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0的文章

商品公報

鞭炮轟隆轟隆得作響,把這整條街吵鬧的不可開交,這不是當選後的場景,而是當選前的努力催票的造勢活動。我們看到很多候選人為了能夠當選不斷的進行勤跑基層,走入最偏僻的角落、山區進行拉票,不過自然也有人不領情,不給他們面子,手勢擺著下台的樣子,也有人說出“吵死人”的字眼,更有人當眾回嗆他們在作秀,不要臉之類的話語。選舉是ㄧ場辛苦的戰爭,誰為了自己能夠給選民留下深刻的好印象,無時無刻都在拜票,為了這場大選,不知道花費了多少經費在製作文宣、海報、小贈品、電視與平面廣告等等,他們的決心很簡單,也很清楚,就是求得勝選!
求得勝選,上ㄧ章強調一點,只要“抹黑”別人就行了!當我們為了贏得選舉,什麼話都可以說出口時,自然不會想到我們到底在做什麼?人的大腦充滿各個選民的期待,各個不同候選人的相互支持、站台、表態挺誰時,也絲毫忘記自己處於什麼樣的場合中在幫誰說話?說什麼他做事最認真,失業率全國最低,經濟建設成長最快,國際都來這裡相互接軌,學術交流的大型活動也都這裡舉行,我們城市的標準與全球同步等等,但自己呢?是否真的這麼好呢?是否值得需要別人的認同才可以表達對自己的認可。
人不是商品,選出一個好的市長也不是用商品的角度去檢視他們的表現,可是常常透過電視媒體、平面雜誌專訪等結果常常讓我們相信他真的就是這麼好,民進黨說國民黨差,不求改變,國民黨說民進黨說一套是一套,兩個政黨的口水總是指責對方的不是,而新黨總是在中間要相信誰才是正確的選擇,即使新黨的主席說會站在國民黨這裡,但人民要的只是多數黨的和平協定。
過去幾天前,北韓向南韓開砲,延坪島上的人民四人死亡,多人受傷,南韓民眾要總統李眀博硬起來,反擊回去,但這兩國的戰爭似乎還會越演越烈,幾天後又要開始軍事演練,北韓說明如果再挑釁,朝鮮戰爭就可能隨時爆發!但誰希望能看見戰爭的發生呢?反觀台灣的政治風暴,沒有一天可以趨於平靜的狀態。我不喜歡講到政治理念,畢竟每個人的觀念不同,但我還是以一個中間的角色來談談我對於政治的想法。
你要選給誰,我沒有反對的意見,更不會表示支持的認同,因為這是你的選票,但我們實際看完政治後,再來想想當選後,政見能夠兌現嗎?兌現後能夠有個好品質嗎?好品質後能夠讓中低收入戶或是更低層的民眾沒有煩惱嗎?尤其不用擔心找不到食物吃,沒有棲身之所可以安置?人不是商品,選出後是否是說一套做一套,我不知道,畢竟作工程的人不是他本人,而是底下的勞工們。…

怎麼投票?

在我的傳統信箱中,塞滿著各個候選人的政見、言論、及他過去的政績,我不知道怎麼選擇合適的候選人,也不知道如何選擇正確的候選人。當我站立在街頭,看著各個候選人的海報、旗幟、文宣及各個角落的表求支持的廣告,我不知道要怎麼選擇對的人來這個地方做事?畢竟,候選人不能試用,可以試用個三十天,來看看他的做事表現是如何?候選人不是商品,但卻用號碼來表示支持哪一號的候選人,一號如何,而二號又是如何。然而,想想這中間的析竅一定有些不同的方法可以供我們分析與檢視。
在人的心中,那道公平的心防線,總有個不同之處,當我們去檢視一位候選人的政績後,或者他的未來政見後,我們不禁懷疑,真的是如此嗎?一個大型規模的頒獎典禮也會發生得獎名單外洩的可能性,一個比賽後的勝利者的背後,總有人要去質疑這場比賽的公正性,很多事情的防線,我們的標準到底在哪裡?是一位專家提出的嗎?還是總統頒發的呢?是總司令下令的嗎?或者是全民核定的?我不知道,但我發現人的心中的心防往往根據事實而做出不同的回應,這些回應也成了我們面對這世界最好的守備員。
我去參加一位候選人的大型發表活動後,常常看見各個民眾的不同反應,有人大聲支持,有人專門來看戲,而有人來湊熱鬧,另有些人來參與其他的抗議,很多事情交雜在一起就成了這位候選人支持最好的後盾,來個幾萬人來聲援,就有多少人表態支持他,越多人加入,凝聚的力量就越大,也因此候選人當選的機率就越高。反觀背後,要支持這位候選人,你必須要拿出多少政績,多少他過去的滿意度,多少個人的民調支持才有可能拉高其它候選人的支持落差,我就以台北市為例,郝龍斌與蘇貞昌的最後民調分別為47%與39%,剩下的14%則是未表態,想要尋求未表態的人民支持,你就必須說出對方的缺點,並加以放大對手的不是,這樣未表態的人才會相信你做的很好,而對手只是馬馬虎虎。同樣的情形也是適用於其他的商品競爭上,你如果想要擴大你的佔有率,你就必須拿出對手與你類似的商品的不同之處,並且加以宣傳它的好!所以在商品的比較之處上,你常常看見同一張表格上有哪個好,哪個優秀,哪個劣,哪個需要改進,甚至可以用數字來表示它的測試分數是多少等等,這樣一來,你就很容易知道,哪個最適合你,甚至用懶人法—分數越高—最好。
這樣的方法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幫助你分辨哪個商品各個不同之處,哪個相機的畫素高?哪個感光元件大?哪個功能較對手多且完整,哪套衣服的清洗方式較容易,我們可…

