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合體(續四)

圖片來源:sandro bisotti(Flickr)

 

「你可以再變一次嗎?」海娜問傳說獸。


「不可以!」傳說獸直接點名地回答她的疑問,現場來看,肯定會覺得這個女生一定得了精神病,哪有一個女生在路上自言自語,且持續講不停的?不過她並不在乎,現場的情況是風雪一片,黯淡一片,未知一片,一個女生面對眼前的情況肯定會失望與崩潰,至少感到淒涼,不過她沒有想這些,傳說獸在她的體內,她還得想辦法「脫離」,否則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但依舊為止,目前沒有辦法。


海娜在思考.....突然一陣驚醒把她自己給嚇醒,「啊!」她大叫一聲,不過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傳說獸在她體內呼籲她要出來走走,不要縮在這裡,海娜根本沒有用心聽這些「聲音」,她只是縮著身體抬頭張望。


「我們要怎麼回去?」


「我不知道,你的眼神感覺很奇怪......」傳說獸察覺她內心的情緒不安,實在需要找人安慰,「你等一下,你不要潰堤.....」傳說獸努力想安慰她,她的個性快要按耐不住,眼睛旁的淚水就止在眼角上。


海娜還是流下眼淚,抱頭流涕,「我會死在這邊嗎?」海娜說。


「你不會,你怎麼會.....」傳說獸努力安慰她的情緒,「我們會想辦法的.....」突然一陣巨響,就在傳說獸講到一半時,「什麼聲音?」海娜問。


「我不知道。」這時候海娜起身移動身體,左右查看情況,沒有看見什麽異狀,四周只有白雪與樹木,還有些許雜草,海娜往前走,看了又看,還是沒有看見什麼異象。


她坐了下來,兩手癱軟,手掌朝上。「我累了!」海娜開口說。傳說獸的眼神卻是四處左右張望,雖然牠在海娜的身體裡,但牠看的方向跟她不一致。「喂!」傳說獸告訴她,不過海娜像是沒有聽到似的,「喂!」傳說獸又大喊一次,「什麼?」海娜悻悻然轉頭,事實上她也不知道轉去哪裏,「喂!你的右手邊!」傳說獸這樣說,海娜才轉到右手邊一瞧,「你看!」傳說獸說。


海娜起身慢慢走過去看,「沒有啊!」海娜翻翻前方的雜草與枯樹枝,什麼都沒有。「你的腳邊!」海娜把頭往下挪,就看見海娜的鞋子上有一隻「超小」的東西。


海娜蹲下身才看得清楚,她起初只看到腳邊有一個霧白色的東西,很容易跟雪片搞混,不過看見牠會動時,海娜才想看得仔細,看到底那是什麼。


「這你也看得到?」海娜說。

「看得到,很好認啊!」傳說獸說。

「這是什麼?」

「這是黏獸的幼蟲。」

「黏獸?那是什麼?」

「就是一種昆蟲,說了你也不懂。」

「然後呢?」海娜看著那隻幼雛從她腳邊爬到雪地上,「跟牠走就對了!」


「跟牠?你在跟我開玩笑嗎?」海娜一臉懷疑。

「那麼小!」海娜繼續說。

「沒開玩笑,是真的!」


海娜就蹲下身,宛如鴨子走路一樣,跟著那唯一一隻的幼蟲。那隻幼蟲走到了一棵樹叢下,然後就「不見」。「牠去哪裡了?」海娜問。


「牠在『下面』」。傳說獸就舉起海娜的右手,放在那棵樹下,唸了一段咒語,沒多久之後,樹根下方的縫隙慢慢變透明,就看見許多成蟲在下面「生活」。


當然,只有海娜看得見那景象,實際上依然是雪地一片,「接著呢?」海娜問。


「牠們有答案!」

「什麼答案?」

「相信我就對了!」


傳說獸控制她的左右手,然後念起一段咒語,樹幹下方的雪地立刻龜裂,那些成蟲來不及逃離就跟著掉了下去——某種深淵中。海娜往後退了幾步,樹幹的一旁下方有大片宛如深淵的黑洞,雪片不時也跟著掉下去,而樹根還攀附著一旁的雪地上,「該不會.....」海娜問。


