
若為如此,家庭觀念還是不能深入孩子的心中,成為他們唯一的避風港。女性意識升高,由最新的主計處統計顯示,女性初婚年齡從二零零一年的二十六點四歲至二零一零年的二十九點六歲,十年間相差了三歲,男性則往後延了一歲。整體而言,台灣的晚婚與不婚的情形只會一延再延,延到最後,不知道什麼是天長地久?什麼是多少還能再度擁有?
愛情的最後都想要保有自己的意識型態,自己的主觀想法,自己都想分杯羹。因此,這也是為什麼孩子這麼少的原因,一所小學只有一名新生入學,一間班級只有一位學生與一名老師,整個升學典禮只有一位舉手向國旗敬禮,沒其他學生升國旗,學校不像學校,家庭不像所謂的家庭—一個正常的家庭,整個村莊找不到同儕說話,沒有兄弟姊妹作伴,整個生活像個一個不正常的核心家庭,那麼我們可以說,家庭可以代表孩子心中的夢想家庭嗎?
所以,我才會說,家庭不像正常的家庭,他們自然不會想回家,或者想回家,卻是種孤單的依靠—一種沒有同儕做朋友的牽掛,自然而然,家庭代表著是期望的家庭,是美滿快樂,又可以放心生活起居的家庭。想想,女性的晚婚或者不婚是為了什麼?說穿了,就是自己的快樂未來,誰在乎有無孩子,別人家的孩子是別人家的孩子,要我生一個孩子?先掏出鈔票出來再說吧!養得起再說吧!
嗯,又是一延再延,反正我愛什麼何時結婚就結婚,你用不著管我!反正,每個女性對於自己的未來瞭若指掌,知道自己的喜歡什麼樣的類性或者排除在外的類型,知道自己喜歡哪…

父母的錯

仰望著天空,飄著毛毛細雨,好像天空被蓋上一層厚厚的、灰灰的棉被,而這層棉被還帶有水氣,不時著滴下水,告訴我們天空是由這層被子所覆蓋上的一層陰影造成的結果。天空會下雨,不是鋒面來臨造成的結果,而是一層交互作用而形成的結果。我不知道,當我們學到自然課程時,老師是怎麼教你的,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很容易推出前因後果,哪個是因,哪個又是果,哪個又是我們而成的後果。
孩子學不好?這不是你得到的結果,也不是你『想要』的結果,卻容易推用在我們父母的身上,如果孩子在外偷竊、搶劫、甚至是欺負或騷擾比自己弱小的學弟、學妹、同儕等等,也容易將所有過錯推托在我們父母身上—這位母親,你的孩子在學校偷拿別人的營養午餐來吃,你怎麼沒有好好管教你的小孩呢?或者說這位爸爸!你的女兒故意說我女兒的壞話,說她是某某派來的使者,她好醜,比誰還要醜,請你好好管教你的女兒的脾氣,好嗎?學校的主任把所有的責任推給父母,校長再火上加油,老師可能從中作梗,三重火力之下—嗯,一切都是『父母』的錯。
對,一切都是父母的錯,因為父母太忙碌,忘了叮嚀兒子該準時回家,不要在外逗留或流連網咖,忘了告訴女兒,不要一見到漂亮的衣服或者小飾品,就揮霍無度,忘了告訴我們的孩子,要好好做完功課,準時上床睡覺,不要一直坐在電腦前或者電視前『流連忘返』,但主任都是對的?或者校長所說的話是對的?還是教育部給的答案是對的?或者社會告訴我們是對的?全世界的人告訴你這是對的?直接的說—別人這樣做是對的,你也『自然』認為這是合情合理?
別人不補習,自己的孩子也跟著輸在起跑點上,所以我們要一起去補習?別人去上才藝課,我們的孩子沒有才藝輸給別人太多,所以孩子們,從今天起,你要去上某某才藝課?電視、電腦不准碰!沒有我的允許,你不准開電視或電腦!那麼,從今天起,孩子的未來只有在灰濛濛的天空下生活。
我們銘印著父母,那麼是一種寄託,靈長類稱依附(Attachment),但我不覺得這之間有什麼差別,反正整天都要黏著父母,整天都需要父母扶持,就算長大獨立,還是要回家探望父母,那麼我們就能說『真正』脫離父母的懷抱?如果能,社會稱『不孝』,獨居老人的生活下的那些子女們呢?一樣可以稱作不孝嗎?
我不認為,但這社會很容易把所有的責任完全推給父母本身,或者是父母影響孩子的本身,但說穿了—我們就可以認為教育體制下生活的子女就完全遷就於父母本身嗎?這也不無可能,但回到前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