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1的文章

解讀外貌

當我開始每寫一篇文章的時候,我總會在想,要寫些什麼才能征服讀者們的味蕾?人只有五種味蕾,所以即使有新的味道出現時,我們只會用舌尖去分析這個味道是酸還是鹹?是苦還是辣?還是一種甘味?而我通常寫文章,盡量不設定主題或者方向,好讓我有所發揮,人生未來的走向也是一樣,骰子給了你,你要用丟的還是拋的,我都不反對,因為它遲早會掉落道地面上,然後你的棋子就會跟著前進,抽中的是好牌還是鬼牌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必須親身去面對任何難關,就像你挑情人,情人也會挑你一樣。
現今全球即將進入七十憶人口大關,在印度的人口即將會比中國還要多,這麼多的人口,有膚色、種族、性別、性向、政黨、文化、團體等等之類別,你要怎麼知道我的另一半是誰呢?上一篇說多展開笑容,因為它可以讓你受歡迎,上上一篇說你要找一個和你談得來的對象,不管是異性戀還是同性戀,我們要知道,談得來以及你那所謂的條件相符的規則其實沒有多大的準則可以依附,因為我們從來很少去面對自己的“惡魔”—尤其是最深層的核心底層。我們通常會想找個人說說話,可以“溝通”的人物,是出於自己希望被瞭解的想法,而這也是大多數人想去找尋另一半的主要原因之一。
然而,我們一再看到自己在愛情中跌跌撞撞,矇矇矓矓的尋找過程中那樣辛酸的歷程,這些故事很容易讓你畏縮(像我一樣)不敢再踏出那一步去找你心靈的對象。而我們的方法除了以上兩篇外,就是所設的條件其實沒有遊戲規則可以依循,你所設定的任何遊戲規則是依靠你過去的既有傷害或者別人的、婚友社的條件而開出的,另外,我們還會多加上幾條附加條件—有沒有車?有沒有房?有無債務?有無家庭禁忌等等,這些林林種種的條件很容易讓你認為對象要很欣賞你的優點,縮小你的缺點恐怕有難度,連我自己本身也是如此,我也很少設計什麼樣的條件來與我認識,交朋友,我只會往外看,且是真的由最外面往外看。
所以我才會說人是個看外貌的動物,如果我們在上妝前給受試者看一系列的女模特兒慢慢完成上妝的照片,然後要它蓋住後,反想思考繪出你最愛的照片時,最先呈現的是最後那幾張的圖稿,卸妝後的照片若是給受試者看,分出差別的模樣反而在受試者的心中不如那麼高,我們對於化裝後的任何一位女性呈現的樣子容易高過他自我想像的能力,這也就是我們在看色情片時,為何演員的裝扮要以那些專業為主,它能讓大腦的情感脈衝升高,產生點性慾,然後反覆搓揉,產生熱感,你的慾望就很很強烈。當然,看著那些專業的照片時,…

笑著生活

最近的事情狀況都很糟糕,買了不合用的商品,退貨的時間不如我的預期,而身體開始感冒,喉嚨發炎,活動力不如那麼的旺盛,精神也不再那麼集中,所有的事情糾結在一起,讓我不知道怎麼做才能找回過往的熱情與價值。最近我一次騎車經過我曾購買過的單車店,發現他的生意大不如前,甚至在他的非休息日也拉下鐵門不作生意,讓我感到吃驚和不可思議。單車狂熱的份子們還是那些人,而我早已退出這樣的領域中,看見別人騎高檔車時,也深覺自己沒有那麼種本事可以像他們一樣出去走走,享受一個人的悠閒。我知道我不是他們,他們也不是我,當我們過各自各個生活時,我們就像向左走,向右走的男女主角,總是擦身而過你身邊的任何人士。
單身者有自己獨自的天空,已婚者也有自己的天空,而當這兩者接觸在一起所擦過的火花時,天空就不再那麼廣大,而是在天空中找回自己的藍天。我們如果很想擁有廣大的天空時,那麼就必須包容別人的天空,至少是“一片”天空才可以。但我們沒有辦法說,擁有廣大的天空時,我們就勝過了全部,至少是包含了整個天際無邊的天空。我的意思很簡單,就是我們都容易自以為是,都很想與正妹交朋友,都很想成為她的男朋友,詢問她的感情世界少了誰陪伴?或者她的世界中還少了什麼?是否只需要一兩個知心好友可以哭訴我被男友拋棄?或者有第三者介入?我們很容易深入感情世界中,不管是自己的還是別人的,都只因為我們本身就是有情緒化的分子在我們的大腦教導我們如何對應有的事情保持應有的態度。因為這樣,感情世界的複雜度,不是用“喜怒哀樂”四個字就可以定義的。
人的臉上有很多條肌肉,可以做出一百零八種的表情,這些表情拉動我們神經,造成我們對事情的反應程度有多少?不管是別人的,還是自己的表情,人與人之間相處的表情可以用情緒反應對他人的喜好或者是厭惡。所以我們想要找出適合自己的對象時,除了談得來之外,你那生動的表情常成為別人的目光。但表情是否就能成為別人喜愛的對象的優先篩選之一呢?
答案通常是肯定的,當我們看見對方的臉時,他的表情往往會駐留你的記憶中長達五秒的時間,好讓你流連觀賞。當我們拿很多人的平凡相片給受試者觀看時,挑選出最多的就是擁有豐富表情的人物,即使是面惡凶煞的臉,笑起來也會吸引對方的目光。因此想要給別人好印象,那麼多笑吧!
可是有誰會笑一整天?且是自然的笑一整天?好像除了模特兒、公關、客服人員、表演人員、行員等等,幾乎不會有人傻笑一整天。我曾經帶著笑容過一整天,…

