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魂體(續四)

圖片來源:SteFou!

 

艾維茲被凍結了!她豎立在那邊,隔著其他人如雷、洛爾、艾特、伊瓦對看著彼此,他們沒有知覺,或許沒有艾維茲來得深刻,她一個人站在那邊,看著眼前這個人無法動作地像是個屍體。艾維茲則是眨眨眼,稍微讓自己有所知覺,或是意識。她看著眼前狀態,彷彿是個死寂的冰冷天地,「嗯......」她這樣想。


附近的樹林與冰霧形成的景象像是雲中瀑布般很夢幻,一切好像誕生在雪地中,或是在霧中,不見彼此最清晰的模樣,艾維茲的眼睛往左右看,景象只能看到一點,然後她又往下看,看見自己的鞋子指頭部分,又往上看,天氣很好,只是冷了些,只是淡了些,只是空白多了些。


左右手努力想要動作,但沒辦法,不過眼睛卻是幫了她忙,眼睛呈現淡藍色,慢慢轉變成金黃色,想要破除這個困在眼前的力量。卻念不出什麼咒語,「再來......」艾維茲想著,眼睛更加強烈,周圍的冰霧慢慢呈現淡黃色,然後慢慢碎裂,最後整個冰霧被震碎,而艾維茲累得雙手撐地,呈現跪坐姿勢。


雙手支撐不住,她整個人倒臥了下來。


經過了一天一夜,艾維茲才勉強睜開雙眼,自己仍躺在那邊,呼吸著冰冷的氛圍,感受最接近大地的氣息。「我還沒死.....」艾維茲脫口而出說出這一句。不到十分鐘,艾維茲努力支撐雙手,往前爬行,最後站了起來,支撐樹幹而站起,眼睛的力量消退了,她摸著右肩膀,感覺使不上力,看著眼前,那些人還在,但唯有海娜早已經消失。


努力往前走,應該是說緩慢地往前行進,像是受了重傷的傷兵一樣,也要找到回家或是救援。艾維茲往前走,就看到艾蓮娜曾經來過的河水池子,只是艾蓮娜在中下游區域,艾維茲則是在中上游區域。河水早已經結冰,她往前走,但她以為河水沒有結冰,或是沒有那麼牢固,以至於她只敢走往邊緣角落,但她很想跨越到對岸去,因為再往前走,方向則是通往另一邊的盡頭,她覺得這樣不對,她慢慢往下走,先試踩河水,確認結冰情況,「好險!」她想.....慢慢往前走,試圖跨越到對岸去,路途走得緩慢,而她也只能這麼慢,她慢慢走到對岸,腳踩著冰塊,快到對岸時,因為沒有踩穩,結果踩到了冰塊邊緣而一隻腳陷進河水中,她努力想要抽離自己的腳,但冰塊越來越裂開,最後她整個人掉落了河水中。


她在河水裡努力掙扎,雖然她會游泳,但她的力氣已經不如以往,或是說她現在還沒有恢復體力,根本沒有體力往上游,整個人沈入河水中......



醒來時,自己已經換了個環境,而她在艾蓮娜曾經待過的那間飯店的其中一間客房的浴缸裡面醒來,而蓮蓬頭不斷地往她身上灑落,整個身體浸泡在整個浴池水裏。


「救命!」她大叫。



隔著三間客房的服務人員聽到了有人的呼叫聲,循著聲音然後先敲門問好之後,打開門,直接前往浴室的所在處,而當然浴室的門是關上的。


「小姐!你還好嗎?我要進來了喔!」客房人員問她。


艾維茲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而一打開門,拉開浴簾就看見艾維茲整個人在浴缸裡面,像是做惡夢般不能自己。客房人員不管全身淋濕,雙腳踏進浴缸,把艾維茲拉了出來,放在浴室的地板上。


客房人員看見艾維茲不斷大喊,「小姐!你醒一醒!你還好嗎?」


艾維茲一直嘔吐水,最後她眼睛睜開,看見了一個人員在她上方喊著,然後拉著他,驚恐的表情溢於言表。


「小姐!小姐!」客房人員安撫她。


「?」艾維茲好像沒聽到,馬上站起身,然後不顧全身濕透,東看西看,往客房的大門跑過去。客房人員追了出去,艾維茲先是左顧右盼,接著往左邊跑去,前方有座電梯,但是跟她想得不一樣,然後轉往左邊,再右轉,前方是一座客房,客房的旁邊是樓梯,她二話不說推開樓梯門往樓下走去。


一進去,就注意到指標,上頭寫著二十八樓與二十七樓之間的箭頭,她往下走,甚至努力用跑著,她來到二十一樓,但其實沒有人在追他,連剛才的客房人員都一頭霧水地不知道這個人到底怎麼回事?於是他又自己做回自己的事。


推開二十一樓的大門,走了進去,有些旅客在房門裡面整理行李,有些則是大門關上,一位正好要走出客房的人看到了艾維茲在東張西望,「小姐?你是這裡的旅客嗎?」那名男子問。


