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0的文章

重組記憶

外地下著大雨,自從颱風開始成形後,雨幾乎沒有停歇過,斷斷續續的,永遠不知道現在出門時候,是小雨,回家時會是場大豪雨?就未來一樣,還是深不可測。當你知道已經有兩個颱風在本島外地盤旋後,接著又來了第三個颱風來加入這場舞會,你是作何感想?我母親說,“那就別來吧!這麼多個,天氣的雨一定還在下!“,很多人也這樣認為,去年的八月八日的水災重創中南部,今年遇上三個颱風來攪局,心裡的滋味相當不好受,有些人可能連家中的景況還未完全恢復,心靈的創傷也未撫平,他們走了一年,五味雜陳。
而在過去的幾個星期,我聽見新聞報導這樣說著:”今年至現在,沒有遇到颱風襲台,秋颱的機率可能會大增。“,當然這是可能會預測準確的—根據Yahoo!奇摩的民調中心顯示,六成六的民眾擔心有颱風侵襲台灣,結果,誰會想到會有三個?我也沒有想過,以為在我家附近與我無關的低壓帶氣流而形成的颱風,再加上另一邊爾後又形成的颱風,所挾帶的雨量只是間接性大雨而已,但第三個形成後,像是三個風火輪在我家附近打轉一樣,總是要知道他們到底在打什麼主意?連我在河濱公園運動時,一邊的雲層多而綿密,另一邊卻是暗黑色的籠罩,雲系的交雜,猜不出他們的如意算盤。
未來難以預料,世間的人情世務難以想像,憑著大量記憶的湧現就能知道是我們常常會做的事。他們這樣說:”以前怎麼都沒有颱風,怎麼要來就一次來三個?“,好像老天爺聽到了某些人的聲音,希望可以下個大雨,減緩水庫的量,避免有缺水還是限水的危機。因此,當我們看天氣時,天空的雲系帶總是有著不能說的灰色地帶。
我們先來談談記憶的”發明“,再來想想未來與你現在的期望。記憶是什麼?記憶是個重複性的連結,它藏在大腦的海馬迴、邊緣系統、還有大腦的皮質上等區域,它有短期記憶、長期記憶、陳述性記憶及非陳述性記憶,這些不是重點,重點是記憶會記住是因為重複性的關鍵,學英文每天記十個單字,三十天後,你就能記住三十乘以十等於三百對不對?不對喔,因為它會重組,所以一定小於三百,再來看看你每天所要應付的記憶—帳單、報告、功課、約會、禮物、食物、節日、業績、功效、慾望等等,你還能記住多少?大腦的記憶可以擁有五座國家圖書館的容量,你所要記住的不是五座圖書館所收藏的書籍到底有幾本,而是它們的分類及位置(種類的位置),這是記憶重組的第一關鍵,再來你知道後,還要去細分每本圖書的數量及位置(書架的位置),你還剩下多少空間可以容納?
想必不多,因為你…

公轉自轉

先休息一下,來談談我最近的生活狀態吧!
我的手機門號已經更換到其它家業者,再加上為了你知道的熱門手機上市,我還特地將號碼可攜到此家,但由於它全球熱賣,導致缺貨,台灣的水貨從開始的四萬多元起跳到五萬元,到了八月終於有些消息,很多人紛紛上網登記它的最新消息,從七月底至八月超過十萬的人等待它的出現。現在,終於有了新一波的預定內容,但是很多網友還是等著看好戲,想知道它到底是真還是假?
或許你已經猜到這支手機的名稱,沒錯,它是—iPhone。蘋果電腦給人很多人性化的想法,從我接觸它一來,我才發現,它說的真的都沒錯,你會怎麼操作,如何啓用,它都可以讓人快速上手,可是,我可不是為它背書,為它護航,它也有許多不合理之處,像是在台灣的價格都比其他國家高,國外發表的產品引進台灣又比較緩慢,保固也只有一年,我不是標準的蘋果迷,只是當我們看到它的推廣成功之處,很多人都是一窩蜂去搶購,去模仿,去發表自己的特別之處,想想就算你沒有它的產品,但有多少是針對它而來?
我們看見別人的成功,每家大廠也開始著手研發自己的路線,難道所謂“有競爭才有進步”的本意就是這樣?只要有個殺手級應用(Killer Application),沒有人會看衰它的未來潛力,反而是投入大筆資金加入這個行業,他們所謂的有福大家分的理念就這樣操作整個市場。社會脈動是一件很有趣之事,我們看到今年的可能性發展,就能輕易預估未來的走向,像是只要一家服裝品牌因為一種類型樣式受到大家歡迎,這個品牌一定會趁勝追擊,加碼開發新產品、新路線,要企圖拿到市場上的多少的佔有率,或者它也會開發新子品牌,將這個的樣式分出一塊市場,作為全新的出路,你想想,我們想要買一套西裝還是套裝,你要琢磨多少工夫要研究上?
可能很多時間在上頭,但不能老是紙上談兵,要實際行動才可以,因此,當你看到實品與你希望的樣式,你又抱著多少期望?我們高估它帶來的快樂,低估它帶來的悲傷(詳細情況在Love的章節會提到),所以當我們對心中的期望發想時,那也只是你的心靈在微微發光而已,沒有什麼奇特之處。
回到開始初使所提到的:我們等待了這麼久,只是為了得到它,而許多網友有紛紛不看好它,說什麼記者胡亂報導,內幕無法完全公開透明等等,但想一想,我們所知道的新聞媒體事件,人又花多少時間相信它的存在可能性?難道以過去的記憶的報導就可以告訴你未來可能的消息嗎?說到這裡,我突然想起有一個國王的故事,這個國王從…

