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魂體(續)

 

圖片來源:Ben Salter

艾蓮娜看著四周,一切靜悄悄,像是一個死寂的禁地。這一切霧茫茫,偶爾可以看到樹枝與樹葉,艾蓮娜靜下來看一看,腳步走得很緩慢,像是到處都有地雷一樣驚恐。「這.....」她有點說不出話來,不知道該開口說什麼,突然一隻準鳥飛過空中,夾帶著叫聲,讓艾蓮娜嚇了一跳,她抬頭看,只看到黑色翅膀的鳥兒掠過,看了一下自己右手的圖騰,沒有反應。她小心地走,往前大約幾十步的距離,就看見大批駭骨在眼前,有人頭骨,動物的頭骨,各種碎骨,還有脊椎或是大腿之類的骨頭,散落各地。「!」艾蓮娜露出訝異的表情,「怎麼回事?」不過,沒有人可以告訴她這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


往前走,見到一處破碎的村莊,帆布或是樹皮之類的布料已經發黃發臭,用樹枝或是樹皮等等搭建而成的屋子已經不像一個樣,到處散亂著樹枝、腐爛的衣物、果子,還有人骨,艾蓮娜看來已經來到另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她不敢相信這眼前是個孤寂的世界,彷彿發生過什麼,卻無人回應。


一隻禿鷹飛了下來,吃著腐爛的動物皮,看起來好像是馬皮,或是牛皮.....艾蓮娜在遠處望著那之禿鷹,沒多說什麼,禿鷹看來還是能吃到一些碎肉,附著在皮下組織的肉末,或是骨頭關節殘餘處的肉末。牠低下頭,沒多久又抬頭,左顧右盼,咬了幾口,算是開胃菜,之後就起飛,揚長而去。


艾蓮娜不害怕骨頭,只是看到這種局面,說不話來。她走過村落,踩著地上的雜草,散亂著各種駭人的景象:除了骨頭之外,甚至還有一個嬰兒的屍體——看來只剩下動物咬過的痕跡,當然還有蛆。黏獸爬到一個糞便上,吃著裡面的殘留物,後面來了幾隻,也跟著爬了上去,不過這糞便顯然已經乾涸,艾蓮娜沒看到這個,她的視線只有前方,還有這周圍的霧氣,往前走,看來已經「脫離」了恐怖的影子。


不過氣味還是很重,雖然有「水氣」,但仍擺脫不了夾藏在死屍以及腐爛之間的刺鼻氣味,尤其霧氣是飄散著,因此,即使遠離那種地方,氣味仍跟著來,艾蓮娜摀住鼻子,扭曲表情,走過那村落之後,還是不敢卸下那種「痛苦」的感覺。


一隻怪物在眼前吃著死屍,艾蓮娜看見牠的背部,不敢亂動。牠吃肉的樣子以及聲音劃破了寂靜的天空。艾蓮娜露出驚訝的臉孔,眼睛瞪得很大,她慢慢經過,不打擾牠「用餐」,等到她終於超過牠的身影時,她才卸下心防。不過她這次不直走,而是走九點鐘與十點鐘方向的位置。


「呼!」艾蓮娜嘆一口氣,然後回頭看,顯然沒有任何生物跟在她背後。她往前走,前方有一處小河流,還有一處小下坡,水流裡面有魚,而水不深,可以看到底部。她往下走,但不過河,往河的上流走,往前走沒幾步,終於看到大石塊,艾蓮娜踩著石頭,往河的另一邊行走,她來到河邊的另一處,然後往上走,附近仍有許多岩石塊,她踩著石頭,慢慢往上爬,來到了雜草處,這邊霧氣顯然減少了,但危機仍存在。



明達葉在蛇的胃腸裡,她身旁都是腐蝕性的胃液,她要想辦法破肚,她用力踹蛇的胃,往上打蛇的背部,但顯然毫無作用,她的鞋子看來已經被侵蝕地差不多了,她感覺腳底很不舒服,「媽的!」她大喊,然後用力跳,甚至快步跑向蛇的尾部,之後在反彈往蛇的頭部跑去,不過蛇的嘴巴閉著很緊,兩根牙齒就在明達葉的上方,她的身體垂下,然後用力一蹬,牙齒的尖部觸碰到上齦,蛇痛得大叫,明達葉見狀大好機會,立刻往蛇的「出口」跑去,這時候蛇又要把嘴巴閉合,明達葉這時候就用力往兩根牙齒的中間上方打下去,蛇這時候痛得閉不了口,而明達葉全身都是蛇的黏液,而鞋子早已經腐爛地差不多。