艾維茲不回答。


「你是幾號房?」


艾維茲依舊不回答,她繼續往前走,走到右邊最底的角落,最後她往右邊的樓梯往下走,這次她真的用走的。



她從一樓走了出來,全身依舊濕噠噠,至少看得出來她身上穿的衣物沒有乾。來到了大廳,有些人忙著整理行李,有些人在大廳等人,一旁還有開放式酒吧,能看見幾個人在小酌喝酒。


艾維茲則是走出飯店的大門,人們熙來攘往,但沒有人注意到這個特別的人。艾維茲往右手邊走,她看著周遭,也看著附近的人們是如何在意她的眼光。但其實沒有人注意到她,現在是上班時刻的尖峰時間,也就是中午休息時刻,人們多半要外出吃午餐或者跑行程,拜訪客戶等等,在這個「金融區」,顯得熱鬧許多。



往前走,沒多久,艾維茲肚子稍微餓了些,因為她聞到剛烤好麵包的香味,還有潛艇堡的那種味道。她想要吃東西,但這裡根本不知道是哪裡的地方,不可能有當地貨幣可以滿足她的需求。


艾維茲往前走,在大樓與大樓之間,艾維茲看到了一個角落,大概只有一個車道的距離左右,艾維茲走了進去,看見有人拿著手機看著眼前的資訊,艾維茲不知道他們手上拿著是什麼,她只是好奇地看了他們一眼,然後坐在一旁的矮椅上。


時間過去了,眼看就要天黑了!艾維茲看著宛如曼哈頓的石頭陣在眼前上演,卻沒有心思留戀。當我們圍觀時,艾維茲摸著自己的肚子,想要吃什麼,但這樣的時間一過,已經來到了傍晚時刻。


街道人們行走,根本沒有人往這裡的眼光看,少數人除外,除非你想要走捷徑,否則很少人會想這條路,這條路通往另一邊的大馬路,而艾維茲還是坐在那邊,衣服早已經乾,但顯得相當無助。


她往下跳了一下,往另一邊的通道而走。走了出來,同樣是熱鬧的商辦大樓景象,前面一座大大的名牌 Logo 在眼前,旁邊也是,裡面的櫥窗有廣告播放著今年的趨勢,還有模特兒的照片。而這個名牌的左邊是一家速食店,大大的麥當勞的標誌就在眼前,尤其是那廣告所投射出來的漢堡,讓艾維茲口水直流。她不管馬路上的車子在行走,走的速度相當緩慢,於是她也走往那家麥當勞。


一進店裡,沒有錢,就只能望著店內的菜單流口水,而現在是晚餐用餐時刻,當然沒有人注意到她到底想要點餐,還是想找位置保留?一旁還有樓梯通往二樓,透明的玻璃加上裝飾,而鮮亮的漢堡在眼前不斷播送影片,艾維茲在店內站了一個小時,還是沒有點餐,她走了出來,準備要大門口推開它時,一名店經理走了過來,「我看你站了一個小時,你是想點餐,還是沒有錢?」


「嗯.....」艾維茲支支吾吾,「沒有錢。」她小聲地說。


「你說什麼?沒有錢?」他聽不太清楚,現在整間店內幾乎只剩下她唯一站著的客人,其他的不是在一旁準備取餐,就是準備點餐,只有小貓兩三隻。


「我請你吧!」店經理把她請到店內,並且在一樓一旁的一個角落,請她坐下來。店經理走進後方的工作台,隨手拿著兩著招牌的起司牛肉漢堡放在她眼前的桌上。然後又請店員裝了一杯大杯的可樂放在她桌上。「吃吧!我請你。」


艾維茲不敢亂動,但她不斷吞嚥口水,「不用客氣!」店經理又說。


「謝謝!」艾維茲說完,但她不懂怎麼吃漢堡,所以她就直接把包裝漢堡的包裝紙也跟著吃下肚。


「哈哈哈!」店經理看到她吃著紙,忍不住笑了出來,「不不不!不是這樣!」店經理示範如何吃漢堡,但是吃下去的包裝紙早已經吞下肚,艾維茲就看著裡面的食物在眼前「閃閃動人」,大口吃了起來。


「飲料要這樣喝!該不會你也不知道吧?」店經理很怕她也把裝飲料的杯子也吃下去,趕緊示範。


「我知道。」艾維茲說,這時候艾維茲早已經吃下了一個漢堡,準備要吃第二個漢堡。幾分鐘的時間,艾維茲喝著有氣的飲料,配上兩個漢堡,大概從來沒有這麼飽足。「謝謝!」



「你要是想吃東西,往前走兩條街區,有一家教會與社福中心,他們會幫助你。」店經理看她吃完之後,告訴她這句話就往後方的工作區幫忙。



艾維茲吃完之後,就走出店門。艾維茲往前走,就看見四周的招牌越來越「暗」,幾乎只剩下兩三座招牌點亮。她想找店經理所說的社福中心,但沒有招牌,或是不明顯,她根本就不知道在哪裡。她站在一家工作室門口外,不過店外的招牌沒有亮,連櫥窗裡的廣告都不那麼明顯。行人來來回回穿梭,沒有人注意到她。


「哈迪工作室」掛在招牌上,以復古的招牌燈點亮,艾維茲則是站在這個工作室店外的人行道上。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