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對面(續四)

圖片來源:`TOMS` BALCUS(Flickr)


眼前會是什麼樣子,海娜並不知道,也沒有什麼所求。剛剛的景象離她越來越遠,幾乎朦朧成一團,她還在樹林之間走著,不時回頭張望。她沒有打算回去那個人家中,然而,現在在前去哪裡,海娜其實並不知道,那些被冰凍的人,雷、艾特、伊瓦、艾維茲、洛爾,仍然在那邊,怎麼命運之神眷顧了她?而不是其他人?尤其是艾維茲,她是艾蓮娜的妹妹,怎麼就沒有找上她呢?元神還在那個島嶼「閒逛」,但眼前的景象卻是冰雪一片,混沌一片。


其他族人呢?其實早已經灰飛煙滅,不是被怪物殺死,就是被冰霧給淹沒,古老的印記仍留在那邊,沒有一個人可以真正恢復其原有的力量,就連艾蓮娜本身也不行。每一個人都在找生機,找出路,在白雪一片之下,冰凍之下的景象,要人放下過往,談何容易?



海娜往前看,她摸索著眼前的冰風暴,因為本來安靜的景象不知不覺間也慢慢逐漸增大,「現在跟怎麼辦?」海娜問她心中的傳說獸。


「先到那邊躲吧!」傳說獸暗示她眼前約十一點鐘方向的樹叢洞穴,這是一個比較陰暗的位置,暫時可以擋住寒風刺骨的氣候。


海娜走了過去,鑽進那小縫之中,上方仍空懸著,就表示風不時從頭頂灌進來,海娜一直摸著額頭,整個人縮成一團,冷得不敢亂動。她聽著風聲,彷彿就對她說話著,要她別在這裡逗留,快點離開。


海娜的眼前疲倦,不時快要閉上眼,由於整個人抱膝緊縮,讓他的力氣幾乎也快要用完,海娜也說不出來話來,因為一旦說起話,就浪費了一口口水。在這種氣候中,還是保持熱度比較好,因為一旦過動而失溫,那麼就真的而死,好險外面的氣溫不是那種天寒地凍,看起來宛如雪景的冷冽,但其實溫度不到零下一度。


海娜真的閉上眼睛,她睡著了。任憑外面的氣候以及風聲不斷吹拂她的額頭與耳朵,但她的頭在抱著之下也還好還有點溫度在。海娜好像聽見什麼?眼前的景象是怎麼樣的景象?她就聽著這周圍的「動靜」,不知道這是真實還有幻想出來的真實。海娜張開雙眼,但眼前成了另一種景象,她看見她的父母對她說聲嗨,她看見她的同學在打鬧她,她看見自己暗戀的男同學有了新歡,她也看見了自己的弟弟努力想找她。海娜就這樣在某種虛幻之中,看見了自己想要的現實,睡夢之中,聲音彷彿靜止,她就只是感受這種想要擁有的力量往她這裡而來。「媽!」她在心裡默念。


不過夢中的人物並沒有回應她,或是聽見她的聲音。她就在「那邊」與對面的人物無法會合。海娜的眼角留著淚光,彷彿就快要滴下來,「媽!」她又喊了一次。夢中的人物那樣清晰,卻伸手不可觸,「海娜!」她爸對她說,她卻無法聲聲回應他。


「醒醒!」傳說獸在夢中告訴她。

「什麼?」海娜也在夢中這樣回應。


但這樣的「真實」,實在很難讓人真正摸透,海娜就只是感覺在真實與虛假這條分界路上更難辨真假。眼前的景象是如此真實,如果你真的在睡夢中,尤其是這樣的「困境」之下,會更容易激起你對美好的幻想。


眼前那麼深不可知,海娜就只是想嚮往那種美好,睡夢的情境之下,更容易著迷這種局面。海娜緩緩眼睛睜開,但大腦仍在夢中徘徊,她真的眼前有個身影在她前方,但實在看不清楚,就彷彿解析度很差的年代上的黑影,容易真的以為那是個人。