心中心

購買過後的中餐,準備放在一旁等下享用,而在開始享用中餐的同時,下起大雨了!我很慶幸沒有在購買中餐的時候下起大雨,也很高興這場雨澆熄了午後的不愉快。最近的新聞都是在第十六屆亞洲奧運(The 16th Asian Games: Guangzhou 2010)在廣州所舉行的一位台灣跆拳道選手—楊淑君被判失格的新聞,我當時沒有激憤,也沒有悲傷說是為什麼這場比賽這麼不公平?不公正?為什麼我們應該反韓?而中國人應該去反日?國家中的人,每個人都有愛國情結是常態的,但我們跳脫裡面的框框想想,為什麼我們要為這國家求一個公道?明白的說,說出愛這個國家的人們,實際為國家做了多少事呢?
國家是很龐大的,從中央到地方政府,從首相到總統、王室、官員、到公務員、再到地方老百姓,有多少人聚集在一起成為一個團體?且得以持續運作?因此想想我們生活的每個人,都是為了自己的生活開始做起,然後延伸到其它個人、組織、公司、派系、政黨等等團體,這些團體的每位成員都會與每個團體的每個成員碰撞,激烈出摩擦的火花。回到最前面的那場雨,我關起電視,看看我生活周遭的每個家庭用戶,依然故我,依然安靜,依然自得—誰在為了誰而做了些什麼,我們只是生命中的過客。
我們生活在這城市中,有很多訊息總是報導對自我有利的資訊,我們一再接收,也一再去消化,因此看看我們自身的認知價值觀與你身邊的三歲孩子相比顯得有些不自然。所以,我們對於自己的外表、內在總是被很多資訊一再打敗,想想你購買過多少化妝品?多少件衣物、配件、口紅、指甲油?多少雙鞋子?多少架模型飛機?多少本書?多少罐好酒?這些林林種種的物質所帶來的訊息都是在強化我們對於自己的認知不足,所以我們對於一張照片的評斷常常就有了誤差。
在畫素的迷思中,我用我自身購買數位相機的經驗對你分析了畫素的好壞評斷不是根據你用什麼品牌還是何種類型的相機就可以分辨好壞,連一張參與攝影比賽的項目,也不見得在不同的比賽中一再會被打回票,原因出在於人對於美的認知感受,我們沒有辦法判定一個人究竟是美還是醜?是正妹還是型男?但我可以確定的是,我們對於美的認知程度往往不像孩子那麼單純、自然。如果給孩子看關於美女的圖片,他會認為這很可愛,且想要用手去撫摸,但是如果是怪物的照片,例如像是一隻眼睛還是多隻眼睛,他會表現退縮,這很簡單。但反觀成年人,美與醜就變成模糊,難以辨認,多數人根據國外的實驗結果,只有左半邊及右半邊對稱均勻…

