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合體(續三)

圖片來源:eltpics(Flickr)
 

艾蓮娜躺了下來,一手托住後腦勺,看著天空。天氣很好,陽光不時從樹陰一旁射到她臉龐,她不以為意。遠方傳來警車鳴笛的聲音,她起身後脖子往前伸長,想看個仔細,轉個頭,看見警車在追逐的是一輛贓車,大紅色的,很醒目。「我命令你停車!」警察透過廣播呼叫,要前方的車子就範。


歹徒當然不會就範,一個同夥搖下車窗,朝著後面的警車射擊。一場追車的電影畫面就在艾蓮娜眼前上演。「哈哈!好戲上場囉!」她呲呲笑,然後起身,轉了個筋斗,往前跑過去,她跑人行道,前方有一個十字路口,歹徒直接硬闖紅燈,衝了過去,本來要直行或是右轉的車輛突然緊急煞車,後方的車輛來不及反應,不是撞倒了一旁的建築物,就是前方的車輛。艾蓮娜看到發生車禍的場景,又再一次翻筋斗,追前方那輛紅色車子,艾蓮娜向右手掌吐出一口氣,然後往那輛車丟了過去,車子被砸中,然後在後方的車窗凝結起來,但是車子還是高速前進中,艾蓮娜不死心,再一次吐出一口氣,往那輛車子丟,再一次砸中後車窗,裡面的歹徒感覺後方的車窗看不清楚,而且速度越來越慢,艾蓮娜見狀好時機,立刻就像超級英雄一樣,翻筋斗跳到引擎蓋上,完美落地。


她一膝跪在引擎蓋,然後抬頭看著車子裡面的兩個人,臉上露出呲呲笑,「你們兩個!還不給我下車!」裡面的兩個人看見宛如超人在面前,先是一陣驚嚇,後來乾脆拿出手槍往艾蓮娜射擊。


子彈往艾蓮娜襲來,她直接跳上車頂,然後用力一蹬,車頂馬上凹陷了下去。兩個人嚇到了,紛紛從各自的車門慢慢走了出來。「這不就聽話了吧?」


「你是誰?」其中一人問。


「我是你的老媽!你們不聽話喔!」艾蓮娜直接跳下車子並且給那個人一拳。後面的人嚇到,開槍射擊,那個人射擊好巧不巧,正好射中被艾蓮娜攻擊的那個人的臉頰。


「你的技術很差喔!讓我來教你!」艾蓮娜再一次跳上車頂,然後往那個人一個雙腿飛踢,那個人迅速倒地。


「收工!」艾蓮娜拍拍雙手,頭也不回,往人行道走了上去。


後方的警方看到有個女生有這麼大的本領,嚇著不敢相信。「超級英雄?」一名警察說。

艾蓮娜聽到了,往回走,並且拍拍那名警員的肩膀,「我不是,只是看不爽而已,想找事做罷了!」


艾蓮娜轉了個街角,往左方走去。其他的幾名警員留下來辦理後續事情。


「還是很無聊!」艾蓮娜一整夜沒闔眼,至少沒有完全睡著的跡象。她看了看城市,白天依舊很閃亮,街上的車子來來回回行走,她站在一間旅館的大門前,前方的服侍員載著帽子,並且對她微笑。她轉頭看了一眼,然後抬頭看了這棟高聳的建築物,走了進去。


「歡迎光臨!」那位服侍員說。


一進去前方正好有個長方形的櫃檯,其他的服侍員幫忙卸下行李,整理行李準備入住。前方的櫃檯人員對了艾蓮娜一個點頭微笑。


「您好!需要辦理入住嗎?」

「不用,只是四處看看。」


她走了一旁的等候區,一張華麗的地毯,上方各有華麗浮誇的擺飾,酒紅色的,地毯的上方有四個長形沙發,中間有一個矮桌。艾蓮娜看見她的對面沒有人坐,最邊邊有一群人在等待,她繞著圈,經過矮桌坐了下來。


艾蓮娜的對面是一對夫妻,他們的孩子在一旁吵著要出去玩。丈夫安慰其中一名男孩要聽話,她的太太綁著馬尾,金髮碧眼,矮桌上有一頂圓頂帽,上頭有蝴蝶結,應該是她的。在艾蓮娜的右方是一對老夫婦,那個老伯載著眼鏡拿著一個平板裝飾在閱讀新聞,他的太太則是在整理自己的行李,那名太太還養了一隻小狗,用狗繩牽著。


