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體(續)

圖片來源:Tobias Zils

 

晏獨自踱步,走了一半之後又返回,不停重複這個動作,低頭思索,想出一個方式來解答這眼前的疑問。她聽了一下四周,安靜又帶著雪花,她看著天候,看起來不太妙,風雪似乎有增強的趨勢,雪越來越大,越來越多,她聽著那風聲,真的感覺風雪要變成那種暴風雪的來臨前兆,她得要找地方躲避才行。


四處看看,幾乎沒有類似洞穴的地方可以躲藏,她還是得要離開那,晏再唸一次咒語,她身後的冰霧豎起,像個山洞搬隆起,呈現海浪狀讓她可以暫時遮蓋住雪,但冰霧承受不住上頭的雪花重量,幾乎不到幾秒鐘就出現了裂痕。晏聽到風聲夾帶著脆裂聲,知道冰霧也無法承受這樣的「壓迫」,於是還沒等到冰霧保護她的同時,就自行跑出來,並且往右邊跑去。一看到什麼,就抓住什麼。


她抓住的是一棵枯木,上頭都是雪花,往前走,晏看不到盡頭,當她回頭想看看原來的那個「地標」時,也看不見,一切消失在雪霧之中。晏暫時不管這麼多,還是保命要緊,她雙手成交叉,感覺一絲寒冷的氣候在她身上,往前走,似乎景色都一模一樣。


她隨處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並且唸著咒語,希望可以遮住這眼前的「寒冷」景象,她的身體被雪覆蓋,但心感覺是溫暖的,因為她持續唸著咒語。


不知道過了多久,天色已從白天變成了黑夜。風雪已經悄然停止,一切靜悄悄,鴉雀無聲,感覺連她自己的心跳聲都可以聽見。她睜開眼睛,前方是一片黑色的白雪,她撥弄頭髮,拍打身上的白雪,坐了起來,一切完全「停止」。


死寂之地,她還是被「困」在這裡。



艾蓮娜跑出公園,她想找到那頭怪物,但眼前只有當地人、遊客以及各種來來往往的民眾。前方有個十字路口,她看著對向的燈號,想要趕緊走到對面,一變成了綠燈的行走標誌,她跑了過去,看著眼前的建築物,然後又回頭看,她好像有看到一頭怪物在對角的餐廳裡面,那座餐廳的人潮看起來蠻多的,因為她的視角看著人們以及餐廳裡面來來往往要排隊用餐的客人。


她又繼續等待號誌,跑到了對向,一看見餐廳的櫥窗,裡面果然有很多人在用餐,還有人在門口排隊,她沒有排隊,直接開門進去,服務生一見到她,大喊「歡迎光臨!」之後問她有預約這樣的話,不過她沒有聽懂,或者根本不予理會。直接走進去,餐廳裡面幾乎座無虛席,餐桌上有各式各樣的糕點,原來這是間有被報導的名店,它的招牌蛋糕是人人必點的選項,它獨特的飲料也是必點,不過艾蓮娜根本不甩這些,餐廳的牆壁有一面是鏡子,因此,她不時可以望向鏡子裡面的自己,並且同時反射出來,她確實感受到了怪物的存在,因為她的一督有看到它的存在。


她走向廚房,或者是說準備餐點的地方,一走進去,就看見工作人員以及後台的店長、副店長、經理等人在討論事情,或者幫忙餐點,經理面對艾蓮娜,一開口就問,「你怎麼會進來的?這裏顧客是不能進來的。」艾蓮娜聽不懂,她往前走,但沒走幾步,服務生就走了進來,經理轉向這位服務生,並且請她向艾蓮娜解釋,請她離開這裡。


服務生好言相勸,艾蓮娜無動於衷,她只好拉著艾蓮娜,並且用很和婉的動作請她離開本餐廳,不要打擾用餐的客人。就在她準備半推半就的情況下走出餐廳時,餐廳玻璃反射著後方的樣子,她確實看見了彎角猛獸就在廚房裡頭,她突然急轉彎,衝向廚房,並且念出咒語,朝著廚房的大門射出一道冰霧,冰霧砸中廚房上的牆壁,開始凍結。


廚房的牆壁就像被黏上了一大塊「污漬」,只不過是透明霧白的。冰霧垂延下來,釣到了準備餐點的流理臺上,桌上準備要端給客人的蛋糕,慢慢變成了冰雪蛋糕。廚師看到紛紛閃避,有些工作人員還嚇得跑出廚房大門,店長與副店長又急又氣,一方面不斷向客人道歉,一方面趕緊把這個「奧客」要轟出店門口。