「敢惹老娘?」明達葉憤怒地說,握緊拳頭。


明達葉跳了起來,往蛇的頭部用力一蹬,蛇的兩眼中間被打出一個凹洞。「哼!」明達葉不屑地往後走,「她呢?」她心想。


明達葉往後走,找尋她妹妹,「珍妮!」她大喊。不過無人回應,往前走大約五分鐘,看著一個身影,她往前一跑,身受傷的妹妹倒臥下來,一動也不動。「珍妮!」明達葉大喊,不過她沒事,只是體力不支而倒地,還有皮肉傷。


明達葉把她扶到一處的空地上,然後檢查她的傷勢,大致上還好。等到了天黑。明達葉點起火,而她看著火燃燒,珍妮維斯才慢慢甦醒過來,眼睛慢慢睜開,還被火苗的煙給燻到,讓她難以睜眼。


「你還好吧?」明達葉攙扶她起身,珍妮維斯則是慢慢起身,想辦法坐穩。

「還好.....我以為你已經......」珍妮維斯又高興又驚恐地說不話來。

「我也以為我會死在牠的肚子裡。」

「看來牠消化很慢.....」明達葉打趣地說。

「哈哈!」珍妮維斯喜極而泣地說,「這時候你還可以開玩笑。」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明達葉把珍妮維斯的肩膀倚靠在她的肩膀,「我們是很堅強的姐妹!」她說。


珍妮維斯像個需要保護的小女孩,依偎在明達葉的胸懷,她沒說什麼,也沒想什麼,火燒得很旺,明達葉則是看著火苗,想著「未來」。



隔天一早,大約六、七點時分,兩個人就這樣相互擁抱睡著,火早已經熄滅,只有殘煙,一隻松鼠從她們面前經過,看了一眼她們,然後跑到另一棵樹上。明達葉緩緩睜開眼,揉揉雙眼,打了個大哈欠,鞋子變成了開口笑,而她不在意。


她把珍妮維斯扶到另一邊,而她起身東看西看,仍在樹林中,仍在一個未知的世界中,沒多久,珍妮維斯也醒來,看著背影的姊姊,她走了過去,「早!」她說。


「接著,走哪?」

「不急,我覺得處處都有路......」明達葉說。


她轉身看看,四處的樹葉灑落滿地,看看是否有建築物可以辨識?「我覺得我們來到一顆荒蕪之地.....」


「你不要亂講!一定有出路的!」明達葉告訴她。


明達葉往後看,然後思考:「從那邊來的...應該有路可以走......」她選擇「蛇」走過的路,「那邊吧!」她指著後方。


「那邊?」

「我很確定。」

「聽你的!大姊!」珍妮維斯向她敬個禮。


明達葉先上路,珍妮維斯在後,明達葉看著趴在地上的那條蛇,動也不能動,而屍體仍有餘溫,看來因為動彈不得,難以呼吸而死。「今晚吃蛇肉,如何?」明達葉開玩笑。


「呵呵!」珍妮維斯哭笑,「牠?我覺得難以下嚥......」


明達葉摸著蛇的身體,仍有溫度,看來,死亡不久,明達葉看著那條上百公斤的蛇,那光滑的皮膚,覺得嘖嘖稱奇。



艾蓮娜東看西看,附近像個死城,或是死寂的地方,雖然沒有霧氣,可是整體的感覺卻是異常接近。吃著腐肉的怪物嗅到新鮮肉的氣味,剛剛吃著肉的那隻怪物,聞著氣味,追到艾蓮娜身上,不過她還不知道。怪物東聞西聞,彷彿新鮮的就在附近等著牠,「好久沒有新鮮的.....」牠想的可能是這個。


艾蓮娜則是看著周遭,前方的一棵樹上,明顯有破壞的痕跡,樹皮幾乎被啃爛,還有爪痕,附近幾棵樹也斷了一半,只看見樹葉倒在其他樹木上,艾蓮娜轉著方向前進,繼續往前走,地上滿是碎木,還有動物屍體,或者是說,骨頭、布料、樹皮等等物品散落各地,她看到又一處駭人的景象,只不過沒有第一次看到的這麼恐怖。


艾蓮娜屏氣,不敢多望一眼,然後繼續往前走,突然一個小孩子雙手拿著小刀子衝了出來,要刺向艾蓮娜的腰部,艾蓮娜來不及閃避,右側腰部被劃了一痕,鮮血直流。「痛!」那名小孩子不死心,轉身又往艾蓮娜刺進去,艾蓮娜這次閃得快,然後抓著他的頭,要制止他,不過他轉身,把刀劃過她的右手臂,艾蓮娜又痛得收了起來,「等一下!」她大喊。


不過他聽不懂!執意要刺死她,艾蓮娜忍著傷口,想要念咒語,但是念不出來,小孩子把刀子轉向刺向她的心臟,艾蓮娜這下急瘋了!打向他手臂,刀子掉落,然後試著要他冷靜下來,不斷把他壓制在地上。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