和你談得來

首先,我必須先道個歉,來表達我昨日未能準時發表文章的讀者說聲對不起,讓你們久等了一段時間來看我寫的文章。我不是知名部落客,也只是個凡夫俗子,觀察人們生活周遭的各種行為,寫下我對這個世界的觀點—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觀點—此觀點也造就你和我到底是不是相同。在同與不同間,我必須找出人與人之間為何這麼不同的原因,基於如此,我到了年輕人常聚的地點—西門町。
在這之前,我先談談我對西門町的看法,我通常會到西門町只有一個理由,那就是買東西,而這東西不就是書,不然就是生活用品,沒有其他選項,但是你觀察到這些年輕人的穿著,你應該共同發現一個特徵,那就是類型不離十之八九的街頭文化。這些文化來自日本東京的街頭風格,台灣人很喜歡日本風格,甚至是南韓、美國、歐洲的流行文化,年輕人的生活風格影響了每個人的行事作風,也讓他們的style變得頗為類似,你大致上可以這麼說—我們都是“相同”的一份子。
然後,想要這麼多的相同風格找出自己的適合的風格,甚至是可以談戀愛的對象,或者是成為麻吉的對象,你也首先很注重的是—談得來。很多人的擇偶條件都會有這一項—談得來—只要是能談得來,什麼話題都可以聊,什麼事物,我可以參一腳,因為我不想跟一位木訥的呆子說話,也不想只會幫我點頭說好的異性聊天,更不想只會幫我拿逛街購物後的種種戰績的男性談話—嗯,因為我是“女王”。
因此,你是女王,我就是國王,男女雙方不是建立在自己的鞏固的城堡內,不受外人打擾的侵襲,從此過得甜蜜無憂的日子,而是還要與外界連結,產生種種聯繫,來讓自己的兩人世界更加堅強!所以,我們找對象的首要條件,就是要談得來。
那—什麼是談得來?怎麼樣的程度算是談得來?多少樣的話題可以聊上來才是談得來?如果那個心儀的對象說的話少,但很有條理,算是嗎?又如果那個心儀對象是個喜歡說話的人,但沒有重點,也是嗎?如果那個心儀對象喜歡說抱怨的話,那你也喜歡聽嗎?如果那個心儀對象很少正面稱讚你,你還會喜歡他嗎?如果心儀對象很少與你談話,但對你談話也是短短的一兩句,你還會喜歡他嗎?以上的答案,我相信,“應該”在愛的世界的結果都不會相差太遠,因為愛的包容範圍很大,因為你為了能夠成為他的唯一,甚至你會為他“失去世界也不可惜”。
你願意為他做牛做馬,你願意在他生活困苦時,拉他一把,你願意放棄你的一切,來換取他的生命—嗯,這是我在結婚證詞常聽到的一句話,只要你說聲“我願意(Yes! I do!)“…