扣著它,轉動它

中元時分,時間是農曆七月十五日,國曆是八月二十四日,許多工商農業紛紛這時拿出採購好的餅乾、泡麵、飲料、罐頭、米、醬料等等祭拜好兄弟們,告訴他們,這是個重要時刻,願這個國家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也保佑自己的事業、獲利能夠豐收,為下半年及未來可以突破性成長,每個人沒有不希望是如此,這是我們看到的景象。
生意要蒸蒸日上,他們常說要有好的創意、好的行銷工具以及聰明的人才,才能幫助他們公司業績長虹,沒有業務出去洽談生意,怎麼會有訂單?沒有大客戶的訂單,怎麼會有持續不停的生產線?沒有守信用的交貨日期,怎麼能幫助公司成長?每個細節環環相扣,像記憶一樣,扣住它,就有原動力幫助這輛火車前進,需要的不只是柴,而是願意把柴放入火堆的人。
人是公司的命脈,而大腦是幫助這個人實行決策的命脈,如果這個人在決策的過程中,出現了錯誤,像是以為這位客戶以前訂單量通常都很大,且我們與這位客戶交貨日期從來沒有延遲的一天,怎麼今天他的訂單不到過去的十分之一?是不是他的公司有了財務危機?還是週轉不靈,來不及撥款,支票不及兌現?這些種種原因的猜測,時常讓我們的回扣記憶出了點毛病,你知道的,當你想找到你們結婚十週年且你太太送給你的對戒時,你越是著急,你越是找不到,你心裡唸唸有詞:我明明是放在西裝口袋裡的,我本來想脫下來準備沐浴,可是拿下時,我不小心沒有拿好弄掉了,我記得它是這樣掉下來的,好像滾在床下,可是怎麼找,就是沒有‧‧‧‧‧‧
當你一直想找時,越是找不到,相信你必定有這樣的經驗,然而你可能也會知道,不去找它,它自然就會出現,關於這點,這真的很神奇!難道東西會自然出現是因為有某種原因?還是本來就不存在的經驗?人在尋找的過程中,只憑回扣記憶當然找尋不到,然而我們生活中除了尋找失落的物品外,還有就是一直在憑著經驗在做未來的決斷,如果只是因為這位客戶突然訂單量變小,而不去推想幕後的主因,只憑藉著過去的交易記錄來察看,也絕對不會看出有什麼變化,左大腦合理著去解釋發生後的一切,右大腦平撫這發生後的一切,我們很像隨著布幔起舞,左腳踏著它,右腳顛著它,一切就像在夢境發生。
扣著記憶,是讓記憶隨著鏈子慢慢倒帶,可是手邊沒有遙控器可以掌控,扣住的位置又不太正確的話,就會記憶之中有兩個環節交錯,形成Y字形,我們的邊緣系統與海馬迴就無法分辨過去前一小時與前兩天的所有事情,因此就會形成記憶錯誤的習慣,記憶的扣子太多,環環相扣的狀態下,那麼…