艾蓮娜確實看見了,「你一定在這!」她大聲說,工作人員上前抓住她,可是不到五秒鐘,彎角猛獸真的如實出現在最角落的流理台上,廚房的整個區域幾乎是透明的,除了工作的地方,客人可以觀察到裡面的情況是否真的那麼清潔衛生,有各式各樣的客人看見彎角猛獸就在他們面前的角落處,完全呆滯模樣,有些則是想要逃離,做出逃跑的動作。


還沒等到彎角猛獸攻擊,這些客人幾乎從餐廳的門口大量跑了出來,原本在外面排隊的客人,一見到玻璃櫥窗後方的「東西」之後,也瞬間打消胃口,變成了沒生意的名店。


彎角猛獸聽著逃跑的客人的腳步聲,就讓牠不耐脾氣,出手攻擊,一道雷射光就從牠身上的眼睛射出來,直接穿透玻璃,並且射到了對向的運動服飾店上的玻璃,運動服飾店的代言人看板上的眼睛剛好沒了眼珠。


在這同時,也有客人被雷射光給射中,當場斃命。艾蓮娜唸出咒語,射出冰霧,但是那些冰霧被射中在牠身上,幾乎不痛不癢。因為沒多久,冰霧像融化的冰一樣,消失殆盡。艾蓮娜見狀趕緊逃離,彎角猛獸直接衝破廚房的展示玻璃,衝破餐廳櫥窗往運動服飾店跑去,一跑到路上,所有的汽車與公車,不是來不及煞車就是直接撞向前方的車輛,本來熱鬧的街區,頓時更加「熱鬧」,且交通大打結。


艾蓮娜追了出去,並且再一次不死心射出冰霧,冰霧沒有擊中牠,反倒是射中狀再一起的車子,車子頓時凍結,她看著車禍場景,趕緊跳上汽車的引勤蓋,往運動服務店跑去。彎角猛獸一衝進服務店,就把落地窗撞得完全破碎,原本還在挑選衣服或是運動鞋的顧客,也放下手邊的商品往店門外逃離,還有幾位客人正在試穿新衣服,完全沒聽到外面的聲音,因為運動服務店還播放著背景吵雜的音樂,直到鴉雀無聲,有一位女性客人一開門,就看見彎角猛獸就在她眼前瞪著她,她嚇得大叫,彎角猛獸立刻射出雷射光,剛好射中她的脖子處.....倒地不起。


彎角猛獸感覺她追了上來,就往樓梯上跑去,艾蓮娜見到有機可趁,唸出咒語往彎角猛獸的下方攻擊,結果沒有射中,反倒是牆壁被射中,牆壁的混凝土開始凍結,然後往下延伸,連帶衣服、外套,開始成了雪白的衣裳。


「你別跑!」艾蓮娜大聲說。


彎角猛獸身上的眼睛朝著艾蓮娜射去,沒有射中。來到了二樓,當然沒有時間閒逛,彎角猛獸又往三樓跑去,艾蓮娜也追了上去,一旁的客人本來在拿起架上的衣服要準備比劃試穿,就看見彎角猛獸與艾蓮娜好像在玩你追我跑的遊戲......都瞪大眼睛觀看,不敢置信的模樣全寫在臉上。


彎角猛獸到了三樓之後,本來要往四樓,或者以為會有四樓,結果那是通往員工休息室的地方被大門鎖住。牠猛烈撞擊,鋼製的門,沒多久就被撞凹,一個凹陷的角清晰可見,艾蓮娜見狀大好機會,朝著牠不斷射出冰霧想要完全凍結,但是強大的力道根本沒有用,艾蓮娜看見彎角猛獸被攻擊有反擊的趨勢,但來不及躲避,彎角猛獸立刻出前掌用力一揮,把艾蓮娜的身體與臉頰當場畫出一道很深的爪痕,而她也當場昏厥。


過了一陣子,艾蓮娜躺在病床上,不知道誰救了她,誰又幫了她一把?彎角猛獸已然消失不見,留在三樓的場景上只有凍結的冰霧,整個運動服飾店幾乎成了灰白色的冰店面,牆上的燈光還一閃一閃,每一個滿頭問號的客人與店員呆在那邊......


那名警探也出現在現場不到一百公尺的距離,他走過去,詢問目擊證人,想要了解這個女孩還有什麼沒說的秘密......



晏摸著身上的雪,表情落寞看著眼前景象,天色已暗,沒有柴火,沒有月色,只有深藍色的那片幽暗之處。一隻准鳥在光禿的樹枝彎著頭看著她,接著展開翅膀,飛往另一邊的方向,晏完全像失了魂的女子,兩眼無神看著前方還是某處。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