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對面(續三)

圖片來源:evilgurl

安不敢輕舉妄動,她蹲下身子,就在一顆樹幹旁,一堆雜草旁,任憑雪花灑落在她身上也不管。聽著沙沙聲,看著眼前的景象,她屏住呼吸,等了大約有十秒鐘左右吧!眼前什麼都沒有。她沉下心來,結果一感覺有些不對勁,她的眼角瞥到了什麼,一隻狼就在她身邊聞聞她的氣味,這隻狼很特殊,頭上有幾隻突出的角,眼睛呈現暗紅色,氣味也的確不好聞,像是剛剛才吃過腐屍那樣的噁心。


安更是不敢妄動,因為就怕一動,那尖銳的利牙會直接咬向她,但是安的吐氣,很難叫人不注意,天氣寒冷的當下,雖然感覺不出那樣的顫抖,但的確會叫人「發寒」。

安快要受不了,因為那噁心的氣味實在叫人不敢恭維,那隻狼的利牙就離安不到一公分的距離,安的眼線就盯著那滿口的利牙,聞著那難聞的氣味,「天啊!」她心想。

突然那隻狼的嘴巴緊閉,安受不了了!趕緊起身往一旁跑去,狼就立刻追了上去,安邊跑邊喘,狼離她的腳步越來越近,然後一躍而上,撲向安,差點就抓住安,安往一旁閃,就看見一棵樹幹,再往旁邊一閃,狼就立刻轉身想要抓住她,幸好沒有抓住,反而讓樹幹畫上了好大的爪痕,「你有沒有什麼好辦法?」安問小狐狸。

「有!你為什麼要跑?」
「你不要說風涼話!快一點!」
「快一點什麼?被吃掉的是我,不是你呀!」安不屑地說。

「喔。」小狐狸這時才意識過來,如果安被攻擊而死亡時,小狐狸同時也會「陣亡」,因此,小狐狸立刻唸出咒語,安廈然停下腳步,狼撲了上去,安瞬間變成像是「歌德」風一樣,眼睛發紅,背後的黑影立刻蓋住狼,狼就緊縮成一團,像是一顆黑色的蛋一樣。

「成功了嗎?」安說。
「別煩我!我在施功。」小狐狸說。

黑影立刻「萎縮」,安見到不妙,想要趕緊轉身跑,小狐狸就立刻怪罪於她,「都是你啦!不要在我發功時跟我講話!」

狼果然變成更加「邪惡」,黑影逐漸縮減,直到消失不見,頭上的角長得更長了,眼睛幾乎呈現暗紫色,立刻往安追上去。安早就往前跑,她跑到了一間木造的房屋面前,眼前的房子幾乎沒有屋頂,能看見房子裡的構造,除了一張木桌子與木椅子,還有壁爐之外,什麼都沒有,眼前還有積雪,殘破的木頭以及各種斷掉的碎屑等等,安打開一扇破掉的門,上頭根本沒有什麼東西固定住,然後往房子的後方跑去,狼這時才出現,看著房子往逆時鐘方向走去。安則是躲在狼的對角線。

狼已經注意到她了,眼線就看著眼前的安,安還渾然不覺,狼這時候直接往她進攻,在這時,一條蛇突然從狼的右手邊咬中牠,安立刻嚇到,那條蛇的體型至少是那隻狼的一點五倍大,她完全愣著,不敢妄動。

狼就這樣被蛇完全給吞下去,像是吃小菜一樣,安的眼睛看著那條蛇,連眨眼不敢眨眼一下,小狐狸這時後對她說:「看夠了沒?快跑!」

「喂!」小狐狸又大叫一番。

安還是不予理會,蛇這時候吃完狼之後,就看著狼的身體在蛇的腹部裡面被消化殆盡,安冒出冷汗,蛇這時眼睛看著她,安這時候才了解要往前跑,這時候蛇直接開張大口要咬住安,把她給吞下去,幸好安趕緊往前跑,蛇就立刻往前追上去。

「你在看蛇吃東西幹嘛?」小狐狸指責她。

「我哪有?」
「你明明有!」
「.......」安不講話。

蛇的動作很快,開張大口就直接對準目標,安感覺那冷血動物的氣息離她相當接近,安找到了一顆樹幹,樹幹一旁有各種雜草樹枝,安立刻趴了下來,蛇見到那安的動作,直接往她身上撲去,咬住她。安立刻轉身,小狐狸唸出咒語,釋放出黑影,包圍住蛇的頭部,安這時趕緊起身,轉身逃跑。

