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魂體(續二)

圖片來源:Davide Gabino (aka Stròlic Furlàn)

 

「你到底要幹嘛?我跟你無冤無仇!」艾蓮娜壓著他不斷大喊。


那個男孩一直想要反抗,頭部朝地,一直努力想要回頭,艾蓮娜很難控制力氣,那個男孩受不了,用力掙脫,找尋在地上的刀子,艾蓮娜往後回跳,看他在找刀子,衝過去想要制止他,「等一下!」艾蓮娜想要架住他,可是他動作很靈活,不讓她有機可趁。刀子在樹葉與碎骨頭之間的附近,艾蓮娜有瞄到一眼,衝過去想要撿起來,但那個男孩動作很快,就在艾蓮娜要撿起來時,也差點被「搶走」。


「你不需要這個!」艾蓮娜舉起刀子,向那個男孩說明。

「fu,de5!」他大喊,不過艾蓮娜當然聽不懂他的話。

「你為什麼想要這個?」艾蓮娜露出疑惑。


那個男孩衝過去,想要搶奪她手中的刀子,而她舉起手,並且把刀子往前面一扔,「你要?就去撿吧!」艾蓮娜則是站在原地,因為她知道他並不是有意想要傷害她。那個男孩往後面奔跑,撿起掉落地面的小刀,而撿起的同時,顏面不斷啜泣。


艾蓮娜從後頭看著他,看他好像沒什麼反應,於是走了過去,「我知道你不需要!對吧!」艾蓮娜蹲下身來,看著他摸著刀子在哭,突然,右手握緊刀柄,往艾蓮娜又刺了過去,幸好艾蓮娜與他還有個小腰身的距離,也就是刀子正好插在艾蓮娜與那個男孩腰身的中間。「你還是死性不改!對不對?」艾蓮娜有點嚇到,正當那個男孩以為插中她時,反而有點嚇到。而刀子瞬間鬆開,掉落地面。


那個男孩低頭不語,不斷想說什麼.....艾蓮娜安慰他,「我知道這裡絕對有什麼巨變,還是讓你這樣,但請告訴我。好嗎?」


那個男孩沈默不說,只是默默掉淚,不斷擦拭眼角的淚珠。艾蓮娜看著他,但不知道接著該怎麼開口才好。「......」艾蓮娜咳了一聲,「咳!這是你的村落對不對?」男孩轉頭想看著她,但後頭的怪物一衝上來,往那個男孩咬了過去,甩在地上,小孩當場被咬死,艾蓮娜則是嚇到不敢亂動。


怪物往那個男孩的身體咬中,想要開始享受大餐,艾蓮娜則是轉頭來,「你這個王八蛋!」右手直接往那頭怪物的左側打過去,而打過去的同時,右手才出現冰霧,正好「烙印」在牠的身上。


而冰霧開始往那頭怪物身上結冰,但結冰的速度並沒有之前來得「有效率」,因為冰霧很薄,很慢,艾蓮娜以為奏效,但其實並沒有,就在冰霧要把那頭怪物凍結的時候,那頭怪物則是回頭往艾蓮娜撞過去,而艾蓮娜來不及閃躲,被撞到地上。


剛才的腰傷還沒好,右手的傷口才剛剛復原止血。艾蓮娜摸著右側的傷口,並且把衣服掀起,看著剛剛的傷勢如何。艾蓮娜努力止住傷口,努力站起,她看著地上垂死的男孩,不敢置信,而那頭怪物身上的冰霧,才剛剛凍結到另一側,艾蓮娜慢慢走過去,摸著右手傷口,似乎還在隱隱作痛。


艾蓮娜右手伸出,想要念咒語,而怎麼念卻念不出來,或是念不完整。怪物努力掙脫身上想要凍結牠的冰霧,走了過來。艾蓮娜則在牠走過來的同時,倒在牠身上。


這時候,奇蹟出現,或者是說,奇妙的事情發生了!艾蓮娜的身上也被凍結,原因是怪物身上的冰霧也影響到她,而怪物想要擺脫的同時,冰霧侵蝕牠的頭,最後兩者都被凍結再一起。


過沒多久,天氣竟然下起雪來,接著慢慢好像入冬一樣,整個環境幾乎彷彿進入了雪季,而這兩者當然被雪覆蓋,厚厚的一層。而地上的雜草,整個樹林也被雪覆蓋,並且樹葉掉落,或者變得枯黃。


艾蓮娜的心跳還在跳動,但是她身上覆蓋大量的積雪,想要動彈也難。她努力掙脫,並且唸出咒語,看看是否有用。不過冰霧仍籠罩她全身,雪也是一樣。


艾蓮娜不死心,再念一次,這次咒語終於發揮功用,身上的冰霧開始融化,影響到覆蓋她身上的積雪,也開始滑落。而隨著積雪逐漸散開,艾蓮娜終於可以從積雪中現身,只是她有點不一樣,她的身上也開始長出眼睛,她還不知道。


艾蓮娜看著附近的周遭,景色真的變化速度很快,不敢置信。本來是像夏天的景色,或是像夏天與秋天交會時,怎麼完全變成了冬天?艾蓮娜往前走,踩著厚厚積雪,不過腳步實在很慢......


