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合體(續五)

 

圖片來源:Marco Pulidori

陰鬱的森林,不見任何人,安累了,一個人用手摸著樹幹,看著前方,不斷喘氣。「呼...呼...呼...」現在是什麼地方,她一點也不知道,說真的滿是樹木的林地,誰能看出真正有方向的現在?「你還好吧?」小狐狸問她。


「我還好...」安說得有點哽咽,小狐狸好像能猜中她的心思,不等她繼續說,「想著怎麼回去?」


「沒錯...嗯,算是吧!」她輕柔地說。

「我們來了多久了?」

「我不知道,大概有一段時間了吧?」小狐狸說。

「我在幹嘛?一個人在跟你自言自語。」安還沒等到小狐狸說完就自行插話。

「找出口。」小狐狸安慰她說。

「你覺得能夠找到嗎?」

「應該能,老實說,我沒有把握。」小狐狸在內心揉起雙眼。

「我覺得你應該沒有答案。」

「我是沒有答案。」


安慢慢往前走,終於走到一座看起來沒有樹林遮蓋的一處草原。她停下腳步,前方仍有不少灌木,她暫時不想前進,她倚靠一棵樹幹,然後直接滑落,坐了下來。


「我累了,真的累得走不動了!」她打了很大的哈欠。


「那就在這邊吧!」


安抬起頭,幸好還能看見一大片天空與雲層,雲朵不算厚,感覺絲薄的一層。


「我現在又餓又累....」安說完就閉上雙眼,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天空的雲層在凝結,形成烏雲,大概要下大雨了! 安還不知道,越睡越沉,整個人就這樣躺下來,在草地上。「隆.....」雷聲開始慢慢「作響」,先是一滴雨,後來越來越大,安感覺雨滴完全滴落在她的身上,她馬上甦醒,看了周遭。但她絲毫沒有想移動的跡象,畢竟,就算躲在樹下,也沒有防雨的作用。安乾脆就讓雨淋濕,趴在地上,閉上眼睛。



過了一陣子的大雨,天空的雲層散去,天氣放晴,露出雨後的彩虹。安根本無緣欣賞這麼美麗的景緻。一隻麻雀飛到樹枝上,看了她幾眼,然後飛走。其他的鳥類也不約而同飛了過去,但不動聲色地只是看了安,然後各自離去。


雨後的味道異常好聞,青翠的綠草有著清香的味道,她起身,看了看前方,綠草上沾有露水,「這大概是我睡過最好的一覺!」安伸了伸懶腰,然後起身。衣服還是濕的,算是沒有很乾。她摸了摸自己的衣服,然後往前走去。


前方好像有什麼東西,灰色的陰影,她看不清楚。不過,那個影子緩慢地向她走來,安有點害怕,但沒有那麼怕,等那個影子走過來時,她看見了小狐狸在她面前,她還有點嚇到,不過一陣回神過來,反而問:「等一下!你怎麼會在這?」


「什麼?」小狐狸狐疑。

「你不是應該在這裏嗎?」安摸了摸心臟的位置。

「我不知道,我看到的就是我在這。」小狐狸露出疑惑的答案。

「太神奇了!睡一覺起來,就分開?」安似乎難以理解。

「太好了!」安心安理得了起來,摸了摸胸懷。

「你可以告訴我,怎麼回去嗎?施行你的魔法?」

「我的魔法不是這樣做的。」小狐狸走到她的腳邊。

「那是怎麼樣子用的?」


「跟你說了無用。」小狐狸從她腳邊往前走,又走回那片草地上,安回頭跟了上去,「等一下!」安想要攔住牠。


「你說說看嘛!」安向牠求情。

「我才不要!」小狐狸就是不想。

「不過,這樣子分開也很奇特。」安說回剛剛的話題。

「是啊!我現在只想離開你的身邊。」小狐狸翻了白眼,頭也不回往前走。

「你怎麼這樣?」安現在像個小女孩,在嘟嘴嘔氣。

「我實在不想跟你爭辯這個,我只想回到我的屬地。」

「你的屬地?」安想了一下,「哪裏?」

「這裏,看不到你的地方。」


「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吧?」安撒起嬌來,「小姐,很抱歉!不是。」小狐狸回頭看了她一眼,加速往前走,安又回頭跟上去。


「你是跟我來真的喔?」

「小姐,你可不可以不要一直煩著我?」小狐狸露出兇光,紅色的眼睛慢慢彰顯出來。安看到之後,後退幾步,不敢往前。



安暫停了下來,眼看小狐狸慢慢從眼前消失在森林中。



晏沒多說什麼,光頭的樹枝幾乎沒有什麼裝飾,至少不足留戀。晏走了幾步就停了下來,似乎想要梳理什麼雜亂的思緒,但她真的想到什麽,她伸出右手,看了看手掌,念了幾句咒語,手掌明顯還有露出冰霧的功用,之後冰霧縮了回去,她收起右手,摸了摸大腿,「要是真的能夠想出這表示什麽就好了!」


