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0的文章

三個意

當然,意義的產生有仰賴時間的發生,但不是絕對,或者唯一.而是需要點想法就可以,也因此,最近我有收到一封電子郵件,詢問到意義的定義到底是什麼?它是否需要記憶來產生變化?或者它跟記憶的不同之處是在哪?其實,關於這幾個問題,我沒有辦法一時回答這位來信者,但我也必須釐清關於這些種種分支的根源,好幫助我自己去解釋這些關係的連結.
時間會設限意義,而這裡的意義是指我了解發生事情的原因,所以我必須給它一個名詞-意義,但記憶是我記得某個時刻所發生的原因,所以將它記住,也就是說,意義需要去解釋,記憶則不用,只要將它記住即可,就像讓你背上一百個以上的無解釋(亂數)的單字,然後過個十分鐘問你,你記住了多少,依序寫在白紙黑字上,你寫了很多,可能有六十個,四十五個,三十二個,但問你這些對你有何意義?你會說沒有,因為它不是單字,也不是名詞,或者有語助詞之意,總體而言,意義就是這樣.
但為何時間會限制它,答案很簡單,那就是我們在當下,就算大腦沒有在工作,它還是默默"待機"中,也就是類似你手上的手機,它也會出現訊號,電池容量,時間,系統業者,沒有它們,你什麼都沒有,沒有任何解釋意義,而時間總是將它鎖住"現在".因此,時間的反應"快慢",猶如不停轉動的時鐘或者鐘擺,它有一定的頻率,波動和聲音,你感覺到它在動,但反應卻是一長一短,也就是你看到它的"動作",然而身體意識卻是有些稍短,有些稍長,感受與意識是分開的.
但是你大觀去看,你總是認為它們是一樣的,是不變的,因此視覺模糊了界限,所以我們會被視覺所欺騙,給誤導.我們當然可以非常慢速鏡頭去看每個發生的事件瞬間,像是玻璃破裂時,酒杯爆裂時,氣球爆炸時,子彈射穿物體時,但是你看到的時候,跟你的意義不會是同步產生,而是慢個千分之一秒,而意識驚覺到時候,它才與意義誕生.也就是說我們看到物體的變化時,例如花朵綻放時,你就認為是你先看到才覺得驚訝!但你身體卻是發生時,意義已經開始醞釀,意識後續跟進.
我說這樣的時間差其實跟我們的整體日常生活的行為,就廣義而言,沒有細微之分,因為人類不會去注意這幾千分之一的誤秒,更何況它是"瞬間"的,所以意義是如此跳動,也就是我們用時間去分最細所為,這當然,沒有具何代表性"意義".
意義這玩意要去解釋,但意識則不用,你知道…

跳動意義

一個充滿未知,多變,弔詭,快速的年代,一個看起來很美好,很整齊,很簡單的世界,我們都是在這樣的世界上生活著-人們走在街道上,手中提著公事包,另一手拿著手機講著關於今天業務之會議,或者一上班的路上,每個人都幾乎被車陣中困住,走走停停,動彈不得,也因此,早晨開始看起來充滿意義的事,卻在這裡卻被設限.
時間帶走了人們的意義,也讓人產生新的意義連結,一個需要快速產生新意義的社會,有點讓人停不下來,似乎要有所準備,才能大步向前,迎接新的挑戰.可惜的是,人對於新意義的產生需要點時間反應,需要點外在情境來促導,例如當你在塞車的路上,心中想著要如何趕去你好朋友的婚禮,準備迎接這美好的時刻,畢竟新娘是你介紹的,因為有你才能促成這段姻緣,然而,這段意義的產生,也是因為有你重要的赴約在先,現在卻被困在車陣中,真是令人懊惱,所以你可能有以下幾種做法,一是等在車上,慢慢移動,然後打聲電話給你好朋友說聲抱歉!,說我會很晚才到,二是直接走下車,拔腿狂奔趕去會場,即使離你路程還有十公里之遠!三是找尋其他交通工具,像是機動能力強的機車,或者是公車,捷運等等.這些做法不管是什麼,相信你已經有了"意義",但這些意義聯想前,你認為你可以"馬上"想到這些嗎?也許可以.
但這答案是你沒有發生過才想到,或者你現在在面前讀取我這篇文章,反應說是可以,大腦心境卻是如此設想當時發生的情況.實際上卻不然,因為在你緊急時,大腦的腎上腺素會增加,說什麼都像是於事無補,沒有幫助,大腦開始像個蒸汽火車只會想開始往前衝時,而心中總是耽擱那一件事時,其他的提示話語就像火車上的煤爐只會越燒越旺,而不會留下點灰燼.意義所產生的變動不如我們認為那樣快速,而總是慢個幾秒鐘,一個剛結束刺激的雲霄飛車的玩家,剛去坐移動速度很慢的摩天輪,簡直不能適應它,心臟快慢呼吸之間,難以平衡,一個習慣電音節奏舞曲的年輕人,很難感受到呼吸瞬間的暢快!同理,我們反應的速度其實需個幾秒鐘才能在黑暗中適應它的存在.
我們需要意義,因為有它,生活才能充滿能量,得以了解什麼是我們最大的原動力,就像一輛汽車,有了最強的引擎,最高的馬力,沒有人去駕駛它,操控它,自然不會有意義,也不會帶你想去的地方,而它在那裏只是個裝飾品.但這意義的產生聯想,是需要花些心思去摸索,時間會設限意義,我們也必須在這方寸之間找尋新意義聯想,只是改變的改變間,我…