「成功了嗎?」安邊跑邊問小狐狸。
「算是!但別高興地太早。」

安往前跑,眼前的景象則是一片山丘,連樹木也不見半個影子,安站在山丘上,不敢有動作,但是還是能聽到蛇有動作的聲響,安立刻往前跑去,偶而才見到一顆針葉林,但是很小一顆,整片山頭,只有部分草地,只有部分小樹幹,安看著荒蕪的一片大地,不知道要怎麼走,蛇這時候從樹林之間慢慢冒出來,黑影就像遮蔽牠的視野而已,幾乎沒有很大用處。


隔天一大早,海娜醒來,睡得如此安穩。本這時從門口走了進來,看見海娜起來的身影,「你醒了啦?」他說。

「嗯。」海娜轉身告訴他。
「要喝咖啡嗎?」本走向餐桌,「這裡有。」
「謝謝!」海娜起身答謝,「這裡還有鬆餅。」本告訴她。

海娜的頭髮很凌亂,珊這時候從樓下走了下來,看見一頭亂髮的海娜,「哇!你的頭髮!」

「我的頭髮?」
「你等我一下。」珊又走了上去,去自己的化妝台拿了一把梳子下來。海娜這時候走向餐桌,直接拿起一旁的馬克杯,倒起咖啡來。

「好苦!」海娜喝了一口。
「你大概不習慣吧?」本看見她的表情。
「應該。」

「一旁有牛奶,你自己加吧!」本又說。

海娜只看見牛奶一旁的砂糖罐,舀了一匙往杯子的咖啡倒。

珊這時候下來,「我幫你吧!」她走向海娜,要她背向她,珊一梳她的頭,痛得要她住手,「好痛!」手上的杯子快要拿不穩,「你等我一下!」珊說。

結果一用力,頭髮是變柔順了,但手上的咖啡杯卻因為太痛,直接摔落到地面,裂成碎片。

幸好沒有割傷她,本這時趕緊轉身彎腰撿起碎片。「你有沒有怎麼樣?」本問。

「沒有。」海娜一說完直接跨了一大步,往門口外走去。
「痛!」海娜的腳還是被刺中一片小碎片。

海娜這時候坐在門口的椅子上,看了一下腳底的血跡。

海娜慢慢拔下那片馬克杯的碎片,然後壓住腳底的傷口。「痛!」她心想。

本從門口走了出來,回頭看見海娜坐在長椅上看著自己的腳底,「我來幫你吧!」本說,並且拿著繃帶的東西把她的傷口包紮起來,因為他在屋內就有聽到海娜喊痛的聲音。

「謝謝!」海娜向他道謝,並且試著站起身來。
「還好。」海娜說。
「有什麼需要叫我一聲。」本說完走進了屋內。

本一進到屋內,就看見珊在清理地上的馬克杯碎片,「就叫你不要弄嘛!」本怪罪於她太過幫忙。

「她的頭髮確實是這樣啊!」珊點出了事實,並且不覺得這是她的錯。

兩個人都穿著靴子或是厚底的鞋子,所以才沒有被刺傷,海娜是一起床就直接走向餐桌,鞋子則是留在原地。

本把剩下的咖啡倒在自己的杯子裡,然後一口喝完放進洗碗槽裡,接著就直接走出屋內,往自己的牧場走去。

海娜看著本的背影,坐在原地。


過了一兩分鐘,珊從屋內走了出來,看見海娜坐在那裡發呆,「對不起啊!我不是有意要這樣的.....」珊向她道歉。

「沒關係啦!」海娜不介意,還點頭微笑。
「不介意?」珊示意要坐在海娜的旁邊,海娜擺出歡迎的手勢,珊就坐了下來。
「你有想到怎麼回去了嗎?」
「沒有,完全沒有。」海娜說。
「那你就暫時住這邊吧!我們還有空床位,我覺得應該是有。」珊想了一下。

「不用了啦!真的。」海娜拒絕她的好意,並且試著站起來,結果一站腳底又在痛。「痛!」海娜感覺傷口真的還沒癒合,珊看到了,要她先坐下來再來談。

海娜立刻走了進去,拿了自己的鞋子,馬上穿上想要離開這裡。

珊也跟著走進去,看見海娜在穿自己的鞋子,「如果你執意要離開,我是不會阻攔你的!」珊告訴海娜。

珊走近海娜的身邊,並且在她一旁坐在椅子上,用手摸著她的膝蓋說,「如果你想回來找我們,我們都一直在這。」

「謝謝!」海娜這時候已經穿好鞋,準備往屋外走去,目前的積雪已經停了下來,地上的雪花也只有少許。

海娜站在門口,轉身看著珊,然後開門往屋子外頭走去。


海娜往前走,回頭看了一下本的房子與牧場,白色的積雪已經不見,露出木頭般的原色,上頭看得見煙囪,一旁的儲量倉也清晰可見,海娜看了一眼就想起昨天的種種,但是這種景象已經跟上次截然不同。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