家與事

其實,今天沒有想過要寫些文章來表達我對單身、愛情及婚姻的任何看法,因為我自己本身的工作量算是很多的,除了要看書來瞭解最新的心裡研究外,還要透過網路的文章及我自己不想那麼埋首在心理範圍內打轉,因為我很想好好休假,什麼文章都不想寫,什麼內容都不想做,什麼事都不去想,看看能否活得更自在些?看看我單身的個人生活是否還會快樂些?
我回想到我第ㄧ次參加網友聯誼的活動時,那還是一個單純聚餐、聊天的場所。我記得當時,有超過五十位以上的網友共同相聚,彼此不認識的開始認識對方的興趣、工作及家庭背景,我在當時其實算是“半開放”的人,跟網友有說有笑,別人問我什麼,我就答什麼,台上要玩什麼遊戲,我也照單全收,可是結束後的聚會,大家還是各走各的路,沒有任何後續交集,也許我這次算是個沒有“緣份”的人物吧!
因此,有緣份的這句話,常常變成我們最後想找對象的一套“說詞”,而“隨緣”就是最前面的先鋒。然而,我們經常看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美女沒人追,或者沒有男朋友,型男變成宅男,像個頹廢的樣子,若是他們想勇往直前,那麼就有很多人跟他們說,那你就主動點吧!你不主動,怎麼有人上門來呢?甚至會敲敲你的門,說聲“Hello”。
可是想想上個那篇快樂的結婚吧的那篇文章,我們看到單身不會一輩子快樂,而結婚也不一定使你更快樂!這個結婚是否會快樂,我只問一個我的同事,他回答我說—普普通通,沒有很大改變,只是有了家庭的轉換心態而已。的確,當你已經成家立業後,一切責任就扛在你的肩上,你的經濟命脈也在你的身上,有家庭後的男人更要有責任心為家庭而負擔,除了他本身的事業外,家庭就是他的生命全部,而女人結婚後,就像個喜歡管理家庭大小事的主人,不管是家庭是否要與公婆住,還是自己的家要如何擺設,或者未來生孩子後的教育、養育費等等,女人是全部往自己扛。而我在電子公司上班的同事們表示,結婚後的生活完全很難再以家庭為主,因為他們的加班工時經常太多,很難兩者兼顧。
事業與家庭本來就是兩個世界後所相對的同一面鏡子,然而,當我們為事業忙碌後,家庭往往就在後面追趕,所以很難兩者並行,即使家庭是女人的重心,也很難抽出時間陪陪孩子說床前故事,陪他聊天談心。所以當我們想找個可以結婚的對象時,事業的問題往往還是第一,家庭的共同課題則要雙方斟詢找出我們努力的目標才能並行,但—這樣就“行”?我們再追朔最前面的戀愛過程中的景象,你應該會發現,如果隨緣可以找到共同的對…

快樂的結婚吧!

首先,讓我們看一段影片—

然後,再來看看這一段同樣的影片—

嗯,你有什麼感覺?結婚似乎變成人們最終的道路選擇,當人們談了一段戀愛時間或者同居一段時間長後,自然就想更昇華為結婚這ㄧ路,但畢竟人們不是指每個人,而是大部份的人們。每個人是否要走上結婚這條路,首先必須要找到一個對象,且是你適合的對象,瞭解你的對象,但並非每個人在愛情中的這條路都是走得平順,又或難免有些小傷,而是被人欺騙,被人當作第三者,被人當作白癡耍,被人有那看不見的未來而不知歸向何處?也因此,你如果想要走上結婚這條路,那麼請你繫好安全帶,以免上路的同時,被碰撞,躺著也中槍。
有人跟我說,他是個標準的不婚族,是個快樂的單身人士—我不需要有人分享,共同主導我自己的生活;我覺得很好,你能自己自給自足,自得其樂,沒有什麼不好,你過得快樂,只要你過得比我好就夠了!也有人跟我說,單身沒有錯,因為我是個能夠分享自己生活的人士,我有能力承擔責任,我愛我自己的生活,我有朋友、家人分享,我也有性生活,我現在所擁有的任何一切,我都很滿足,我不需要有人能夠親密貼近我現在生活圈,也不願意有人能夠完全傾聽我內心的聲音,我保有個人隱私權,總之—我很快樂!
這是我聽到的單身人士的“說詞”,我不知道他們所謂的快樂是否包含曾經談過戀愛的快樂?我也不清楚知道單身人士終身都是“一個人”是否能夠享有“快樂”的權利?畢竟你若是沒有朋友、沒有家人、沒有人聽你的聲音,你是否還會快樂?還是這種快樂是種強顏歡笑的快樂?你若是真的快樂,那麼為何有些人強顏歡笑對他們而言依然這麼難?你若是真的滿足,那麼為何有些人至今仍然無法獲得真實的快樂?你若是感覺自在,那麼為何好好呼吸一口新鮮空氣依然無法獲得心靈解脫?
單身沒有錯,錯在你若是每個人想法與你都是相同,那就大錯特錯,因為全球近七十億的人口沒有人要結婚,沒有人要戀愛,沒有人要生孩子,也就沒有人知道有家庭的滋味到底是什麼?你若是想領養一個孩子,那麼你必須透過人工受孕或者代理孕母(台灣好像沒有合法化),然而,你也必須有“能力”扶養他的未來,否則你的故事不是像“我的火星小孩”(Martian Child)不然就是“孤兒怨”(Orphan),差別在於一個是喜劇收場,另一個是悲劇結尾。
單身沒有錯,真的沒有錯,可是我們若是深入思考單身的內心世界,難道每個人就該走向兩個世界的差異化嗎?一個渴望戀愛卻沒有人愛,另一個是永遠快樂的單身人士,…

物化中...

