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1的文章

朋友的"焦"集

我很少說明我是做什麼的—我是說我的面向工作層面是什麼?是幫人寫作?還是像是接案子一樣,有稿費可以領取?都不是,我一再強調,我這麼做不是為了誰,而是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每個人,包含發生在今年二月二十二日的紐西蘭南島(New Zealand South Island)的基督城(Christchurch)的芮氏六點三的有感淺層地震,目前就據官方統計死傷數字已經高達一百三十三人死亡,兩百二十八人下落不明(數字仍可能繼續標高),包含一位台灣籍學生。總理說約翰.凱伊(John Key)表示這是紐西蘭最黑暗的一天。紐西蘭的搜救隊目前已經放棄了搜救任務,台灣及日本仍繼續不放棄,搶救更多寶貴生命。希望大家為受困的人及搶救大隊加油,祈福,會有奇蹟發生。
寫作是我的生命泉源之一,它可以讓我找到更多人類的各種可能性,包含在網路上的社交活動,實體上的交流談話,這些行為往往可以看出人類是怎麼喜歡這些活動的,也可以幫助我們瞭解找出對的人是否還是那麼容易?美國的密蘇里大學(University of Missouri)的研究人員調查了如何影響了認知與情感和社會搜索。一位助理教授凱文.瓦茲(Kevin Wise)研究人類在Facebook的導覽行為模式。他說與其看見人們在此刻使用行為,不如瞭解在實際行為上。
“我們想看看是否有種方法可以分別註冊Facebook,不以人們怎麼談論它,而是看看當他們使用它時,實際在做什麼?“,因此有個實驗是受試者坐在電腦前,要求他們趕快註冊新的Facebook的帳號,然後在一定的時間內瀏覽Facebook,受試者可以在這段時間瀏覽他們希望看見的內容,只要他們停留在Facebook上。用螢幕捕捉軟體,瓦茲可以查看受試者上的每個動作,研究人員可以對每個傳導器的連接在使用者身上來此衡量他們的情緒反應。瓦茲將受試者分為兩組:一組為社交瀏覽(單純只看他們使用者的資訊),而另一組為社交搜索(只找尋社交朋友資訊)。他發現在社交瀏覽的這一組中,不會針對特定的目標,他們會利用既有訊息來看整體資訊,不會額外有的特定訊息。
而另一組就剛好相反,就會開始找出特定的人士、團體、新聞發佈資訊。瓦茲發現,參與者往往會花上在社交搜索大於社交瀏覽上,且他們喜歡這個項目會比它們的內容還要多,這也就不難解釋人們對於社交活動的關注訊息會比現有的網站資訊還要多—同時也可以說明為何在Facebook的停留時間會比Yah…

朋友的那回事

有人曾反駁我的言論:他認為因為我們不知道會愛上什麼人,所以必須先設基本條件來過濾我想要認識的人。關於這點說法,我也很認同,因為要有基本認識,所以在找尋未來交往對象時,更能構認識自己會愛上什麼人,這點的意思跟挑選商品很相像,我們要購買手機時或者換一套新沙發時,總要先設想我要購買什麼樣類型的沙發?什麼樣款式的手機?是智慧型?還是基本式?是要真皮沙發?還是可以更換布套的沙發?是要多功能?還是這是附加功能?是長形?還是兩人座沙發?很多種類的問題會一一在你的大腦浮現,但首先必須知道的是—你家能擺多大的沙發?又適合什麼樣沙發?我是指看起來會既寬敞又不減尊貴?而手機則是你常用的類型是什麼?如何帶出門?放在哪裡?喜歡用什麼方式接聽電話等等老問題。
但我們很難想到這些,當我們專心進攻時,從諾曼第搶灘登陸時,你可能只會帶槍往前衝,卻忘記你的同伴及你需要補充的彈藥和裝備,所以常常發生類似遠在天邊,近在眼前的烏龍事件。我自己舉個例,我有次想去某間銀行查詢我賬戶內的款項,和順道去購買我要吃的午餐,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我當時開戶的那間分行及它附近營業的餐廳,而這家分行距離我車程約二十分鐘,可是當我想驅車前往時,才想到這間分行其實在我家附近約兩、三百公尺就有一家,而附近的餐廳也不少,車程還更短—只要個十來分鐘,但為什麼我當初沒有想到這些呢?
原因在於你只看到遠方,忘記近方,就像只看到遠方的加油站,卻忘記你機車的油量不足你騎到那裡一樣,或者你“以為”可以到那裡一樣。所以想在大海裡找尋一根針比ㄧ顆鑽石還來得容易,因為針比鑽石大,但若想到深海兩百公尺外找尋這兩者,那麼可說是鑽石的機率會大於針—因為會發亮!至於多加了一片玻璃,那麼機會可能又會大些,但你找到的不是比鑽石有價值的寶。
在Facbook也很類似,開始設立先決條件,例如我的興趣、喜好、喜好的書、音樂、電影、喜愛的名句、職業、學歷、年齡等等,把自己的個人資料部分放在這裡流通,然後開始慢慢找尋類似的人,然後就有與你同好的人加入你的朋友圈。物以類聚不是沒有道理,過去也曾提到過,所以我們多數人而言,同好就成了交流的開始起點之一。
重要的是照片,放個人的生活照交朋友的機率會大於用其它用代表你的照片多一些,多寫一些自我簡介會大於沒有寫多少的人,多說一些自己的生動故事會大於總是在潛水的好。可是一份報紙—聯合報報導說,因為在臉書沒有隱私,所以大多數人寧願觀察他人的動態…