「媽!」她馬上站起身往前,還沒開始走,就看見原來那個黑影只是樹叢之間下的影子重疊,她差點撞到頭,但又縮了回去。


「做夢啦?」傳說獸問她。

「你應該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你很想念你家人,但現在卻不是這個時候。」

「為什麼會這樣?」

「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傳說獸不解。

「為什麼我會夢到這些?為什麼眼前景象是這樣?」

「眼前的,我想應該是那些擠壓變成的。」傳說獸告訴她。

「擠壓?被什麼?」

「石頭啊!」

「這些?」海娜隨手撿起地上的碎石,反問牠。

「就是這些。」


「真的嗎?」海娜看著那些碎石,實在不起眼,每一顆小石頭,大概沒有人真正會去注意,海娜仔細看了幾眼,也覺得它們跟其他的石頭並沒有不同之處。


海娜聽了很想笑,但還是忍了下來,但傳說獸早就察覺到了,「我知道你覺得很奇怪,但我說的是事實。」牠這麼說。


「好吧!」

「但這些有什麼用?」海娜繼續說。

「沒有什麼用,」傳說獸直接快速回答,牠想了一下又說,「但要看你要怎麼用。」


海娜聽得很模糊,「?」她擺出很疑惑的表情。


「你先抓一把,放在手掌上。」

「然後?」


等待了一下,那些石頭就變成了一堆冰塊。


海娜看著很神奇,想了一下問,「等一下,這不是你的把戲?」又想了一下,「還是它本身?」


「是它,我只是讓它實現罷了!」


海娜把那堆冰塊石頭放在她上方的縫隙中,果然可以遮蔽一點風聲,不至於那麼稀稀作響。


艾蓮娜看著瀑布,前方的河流,聲音大到都很難聽見自己的腳步聲。附近的樹叢與灌木,還有高大的林地,都遮蔽了一些陽光,至少是一部分。艾蓮娜就只是往前,她看著前方的景象,這裡幾乎不會有人居住的影子,因此雜草叢生,加上更多昆蟲出沒,剛剛的結冰狀態,現在反而是綠意盎然?宛如這裡成了典型的炎熱夏天?


一隻蜘蛛與角蟲看著她,連蚊子也紛紛出籠,找尋她的氣味。艾蓮娜有聽到蚊子的嗡嗡聲,也有聽到蜜蜂的嗡嗡聲,一隻蜥蜴從樹叢往上爬,艾蓮娜沿著河岸走,河岸之間的影子,以及水裡所反射的波光彷彿告訴裡面有什麼。


但她真的看不清楚,以為剛剛是什麼標記,但裡面什麼都沒有,至少是觸摸不到。艾蓮娜往後看,還是看得見,她搖搖頭,「奇怪?什麼原因?」一隻蚊子正好停在她的後脖子上,準備要叮咬她,艾蓮娜用力一拍後脖子,她看了一下手掌,怎麼那隻蚊子變成了冰塊?或是說很細小的冰碎片?


艾蓮娜摸摸被咬的地方,就只是癢,摸不出什麼尖刺物。艾蓮娜不以為意,她仍持續往前走,這裏真的算是夏天地帶,艾蓮娜很渴,又很熱,也很累,她找一個算是可以遮蔽的地方算下來休息,只不過這裡已經偏離河岸,大約有一百公尺的距離。


剛剛的那隻怪物在遠處吃著地上的雜草,身上的眼睛望著她,她還不知道。艾蓮娜坐在那邊,面對四處的樹木,也只能望之興嘆,「我到底要怎麼找到呢?」她心想。


那隻怪物從容離去,艾蓮娜還是沒有察覺到牠。



艾蓮娜還是往前走,她也只能往前行,看著遠處,以及附近的山脈,感覺到一絲的水流與炎熱氣氛,都忘了這裡之前走過的地方像極了冬天。蟲鳴鳥叫沒有停歇過,附近的珍奇異獸也在看著她,一點碎裂的聲音在她附近,她有感覺到,只是不明顯,她也不以為意。第二隻怪物也在看著她,原來真的是牠,她的細微直覺確實收到這樣的訊息,斜對面的那隻怪物在遠處望向她,就在離她約一百公尺左右,「真的是你!」她這樣想,走向那隻怪物。


往前沒多久,竟然有一處斜坡,還有突出的峭壁,讓她差點往前摔倒,「好險!」她想。她抓緊樹枝慢慢往下走,踩緊了岩石,縱身一跳,沒有踩穩,也差點讓自己的腳踝受傷,幸好她反應夠快,馬上站了起來,但那隻怪物早已經逃之夭夭。


「牠呢?」艾蓮娜想。


往旁邊一看,有個支流在她附近,她馬上走過去瞧個仔細,水流是往上走的!或者是說裡面的水流看起來是往下,但其實是往上的。「!」艾蓮娜根本沒看過這情景,覺得實在很不可思議,在此同時,那隻怪物卻在她後方,用牠身上的眼睛看著她。


一股巨大的威脅就在艾蓮娜身邊,實在不太舒服,就在當艾蓮娜感覺不對勁時,支流又分裂成三條水流,本來是倒 Y 字型,成了三叉狀。「難道我剛剛聽到的就是這個?」但好巧不巧,艾蓮娜剛好把右手伸進其中一條支流的水中,促使那一條支流又分裂成細小的支流與另外兩條會合,就像樹枝一樣。


「對!」艾蓮娜突然心領神會,她想起她看過這情形,只不過是在冰霧凍結時,現在這是在水流中。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