這個「第三世界」,彷彿從古就不存在。晏停下腳步,用右手輕輕抓了一把小雪,果然不是普通的「雪」,很綿,很細緻的觸感。她有些想法「逗留」在那,但不知道是什麼,往前走,看了看前方的「夕陽」,似乎有答案浮現。


晏看了一下前方,蹲下身子,畫了畫類似奇光石的「符號」,然後開始念起咒語,那個符號開始「發光」,然後深陷了下去,她換了個咒語,符號成為某種異光石的樣子,接著開始往外擴散。等了大約一兩分鐘,發光符號消失,只留下那個「符號」曾經「放大」的形狀。晏覺得真的有點「作用」,因為她可以瞧見某種正在甦醒的力量在等著她喚醒,只是她一個人不夠,需要找人「幫忙」,問題是——誰?在這個沒有人的荒蕪之地。



安看著離去的小狐狸,沒多說什麼,因為她知道她就算求情,幾乎也換不回牠真的願意帶領安走回原來的路,況且牠真的不知道。安眼看小狐狸「消失」在樹林中,她看了一眼,接著上路,她一樣選擇往前走,只是——往右邊而行。安走了進去,就在想要踏進樹幹的一霎那之間,小狐狸走了回來。


「我就知道!」安又驚又喜,「你回來找我的,對不對?」


但另一隻小狐狸也同樣出現在那隻小狐狸的旁邊,安嚇到,「等一下!你是牠的分身,對不對?」


「不是,牠是假的,牠在模仿我!」兩隻小狐狸異口同聲說。

「等一下!這有詐.....」安心想。


還沒等到安想完,或是那之間的等候,一隻小狐狸轉身對另外一隻小狐狸吐出黑影,「我就告訴你吧!」被吐出黑影的那隻小狐狸抓住安,往樹林裡跑去。


「等一下!」安還沒反應,就硬是被小狐狸拉著跑,應該說那種黑影迫使安一直往前跑。後面的黑影往安與小狐狸擴張,跑到了一半,那隻小狐狸也不甘示弱轉身反擊,牠吐出紫色的黑影,安一看到就知道這是假的,安趕緊跑離那隻小狐狸,那隻小狐狸察覺有人不見,也轉身追上去,深紫色的黑影往黑色的黑影衝去,變成了更大的「迷霧」。


安越跑越遠,哪管什麽樣的黑影。那隻假的小狐狸在找她,「你看錯了,這才是我的本貌。」牠邊說邊喊,安有聽到,但聽不清楚。安只想逃離這兩隻動物的「戰爭」,可不想有什麼瓜葛。


當深紫色的黑影碰上黑色的黑影,幾乎難分難解。假的小狐狸在到處找安,真的小狐狸則是從遠處跑來,假的小狐狸從遠處看見她了!上前跑去追上她。假的小狐狸吐出黑影,往安的方向衝去,安只是呆呆地往前跑,四點鐘的方向的黑影快要追上她,真的小狐狸就立刻從遠方吐出黑影往深紫色的黑影衝去。


安繼續往前跑,還好暫時沒波及到。但兩團黑影產生的效力更加劇了這整個天氣與世界的變動。裡面的影子在「打架」,整個樹幹幾乎被扭曲,產生了怪狀的陰影。安沒察覺,直到感覺天氣異常不對。她停下腳步,往後看,就看到天空有巨大的黑影在扭轉,安大概知道是這兩隻在作用,想要力勸,但怎麼可能?


樹枝開始「變形」,讓安也無疑受到影響,大腦完全空白,像是被操控的魁儡,她不想有再次這樣的經驗,力圖振作。她摸著樹幹,想要找到牠們兩個,但又好巧不巧,附近的怪物又再次被吸引上來,多眼獸出現在安的附近,盯著她不放。


多眼獸看著到手的餐點就在眼前,二話不說,直接用身上的雷射光往安射去。真的小狐狸眼看有光束往安襲來,露出十三條尾巴,吐出一團黑影往光束衝去。


光束被黑影包圍,但有看到,光束射中樹幹,差一點就擊中安。


多眼獸衝過去,想要一把抓住她,咬中她。小狐狸所吐出的黑影立刻包圍多眼獸,往樹幹撞去。深紫色的黑影見到有機可趁,衝向黑色的黑影,那團黑影立刻凍結成為冰霧,而這樣的冰霧慢慢凝結往真的小狐狸方向,接著就看到真的小狐狸被凍結,在黑影裡面。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