內外篇

讓我們重新思考ㄧ下交友的價值,說穿了就是你為何這麼想在網路找尋你的另一半?我假設前提是如果你真的這麼想的話。想在網路上找尋與你好相處、有話聊,且可以陪你過後半輩子的人,無論男女,你知道不能欺騙他人,也不能開口閉口就是謊言,甚至誇大自己的優點及你在生活上的益處,但我們就是會,為什麼?
原因不外乎是容易吸引他人的目光,容易把特別的、鮮艷的、光彩的、閃耀的、甚至用白話說—可以見人的,而不會見光死。我們對第一印象有多重要,就能從現實生活表現出來:不穿帥一點,就不會有正妹看我,不穿得有個性,有品味,就不會有女性注目我,不穿得美一點,就不會有男孩想要認識我,讓我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不表現端莊點,就不會有專業形象,不穿上西裝或套裝,就不能展現我的專業,及我的能力。然而,我想問,那你所謂的專業就是表現在“服裝”上嗎?一個穿著西裝,打著棕金色領帶的男士坐在我的對面,而他的腳上穿著像極皮鞋的休閒鞋,我坐在捷運的座位上,他的頭髮抹了髮蠟,亂有造形的,隨意撥弄髮型,讓他自己看起來很有Style。那他的專業是?
把妹?說話很風趣?還是你的本身業務上?我是指你如果是保險業務員還是汽車業務員等類似行業,那麼你的能力不會是這個—後天學習的能力,而是你與生俱來的能力,我們卻容易時常忽略這個能力,只想用外型討好他人,博取他人歡心,像小孩哭鬧時,你硬是不買最新、最流行的玩具給他玩,即使現在正逢百貨公司打折促銷期。
我如果把優點,甚至是素昧平生的樣子給你看,你可能不能接受這是原來的我,甚至可能連你自己也不能接受你自己,所以大多數的女性很少不化妝來裝扮自己,把自己的眼睛給放大,把自己的嘴唇弄厚實,男生則把髮型弄得有性格,有些配件弄得誇張、無厘頭的樣子,不外乎所做的種種就是要突顯自己。
所謂的專業就是表現在外體上嗎?答案是正確的,大多的視覺印象,人的大腦的記憶最後容易逗留,五光十色的夜生活,燈紅酒綠的都會,往往讓人流連忘返,一再回朔看看那一眼最迷戀的社會,最迷戀也就是讓人退不去的主要原因—人是聲色動物。
再回到網路交友部分,在PC home的調查發現有三十五點三的網友與實際網友見面的印象有落差,二十三點一的網友認為差別不太大,而十九點一的網友認為見面後不如不要相見,在一般大多數的交友網站所刊登的網友個人的相片,印象後—我是指你有重新印刷的照片或者有修片的照片,又或者類似的粉色照片,我們很容易把印象的觀念再一次套用在他…