什麼意義?

這幾天的天氣一如往常的那樣下著雨,時而大,時而小,叫人說不出有種心裡上的苦.有時候我反覆思索著,關於說服上的連結要如何敞訴更新的報告,及我所看到的內容.所以,我用一種方式來連接這兩者的關係.
時間的價值中這篇提到如何將自我的時間化為內心的等重價值,但往往有一個關鍵的問題,那就是你自己的時間價值比重是多少呢?我們用金錢去衡量它,但它還是看不見,我們用空間表示它,但它還觸摸不到,甚至沒有感覺的"成份".時間,對我而言,像是只有白晝與黑夜之交換罷了!絲毫談不上意義.
在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模式上,時間扮演著一個很重要的角色,那就是增加情感,加強印象,除去模糊,刻劃自我意義,讓自己可以更了解我所謂的自己角色,因此,在這樣的一個變動年代中,我們需要家人,朋友,甚至是你不認識的人相伴,談心,讓這樣的"關係"可以更緊密,更親切,更窩心,更具有背景意義.
關於意義的定義是藏在時間背後的記憶,及回憶起來對我有什麼豐富情感可以感動與思念,所以我們會拍下家人,朋友,聚會,旅行,神奇的時刻所留下的照片,也將它分享給他們,我們身邊最親近的人,且大多數人會將它表框,甚至用於拍攝動態影片給保存下來,而這些都是"意義".
所以你將一些照片給一些小朋友看,尤其是同一張照片給不同小朋友時,你問他這張臘腸狗的照片,他想到了什麼,他可能會回答你我想到我家養的那隻膚色很像的貴賓狗,或者我媽媽很嚴厲,不准我養狗,這是意義聯想,在上述幾篇文章也有提到這樣的觀念.然而,特別的是關於這些意義聯想是經由記憶而來,也就是長期接觸某一種東西而產生大腦變化,顏色,空間的記憶特別對額葉有感情,特別容易深入海馬迴中,產生不小影響.我們對於照片所接觸到視覺皮質更能反映到海馬迴的細胞體中,大腦有大量的神經元,這些神經元幫助我們產生理解,聯想,產生深刻意義,也因此看到一張你與前男朋友所留下的遊樂園合照,且這遊樂園是你夢寐以求想去的,你就特別有感情,越是能知道我想表達什麼.
意義這玩意,它是無所不在的,只要是你是一歲到三歲時期,大腦開始漸漸產生神經元,它就會開始工作,才不管你的意識是否想要一顆巧克力,或者一杯奶昔,因此對話的連結傳遞就猶如樹枝上的分支慢慢延伸,意義在彼此間認識彼此,情感也開始發芽,找到對等關係,我們就是這樣認識自己的-您好,我叫theirmind(你的名字).