艾蓮娜的左邊則是一位商務人士,正在用筆記型電腦打字,他穿著西裝,領帶已經鬆脫,想必剛才是很熱,才忍不住解開領帶的鬆緊。他彷彿在思索電腦上的東西,艾蓮娜並不了解他在思索什麽。坐在艾蓮娜的另一邊是一個女孩子,打扮花俏,她的男朋友在櫃檯辦理退房手續,要離開這間飯店,並且前往下一個行程。


那個女生瞥見艾蓮娜一眼,並且慢慢移動到她身邊。「小姐......」


「嗯?」艾蓮娜轉頭看了她一眼,那個女生好像要把什麼東西交給她.....她的男朋友轉頭看見那個女生正在跟艾蓮娜講話,但太遠,聽不到她們在講什麼。


那個女生瞥到男朋友往這裡看來,馬上收起來手上的東西。


艾蓮娜露出狐疑的表情,「小姐....你要給我什麼?」


那個女生馬上起身矢口否認,「沒有!沒有!我沒有要給你什麽!」並且大叫,那個女生打量她很久了!艾蓮娜馬上起身,「小姐!我不認識你!你到底要幹嘛?我明明就看見你要給我東西.....」


那個「疑似」男朋友的男生立刻走了過來,身材魁梧,讓艾蓮娜還有點嚇到。


「你想要對我的馬子幹嘛?我是不介意 3P 啦.....」

「3P 是什麼?」艾蓮娜是真的不懂,畢竟,一九二零年代哪有 3P……


「就是.....」那個男生擺出性愛的動作,艾蓮娜是真的看不懂,「先生,你到底想說什麼?我只知道你們應該關係有問題.....」


「誰跟你有問題!」那個男生舉起拳頭立刻往艾蓮娜的右臉頰打了過去。


對面的夫妻看到了,其中那位丈夫放下手中的手機,上前勸架,「你這樣打女生是不對的!」那個男生立刻把那個丈夫往一旁推倒,那個丈夫撞到矮桌,然後又影響到看新聞的老伯,「別妨礙我看新聞!」那名老伯放下平板,「喂!你們幾個要打去旁邊!別影響我性子!」他推了那個男生一把,那個男生被激怒了,用左手揮舞,把那個老伯打趴到沙發,他的太太上前關心,反倒了那名商務人士老神在在。


「有了!」那名商務人士大叫。


其他人都紛紛看他一眼,他反而有點害躁。艾蓮娜摸著臉頰,「痛!你怎麼打我?你們兩個家務事,我才不想管!」


「她找你!我就是要管!」那個男生又握緊拳頭,再一次想往艾蓮娜打去,艾蓮娜握著拳頭,先發制人,那個男生握住艾蓮娜的拳頭,「這樣子也想打我?」他大笑。


右手拳頭露出白色冰雪的東西,往那個男生的手掌凝結。「你做了什麼?」那個男生看著自己的左手掌凍結起來,換右手出擊。艾蓮娜用左手擋住攻擊,並且對他的臉頰吐出一口氣,「消消氣嘛!」


那個男生的臉頰凍結起來,然後慢慢全身凍結。艾蓮娜鬆開雙手,然後踢了那個男生一腳,那個男生倒在地上,動也不動。


「謝謝你拯救我!」那個女生說,並且一手勾住她的手臂。

「他是誰?你們是男女朋友嗎?」

「算是......」

「?」艾蓮娜露出疑問。


「算是前男女朋友吧?總之我不想再跟他糾纏在一起了!」那個女生說。


「現在應該不會了!」艾蓮娜往大門口走,那名商務人士依然在處理文件。



晏起身,看了看四周,並沒有什麼新奇,部分的綠草只是讓她猜想不透,但這沒有用,如果她知道答案,現在肯定並不會「困」在這裡,而出不去,找不到回家的路。往前走,仍有雪地覆蓋的死寂,雪已經停了,慢慢地緩和下來,晏轉了個頭,看見的是一棵不起眼的樹,上頭的枝葉明顯已經凋零,只有幾片綠葉。晏仍是猜想不透,也許是身心疲乏,也許是根本不想花心思去摸索,總之,她摸著樹幹,仍往前走。


往前走,有一處小河,上頭明顯沒有水流,天氣早已經結冰了水,她看了看河面,裡面可以看到小魚兒被凍結的樣子,仔細看還有小蝦。晏露出疑惑的表情,然後有看了看前方,還有上頭,還是只能看見雪地的大地模樣。


艾蓮娜走出飯店門口,她轉頭還是能從大片落地窗看見裡面那群人的情況,不過,她根本不管這麼多,她繼續往前走,漫遊這城市,完全忘記要回去「原來的世界」的事情,甚至連她的妹妹也忘記。



原來的那個島嶼呢?除了慘淡一片,大概沒有什麽字可以形容了......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