畫迷

我們會偏向某個機會來導正我們的看法,更明白的說,因為方法對我們個人有利,所以我們會走向某個人的看法或者選擇自己“合適”的商品,就像我本身在選購數位相機時,我會做很多功課,查詢各個數位相機的規格、評比、獎項、特色等等,也會看看別人的使用心得,是否真如所說的畫質不佳,雜訊太高,夜間效果不好等等,但別人的心得歸咎別人他本身的感想,不屬於你自己本身的內容感想,也因此就這方面,我想了很多天,覺得為什麼我想買的相機評等不是很好,或者說不是上上之選,但我還是買下它?原因在於我是購買我自己的用途,就連我購買的當天,我購買的那個型號解幾乎沒有人詢問,大家都是衝著數位單眼相機(DSLR)或者EVIL(Electronic Viewfinder Interchangeable Lens)相機而來,但以上兩者就等於畫質的保證?
因為這樣,我找了幾天關於攝影的教學課程,尤其是國外的內容,在Flickr的照片分享網站內,我發現並非是來自機種的本身,而是在於人對於世間的觀察,許多照片看起來如何因人而異,即使受過專業訓練的攝影師也不見得就是大師之作,很多人所想要崇拜的只是那種有專業的氣質,拿起單眼或者高倍數的相機就可以很有威嚴,很具有專業氣息,那麼你早就被國家地理學會(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給錄用當起攝影師了!所謂的高度專業就只是有好作品嗎?不見得。
我以前有拿過單眼相機,我也懂得基本的攝影教學、什麼光圈、快門、EV值、曝光、白平衡等設定,我都了然,但我不敢保證我所拍攝出來的作品就是百分之百的滿意,而我本身的作品就是以街頭攝影為主,因此我拍攝的對象幾乎都是任何一個人,當然如果要拍攝正面,我必會經過對方的同意才可拍攝(這有個人隱私肖像的問題),且照片幾乎都是以黑白為色調,所以我在選購相機時,我真的要以單眼為主嗎?還是具有專業高倍數的相機為主?我擇後者。
很多人都是以Canon或者是Nikon為單眼的考量,其次是Sony、Panasonic、Olympus、Pentax為考量,同廠牌的同型號所拍攝出來的相機風格也會不同,我就有一次遇到跟我搭同班車的人的相機是同型號,但所擁有的人風格卻大大不同—一個很斯文,一個很平實。然而,我們很容易誤以為單眼就是畫質的保證,這兩者不能劃等號,也不能就將它劃等號,但很多擁有單眼相機的人常常在戶外拍攝模特兒時,所拍攝出來的照片其實也不比一般數…

偏機

像小時候所玩的家家酒遊戲一樣,一位全身穿著內衣的男生或女生,用紙作成的裝扮、鞋子、配件等,放在他或她的身上,來看看這位人士到底打扮起來是什麼模樣?是西裝筆挺?還是溫柔婉約?是勁裝帥氣?還是性感嫵媚?是平淡無實?還是雍容華貴?很多時候,我們看一個人時,不同的裝扮給人的感受自然不同,然而當我們去解讀這樣的解釋時,常常因為讀心上的偏見而變得華而不實。
為什麼要讀出一個人的想法?甚至明白的說,我的那國小二年級的鬼靈精到底在想什麼?怎麼會有人一起到汽車旅館只是為了嚐禁果?怎麼會有人要求女生幫男生撫摸下體?怎麼會有人對色情書刊、網路充滿著不同的好奇?我們沒有辦法用他們的觀點解釋他們的當時看法,就連當時任教的老師、該校的校長、主任也只能藉風轉舵,因為我們的讀心術—如果用心理學的名詞去談是心智直觀(Mindsight),那就是不可能完全模擬出來,只能說是相似(Similar)。
當我們看見不同的方法在我們身上時,我們有幾種的選擇方式,可是當我們評估幾個人的看法時,不是用幾件衣服、配件就能知道他們的想法是什麼。因為人不是用衣服、人格、環境等幾個方面就可以解釋的,但因為百貨公司週年慶的人的眼中,我們很難不理性面對眼前的那些想搶便宜的人的心態究竟為何?也就是說,當人想去搶限量的商品時,我們作為最旁的消費者,往往能夠知道數字的魅力以及這個人身上整體的性格到底合適不合適?也就像有人只是盲從去跟隨明星的腳步一樣,卻從不知道他們到底愛他們什麼?或者自己到底做了些什麼?除了基本的說詞外,歌迷、影迷、戲迷請不要真的太入迷。而他們(藝人們)看一般的粉絲們也從來不知道支持到什麼?
我沒有說他們真的是盲從的,又或者應該是盲從的,而是如果你真的愛他們,那麼請包容著他們、關懷他們以及默默支持他們應有的好行為(而不是評論他們),就算他們被狗仔隊拍到有違法的事宜,像是有抽煙、個性不好相處、亂丟垃圾、酒駕肇事逃逸,甚是殺過人、吸過毒、販賣過違禁藥品等行為,也請原諒他們,他們也是人,我只是希望大眾們不要再帶有異樣眼光去看待藝人們,包含街頭藝人。
我們不會一見鍾情,可是對於商品,我們卻會一見鍾情,這是很矛盾的,因為這樣,當週年慶一起跑後,所有人都會蜂擁而至,搶購限量的保養品,原價多少的組合都被半價的方式出售,就連一來不特價的組合,也破天荒特賣,這種搶商品、搶人的方式,不管對消費者還是商家而言,所面對的是一種奇特的現象,我們很…