廟街美食指南

過年假期間的第一篇文章,所以我就來談談年節所發生的現象好了,我很喜歡到各間廟宇走走,看看本土文化及傳統習俗.這些廟宇中,每位神明的宗旨都是希望可以國泰民安,風調雨順,全家和樂,平安幸福,關於這點是無庸置疑的,可是如果去看看廟宇四周的文化,你應該會發現些什麼吧?
大型,有些名氣的廟宇中,如像彰化鹿港天后宮,北港朝天宮,大甲鎮瀾宮,新港奉天宮,台北行天宮等等,這附近總是有許多攤販,小吃吸引國內外的遊客來參訪,祭拜,尤其是在年節氣氛時,許多人遠遠看像是蜂擁而至的螞蟻,人手幾支香,整個煙霧繚繞著整間寺廟,空氣變得稀薄,二氧化碳與煙夾雜著一起,感受有些不舒服.對大多數人(包括我在內)而言,只要能求得神明僻佑,讓這一整年能夠逢凶化吉,平安快樂,忍受這些不算什麼,奇特的是,台灣人的習俗文化,與外頭的攤販相比,還似乎有些微妙關係.
原因很簡單,因為祭拜結束後,總會想吃些什麼來濟濟自己的五臟廟,但環境衛生,與寺廟內相比,就真的有很大落差,裡面乾淨,外面髒亂,裡面是香火鼎盛,外面是美味撲鼻而來,這樣的"誘惑"下,人當然很難控制想要的大腦,且你也知道,一個勝地在此,總是要買些名產分享給家人,朋友還有要慰勞自己一番,所以人當然就不"聽話",這是很正常的,但說真的,那間垃圾桶滿了,沒有看見清潔隊員來整理卻是不爭的事實,而這間網路,電視媒體有報導的店家,不去吃就對不起自己.人就會如此.
國外有項有趣實驗很特別,研究人員請兩組受試者先看關於這間餐廳評鑑指南的評價如何,然後再去試吃,跟沒有看指南再去試吃,發現到沒有去看的這組受試者比有去看指南的滿意程度要高,而一天過後再去吃,跟一星期後再去吃的差別不大,美食評鑑的標準在沒有去看的受試者的心中較比有去看指南的心中,是比較主觀的事實,但有去看的指南的人卻比較會享受,可見實驗的美食態度還是以個人看法來作為評分的標準,而這個標準卻不為統一.
美食在人心,而在飢餓時,這個感受標準確如此偏移,也因此有無去知道這個好吃的標準在哪,不如去想想為什麼要大老遠的跑去吃呢?這真的值得嗎?而這個值得度數,也因主觀失去動搖的念頭.

情緒之外

很多瑣碎小事,也必須過年假期間去完成,但總是需要花些時間及持續力,然而現在過年氣氛雖然不如往前那樣熱鬧活絡,但至少欣慰的是感覺比去年好了不少.我雖然有時候一再強調節日氣氛不再像以前的繽紛多姿,但人對節日的感受還是依然有感情存在.
在一個需要去連結的世代中,我們學著用情緒去表達內心的想法,感覺,而在無言情緒中這篇提到,我們對待人們,常常會帶有不自覺的情緒去連結,大腦對於他人的需求總是可以用行為來顯示自在的看法,就有如你見到孩子向你伸手時,你總會知道他們可能是向你要些糖果餅乾或者玩具.看不見的情緒,不會在外在表現出來,反而像是一對戀人吵架時,總會有一方去冷戰,總會有一方要先開口認錯,但這中間的情緒連結依然還是有的,只是它是細的,是微小的,是觸摸不到的.
我學過一點手語,當我在公車上或者電車上,看見兩個人在比手語時,臉上的表情豐富往往大於口中說出的言語,這樣的連結是我很少見識過的,雖然很多外人看見此"新鮮場景",總是很想了解他們到底想表達什麼,但對我而言,不是他們想表達些什麼,而是表情的多樣化吸引住了我!至少情緒可以臉部傳達,對這兩方,好處不小於壞處.
就像沒有嘴巴的Hello Kitty,如果她想傳達些什麼,不知道她可以用什麼方式去做?如果用手,她沒有手指,不夠細膩,如果用眼睛,那麼效果有限.慶幸的是,我們不是她,可以用眼睛和手來加強情緒表達.
另外,想在補充的是,我家樓下旁養了一對瑪爾濟斯,牠們是何時出現在他們家的,這我不是很清楚,我清楚的是,主人對於他家的狗的訓練,好像有聽沒有懂,有時候我見到牠們時,牠們會吠叫,有時一隻也會-這是正常反應,但主人見到牠們時,也會吠叫,且就算叫牠們"安靜",牠們依然故我,顯然的是,狗當然聽不懂我們的語言,也聽不懂主人任何一方的方言(國語,台語)-因為狗沒有國際觀.
當然,這還不是重點,重點是主人對於他家的狗,只會用同樣的話對牠說,"不要吵!掂掂(台語)",而主人的情緒傳達給狗時,依然是大聲斥喝,狗還是看不懂主人的情緒到底想說什麼,也無法理解為什麼主人要用手指指向牠?牠還是一樣.
雖然牠吠叫的次數不如想像中來的高,但長久下來,他們兩個肯定會有"代溝",也包含他的家人,孩子."代溝"這名詞,也在人與人之間發生過,但至少人不會那樣鴨子聽雷,真的看不懂&…