扣住記憶

我們掌控風險的時候,ㄧ方面要想著如何管理它,一方面要想著如何處理可能發生的危機感;另一方面,風險的人生管理太過嚴謹,反而會適得其反,想想你今天所吃進的藥物中,有多少你所知道的成份?有多少是你類似的大小、顆粒、氣味、顏色可以清楚分辨,而不會沒有按照醫生指示用藥?也就是說,風險所包含進的風險認知,往往在動態水平中沒有一定的基礎建設。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有些人不瞭解,我解釋一番:你所吃過的藥物中,我們除了按照說明書上的指示用藥外,另外就要包含你本來知道的藥物認知,你是先吃大顆的藥還是膠囊?或者從小顆開始?又或者從藥粉開始服用?如果同時有內用跟外用,你要先選擇哪個先開始?生病了要吃藥,通常不會是一顆,而是很多包參雜許多顆,我感冒時,一小包的藥物就有十一顆(含膠囊),所以我都是從大顆先開始,ㄧ次兩到三顆,爾後才是小顆。但許多的慢性疾病通常是一個月到六個月的藥,一次拿這麼多的藥,很多老年人則吃不消。
我到醫院的藥局看見許多病人等著藥櫃出藥,他們的盼望就是有藥可治,卻時常忘了藥物對他們的身體有著其他效應,除了上篇所提到關係你的身體、你的生活外,另外就是那種等待藥物的心情,總是希望快點拿到藥,因為藥可以解除他們的痛苦,他們的煩惱,有些精神病的病患依賴煩寧(Valium)、百憂解(Prozac)、利他能(Ritalin)等藥物外,其餘的就是可能導致精神過度恍惚,無法專注,無法提升記憶力,有些阿茲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的病人對於他們的記憶的瞭解也不甚有佳,即使有些輔助藥物,他們的過去已經像是消磁的錄音帶。很多事情,在我們看來的瞭解,只是充其份的填充—一只玩偶裡面的棉花。
所以來談談你對於你的過去的瞭解,你當然只記得對你特有印象的,如果不是這麼做,你不會記得誰對你特別好,誰對你特別強烈,誰又一定搶你的食物吃,誰有拿你的考卷或是作業去抄寫,我的意思是說,我們所熟悉的感覺,除了FM(眀覺,你還記得嗎?)之外,就是記憶所註下的回扣記憶(Memory Likes),這類記憶不像FM那麼感覺,而是充滿一定的未知數,也就是像你本身所參與到的會議、活動一樣,你只記得你拿到什麼、玩過什麼、聽與看是什麼,但不會想起與你同桌的人是你認識的同班同學,以前所提過的Déjà vu(似曾相識)是兩碼事,一個你有感覺相近,一個是你沒感覺卻有實在的可能性。
風險的評估,有部份要依賴它,像是你…

身體之藥

風險的評估一生都要去實行,即使你到了老年後,且你有慢性疾病,像是高血壓、糖尿病、心臟病等遺傳病史,你自然就會到醫院指定的特約藥局領處方藥,醫生所交代給你的用藥訊息,你記住了嗎?現在到回家的路途上是記得的,過了一個月後到三個月後,你還是如此嗎?如果沒有藥袋上的說明,你可能已經忘記當初醫生交代給你的注意事項了!像是你可能會把阿斯匹靈的藥物與刺激性的藥物混合著用,或者你搭配的是冰開水,不是溫開水。回到現在,我們是成年,並非老年,當你看見你年邁的雙親服用藥物時,你一定會提醒他們要按時吃藥,且不能過量,藥物如果提早用完,記得要去拿。
在台灣,根據最近的一份”常春“月刊報導,有八千多家的藥妝店,包含藥局,五千多家特約藥局,幾乎快超過便利商店的數量,國人花費在藥品的費用高達七百六十億元。我看到此報導時,心裡驚呼太誇張,但我不可否認,人們對於藥物的依賴不可言喻,就以失眠為例,有些人因為白天工作壓力大,晚上的飲食又不正常,高油高糖的食物,再加上親人間的家庭問候沒有那麼溫暖,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問題存在於你腦中,造成你在夜晚時,就是睡不著,所以就得依賴安眠藥才能入眠。你也是需要它嗎?但願不是,但統計顯示,近三成的民眾有失眠的困擾,服用安眠藥的顆數在一年內高達一點七億,這是很可觀的數字,另外,女性失眠的人數高於男性,推估原因是家庭與工作要兩者皆顧所導致。為了能夠安心入眠,你開始是一天一顆,可是還是無法解決你的痛苦,所以又增加兩顆,爾後又三顆,直到你上癮後,你就開始依賴,沒有它,要怎麼睡覺?人對於這類鎮定劑的依賴,導致多巴鞍神經系統的傳導出了問題,一是分泌太多,二是分泌的結構出了問題,原因在於多巴胺的受體總是在被抑制,鎮定劑的效果總是要等到大腦的神經細胞傳導到視丘的神經才能發揮功用,導致你對於這類的藥物產生依賴感,這樣你對於它才會又愛又恨,該情形與其他第二級毒品藥物的攝取有相關連,多巴胺影響著大腦的每一處作用。
可是你為了能夠安心入眠,風險的評估,你早就忘記了!因為現在對你來說,沒有什麼比能夠一覺到天亮來的更好!因此,你自然不會想看說明書、醫生的指示,還是包裝上的注意事項。在藥局,如果你自行購買這類藥物,藥劑師可能會問你,你是否有這方面的困擾?而且他是適當提醒你小心服用,你點頭說是,但一開始,你會這樣做,爾後你就忘記要這樣做,或是藥物放到過期為止,這類情形,運用到看個感冒之類的,一般人不是買個…