「沒錯!」傳說獸立刻強制推著海娜的身體往下跳,不過海娜還在猶豫,抓著樹根不放,「你放手!」傳說獸大喊。


「我不要!」海娜還沒說完,就被強制掉下去,那個最後一句「要」還迴盪深淵中。



海娜醒來時,伸手不見五指,完全黑色當中,不管瞳孔睜得再大,還是看不見什麽,「我在哪?這裡是哪?」海娜伸出手掌完全摸不到任何固體,腳踩得幾乎沒有任何「形狀」讓她熟悉,「我到底在哪?」海娜急得跺腳,快要哭出來!「我不要死在這啊!」海娜這時候就像小女生一樣,害怕地不得了。


「你在兩個世界的中間邊緣地帶中......」傳說獸的聲音聽起來很像講鬼故事的聲音.......海娜驚嚇到,「誰在說話?」傳說獸繼續鬧她,「你的好朋友.....」


「我沒有好朋友,到底誰在那邊?」

「你的好麻吉......」

「別鬧了!快出來!」海娜又驚嚇,又故作勇敢。

「好啦!別鬧了!」傳說獸這時才恢復原來的聲音。


「你很無聊!」海娜氣得想打「自己」,但又打不到,「你帶我來什麽地方?這裏根本沒有路可以走!」


「有啊!」

「哪有?你騙我!」

「這裏真的是兩個世界的『禁地』。」傳說獸告訴她。

「什麼禁地?」海娜吞了一下口水,「你別說得好像是鬼屋似的!」

「你的世界與我的世界.....的中間有一個地帶,而我們就在這裡。」傳說獸停頓一下說出這句話。


「?」海娜露出疑惑,傳說獸察覺到了,繼續說:「就是你現在身處的世界與我們的世界之間有一個空白地帶,這地帶必須存在,否則無法銜接,否則無法有共連狀態。」


「我覺得你還是不懂。」海娜的感覺就是「你在說什麼,我真的一個字都聽不懂。」的那個感覺。


「我可以離開這裡嗎?」

「可以!只要你相信我!」

「相信你?」海娜打了個大問號,「我才不相信你,只有這一次!絕不!」


「不信也得信。」傳說獸移動她的身體往前動,海娜嚇到,「你幹嘛?別隨便這樣!」海娜很生氣,「相信我這一次!」傳說獸帶動海娜的身體往前移動,前方仍是一片黑暗,然後走到一半時,又突然九十度左轉,接著又九十度右轉,「等一下!」海娜大聲地說。


傳說獸念念有詞,海娜似乎有聽到什麽,但不是很清楚。


「你到底想要幹嘛?」這附近仍是一片黑暗,幾乎跟剛才的情況一樣,海娜質問傳說獸。


「等一下!」傳說獸念起咒語,地上開始龜裂,慢慢露出白雪跡象,海娜以為真的有救了!高興地不得了!黑暗看見白色的東西固然興奮,可是海娜蹲下身去觸碰那堆像是雪的東西,才發現過本不是白雪,反而像是結晶。


「等一下!你不要碰!」傳說獸想阻止她,但來不及。


瞬間又變回黑色的「大地」。


海娜手中的那堆「結晶」像是沙子一樣,抓不住,傳說獸很生氣,氣她怎麼能隨便有所動作!「我再試一次!你不要亂動。」傳說獸用很嚴肅的語氣告誡她。

「喔。」海娜悻悻然。


傳說獸再一次念出同樣的咒語,雪再次「現身」,接下來開始浮現整個樹林的場景,原來轉彎的地方的前方是一棵樹木,等到終於出現森林的跡象時,暴雪加勁整個風雪的場景中,地上本來浮現片片雪花,然後往上蔓延,等到天空終於有變化時,暴雪從下方的「場景」中灌入。就看見本來是風雪景象的,變成了霧色的一片,黑色也成了霧灰色......


「不行了!」傳說獸累得收起咒語。

「我以為可以.....」傳說獸繼續說。

「你盡力了!」海娜安慰牠,摸摸自己的肩膀。


傳說獸的目的是要串連兩邊世界的接觸地帶,讓世界可以「靠近」些,不過看來這世界的連結顯得有些不情願,至少白雪與草原接觸時產生了嫌隙。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