在某一個電視台,一位從影多年的女星日前接受主持人的專訪,訪問的過程中,這位女星與主持人相談甚歡,幾乎什麼都談,從這位女星的小時候到童年即景,再到她是如何進入演藝圈,甚至連她的感情生活也侃侃而谈.兩個女人在一起,女人話題就隨之啟動.
在一段專訪過程中,這位主持人問這位女星一個問題,她說:
"這真的是妳想要的嗎?","這真的是妳希望得到的結果嗎?"
她沉默了一會,她有點不知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隨即過了約一兩分鐘,她開口了,她說:
"其實,我想要的不是這些,而是我看不見的歲月及我嚮往的平淡生活"
她所嚮往的平淡生活是什麼?其實沒有人知道,就連她走下了錄影棚,經紀人問她,她也無法去解釋她能得到的生活.其實,不管是演藝人員或者是平民老百姓,他本身希望能得到的生活品質,往往說不出一套標準,他只會告訴你,"其實我的生活只要生活簡單,有的吃,有的穿,有地方住,家人朋友都平安,我就心滿意足了",或者"我不求大富大貴,但生活的水準要比現在更充足!"
生活的節奏往往讓人喘不過氣來,如果我們在社會去看看現在連結的人們-電話,手機,E-mail,即時通訊,網路電話等連結設備,快速拉近了人們,也讓人的距離似乎沒有障礙,沒有什麼可以擋的住人想靠近的心.也因為如此,我記得新加坡的一位男歌手所演唱的一首歌-
"天天看到妳 卻產生了距離
愛越熱心 越冷的關係
也許這是我不夠勇氣
去解開妳防衛的外衣
天天看到妳 是習慣和必須
不可能的可能
我擔心面對分離
Oh! 我才知道自己有多愛妳"
距離拉得太近,人與人之間沒有"距離",卻產生了另一種距離,它叫疏離,也是種心不能溝通所產生的距離,想想你與你媽媽是怎麼說話的,大概就能略知一二,我們與最親近的人所談話的距離,表面上沒有障礙,實際上卻產生了無法可以用言語溝通的距離,我稱它為沉默距離(Silent Connect),它像是漂浮在水上的浮萍,看的見葉子,卻看不見它的根,如果是一大片浮萍,你只會看見綠色,卻看不見它的白色.距離太近,人與人之間就看不見那所謂的隱私權,但所謂的隱私權卻保留還給網路的朋友,所以你會注重網路上的隱私,及網友交換意見的水平界線,但你與你家人呢?甚至你與你朋友呢?是否也能保護你那看不見的距離?就拿我弟來說好了,他…

