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謀說法

圖片來源:Spyros Papaspyropoulos

 

當美國人說出「沒錯,這是陰謀時」,我就不假思索想到:「這還真的是個陰謀。」怎麼說?人前人後的那種關係,讓我覺得人心難懂,前後不一的說詞,政治的攻防戰,你我的唇槍舌劍,到處的謠言與抹黑,還有惡意的人身攻擊等等,人心真的很毒辣,什麼事都幹得出來!不只是針對哪個國家而已,放眼全世界,好像處處都有存在的酸民與恨意者。


左派與右派的你來我往,看得我都覺得煩,要這些支持派與反對派握手,這根本不是「辯論」場合,而是真正的暴政衝突,就像抗議政府的手段是不公不義,是打人者不對,反抗者就沒錯之類的非黑即白的地帶。我不支持誰,香港人?香港警察?我都不挺。


香港人是反抗中國的那種政治風暴,香港警察是為了維護社會秩序,都沒有錯,也都沒有對。唯一對的合理就是大腦的言論總是都以為那是唯一的手段鎮壓,你沒有反抗,就沒有鎮壓,你有丟危險物品,造成社會街頭大亂,警察當然要鎮壓你的不合理秩序,反之,如果你沒有參與,警察還打你,當然是警察部隊,現在的激進派,幾乎把中國入侵視為不合理的要求手段,只要有中資參與,就認為中國在裡面有罪,好吧!全世界就只有你看「中國」不順眼,只要有中國這兩個字,管他是中國什麼相關,就回絕,這是你的手段吧?


你可以反對中國,在事實上,中國確實存在,你可以不買任何中國製造的商品,任何有中國入侵的商品,這是你的自由。然而,我也不是幫中國說話,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往來確實靠著貿易,才有今天的來來往往,今天再小的微型零件「可能」都來自中國,或是經過中國,這下可好了!只要你的手機含有中國來自的東西,即便再微小不過,你都會拒絕受理,那麼我只能說,你要買到唯一由本國參與的,很少。


你還記得,我問過同事的一個問題嗎?「如果有人突然無預警打你一拳,你第一個反應是什麼?多數人的回答是「打回去。」接著才問為什麼?不會有人先問你為什麼打我,然後白白挨打。因此,現代人的理智多半也沒多理智,情緒用事倒是真實天天上演,哪管你是藉酒壯膽,還是勇於面對,情緒這件事的理性,也都參與著情緒的因素在裡面攪和。


所以,究竟是什麼問題?人心的那一面真的就只是看著那一面嗎?陰謀論,果然是真的,日久見人心,很多時候,只是看到那一面,我們所思考的也是那一面,還真是一點也沒錯,所意識到那一面也都是因為時事環境造成而擁有的那一面,證明著我們是理性與情緒之間的呼應者,把意義攤在陽光下示人。


是對,是錯,可能只是自己總認為,你所思考的,所想的,所構思的,反映出真正該有的一面,政治向來就是一種大打政績牌的一場言行舉動,我也不為哪一位黨派而支持,我看不到政績——我是說任何候選人還是任何一位政府官員只要做該做的事,做到最好,我就選擇誰,但選前實在看不出來——因為沒做事,或是信任度不夠,也只是淪為嘴巴說說。 


政治是一種很奇怪的氛圍,現在的政治不像選班長一樣,覺得誰「值得」信任就選誰,你可是選市長、縣長、里長、總統、黨派,還有委員等人,他們要拿出怎麼樣的政績給你看,拿出選票給你看,你才「可能」會投給他們,記住,這才加入可能而已,至於你是否真的會投誰,都是一整個狂熱份子所為。


你問綠營的選民,都在罵藍營,反之,你問藍營,也會罵綠營,政治的狂熱只是建立某種愛國主義的氛圍上,我自稱愛國主義者,維護愛國的主權是我的信念,自然就會建立某種國家的建立思維上,去保護任何詆毀國家的中心思想的中傷下所產生的任何震盪。因此,狂熱者如果不能說很理性,那麼只是情願被指派很情緒上的亢奮。


你維護自己國家的主權,任何來自外國的任何滲透,都可以被變為某一種的不公義的集中思想打壓,就認真面來說,我們確實很認真,因為就像來自一派的聲音說你是私生子(女),提出證據證明你就是,有基因報告,有親生父母作證等等,你突然一頭霧水,認為怎麼可能,我明明就不是,但是當所有的證據全部指向你時,你可能會因為來自外在的壓力而認罪,也或者變成強迫地認為你默許就是。因此,什麼才是真正的社會認證,也多半在多數人的聲音接著變為我們兩派在某種的聲音應答。