讀心偏見

在上篇的文章—怎麼投資—中,有些人其實很納悶你所說的內容怎麼與事實不符呢?或者怎麼跟我想聽到的會不一樣呢?我以為你會說告訴我如何投資,且能夠在投資上獲利,但事實上,你卻說解釋數字之間的種種方向,告訴我投資的一種哲學根據,怎麼跟我所想的會有這麼大的反差?其實是這樣的,當我們看到標題時,都以為它所說的確實會以為我們想的就是如此,就好比類似的書名、命名都是以誇大的數字為據稱,像是教你成功賺大錢的一百種方法,教你成功談戀愛的五百種的心動語言,成功約會指南(關鍵在“指南”二字)、拍好好照片的一百種實戰手冊等等,想想,就算真的有一百種、三百種、五百種、甚至更多,你難道也要一一按部就班的去做嗎?很多事情並非可以套用每個人,且每個人的家庭背景、環境、教育、人際關係、文化等等,也沒有辦法適用他們所提供的那些幾百種方法。
何況,有些方法,其實是你已經聽過、知道過,但你從來沒有心去做過,即使有,有時你就沒有辦法去完成你想要的情況,就像禮讓座位,每個人知道,尤其是基本概念的小朋友都知道,可是從一篇新聞,ㄧ位國小的男童沒有禮讓老先生座位,就被媒體大肆報導,甚至連難堪入目的話也說出口,我們知道他有不對之處,可是如果老先生以惡言說出,難道一般人不會反擊嗎?我不是說這位老先生有惡言的傾向,而是還原現場的狀況來看,我相信,如果有人出言恐嚇威脅,難保不會有人會惡人先告狀。
很多事情的發生關鍵點總是因為別人而引發自己的不滿,像是消費糾紛這一章,而因為颱風受創的蘇花公路也中斷了,所以對花蓮人來說,想要回家的路就更漫長,因此才會有蘇花改建公路的計畫,但又引發環保人士的不滿,說是會影響整個山地的脈動、水源的污染等等。想一想,我們總是堅持自己的立場,總是認為別人的方案不同於這樣的計畫而做出抗議的手段,但對誰而獲得實質好處?
沒有,山坡不會說話、水源只會哭泣,而人還是在自言自語,永遠沒有共識。數字的背後往往帶著感覺的同時,我們也看見每種方法的真相總有人要去質疑,一種方法這樣好,另ㄧ方就會反對,而另一種方法好,他們另外ㄧ群人也要反對,人若是要好好坐下來談,有這麼困難嗎?當然有,買了一本多種方法吸引你目光的書本回家後,才發現其實我都知道,我也會去做,但工作內容往往不適合我的生活方向,也因為這樣,標榜超多種的書籍賣的都很好,教你怎麼說話的書特別好,甚是想要教你看穿人心的讀心術也特別多!
讀心術(Reading Mind),在…

怎麼投資?