情感數據

我看著電視—尤其是那讓我明顯注意的廣告—人力銀行的廣告。518人力銀行廣告說只要你上來刊登,一切免費,找到人才後也不會收取任何費用,還找來名律師謝震武來代言,而另一家yes123說有七成的工作機會在104人力銀行找不到,像是Garmin、日月光等企業也為它背書,許多人也成功見證在此人力銀行找到工作時的說法—說聲Yes!甚至還歡迎104人力銀行的使用者複製履歷到yes123求職網中,不必重填履歷,可以省去多餘時間線上填寫履歷,而104人力銀行也不甘示弱,推出一則廣告,廣告的內容是說,只要你來104,你努力,你會與眾不同,那句廣告詞是—“你未必出類拔萃,但你必會與眾不同”—這句話同時也深得我心。
找工作,或者企業找人才,人力銀行必會是一個很好的溝通管道,它會幫你挑選人的品德、學歷、素養、資歷、工作經驗等等,同時也可以挑選人才的期間,讓求職者找出適合自己的工作,所以不外乎有轉職的建議,面試的服裝挑選,主考官的問題如何回答等等,有些還可以找到家教、外包的工作案子、教育學習等等,讓你在職場上無往不利。
等等,那人的情感呢?是否也可以如法泡製呢?當然可以,交友網站的盛行也不是一兩天才開始的。全球最大的社交網站—Facebook,就可以讓你找到你的朋友、你的同好、你的情人及你的未來結婚對象。在Facebook中,最多人使用的國家是美國,人口大約一億四千八百八十六萬七千七百人這麼多,其次是印尼,大約有三千四百四十九萬八千九百二十人數這麼多,再來是英國,使用人數有兩千八百零四萬一千七百八十這麼多人,而台灣人口呢?大約有一千一百七十五萬五千六百八十這麼多人,在台灣的男女比例為五十點久和四十九點一,可以說是近乎一半,年齡的使用分佈大多集中在18到24歲左右,約為三十九點三,其次是25到34歲的年齡占二十九點五,再來是35到44歲占十點六。這沒有什麼大驚小怪,年輕人喜歡使用“臉書”找對象、找朋友,找出他們共同的愛好,一切都很好,依照這樣下去,照Facebook的說法,即將達到六億人口大關,想要這大國找到你的愛人,也可說是難上加難。
為什麼想加入Facebook?他們說有很多遊戲,開心農場是其中一例,而每位使用者的朋友平均為120位。重點不是這個,而是大多數的使用者不見得可以找出可以長相廝守的忠心伴侶,也不能完全能夠開放心胸開天窗說真話,在一家資安軟體公司—Symantec所做的調查中,說謊的比…

愛很好

寫一篇文章能夠帶來多少人氣?給予多少掌聲?又帶來什麼希望?當我們看見知名部落客—花猴—造假的風波上演時,過去也有一位造假。然而,當我們把所有好吃、好玩、實用分享給網友時,她說有收取費用三到五萬不等費用。而我呢?算是“免費”吧!我的人氣不高,無法聚集更多網友來看我的文章,我不懂行銷這玩意,就像我不太懂“愛情”這東西。
愛情很複雜,不然為何從頭到尾,情歌總是一唱再唱,說什麼你愛我一生一世,說什麼要永遠在一起,說什麼你會買我想要的東西給我,說什麼我們一起努力,我們的夢想就會實現—嗯,分手到來,只是空歡喜ㄧ場,分手不一定會快樂,但我希望你能夠走出這不快樂,因為你會找到更好的,所以說下個男人會更好,下個女人會更欣賞你的優點。當我們愛的太過用力時,總是不知道該怎麼放手?
有個情場老手曾說,你會知道女人要的會是什麼,不會是衣服、名牌包,而你賦與她的權利和自由。所以我們要給予他們自由,像自己關上在自己的房間,總有個白色牆壁與你面對面。因此,找個人來愛你,甚至懂你,保護你,不是把你包的緊緊的,你就能感到自由,而是快不能呼吸。
沒談過戀愛的我,總看著戀人的一舉一動,他們手拉著手,肩靠著肩,彼此感到最親密的舉動,總讓我想到自己的過去有單戀過的那種滋味,我知道他們看不起我,沒有認真在乎我,甚至連真正的朋友也做不成,所以我總是行隻影單的一個人購物,一個人運動,一個人看著街道上的人們他們各自的夜生活。我知道我不會是孤單的,不會是寂寞的,因為我有朋友、家人和我連絡,但我總覺得少了什麼。
少了什麼,你猜會是一個人聽你說話,一個人懂你的心,一個人能夠在你想找人陪伴時,他就會出現在你身邊。可是這是不可能,人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路要走,還有工作要做,怎麼可能無時無刻聽你說話?所以女生尤其在午夜時,就很容易徘徊在夢中,極度胡思亂想,我愛的人在哪裡,那麼我過去的前男友還會找我嗎?所以打電話成了例行公事,我弟一定會在睡前抱平安給他女友聽,說話的語調也變得輕聲細語,談戀愛的人們的大腦極度活用他們的情感和他們過去參與的過程記憶來一再回味。
所以,如果你現在剛結束一段愛情,(他)她的記憶就會此刻浮上心頭,腦海都是他的畫面,他愛你的情景,他與你第ㄧ次接吻的樣子,他的餘溫像短暫的咖啡、熱飲那樣充滿餘味,容易在舌尖久久不能自己。人類大腦很容易停留短暫的味道效應,在大腦的前額葉邊緣徘徊逗留,神經元所接收到資訊,在海馬迴附近找尋空…

