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合體(續二)

圖片來源:leaf watoru(Flickr)


  艾蓮娜喝下一口飲料,感覺昏昏欲睡,就像安眠藥一樣,「不是讓你活力百倍嗎?怎麼我想要睡?」她這麼想,老太太只是看著她,沒有多說什麼。艾蓮娜隨手一丟飲料罐,裡面的飲料灑出來整個地板,老太太這時從她前方繞行一圈走回自己的「櫃檯」上。艾蓮娜蹲坐在地上,她撿起那瓶飲料罐,然後看著標籤:「一堆看不懂的化學名詞......」她說。然後,飲料罐隨手一丟,她站了起來,扶著置物架,往櫃檯走去,走路的步伐像是醉漢一樣,亂七八糟,到櫃檯時,老太太只是對她笑呀笑,沒多說什麼。


她走出店外,一手扶著商店的玻璃,東看西看。最後她像是沒骨頭似的,直接癱軟倒了下來。老太太從櫃檯往門口看,艾蓮娜一個人倒在地上,她從櫃檯走了出來,打開店門,碰一碰她,她嚇到了!以為是「死」了!她趕緊走回店內,打電話報警。


她撥打電話,電話的那頭在詢問相關的報案事宜,她不時往前張望外頭的情況。這時,艾蓮娜起身,一手靠在地板上,慢慢爬起來,感覺精神百倍。那位老太太沒有看到發生什麼事,她剛好把頭轉向櫃檯內的角落。艾蓮娜這時候跑進店內,發了瘋似的,再一次又打開冷藏櫃,不斷搜刮那罐「神奇飲料」,一罐一罐地喝下肚,她喝了將近二十罐左右,腹部感覺非常撐。老太太這時候才把電話掛上,轉頭就看見艾蓮娜摸著自己的肚子走了過來。


「你好嗎?」她說,接著又偷拿櫃檯上的巧克力棒,直接打開吃下肚。


她走出店外,警員們立刻就趕到,「小姐,你犯了偷竊,請你立刻跟我們回警局。」一名警員用探照燈對準她。


「我只是渴而已,有必要這樣嗎?」艾蓮娜不屑地說。


接著,右手掌對準那名喊話的警員,冰霧立刻從印記之中射出,警員立刻凍結。其他的警員都嚇到了!紛紛開槍對準艾蓮娜,開始反擊。艾蓮娜彷彿被冰霧控制一般,右手移動蓋住了子彈,因為冰霧從手中畫出一個圓形,蓋住了她。子彈射進冰霧,彷彿時間停止。


警員們紛紛嚇傻了!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局面,未來世界中,哪有這種「超能」人物?簡直只有漫畫裡面才有。艾蓮娜走了過去,穿過警員身邊,走往另一邊的巷子中。每一個警員絲毫不敢有任何動作,只能眼睜睜看著她「到手的獵物就這樣飛了」!



艾蓮娜走進巷子,還不時回頭查看有人跟蹤她。當然是沒有,不過對她來說,「做壞事」的感覺很爽,尤其是大量灌下「不明」的飲料之後,更是突飛猛進。她蹲坐了下來,任憑地上又黑又溼,她也不在乎。


怎麼回事?她也不曉得,因為感覺有股力量在抓著她,她應該被操控嗎?她想著,但這股力量確實很強烈,一隻老鼠就這樣經過她腳邊,停了下來,聞一聞她的味道,艾蓮娜看見老鼠在聞她的腳,右手就直接瞄準那隻老鼠,然後凍結了牠。凍結了那一瞬間,就看見上頭有蒸汽一般,艾蓮娜起身碰一碰那凍結老鼠的上頭,還有些刺痛,她摸一摸手指,感覺很奇妙,也很好玩。


艾蓮娜感覺異常興奮,想找樂子,但這黑壓壓的樓房之間,根本就看不清楚。她不知道該怎麼樣才能「消耗時間」?她左思右想,右手彷彿叫她趕快行動,她根本沒有主意,於是她走出巷子,就只看見幾輛停放路邊的車,艾蓮娜就像惡作劇的高中生一樣,從眼前看到的第一輛車一路用右手射出冰霧,直到馬路尾。一整排的車子被畫上宛如彩虹一樣的條紋。艾蓮娜笑嘻嘻地,沒有反悔。



晏絕望地看著手上的雜草,沒多久,就被風吹散。她轉了個頭,聽見風聲,然後走往右手邊,她看一看周遭,只有雪一片,部分的雜草,什麼都沒有。她往前走,在山坡之間有一個步道,很窄小的通道,她慢慢地往下走,她每一個步伐踩得緩慢,就怕踩空而跌落山谷,或者是說,就怕摔落。