天氣很冷,氣溫很低,天空還在下雨,多麼希望可以放晴,至少不要感覺那麼寒冷,好讓身體可以保持溫暖些。這幾天,我看著天空的情景變化,不是雨天就是灰矇的變化,總讓人覺得天氣依然不像過去那麼有陽光的滋味,有些溫暖的味道。我不太愛寒冬,也不愛溼冷的天空,尤其是都在毛毛細雨的天氣,讓人心彷彿跟著發霉似的,在一旁的除濕機、電暖爐、好像也幫不上很大的忙,只能靜靜讓人的身體覺得很暖,但心還是極寒邊緣。
我不知道在極北極圈或者在南極圈,那些人們如何保持身體的活力及溫暖?我也不知道愛斯基摩人(Eskimo)如何長期生活在冰天雪地中身體的狀況如何?但我知道的是他們因為長期捕食魚類,得到心血管疾病很少,不過缺少蔬菜水果讓他們壽命減短。而我們現代人呢?長期生活在多采多姿的社會中,每天吃不完的佳餚,精緻的糕點、主食,讓人的視覺與味覺得到充分滿足。我們卻不因此而自豪,反而在另群人追尋更好的健康,吃起五穀雜糧、有機生菜、少量的肉類,而這個世界就是兩種人類所組成—美食家與清淡家。
對美食家而言,最主要的“工作”不外乎就是“吃“,還有”喝“,重要的是寫出心得與網友、廠商、店家分享他們享受的過程,我們每次看著美食圖片,心中都會垂涎欲滴,恨不得立刻置身前往目的地,痛快的大吃大喝一番,享受美食,是人生的一大樂事,能夠開開心心吃著食物(不管是否識自己喜愛),就會讓人覺得很“滿足”。國外的實驗證實,看著食物圖片的受試者,大腦的瘦體素(Leptin)會下降,飢餓素(Ghrelin)會上升,食物給人的影響力與談戀愛不相上下。
當然,這幾章可不是在討論食物、肥胖、及如何教導你瘦身的祕笈(雖然全球為肥胖困擾的人真的很多),而是我們看看戀愛的情侶們以及人們追求心中的Mr.(Miss) Right有多麼深刻的條件迷思。上ㄧ章的末章有提到一個關鍵名詞—物化女性,你想想看,在我們生活附近有多少“已經”開始“物化”了?
很多,不是嗎?我們可以把一個虛擬物品、食物、機器、汽車、電器、衣服、棉被、傢具、植物、裝飾性用品、燈具、鑰匙等等當作實際一個人物來看,那麼當然可以反過來看看我們自身的人類、動物、寵物當作物品來鑑識是否有價值保存性,我們可以說人沒有人權,動物沒有自主權、而寵物沒有讓你安樂死的權利,但是我們卻很少從一個單細胞生物想到他的生命生活權該流向何方?我的意思是說,我們很難去定義,生命的基本的價值是否保有自由意志?而是否有自由意志的話…