未來太難以評估,當很多眼花繚亂的資訊放在我們眼前時,往往不知道該如何去選擇?當每一家廠商總是鼓吹自己的功能特色時,我們還是不知道要怎麼下手?就連買蔬菜也是一件複雜的事情,從蔬菜的產地、有無農會認證、農藥含量、有機認證、菜的外觀、顏色、品質、價格等等,就連買回去你要怎麼烹煮也是很煩腦的一件事情,是要作成沙拉涼拌,還是水煮?是要大火快炒,還是加入其它料理中?所以,當我們選擇難以選擇的項目時,這時候,你通常還是只以數字為主要考量。
以前有個物理題目是一公斤的棉花和一公斤的石頭,哪個比較重?然而現在反而要問,一公斤的棉花在市場的成交量與一公斤黃金的在交易市場的成交量,哪個獲利比較大?更明白的說,哪個在未來比較有可看性,增值幅度較大?如果要以市場幅度來看,其實都有可能,我看了市場價格,十一月三日的價格來到每磅為134.26美分,換算每一公斤的價格為295.992633美分,可是以黃金市場來看,即時金價為每公斤為44621.70美金,看來黃金還挺搶手的!這樣去評估未來的市場動蕩,黃金在未來的增幅幅度的確比棉花高,可是用棉花的角度去想,如果只是為了能夠在未來獲利,你應該還是選擇棉花才對,因為棉花的產業已經需求不足,黃金只是在未來看見更多契機,且黃金會持續飆升,可是會不會有一天乏人問津呢?誰知道家中有了大筆黃金後,它到底能不能為生活帶來供需呢?畢竟黃金要兌現比較實際,且如果拿一公斤的黃金買上棉花,那麼幫助的人不只是投資人而已,還有種植棉花的農民。
錢要放在合適的位置上才能獲利,可是我們在選擇投資的目標時,往往只能看見前一年、二年、五年、十年以上的走向,但對於它的未來上揚,也是根據這樣的走向移轉它的動力而已,我們都以為一個投資標的在未來的需求大於供給,未來的可看性必會上升,好像每家公司、學者、理財專員等人都看見一定會步步高升,然而呢?如果下揚呢?那麼就會怪自己投資不當,操作失誤,當今天上揚十美元,我們會解釋這樣的現象來自我們的獨特眼光,下挫,那麼就是幕後黑盤操控。好像一個投資是否很恰當,都來自自己與專員的建議以及它的走勢圖。
而這樣的走勢圖,來自我們以為很理性的分析,因為我們只是依樣畫葫蘆,就像小時候你玩的連線遊戲一樣,幾個點,你把線連起來,你大概就知道它是一隻貓還是老虎,給你幾個圖形,你要未來猜出未來可能的變化時,那幾個圖形必成為你的參考目標。然而,我們所擇出的目標,先不以投資市場來看…

人迷數字

為什麼四百九十九元比五百元更具有競爭力,甚至比其它同類型的價格更具有殺傷力,我相信你比我還清楚。然而,不解的是,當商人訂出這樣的價格時,相信很多人早就排隊搶購了!所以可以看看數字背後所隱藏的真相時,也可以看見人性不可思議的一面。
時間跟人類息息相關,所以時鐘上的數字時一到,我們都有迫急的需求,像是等著下班,等著開會議,等著下一班飛機,等著與心愛的女朋友見面約會等等,我們看到時間的每種時刻對人類的意涵是什麼,也知道人類對於這些數字背後的意義代表著什麼,但是往往並不是我們決定任何事情的重要決定會是什麼—如果你還期待你想購買的那台數位相機沒有達到你的要求,又或者當好週年慶時,在特惠時,剛好沒有你的尺寸,你就明白我想要說的是什麼。
我最近剛好想購買一台數位攝影機,但是往往我不知道我要怎麼挑選,且怕是買來規格不符,二來是擔心保固上的問題,及實際上的使用情況是如何,所以我努力做足了功課,從國外的評價到國內的機型評斷,我努力的看,甚是找出使用手冊來看看怎麼使用,但是我往往發現,國內的公司貨與平行輸入貨的價格就差了很多,且還有語言上的使用問題(英文、日文上手不成問題,但還是以中文為主),光是這幾點,我就很頭痛。另外,也將近年底,我會想我是否要等到明年再來購買?還是現在就要?很多事情的決斷不是當下就可以做出來,而是還是要看看未來。然而,麻煩的是,我們看不見未來,更明白的說,我們想要作的決定,不是用現在就可以評估未來的可能性。
這點,相信你購買很多雙鞋子來看,有多少你有實際穿過?且穿了很久?若它是衣服,你又有多少穿過?有哪幾件是穿過一次就擺在衣櫃?牛仔褲呢?還穿得下嗎?我們會買下它,是否只是因為它當下特惠三百九十九,你就多買幾件?是否因為買二送一,你就多買幾盒麥片?是否因為當下特惠只要十元,你就多吃幾碗飯?這些因素,往往能夠看出人們對於數字的概念,真的只是“概念”而已。
我們的數理邏輯,往往無法運用在實際的生活情況下,因為就我們的想像力來看,都是以為我們一定用得到,因為“書到用時方恨少,事非經過不知難”,所以我們一定會留下,但是爾後你翻翻櫃子、壁櫥、收納櫃等雜物,你堆了多少?很多?還是很少?我以前有收集吃過的紙碗、紙杯、塑膠餐具,我都會清洗乾淨放在我的書桌,但是日積月累越來越多,最後想了想都用不到,就全部丟棄!你問我為何要收集?我的回答是有些設計真的很有特色,我都會加以保留。然而看看我工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