藥不要?

你相信什麼事都有風險—做手術有風險、看診有風險、騎車到醫院有風險、出門要穿什麼也有風險。風險幾乎無所不在,但在我們掌控風險之餘,請想想你花了多少時間去瞭解它?是一小時還是三十分鐘?大多數人而言,不願意去看藥品的使用說明,尤其是在藥妝店購買而來的藥品,那種風險就更大,想想你只知道一天要吃多少種藥品?什麼時候吃?要吃多少?能不能混合著吃?等等這些知識,很多人依賴的是自己的大腦以及過去對它的認識,或者是長輩對你交代的叮嚀。
台灣人對藥的瞭解,只能說是一知半解,據新聞說明,有一半的高中生用藥知識不足,大多數的一般人的知識也不能只仰賴醫生開的藥而進行服用,然而就連醫生本身對於藥的知識也有些不足,像是對於哮喘病的藥物的認識不夠。很多人為什麼會對藥物的知識不足?一直是我好奇的問題之一,原因在於對它的認識在於有效作用,遺忘了無傷的副作用。以我本身為例,我也有吃維他命的習慣,相信你也有,我會吃維他命的習慣的原因在於想要讓身體增加抵抗力,讓身體更強壯!這種觀念在都會的人們常常可見,保健食品買了一堆,綜合的、維他命B群的、紅鞠的、護肝的、清毒素的、保護眼睛的、防止骨骼疏鬆的、增強關節的、保護喉嚨的、排除腎臟不好的等等,我還能提到更多,可是你別忘了,風險的評估的作用在哪裡?人對於藥物的知識不足,地下電台的藥物強力放送,只要幾句話,幾個你心動的價格,你就會想買下來,對老年人而言,他們的瞭解更是難上加難—這個有效,對我的生活有所幫助,就打電話訂購,一通電話,送貨到府,卻絲毫忘了副作用及身體可能出現的過敏反應,你也是如此嗎?
大多數的人不愛看說明書,從藥物開始談起—因為我們都很瞭解它給我們什麼幫助,盒子上寫著一天三次,你就固定三餐後吃ㄧ顆,若是四次,再加個睡前吃,可是事實不是這樣,或者你的用法錯誤,所導致的是你的身體可能起不了有效作用,甚至花了冤枉錢。從家電談起,你只要知道電話怎麼打出去,怎麼可以快速找到我想要找的號碼就行,至於怎麼快速儲存聯絡人,怎麼找到其他特異功能,你可能把說明書擺在櫃子裡,只有有需要時,才開始找。你對於你的風險認識夠了嗎?
不愛看它,在於我們的認知實在很薄弱,其中包含著電視、醫生老是常說的飯後吃會大於飯前吃的機率,你感冒時所看的醫生都是同一個,藥師給你的資訊都是相同,所以你一直無心去改變,像我常去的一家診所,它的電視總是播送著感冒不能吃太刺激性的食物,不能喝太冰的飲料,不能吃很…