短短的路程,走了二十幾分鐘才到,附近仍是山丘,雪地覆蓋,她抬頭張望,只看見部分枝葉,小樹枝,除此之外,就沒有。她看了看周遭,還是只有荒蕪一片,但至少比剛才的好一點,畢竟這是「山谷」,而不是山坡上。


晏慢慢地往前走,看了看雜草,要想辦法找到出路才行,因為在這裏不能待一輩子,幾乎沒有什麼資源可以利用,晏更是很想找到提示的出口。她往前看呀看,彷彿真的很瞧見什麼?晏伸手一摸,結果是海市蜃樓,晏仍不死心,誓言要找到出口為止,她繼續往前走,沿路上的地形不是小樹枝就是雜草,什麼都沒有。


晏直接坐在雪地上,兩手癱軟,手心朝上。「怎麼辦?怎麼辦?」她想。但,說實在的,坐在那邊空想,並不會有奇蹟降臨,晏起身,轉了轉頭,看了一下後方,仍是一片荒蕪,雪地之中,夾帶著風,她卻感覺一片寧靜。她動了動手指,讓手免於僵硬,起身走一步路,就想辦法找到可以有的出路,兩手手指來回抽動,她一手輕輕靠在小樹上,應該說是用「壓」的,上頭的樹苗仍是青綠的,這讓她感到很奇特,一片雪地中,怎可能有綠色的樹葉?且還是青翠的?她蹲下身子,看了看樹苗,想了一下,「嗯.....應該是我看走眼...不對...應該不太可能....還是......?」滿頭問號的她想不出真正的答案,她的視線中,看到了前方的情況,部分仍有青綠色的樹苗,她起身往前走,雜草也是綠色的,只是沒有這麼「鮮綠」,部分的林地,是看起來有「綠色」的跡象。


「也許真的是我太累吧?」她這麼想。



隔天早上,艾蓮娜一整夜沒闔眼,還是很興奮,就像吃了亢奮劑一樣,半毒品的效用持續在她體內產生不可思議的結果,就像一般青少女一樣,叛逆期的時候那樣不可抗拒。她一個人坐在一棟公寓的頂樓,雙腳騰空,看著公寓下的人們,「哈囉!」她站起身,就站在圍牆的上方,一手抓著一根電線,大聲喊叫。


路人經過時被聲音給愣著,抬頭張望,就看見艾蓮娜一個女生在屋頂大喊,連開車經過的民眾也停下圍觀,「看!那邊有個女生!」許多路人議論紛紛。有民眾打電話報警,警車經過那路段時,從公寓的樓層紛紛往上跑去,要阻止她跳樓輕生,或是逮補她。


「小姐!請你下來好嗎?那樣做很危險。」一名警員衝破頂樓的門直接告訴她。


「啊哈!你說這個呀?」艾連那作勢要放開另一隻手要跳樓的打算,結果又馬上握住,讓警員頓時嚇一跳,「小姐,這樣不有趣。」警員說。


「你也來啊?上班多無聊啊!幹嘛不來這麼陪我看風景?」艾連娜笑嘻嘻地說。


她跳下矮牆,然後走到了警員身邊,「來嘛!」握住警員的手強拉,這時候其他警員紛紛見到機會上前圍補她,艾蓮娜見狀,然後後空翻跳開,「哈!我才沒這麼容易上當呢!」艾蓮娜擺出鬼臉說。


艾蓮娜直接從公寓頂樓後空翻縱身一跳,完美落地。現場的路人紛紛瞪大雙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從來就不可能有人可以這樣做,就像體操選手一樣,拿到滿分。艾蓮娜降落地面之後,轉往左方跑去。


「當我白痴嗎?」艾蓮娜回頭看了一眼愣在現場的警員們,突然一輛車往她方向駛來,她沒注意,她又再一次翻身跳,跳回了路面,接著直接轉身跳,跳到停在路旁的車頂上,再跳回人行道上。


當不是你的力量逐漸操控你時,也或者想要成為你的力量時,駕馭了你,凌駕你之上,艾蓮娜沒有想到自己的力量竟然如此強勁,宛如異能者一樣,她現在充滿鬥志,可是呢?她完全沒有想到任何回去的方法,只想拼命玩,耗費體力,等足於一個好動的過動兒。


經過昨日的慶祝,整座城市又恢復以往的平靜,但在艾蓮娜眼中卻是遊樂園,路人紛紛成了看戲的民眾,她只想「打怪」,也或者想「探索」這城市,一座未來的新樣貌,她坐在別人家的樓梯口,看著一來一往的路人,有小孩們,有一群婦女在聊八卦,也有老人散步,還有上班族趕著坐公車等等,而她兩手抵著下巴,「好無聊喔!」忍不住打起呵欠。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