無言情緒

在這世界中,我們學著去縮放這世界,好讓我們自我的觀點能夠更透明,更清晰,就像單眼相機的鏡頭能夠縮放焦距,轉動適合距離,調整最小誤差,讓拍攝者與被拍攝者能夠合理的相距,兩端之點沒有距離,但我們總是錯過距離帶來的誤差及他人給我們的距離像差,導致這兩方的連結上總有些不是難以捉模的方向點,就像在拍攝物體時,你從觀景窗或者從LCD所看到的物體的距離與實際的距離總有誤差值,而這些誤差值足以扼殺我們的經驗,也就是拍攝物體後,總有模糊狀,或者不滿意的情形發生,你就會按下相機上的垃圾桶(C)鍵,將它刪除.
刪除後的照片會不見,但刪除後的經驗不會消除,反而能夠增加回憶還有情緒,我們就以情緒來說明好了.某一天,我觀察到一位小女孩與他的父親在街道走著,而我當時在公園坐著休息,看著他們經過一個櫥窗,那位小女孩被一個可愛的物品給吸引住,眼睛不斷看著他,然後馬上吵著跟父親說,"我要那個,我要那個啦",父親似乎好像聽不到,接著,女孩的語氣越來越大聲,直說,"你買給我啦!",父親很冷眼的說,"不用了,家中已經有很多了!",我看著他們,到底是什麼吸引住他們,原來是一隻貓,那隻貓,沒有嘴巴,兩個圓形的眼睛,橢圓形的臉型,大大的耳朵,頭上還有個大大的蝴蝶結,沒有手指,腳趾,一隻手不斷向你招手,就像招財貓,準備吸引你的錢財,它是Hello Kitty.
那位小女孩被他父親拒絕後,放聲大哭,父親還是不為所動,不斷只有安慰她,說些敷衍的話,"下次買給你,你功課成績好就買給你!",當天的結果,雖然女孩停止了哭泣,但心中的這次經驗,已經殘留不少情緒回憶.
爾後幾天,我偶而總會見到那位小女孩在櫥窗前徘迴,看著那Kitty的身形,心中充滿想念.過了幾個月,小女孩對那它還是充滿寄託,回到櫥窗前,那大型玩偶已經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其它玩偶.我想被拒絕的經驗已經給她不少的記憶,情緒,還有挫折.
當連結不對時,情緒是第一湧上心頭的重要關鍵,我們想要的,我們要與人溝通時,總會加些情緒字眼在裏頭,像今天是你生日,我們一起去吃大餐慶祝好不好呢?明天是你與公司的重要會議,請你一定務必要參加,否則考績將不列入.下星期是耶誕節,你認為要家中布置些什麼呢?上星期我叫你整理花圃,你怎麼到現在還在這裡玩?我還可以舉例更多,但以上的句子雖然你沒有看見高興,嚴肅,歡欣,憤怒等字…

縮放這世界

在水中世界所看到的距離往往是有很大的反比,就像上篇文章中所提到距離的偏誤,連結的不對稱,以及過於放大或縮小的偏差,也因為這樣,我們去看這世界的現象就會不自覺以自我的構想去連結,另外一方面,我們用自我去連結時所發生的直覺也受環境,他人,及現實去做考量,比方說在貓科動物與犬科動物的實驗上,我們若以將貓科動物與犬科動物二字作明顯大小,但在兩字的某一範圍內分別放上小貓及小狗的照片,並讓受試者彼此去說服哪種動物比較可愛,或比較不那麼危險時,你會發現,放在貓科動物旁的照片(不管是小貓還是小狗),一致認為是貓科,而放在犬科動物的照片也是如此,但將照片放在於字的下方,就會被照片給說服,轉變說法,而在上方,又被字給影響,改變看法.
原因是我們大腦不斷用文字影響照片的關鍵度,也就是說照片的吸引程度遠大於文字,但文字的說服能力卻大於照片,也就是為什麼我們會看圖說故事,把一張發生意外的照片,說成這是大卡車先撞上小客車,一張男女出遊的照片,硬是被認為他們是一對戀人,而不是朋友或兄妹,姐弟.
過於放大或者去縮小理解的範圍,會讓大腦失去知覺的感受作用,但我們也很容易這樣做,怎麼說?照片放大在某一範圍內,我們自然去聯想的是這是哪個部分?還是完整的部分?或者直言判定本是如此.數大就是美,但重複不斷的放大不會是種美,而是傷害,且眼睛不許可的傷害,我們知道眼睛有視覺暫留現象,重複的眼線範圍中,重複一段話,一張照片後的兩至三秒會放進大腦的皮質層中,然後加以記住,但如果是像萬花筒的照片放進大腦的視覺皮質中,大腦的想像力可能需要多些分化,就是畫格一格分開,只能記住,但還是不能理解,這兩片拼圖的相似,結合度,及彼此之間的關係.
我舉個例子,一方與另一方發生消費糾紛或民事訴訟,一方一定有個開頭去提告對方為何要在餅乾上有不明物體?為何要告訴對方家庭妨礙,加重毀謗?我們外人是霧裡看花,審理的法官也是要採述雙方說詞,做出合理的判決,前提是法官這個"外人"也必須不能放大或縮小案件的採信範圍內,才能讓雙方心服口服,不過這有可能嗎?我不知道,人在宣布判決的那天,都認為自己可以打贏這場官司,得到勝訴,卻是不爭的事實,敗訴的那方,如果不能提抗告,結果只會無盡,那麼勝訴這方的意義終究只有自己意義.
我們去理解雙方的含意前,是能往前看,往後退,無法左右延伸,就算可以,並非全方位,畢竟人的視角只有一百二十度,剩下的兩百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