動態風險

為什麼要掌控風險?有人這樣詢問我,我說,什麼事都有風險—交朋友有風險,談戀愛有風險,結婚有風險,懷孕生產有風險,飲食有風險,住家有風險,你幾乎想的到都有風險存在,所以我們內心中的風險評估就會一直存在著。上述所提到的動態過程的評估,是與計畫中的風險而去調整動態水平,也就是說,風險的管控,在於現在存在的計畫上,不在未來的暗流中。
你知道計畫不及變化,當然也可能如你所願,一切順利進行,但不能保證明天的演唱會就會風雨無阻,麥克風、音響、喇叭、樂器不會失靈,或者樂手不會在狀況外,所以開演唱會的老練歌手也會照常彩排,因為他們都知道,明天的演出不會那麼充滿順利,可能是歌手本身因為太緊張而出鎚。一切的計畫能夠在我想像的範圍內就好!
我提到動態過程中的關鍵之一在於我們要對未來的變數充滿準備,遇到突發狀況也要能緊急應變,處理得當,才不會適得其反。因此當面對順其萬變的世界,以平常心看待才是最佳之道,我所提到的只是理想的情況,因為我們就從實際生活面來看,這樣的理想不見得每個人都適用—你的暑假作業寫好了沒?,想必還沒,你的餐廳訂位訂好了沒,想必還沒或者客滿,你想要的那個名牌包的付款方式或者餘款付清了沒,想必已經忘了,你的汽車貸款繳交了沒,想必還在銀行中等待,說到金錢,或者自己麻煩的事,有些人情願拉到最後才願意實行,因為最後的晚餐最叫人難忘,不然為何大家注重晚餐的程度大於中餐還是早餐,晚餐的吃到飽的價格永遠比前兩餐還高,宵夜可能還要續攤,你的身體、意志還負荷得了,長期下來,心靈的壓力卻承擔不起。
為何晚餐比較“高級”?我想可能是越夜越美麗吧!晚上的天空,有時候看見少許的星光閃爍,汽機車的大燈、霓虹燈、廣告招牌的燈光、LED燈、路燈,好多的光源把人團團圍住,過了晚上十點後,夜店、酒店、Pub、居酒屋、熱炒店等等,將人推入更高檔的世界中,三、五個好友相聚,吃吃點心,談談最近的事,好笑的,難過的,全部不吐不快,人的世界就是要有這樣的燈光才能回味!過了一段時間,酒精人生,左搖右擺,沈醉在花花綠綠的點點,眼前的煩惱已經不見了!好神奇!原來你有這樣的祕密!人開始瘋言瘋語,催化了時間一會兒,大腦開始失去理智,情感包圍身體,我心中的烏托邦已經實現,人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酒後失態,我在午夜就常常看見酒醉人士在我面前胡言亂語,說什麼我是他的兒子,還是在我面前催吐,幾杯黃湯下肚,人的大腦開始不聽話,一切成了他的世界…