我們的商品

要勇敢承認自己的缺點不容易,尤其是你本身從未說出口的缺點,像我而言,不就是小氣、自私、沒有明確目標,自以為是,自欺等等,但對大部份的人而言,要說出自己的缺點,並且承認它,可是一件相當不容易之事。我曾經在一個交友網站做個一個小小實驗,我把自己的優點與缺點一項項分別列出,然後看看會有多少人想與我做朋友?經過一段不長的時間後(大約一個月),果然沒有人有發出交友邀請或者在我的留言版留言,連送個小禮物也沒有,也因此有這樣的結果,其實並不讓人感到意外,但意想不到的是,你若是想在交友網站找到真愛,列出你的缺點,人們只會放大檢視,不會縮小。
如果列出優點,我也有過,但結果沒有好到哪裡去,兩、三天就有垃圾留言(就是想跟你做朋友,卻從來很少問候你,有其另目的性),不然就是廣告宣傳單的留言,不然就是你的照片不夠吸引人(我有放過我的真人照片,不過後來已經撤下),送個小禮物,也是給你的那種遊戲性(就是送給你一次,你回禮後,他再也沒有回音)。我始終不明白的是,真的想在交友網站找到真愛,光是靠這些手法就能找到嗎?我的意思是說,每天給你的留言不會是,我是“真的”想與你交朋友,你可以當我的朋友嗎?或者是你好,你很可愛又善良,我對你感興趣,你想交我為朋友嗎?而是,你好啊!做個朋友吧!或者你很好玩,當個朋友吧!或者如果你有資金上的需求,歡迎來找我等等奇特的言詞。我不懂,做個朋友,背後總是有其目的性或者不明不理的理由,尤其是你想把他加入為你的朋友時,你一定會先去看看他的個人簡介,還有對象要求的條件,再來決定是否要把他當成朋友。
最後,這個交友網站還有舉辦單身派對,邀請許多“未婚”的男女來參加,我也有報名且參加。在會場中,兩百位的男女被分為二十桌,每一桌都有小組長,然後你必須自我介紹你是誰,你的工作,你來自何處等等基本個人資料,但我本身不喜歡這種派對—裡面的燈光灰暗,音樂又是輕快的電子流行樂,還有一瓶調酒請你喝,所以我待了一個多小時就離開了!至於為何待這麼久?原因是我觀察到大部份的人也不愛這種場合,大家都是等待有緣人前去搭訕,而我身邊一個也沒有。
大家對於主觀式的場合,都是站在角落等待有緣人給他個機會可以認識,但既然是主張“單身”式的派對,也就希望你要主動出擊,像你感興趣的人搭訕,而實際的結果—被動的等著。為什麼會這樣?你的本來性格呢?也就是你在網路上的性格呢?跑到哪裡去呢?有其原因是,我們若是想好好找個人說說…

第一關

很多事情總有個開始—我把我的單車拍賣後,進入一個沒有它的日子,然後再學習新的生活技能—練習機車的騎法。我不會騎機車,是因為我不懂得控制油門的操控,我很容易把油門加速太快,然後就翻車,我媽總笑我,一個近三十歲的人怎麼可能不會騎機車?我朋友也是這麼說,機車很容易,輕輕一催,就可以上路了!但事實是他們不是我,不是那麼簡單就可以上手的!在南韓有個阿嬤考了九百六十次才拿到汽車駕照,而我呢?不想考駕照,卻想好好學習機車的操控—因為我本身不喜歡“加油”這件事。
可是談戀愛可沒有機會讓你練習,也沒有多餘時間讓你準備,當你面對你喜歡的人時,有人會主動追求,有人則是被動靜靜看著對方(我是這個),每個人所付諸的行動都不一樣,要怎麼如何才能讓談戀愛變得很容易?要怎麼告訴對方,我想與你交往?因此,大部份的人們都會從朋友開始,做他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支柱,最好的溝通管道,然而,時間久了後,也不見得就能從朋友到情人,因為朋友的距離剛好,情人的距離太近,令人難以呼吸。
從上篇的“那種感覺”後,所以很多人就選擇“單身”,用另個名詞說就是未婚,再換個說法是不婚,又用個看法就是已經離婚且獨身,喪偶且獨身,都能稱為“單身”。在台灣的單身人口很多,有多少?我看了一下九十八年的人口資料,有一千零五十多萬的未婚人口,結婚人口有一千零十二多萬,離婚人數有一百三十三萬多人,喪偶人數有一百ㄧ十五萬多人,如果把所有的“單身”人數加總一定會大於結婚人數,也因此,在台灣,單身人口真的很多。我們先不看離婚或是喪偶人數,單純先看看真的沒有想要結婚的單身人數,男生有五百六十四萬多人,女生有四百八十六萬多人,以年齡來看,十五歲至二十九歲占最多,其次是三十至三十四歲,而未滿十五歲的人口則是例外,畢竟情竇初開,能瞭解愛情的甜蜜滋味,他們只能嚐到甜味,很難深刻體會它的多刺。
為什麼這些人沒有結婚?你一定很想這麼問,我想原因在於年輕嘛!再來慢慢挑選也不及,腳踏多條船也不是新鮮事,只怕站在中間站不穩,怕掉入水面而已。然而,真的想談結婚的人,就只是怕在愛情的路上看不出對方的一切,她說的是否滿口謊話,結婚前也不會明明白白告訴你,是否滿懷希望,充滿承諾的變數,也不見得在蜜月旅行後就變調,是否送你心愛的房子,車子,甚至是珠寶首飾也不是那麼重要,因為你在結婚前,只想到我倆一切的美好,相處上的種種問題,你只信“有心”就能解決。所以對於想要好好談場戀愛,才會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