為你好

新年開始的第一天,我就開始更換工作室的環境,添購大螢幕來增加我的視野,感覺很不同,心情也很不同。當我在工作時,找尋資料時,我就會知道我要的是什麼。然而,當我左顧右盼如何分配我的空間時,我遇到了一個難題—舊有的電腦如何擺放?於是我開始找尋他人的擺放照片、討論字串等等,我發現當時我過去我想的會是正確的,會是看起來如何的,於是我模擬了一番—嗯,就是這樣吧!當我實際上把買好的螢幕、預算攤在陽光下時,才發現還是與實際有些落差,但差異並不太大,我總會相信,我所走的路會是多麼準確,如同我相信我的直覺一樣—但不是每次百分百無誤。
人心對於未來的模擬總會開始映像在他們大腦中,而這大腦的映像變成我們所追尋的目標之一。當我們所追求的人中不是我們所渴望的那樣時,不知道你會作何感想?是欣然接受,還是重新挑選?又或者向他說我們並不適合,我們只能做做好朋友之類的話?關於這樣的話,我過去的自己已經聽到了不少,所以我很少有勇氣展開新的一步,這也就是我為什麼總是處在被動的觀念之一。
可是當我踏進心理研究路途中,才發現我們的愛,不管是兩個人的愛還是大多數的人的愛都是類似同個模子刻印出的圖章,我們都很現實,也帶有點夢幻,幻想著他(她)能夠實現我的夢想就好了!幻想能夠我們能夠這樣相愛在一起就好了!我們在感性的同時,理性往往來當電燈泡,告訴我們你所謂的“實際”和你想的“實際”會有落差,而這落差的差異來自我們的認知失調(Cognitive Dissonance)。
認知失調—對我來說不算是個專有名詞,而是個俗名而已,就像我們渴望望梅止渴的那樣,或者酸葡萄心理的那樣。這沒有什麼,奇特的是心理學對於這類的感覺還多研究,像是什麼自我辯解、這樣的感覺“很好”,渴望可以成為那樣。像常常看見的減重廣告一樣,總是有個Before和After這類的對比,告訴你我們減重了多少,恢復了多少,然而感覺很好,就有很多人追求,然後就能桃花不斷、邀約不斷,接著前景看好,後勢看旺!
對於這類的研究,我並不多加琢磨,原因在於我們會有這種映像來自我們大腦的圖層(像Photoshop那樣),一層一層的堆疊,直到我們將每個圖層給分開才能知道底下的圖樣是什麼。而大多數的人都會模擬,也就是想像我們會是那樣如何,又或者實際演練一番告訴我們等下爆破戲碼要往哪裡跳,哪裡跑,才不會燒傷,不會延伸還有藝人受傷—(希望Selina早日重返舞台)。
可是如果模擬不正確或者在…