走來走去

每我當想開始寫文章時,我時常在想要用什麼樣的方式來呈現我想要的方式?例如就像上個例子一樣,風險的價值評估似乎不是很恰當,也不是很得體。我的文筆不好,沒有機會在世界上發光發熱,我不懂宣傳我的網站,也沒有選擇餘地可以讓世界看到我的努力!但我從來沒有一直去灰心喪氣,雖然我有時候知道不知是為了什麼才這樣去做,但時間它總會明白,這個動態過程作為我的化身全部。
我一生沒有成就,也沒有發明新發現,新創意,新概念,對於自己的未來,走的似乎還是顯得漫長,把一年當成一天來使用,看得就是那是長的光年,我常笑稱我的那把尺的單位是光年,不是公分、公釐、英吋、碼、尺,時間帶不走的就是我付出的全部。因此當我看待時間,就如看我們的過去,可惜的是,只有我看時間的方式是如此,不像別人才能勇敢做自己。你知道,時間上的風險評估需要很多資料來預估它未來可能的變化,如果幾萬隻在巴西的蝴蝶翅膀可以在德州掀起颶風,那麼在於國外的種種變化來影響自己的未來走向顯得更難有精確掌控。我們的計畫會生變,也是因為評估風險時沒有包括進去,然而即使包括了也是少部分的選項而已。人的未來大綱,一直為自己而寫,為別人而活。
我談風險,是希望你對於可能發生的危險有所一份評估報告,就像軍事演習一樣,總要有份大綱教領來指導軍事推演應該怎麼操作,戰機應該警戒狀態還是備戰狀態,陸軍應該從哪裡登陸,而大砲的發射位置應該落在何處,射程應該要多遠?要幾海哩?萬一敵軍不是從報告上的作戰時間登陸該怎麼辦?有否另外的實行應變措施?軍艦要防止潛水艇從哪裡攻擊?底部?還是四面?航空母艦應該要做什麼準備?等等,一個軍事計畫要成功,大家都知道一定會B計畫,也有C計畫,然而真的會知道詳細細節的人,只有軍官、艦長、總司令、指揮官、參謀長等高階將領。小兵小官只知道要保衛陣地、堡壘,不能讓敵軍攻佔、讓它淪陷。
軍事上的演習,都有風險評估報告,這份可以讓軍事基地周圍的情況一目了然,可以知道敵方可以從什麼地方攻入,萬一重大危機發生時要如何辦理,推演任何可能情況可以讓我們瞭解確認風險其存在價值意義,然而我一直提到動態過程,你就知道為什麼我老是要提到它,因為它關係著未來有所可能變故,包括你想到及沒有想過的,這個過程其價值可以讓風險的動態水平有個基準,就像為自己找個盾牌抵擋外來變化,但我們內心也沒有那麼無風不起浪,所以動態的過程中產生的是自相矛盾,就像你當初不聽一份報告說,這個要暗殺的…

時間上的風險

天氣很熱,今天的台北氣溫來到攝氏三十八度,在中國南京的溫度更標高至四十八點七度,近五十度的高溫,每個街道的行人都是紛紛避暑—帽子、洋傘、袖套、太陽眼鏡都來摻上一角,為了避開這種高壓氣候的環境,更有許多人趕往游泳池、海灘、百貨公司、圖書館去吹冷氣、消暑降溫,的確,人的體溫與外在的溫度接近,甚至超過原來的溫度,每種動物都會懶洋洋的不想動。
因此,我們想要為了躲開這惱人的陽光,就會去準備上述所說的防曬用品,畢竟人類的皮膚一旦曬傷,可不是鬧著玩的,也會形成紅腫、增加罹患皮膚癌的風險。而說到了風險評估,我們來想一想,怎麼樣預估可能的風險存在?像賭博遊戲,你願意賭什麼樣的牌局?是願意拿小金額一步一步小賭?還是一次大本投資?這個問題,我想多數人都不願意接受後者的風險,只拿前者作為投資標的,你的賭金只有一百元,你當然願意以十元的賭資去換取賠率十比一的報酬,你知道一旦贏了,可以換取是你現在十倍的投資,可是如果用五十元的賭金下賭,來換取二十倍的報酬,你也跟著會願意嗎?金額增加了十倍,你的信心不會增加十倍,反而還會減少一半,原因在於你願意增加一百元的賭金(也就是兩百元),你也不太願意失去五十元,如果你願意承擔,你可以有兩次機會,可是你換個十元的方式下標就在於十次的機會,你要大還是小?
賭博遊戲是一種風險評估,股票投資更也是一種風險,你的投資金額多少在於你願意用多少時間來換取相同的金額報酬,也就是說,我們投注金額的大小來決定我們看待股票應該要準備買回,還是賣出?光是這點就很有趣,因為在於在看不見的未來上,我們看待一支股票還是多支股票組合就讓我們頭大,還是要去關心這支股票過去的平均水準、報酬率、走勢方向,以及任何可以操控這支股票的產業新聞都會影響它的今天是上揚還是下跌?很多投資人都有過股票套牢的經驗,也有慘跌的痛苦過往,我們卻還是有信心來看待這支我們下標的股票可以成為股王。
時間可以的話,你有時候還沒想過的未來,股票的現況就能反應你的生活水平,以為可以逢低買進,卻在不是最好的時刻可以收手,以為高價賣出,卻在你不對的時機點無人看好。我沒有股票投資的經驗,只有買過幾支基金而已,當我看著這支基金不錯時,卻老是抬不起頭,以為可以有賺回時,卻還是將投資金額來回水平,補足先前的損失。我對於基金的概念停留在概念之上,我看著基金經理人的建言,應該要怎麼樣時,我還是老神在在,沒有放在心上,我知道基金的投資水平只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