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魂體(續五)

圖片來源:Michelle Sarchiapone

 

在哈迪工作室旁有一側樓梯,通往二樓,但不明顯,加上燈光很暗,讓人很難發現這邊「竟然」有樓梯通往二樓,這時候,一名手臂刺滿圖騰與各種圖案的男子走下了樓梯,嘴巴叼著一根菸,一下樓就看見艾維茲在徘徊,他看了一眼,「小姐!這間店關了!你要不要找下一間店?」說話的語氣明顯很不屑,艾維茲沒有注意到她,只是在想著那間社福收容中心的形狀。


那名男子的手搭在艾維茲的肩膀上,艾維茲嚇到,一轉身,那名男子作勢要親吻她,艾維茲用一手把那名男子的臉揮向一旁,那名男子卻用另外一隻手還抱她,把她拉到他胸前,艾維茲很不舒服,一直要逃離他。


「小姐!你為什麼要跑?」那名男子強勢擁抱她。


艾維茲把臉側向一邊,而左手握住拳頭,右手卻被他拉著,「先生!你喝醉了吧?」艾維茲說,「我就算是你的女友,大概也不愛來這套!」


「誰說我喜歡你?」男子聽了很不爽,「你只是我的玩物而已!」

「要不要上來啊?」

「不必了!謝謝!」艾維茲說。


「你們這些男人很奇怪,幹嘛把女人當成你的陪物?」艾維茲不屑地說。


「我奇怪?你才奇怪?幹嘛沒事徘徊在這?況且,我沒醉!OK?」男子一副酒醒的模樣吼叫她,並且擺出 OK 的手勢。


艾維茲一臉白眼看著他,「我有好處嗎?」


「你不會失望的!」


艾維茲走上樓梯,由於燈光很暗,幾乎全黑,就很容易踩空,男子在後頭看著她的臀部,雖然根本看不到什麼,但還是忍不住往上看好幾眼。


「左邊,對!就是左邊!」


「等我一下!」男子快步向前,前方有一個門,霧白色的,但可以隱約看到裡面像是霓虹色的樣子。男子把右手放在一旁的感應器感測指紋,而感測器的前端有一個很小的針頭可以刺進皮膚,測試是否是這間店的「客人」,通過之後,門口的感應器燈光會顯示綠色,但亮度很小,幾乎不容易看見。


一進門,男子就順道把艾維茲拉了進去。


沒錯!這是「非法」的舞孃俱樂部。


艾維茲一進門就看見男生在看著跳舞的女子,若隱若現地在眼前扭腰擺臀,男子把她拉進一旁的小房間,要她坐在椅子上,就當艾維茲準備要說話時,那名男子立刻插嘴:「我不會要你做這個,你根本不適合!你還沒成年吧?」


「還沒。」艾維茲說。


「我可不想重罰很多錢!聽著!那些女生會帶你住她們的宿舍一晚,隔天你就離開,好嗎?」男子指著她說。


艾維茲露出狐疑的表情,「我以為他真的.....」艾維茲想著想著時,一名全身赤裸的女生從一旁的隔間走了進來,嘴裡不斷抱怨:「那個該死的老伯一直往我的胸部磨蹭,煩不煩?他有戀母情結啊?幹嘛不找他老媽幹一幹?」後面一名女子也隨後進來也開始抱怨:「有一個小屁孩也是,是沒見過女人嗎?東摸西摸的,我又不是 iPhone!」


兩個女生,一個金髮,一個黑髮,金髮女子脫下臉上的裝扮與假髮,在化妝台面前畫上新的服裝,一個黑髮則是戴上眼鏡,假裝自己是上班族或是秘書之類的職業,沒有注意到一旁的艾維茲在看著她們。


兩個女子隨後又跑了出去,絲毫沒注意到有其他人。艾維茲好奇地慢慢在她們離開時看著她們的化妝台,亂七八糟的粉餅盒,眼線膏,口紅,當然還有手機等等,手機不時有通知傳來,各種簡訊、電子郵件等等。艾維茲沒有多看幾眼,然後跟著她們兩個走過的路線,隔著一個縫隙往外看。


檯面上除了那兩名女子之外,還有四名女子也在前方的舞台上扭腰擺臀,而各個女子之間有用帷幕遮住,事實上,女子幾乎全裸,只有少數有穿著內衣內褲,但幾乎等同於沒穿一樣。而帷幕之間不斷在霓虹燈之下變化,還有移動場景。


跳舞結束了!艾維茲看見她們要回來,而有些則是跳下舞台與客人互動,現在又換另外兩名女子跑回後台,艾維茲想要跑回原來的位置上,被其他的工作人員看見,「小姐!你是今天新來的應徵小姐嗎?」


「不不不!」艾維茲連忙拒絕,但那名工作人員上前推著她往舞台面前走,艾維茲趕緊跑回來,「小姐!你這樣不行喔!」那名工作人員說。


就當表演結束之後,兩名女子正好跑回後台,而艾維茲死命地不肯往前走。


「你就放了她吧!」一名黑人女子說,「人家第一天,不能這樣強迫人家吧!」她繼續說,「是啊!」另一名亞裔女子也說,「我可是好幾天才敢上場!本來也不喜歡!結果....」她說到一半笑了出來,「變成我的主要事業呢!」這名女子一直再調整胸部與胸罩的感受。