她看著周遭,大腦還在想著怎麼會發生這種事?也就是時間還是什麼之類,改變也太快,艾蓮娜往前走,努力想要探索這一切,因為這邊的環境實在變化令人摸不出頭緒。



明達葉則是看著前方,地上的雜草長得又高又長,明達葉忍不住想要拿起她身上的小刀去除。珍妮維斯則是在後方看著她,「姊,你那刀根本就沒用吧?」


「沒用?我救你時,還真的沒有用到它!因為我懶得用!」明達葉舉起小刀,看著刀子的鋒利端,「但這時候就一定用得到!」明達葉順勢又往附近的雜草揮舞一刀,雜草上的草上緣處也被砍下,但沒有劃下多少。


「至少夠平吧?」明達葉指著雜草,雜草的頭幾乎切齊,整齊劃一。

「呵呵!原來這就是刀子的功用!」珍妮維斯笑笑。

「你應該知道,這刀子還是有它該發揮的用途!」明達葉繼續揮刀,砍除雜草。


珍妮維斯回頭看著整齊的雜草,心想,「這他媽的有夠整齊厲害!」她忍不住想著這樣的髒話,畢竟,明達葉是她仰慕很久的對象,但這是同袍欣賞而已。


明達葉收起刀子,看著前方一棵高大的樹木,這棵樹木長得又高又瘦長,彷彿來到不同的林地,而地上幾乎沒剩什麼雜草,「真不敢相信!」明達葉大呼。


「什麼?」珍妮維斯腳步跟上,想聽清楚她的話。

「你應該看看這幾棵樹!」明達葉指著樹木。

「就....」珍妮維斯露出疑惑,「樹木啊!」

「你沒有看過這種樹吧?你看上頭!」明達葉抬頭指著上方。

「什麼?」珍妮維斯抬頭,不過陽光刺眼地讓她看不清楚。


這時候一隻準鳥飛了下來,停在上頭的某一樹枝上,「那種鳥倒是看得見!」珍妮維斯指著鳥。


「喔!」明達葉看了一下鳥,而鳥兒也看著底下的兩個人。


突然鳥兒飛走了!牠還在這之前又看了第二次。

「往前走吧!」明達葉說。

「喔!」珍妮維斯跟上她的步伐。



積雪還在,艾蓮娜踩著步伐,但沒有很沈重,因為下雪的情況緩和,至少目前只有應符地上的雪景,而她看著眼前,樹木、草地,還有些微的山丘。往前走一段路,花了快半小時,雪才慢慢「消去」。


艾蓮娜看著自己的鞋子滿室雪花,她拍拍雪,還有身上的雪花,因為這些雪覆蓋在她身上很不舒服。再往前走,艾蓮娜看著一頭白色的怪物在眼前看著她,而她從來沒有見過這新品種。



艾蓮娜冷靜下來,不說話,這種場面看久了,也知道怎麼對付牠。不過那頭怪物好像視而不見一樣,就只是從她身邊經過,艾蓮娜在經過那一霎那,完全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滿腦問號。


「嗯?這是什麼情況?」她心想。


怪物經過時,牠身上的眼睛看著艾蓮娜後脖上的眼睛同時睜開,然後又同時閉合。艾蓮娜還是不知情,她現在只是在疑惑,這到底是什麼怪物品種?


往前走,艾蓮娜看了前方大約一公里的路程吧!有一座陰影之類的東西,她好奇著那是什麼,於是她就走了過去,往前走快接近那座陰影時,原來才發現,那是樹木倒下來壓到石頭導致的情況,她蹲下來看,果然有一座洞穴,她慢慢彎腰走進來,洞穴很黑,走到了大約兩分鐘左右,洞穴就死路了!她摸不到有路的跡象,她轉頭過來,樹枝下方的枝葉遮蔽了看清楚前方的景況,艾蓮娜往前看,「這應該是不錯的地方可以躲藏。」她這麼想。


不過,一隻黏獸卻在洞穴上方看著她,而且還是白色的。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