還是沒結果,是吧?言論自由恐怕也變成我有憲法保障的自由,任何人都有理,反正嘴巴長在你身上,你要講什麼都可以,只是我們還沒有可以到負全責的地步,或者,你的思想與你的行為之間也根本沒有一種認為你可以思考到所有的責任的地步,思考你所說,所行動以及所有你影響到的層層地步。


還真是變為陰謀論,一點也沒錯。因為,我們的政治狂熱,在某種程度上,都是我們眼前所見,所認為,但在背後的那一面,也根本不是我們非想所見,就是根本不如預期所盼望的一面可以達成某種平等。當情緒蜂擁而上,所認為的一股腦地都認為是正確觀的現代觀念之後,才認為我們衝過了頭,理性並沒有真正讓我們思考,反之,理性也只會把行為更加合理正確化,當所有的行為變為某種正反代表詞之後,我們當然義無反顧支持我們的候選人。


誰當不當選又如何?每一個人都說為了我國好,為了讓我國進步繁榮,要讓世界看見我國的驕傲與榮耀,煩不煩?在某根基點上,若是真正有心——把真正該思考的點納入考量,當然會更好,而這非重點。重點是:思考我們政治的一派的有心觀點上,就很容易對症下藥到看得到的病徵上,誰真正可以直接看見造成病徵的病毒上下手?



恐懼的未知讓人更加害怕,尤其在黑暗中,床底下,衣櫥裡,或是門後,淋浴簾,棉被裡面等等,都藏有任何(不)存在的說法。



醫生嗎?還是流行病學家?生技專家?還是基因博士?我們往往都認為一心看到某種的認為就是對我們不公義攻擊,我們曾經狂熱過,就像某種的崇拜,如果非某種廣義的邪教,就是我們的合理的政治黨派上的正義認為都是一體式的瘋狂正確的鐵證。


所以,誰不瘋狂?人們,但話說回來,誰又很理性,也是我們。不過用政治的那一派說總認為政治是某種的攻擊,某種站得住腳,好像也言之正確。畢竟,政治本身幾乎來來往往的言論戰,站在多數言論自由的肩膀上,幾乎都認為那是唯一存在的保護傘。因此,陰謀論的假說一直不脛而走。


既然真正有某種陰謀論存在,美國人的那些懷疑論者自然也會認為美國政府真正的目的才不是這個(你別問我是哪一個,因為我也不知道)。那些不想被美國言論操控的集權人士總認為美國另有打算,就算你說它是軍事基地,我才不信。而放大那些對於懷疑論者存在的確實人士而言,陰謀論確實有其真正的必要,反正本來就不是我(們)所想的這樣,這個男(女)人根本就非那個紳士淑女樣,真正的陰謀卻是另有其他。當某種認為的人前人後的不一而開始有矛盾時,我們總認為那不是矛盾,而是正當。


因此,看看我們的那種,某種認為的兩面人手法,還真是嚇一跳。我們總認為陰謀應該有某種存在,在我們的那種認為的一體兩面,其實就只是為了某種而真正存在。我們都總認為外星人存在,野人或是大雪怪還是非人類生物的怪物都可能生活在顛倒世界中,就像《怪奇物語》的「必要性」,誰是真正的可怕存在性?是我們某種投射上的影子。


恐怖確實很恐怖,因為恐懼的未知讓人更加害怕,尤其在黑暗中,床底下,衣櫥裡,或是門後,淋浴簾,棉被裡面等等,都藏有任何(不)存在的說法,因此,回到懷疑論身上,在總認為投射在陰謀論的頭上,總是被放大在那,認為陰謀的說法確實真正不謀而合,所以才被懷疑作假,人類登陸月球是假的!氣候變遷當然也是。


假新聞存在更尤其明顯,我是說,事實的真相已經不能用眼見為憑作為合理的說法,認為可以 Deepfake 的用法,都可讓我們一窺邪惡有多惡毒,而惡毒有多麽令人都會著迷,滿足我們的慾望,以及散播最遠的合理真相化的證據。


所以,這是陰謀論嗎?當然是,一切是我的陰謀,因為就是要你看到你不是存在的說法,就像魔術一樣,你總會說:「不可思議!難以置信!」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