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體

圖片來源:FlowerKid(Flickr)

 

艾蓮娜只想找樂子,看這整座城市的摩天大廈,一棟又一棟豎立在她眼前,感覺像是來到了嶄新的天地,而她是背包客,旅行這城市的美妙,附近的商業人士來來往往經過她面前,她只有看他們一眼,有紅有藍,有綠,還有各種顏色的穿搭,彷彿她看到了各種不同顏色的彩虹。往前走,正好有一座公園,還是花園之類的吧?綠蔭的樹以及草地,草地上有人在野餐,也人在享受日光浴,有人坐在休閒椅看書,玩手機,她往前走,旁邊的矮牆遮住了她想進去的通道,看到一個轉角之後,她左轉走了進去,旁邊的告示牌,看也不看一眼,「上頭禁止釣魚,禁止吸菸,以及禁止焚燒,還有露營。」一走進,映入眼簾的是一條綠色大道,兩旁的樹木筆直,幾乎每隔幾公尺就有一棵樹,樹與樹之間的草地青翠,還看見許多不知名的野生植物,還有各式各樣的花朵,往前走,有一條分叉道路,Y 型道路,她選擇了右邊,一旁有告示牌,寫著什麼花園在那邊,池地在那邊等等,她幾乎不這麼在乎,只想「隨處走走」。


往前走,又有兩條叉路,一條往九點鐘方向,一條則是十一點鐘方向,她選擇了十一點方向的指示走,往前走,有一段不小的上坡,之後就是緩慢的下坡,沒多久,她看到的一座橋,拱形橋,她往那座橋的方向走上去,一旁有護欄圍住,在走上橋之前,她看著池水,大量的青綠色模樣,路人與遊客來來往往,她往前走,往上走,接著往下走走到「對面」。


過了橋,馬上就是一個十字路口,她選擇右轉,直走沒多久,一大片草地就在她眼前,遠眺前方,蔚藍的天空,以及草地上的人們的休閒活動,讓她更放鬆,更自在。「真想住在這裡.....」她的大腦立刻浮現這句話。她找了張休閒椅,坐了下來,看著眼前的湖池,陽光反射在湖面上的波光,讓她更為雀躍與無憂。


就在她放鬆之餘,湖面好像有什麼不對勁,她仔細看著眼前的湖水,突然,一隻彎角猛獸從湖水竄出,應該說,一把彎刀就從湖水射出來,差點就砍中她,幸好她坐在椅子的左邊,不過整張休閒長椅分為兩半,休閒長椅是木頭製成,沒有倚靠的地方,就只是一條長方形的柱狀物。彎刀收回去,第二次,彎刀朝著右邊襲來,也就是艾蓮娜的左邊方向。艾蓮娜立刻起身往步道跑去,彎角猛獸立刻浮出水面,往艾蓮娜跑去。


路人見狀都嚇傻了!紛紛閃避。彎角猛獸的目標似乎只有艾蓮娜一個人,第二把彎刀朝著艾蓮娜衝去,只有砍中樹幹,彎角猛獸跑得很起勁,立刻飛撲上去,結果撲空,艾蓮娜閃過,立刻看著一條分叉路,往上方跑去。


艾蓮娜回頭一看,看著彎角猛獸緊追不放,沒多久,一把彎刀又撲上來,差點又砍中她,艾蓮娜立刻回頭,連咒語也沒念的,就直接射出冰霧往彎角猛獸攻擊,不過,當然是失敗了。彎角猛獸往一旁伏擊,奮力一跳,順道身上的彎刀往艾蓮娜射出,彎刀砍中樹幹,而樹幹搖搖欲墜,其他的路人,還有一旁的保安,紛紛打電話,還有上前疏導人們,維護秩序。


那根搖搖欲墜的樹幹,艾蓮娜有注意到,她立刻念出咒語,冰霧從手上竄出,固定住接縫處,但彎角猛獸立刻撞倒了那根搖搖欲墜的樹木,艾蓮娜就看到那根即將倒塌的樹幹,快要砸到路人,上前念出咒語,阻止悲劇發生。


從地上往上延伸的冰霧阻止了樹幹倒塌,但是上方茂盛的枝葉遮住了路人的去路,路人紛紛找出路,彎角猛獸轉向路人攻擊,艾蓮娜眼看有路人要被攻擊,上前「追捕」,「喂!」她大聲斥喝,「你要找的人在這呢!」艾蓮那用手指指著自己。


彎角猛獸根本不聽她的話,還是衝向路人,艾蓮娜眼看情況危急,跑過去,並且念出咒語,凍結了彎角猛獸身上的一部分,但是沒有用,彎角猛獸身上的彎刀與眼睛,三兩下就把冰霧給弄破,艾蓮娜不死心,再試一次機會,然而,彎角猛獸一樣將她的冰霧給弄得像是地上的小冰塊,或是玻璃,碎成滿地。