I Love You

前幾天天氣很冷,我走在街頭,看見一對情侶。女生把手放進男生外套的口袋裡,而那個男生把手也放進他自己外套的口袋裡。你知道這樣的場景是什麼—女生在口袋裡取暖,藉此增加彼此的好感,也加速他們的愛情溫度。當然這對情侶走著走著,女生的手改放進男生褲子口袋裡,再一次改變了溫度,他們兩人距離更近了!也更有濃情密意了!
愛情間的兩人只有彼此,容不下任何人,包括他們的父母、兄弟姊妹及親戚,對他們而言,愛情就是握在手中的糖,不能太緊以免雙手的溫度破壞了糖的口感,且會造成雙手沾黏,不易分開,不能太鬆以免雙手的糖分開後失去了味道,鬆散的口感,感覺不出這是什麼樣口味的糖,要剛剛好才能讓糖分與口味在舌頭輕易彈跳,感覺有點甜又不會太甜的味道。
情侶都知道如何維持感情的“味道”,以免加了太多糖使這杯咖啡像是咖啡糖,太濃烈又怕這杯咖啡太苦澀,喝不出咖啡的香醇與淡淡的酸味。兩人坐在對角,這杯咖啡是否該續杯還是喝了就走?就看“咖啡”這首歌是否能夠唱出兩人的心聲。我從來就不太知道陷入感情中的情侶眼中是否包容彼此的溫度與味道,而這份味道還能再續前緣,做最好的朋友?可是當我們看一段感情時,兩人總是希望你會過得比我好,而你是否現在還會在想我之類那種情份?如果可以,情侶都希望,你不會忘記我,你會記得我的好。
可是回首過去,當初我們找伴侶時,是怎麼希望認識對方的?什麼又是對的人?如果在對的時間、對的地點、對的緣份,難道我們能夠因此掌握的住嗎?那可不一定,我們從來就很少憫心自問自己還未愛上的人就是我所要的嗎?直到愛上了,還是懷疑對方是否就會真的愛我?愛我什麼?愛我有多少?他是看上我哪裡?當對方說愛他的全部時,還是不相信真的愛他,他能證明我什麼?所以常常把我愛你放在嘴邊的人,難道就因此證明我真的愛你?
當我看見一對小情侶時,兩人依偎時,我總在想—他們真的有那麼相愛嗎?如果他真的愛你,那麼願意為你—出生入死嗎?即使答案可以,保證可以,在火場、水災等天然災難發生時,難道就可以?就算可以,他不幸身亡,也不保證你不會愛上另一個人?所以,誰能告訴我愛情的定義到底是什麼?難道只有“我愛你”嗎?
愛情是個很複雜的玩意,生不帶來,死不帶去,談生死太沈重,可是不談就覺得很敷衍。當我們以長久的時間看待一個人的愛情,那可以說是生死不渝,或者他們又會說“死了都要愛”。但你死了,怎麼愛呢?所以,這實在不能太隨便,我們要認真看清這場愛情遊戲,不能定下太複…

愛情另一章

我從開始寫文章的目的不是為了誰,也不是為了某種事物而寫,而是在這裡生活的“每一個人”(Everyone)。包括你在內和我在內的所有人而寫,因此,我所寫出的文章是否有新的具體內容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你有沒有去深刻思考這個內容,就好像書本教導在你手中,你不去思考或者活用,你有了博士的學歷,那又如何呢?你有了最新的資訊商品,你不去愛護或者保養新車,你花了大錢買了有何用呢?遲早它會與舊的沒有差別,不是嗎?
今天是小年夜,我家的狀況算是特別,沒有時間大掃除,更沒有時間貼春聯,只能等到過年假期再來做這些事。然而,過年的年味早在一兩個星期前開始發酵,年貨大街開張,百貨公司開始佈置新的過年場景,服務人員個個打扮的像個紅包袋一樣,喜氣洋洋。這是我們傳統的“年味”。在華人市場,中國的農曆新年稱為“Lunar New Year"或者被稱為“Chinese New Year”,也就是農曆(陰曆)的新年。以前總告訴我們,過年就是要把自己穿著紅通通的,然後最好換個新衣、新鞋、新褲、新東西,把家中所有東西除舊佈新,這樣子過年才有“新”的感覺。
可是現在的過年不像過去如此,科技的發達加上時代變化,網路可以拜年,可以購買年菜,有些人的年卻還是像個平常日一樣渡過。我不用說是誰,而是當我們過年時,他們卻期望可以加菜,我們拿到壓歲錢時,他們希望可以有錢可以上學、讀書,照顧年邁的長者或者年幼的孩子。我們很幸福卻常抱怨為何還是對方虧欠我們很多,或者還是過著“不好”的生活,我們應該很滿足,但卻看不見自己滿足的一面,總是想著好還要更好。事實卻常常背對我們左右。
愛情說來很簡單,看來很複雜,當我們愛的人不愛我,我不愛的人卻愛上了我,這是煩惱歌的其中一詞的環節。卻很難沒有想過我們對於情感的付出總是希望對方能夠比我想得好,想得很美妙。我曾經看過一份關於上百人的所做的情侶式問卷,訪問了目前所有在愛情中熱戀的人們以及未踏入愛情的人們,幾乎有超過一半以上的戀人們都希望對方比他自己本身要好,而在未踏入愛情這領域中的人們也希望對方可以比他自己好,尤其是未來可以談ㄧ場戀愛的狀況下。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想要找到自己“適合”的伴侶,可以說是難上加難。“讓懂你的人愛你”這首歌也反應了如果要讓兩人相處其中,相愛很快樂,那麼就必須包容對方的所有一切,他的生命或許不完美,但卻可以彌補你的不完美。完美愛情的定義來自兩個人怎麼看待對方的彼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