「小姐!妳不要緊張,他不會那樣做的!相信我!」黑人女子告訴艾維茲。


「但我不是....」艾維茲說。

「喔?你不是?」亞裔女子說,「那是工作人員?正好,幫我收拾一下!」

「也不是。」艾維茲連忙拒絕。

「你正好!」那名男子從一旁的隔間走了進來,「你們今晚下班帶她回你們的宿舍睡一晚!」


「亞哥!我們沒有床了欸!」亞裔女子說。

「你們六個人擠一擠就有了呀!不然她睡客廳也行!」

「你覺得呢?」

「嗯.....」艾維茲想一想,「好。」點頭答應。


後面的其他的女人也從隔間跑了進來,看見這些人的對話,第一眼就是問:「她是誰?」其中一名女子問。


「她是你們新來的『同學』。」那名男子說。

「呵呵。」艾維茲笑了一下。


其他的女子紛紛都「下了班」,不斷在化妝台面前卸妝,換回原來的「上班服裝」,卸妝後的女子簡直有些判若兩人,一名亞裔女,一名黑人女,兩名金髮女子,一名黑髮,還有一名成熟臉龐的女子。



「走吧!我帶你回家!」那名媽媽桑的女子抱著她的肩膀帶下樓,其他女子已經先下樓,每一個人各自聊著天,一出門,一輛廂型車停在門口,一名金髮女早就先去把車開過來等她們回家,現在是凌晨三點多,但沒有人真的想到時間。



一回到宿舍,位於一間公寓的樓上,六名女子住在一起,但有額外的房間,不過變成了她們的儲藏室,裡面的雜物一堆,也不整理,總共有四個房間,不過有兩間已經打通,所以看起來一間比另外一間還要大。


六名女子一回到家,幾乎也是只穿內衣內褲趴趴走,最多就是一間外衣外褲。黑人女子一回到家就往沙發躺去,一打開電視,電視畫面播送著今日的實境秀與談話內容,黑人女子轉台到喜歡的流行音樂節目。其他女子則是回到自己的房間,換上自己熟悉的衣物,一名金髮女子先跑進廁所,艾維茲則是坐在黑人女子的斜對面,看著電視畫面。


亞裔女子坐在艾維茲的斜對面,「怎麼樣?滿意嗎?」


「你不用睡一晚!你可以一直睡在這!」亞裔女子告訴她,「對了!我叫翔子。」她繼續說,「我叫衣耶哥。」黑人女子用平淡的語氣說。


金髮女子正好從廁所走出來,「她是美貞。」亞裔女子指著她說。


「她是慧莎。」成熟女子正好在廚房做菜,因為她習慣煮東西給大家吃,「其他人呢?大概睡了!」翔子打趣地說。


「我是艾維茲。」艾維茲說。



慧莎端著兩盤菜走到了客廳,並且把菜放在前面的長型桌上,「隨便做,別計較。」慧莎笑著說。慧莎結了婚,她老公根本不知道她做這一行,她還有兩個小孩,才剛出生沒多久,而她的婚姻早就觸礁,因此也有離婚的打算。


慧莎忙完之後就去洗澡,她不餓,她只是做給「她們」吃,翔子拿著叉子吃著義大利麵,紅醬配著不知道是肉末還是蔬菜的東西,吃得津津有味。衣耶哥則是邊吃邊看著翔子與艾維茲吃東西的樣子。


「好吃吧?」翔子問。

「嗯。」艾維茲吃下麵之後回答。

「還可以。」衣耶哥用一種很平淡的語氣說。

「好吃就好吃,幹嘛這樣說。」翔子說。

「是真的好吃....」衣耶哥講完,放下盤子,「我想要退出....」衣耶哥說。

「退出?」翔子聽到,一臉疑惑。

「他們給你的錢不夠?」

「不是,我只是不想老是在這一行。」

「你有告訴亞哥嗎?」翔子問。

「沒有,他應該不准我這麼做.....」

「你應該如實告訴他,即使婉轉方式也好。」


艾維茲吃完了手中的義大利麵,看著衣耶哥,也不知道怎麼安慰她。


「如果你真的不喜歡,你應該告訴他你的想法。」艾維茲說,「我只是局外人,實在沒資格說這句話....」艾維茲忍不住發言。


衣耶哥起身把盤子放在洗碗槽,轉身走進自己的臥室,而慧莎正好從廁所走了出來,衣耶哥與她擦身而過,慧莎走到了客廳,「你們剛剛說什麼?我看她心情蠻低落的。」


「喔,她想要離開。」


「是這樣啊!那我會珍惜他的。」慧莎走到了一個角落,拿著一個像是網球拍的東西弄乾自己的頭髮,不到五秒鐘,頭髮瞬間乾。


翔子放下手中的盤子,走到了慧莎面前,「你不會想挽留她?」


「我們這一行就是這樣,有人走,就有人替補,你不必擔心吧!」慧莎說完就走回自己的臥室。


翔子坐了下來,告訴艾維茲,「唉!這一行就是留不住人....」


「呵呵。」艾維茲笑笑,沒多說什麼。



天色已經漸漸微亮,現在是凌晨四點多,大家卻還在睡夢中,甚至才剛剛入睡。艾維茲一個人躺在沙發上,東想西想睡不著。


一名金髮女子從臥室走了出來,看了艾維茲一眼,接著走到廁所,頭髮凌亂,蓬鬆,連衣服也不整,打了大大的哈欠,然後不到三十秒又走回自己的臥室。



下午一點多,艾維茲睡得很熟,而其他人還在睡夢中,只有慧莎已經離開宿舍,還有一名金髮女子。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