「媽的!」艾蓮娜大喊。儘管她沒有傷,但無法攻擊牠,等於打一場耗力戰,這也不是辦法。艾蓮娜一樣使力,兩手往彎角猛獸攻擊,這次終於凍結了牠全身。但艾蓮娜仍在擔心,這樣子也不會撐太久.....冰霧漸漸融化,艾蓮娜這時候早已經躲在樹幹旁,前方只有拿著機關槍的警察與保安,警方也是害怕地直發抖,對準牠的槍似乎拿不穩。


冰塊漸漸融化,等到了有其一小部分露出來時,大量的子彈紛紛宛如蜂窩地往彎角猛獸射擊。大量的煙塵遮蔽了彎角猛獸的視線,還有這些開槍的人們,等到了一陣靜悄悄之後,以為真的可以制伏了牠,但沒多久,彎角猛獸立刻咬中了一名警察的肩膀,身上的彎刀往兩旁的警察與保全射去,幾乎沒有人存活下來。


看到了人不是跑得跑,就是躲了起來。艾蓮娜氣不過,直接跳了出來!「你不是要找我嗎?怎麼其他人你也殺了?」艾蓮娜大聲說。


艾蓮娜衝過去,要決一死戰。


彎角猛獸也衝過去,在兩者相對之餘,彎角猛獸突然消失,就像一陣煙霧一樣,完全不見蹤影。艾蓮娜嚇傻,本來很生氣的樣子,變成了呆滯的眼神,「怎麼會?」她說。但是傷亡的人數卻是事實,那些警察與保全連忙將傷者送往急診室搶救,一名目擊證人指著艾蓮娜說些什麼,旁邊站在著一位警察,這名警察在詢問相關的證人,希望可以找出可疑的人士,釐清這隻怪物從哪裡來,跟誰又有關係?


這名警察收起一個像是筆記本的裝置,小跑步了過去「不好意思!」這名警官向艾蓮娜大聲問,「請問你知道牠為何要追你嗎?」還沒等到艾蓮娜開口,這名警官就直接開口。


「嗯...我不知道。」艾蓮娜轉頭回答,她聽見這名警官的聲音,本來要繼續找群這隻怪物的蹤影,只好打斷。


「你以前見過這個嗎?」

「見過,很多次。」艾蓮娜喚起對牠的記憶。

「你在哪裏見到的呢?」

「我不知道。」艾蓮娜不想解釋。

「你現在有空嗎?」這名警官問,「我想請你回分局做筆錄.....」

「沒有....」艾蓮娜在等待這名警官的問題時,率先插話。


「這是我的名片,麻煩你有想法時,請跟我聯繫,謝謝!」這名警官從口袋來了一個薄薄的東西,這上頭只有他的名字與職稱,還有分局的名字,其他都沒了,連電話都沒有,艾蓮娜卻只是把它放進口袋,沒多說什麼。


「抱歉!」這名警官向她道謝之後,就離開,不過這名警官其實並沒有放棄這位嫌疑人,所以他決定來「陰」的,暗地跟蹤她。


艾蓮娜往前走,小跑步,到處找尋這隻殺害人的怪物,就像找群失蹤兒童的母親一樣,不過,公園這麼大,要找到實在很難,更何況,牠還消失。


艾蓮娜東跑西跑,就是沒有看到任何有關牠的「足跡」,她站在接近出入口的一個區域,看著眼前的遊客與路人來來往往。


「你在哪...你在哪....」她喃喃自語。



假的小狐狸用深紫色的眼睛看著安,「你不是在找我嗎?」牠用很低沈的語氣說。


安搖頭,「我要找的不是你.....」


「不是我....?」牠小步小步走過去,「我可是你最愛的寵物啊!」

「不要碰我!我不需要像你這樣的寵物.....」安屏住呼吸。


小狐狸立刻吐出一團紫色的黑影往安的方向襲來,安眼看眼前的黑色成了一團冰霧,還有各種黑影與深紫色的交雜,讓她回頭跑,「.....」安說不出話來,那團紫色的黑影衝向安,那個被凍結的真的小狐狸的眼睛仍在閃爍,就像發出求救訊號,不過牠現在需要自救。


安往黑影的方向跑,至少是黑色的黑影,一進去,安真的就像被包圍的魁儡,眼睛呈現紅色,幾乎不能自主移動,安很想控制,但無法控制,黑影侵襲她全身,而她最後被凍結,被呈現一個「假死」的狀態。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