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續五)

圖片來源:mat_n

晚餐過後,海娜一個人坐在外頭陽台的椅子上,本本來在與老婆閒話家常,眼神不時看著海娜獨自的身影,「她就像你女兒,是吧?」珊問他。本點點頭,「可惜我現在這個女兒根本不是這個樣子!」他起身說,並且打開木門往陽台方向走去。


「嗨!」本拿了一杯酒給海娜。
「你可以喝酒吧?」
「可以。」
「好烈!」海娜一口乾下,本拿給她的是一杯純正的威士忌,不加水。
「你應該慢慢品嚐。」
「聞聞它的酒香,然後慢慢喝。」本示範給她看。
「你想家啊?」
「不算是...」海娜說,「我只是想...」海娜不知道怎麼開口說正確的話,「我是怎麼來到這邊的?」

「你沒有任何道具供你使用嗎?」
「沒有,只有冰。」海娜看著戶外的冰霜,還有雪花。
「也許它就是啦!」本又喝了一口。

「也許它真的是!」海娜想起了「冰」,是否真的有幫助,「謝啦!我要問問牠?」海娜起身向本答謝,本說,我根本沒幫你什麽,海娜說,也許牠真的有幫助,本回答說,「你是說冰?」

「不是,是牠。」
「你知道你可以透過冰回去嗎?」海娜向牠問。
「我不知道,你為何要問我?」
「你不覺得他說得很有道理嗎?」
「我不覺得。」
「就算是,行不通的。」那個聲音繼續說。

本看著一個人在自言自語,擺出很疑惑的表情,「你還好嗎?」

「嗯,我還好...」同時,另一個聲音說,「你不要理她。」
「你在跟誰說話?」
「牠!」
「它?」

兩個人似乎有點雞同鴨講,「冰會說話?」

「沒錯!」海娜點頭。
「我還真遇到怪事了!原來外星人綁架是真的!」本不改幽默本色說。
「那它說什麼?」
「牠說牠還要再想想。」
「那我要先進屋內了!外面好冷!」本縮著身子走進屋子。

海娜坐在長椅上,「你到底行不行?」海娜問牠。

「我不知道,你問這個是蠢問題。」
「所以你確定你不行?」

突然一陣力量使然,讓海娜差點往前摔,「你幹嘛?」那個聲音冒出一陣咒語,「nr5kgi5’n6ik’0pe4kbu;4ek094bmu…….」然後轉身往地上一揮,一長條的冰霧像是潑墨一般往前揮灑出去,「就這樣?」

「等一下.....」

冰霧沒多久就開始出現龜裂,接著往下扎根,海娜走了過去一看,「小心!」那個聲音說,「這樣就行了?」

「下面應該是通道。」
「你要我跳下去?」
「嗯。」
「我才不要。」
「不要也得要。」

海娜慢慢往前走,龜裂的大地不時有碎石往下掉,「看起來好深。」海娜小心走了幾步,結果不是她往下跳,而是失足掉了下去。

「啊!你騙我!」海娜大聲叫。

跳下去之後,不到一分鐘又回到原來的地方,海娜就看著「自己」在那個冰霧斷開的地方,「這怎麼回事?」

「我不知道,這是我想起的。」
「什麼叫做你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就像時空循環一樣,只不過,不是跳回有兩個自己的地點,而是同樣的自己在一個交叉點上一直往下掉,速度之快,或者速度之慢,以至於可能會看到兩個自己在同一時間交錯。海娜感受到那股力量,最後海娜問牠要怎麼樣「暫停」這樣的把戲?

「你只要想回到你想原來的地方。」那個聲音告訴她。

結果「時間暫停」,海娜回到的是「原來的地方」,一個不一樣的鄉村,卻是相同的境界,也就是說,景色一樣,但整個擺飾,圖樣卻各有差異。

前面的木造房子成了磚紅色,而不是原來的土黃色,長椅不是以深色木頭打造,而成不同的花紋提供。海娜就站在陽台的樓梯前。

冰霧還在,肖這時候走了出來,「哇!這是你弄的嗎?」

「是的。」海娜以為所看見的景色是她一開始看到的樣子,但是沒有注意到某些景象已經變了。

「我們回來了嗎?」
「我想是。」
「我想睡了!」海娜轉身告訴肖,「喔!好啊!」

海娜直接躺在沙發上,本與珊坐在本來是長桌的椅子上,現在則是正方形的桌子。本起身向海娜道聲晚安後就直接上樓去,珊也是,看了她一眼就直接上樓。

肖則是坐在她斜對面的扶手椅上,本來是紫紅色的,現在變成了深橘色。

「今晚我陪你吧!」肖說。
「不用。」海娜說。
「好吧!我上樓去了!有事可以來找我,我的房間有掛『只限有心人造訪』。」肖笑笑就走上樓。

「他是喜歡你吧?」那個聲音說。
「但我並沒有喜歡他。」
「晚安。」海娜說完就閉上眼睛入睡。


隔天醒來,艾蓮娜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舒適,但瘋癲仍少不了了!她起身,握著拳頭,「我今天應該加緊腳步回去。」她拍拍身上的灰塵,地上的樹葉大部分被冰雪給覆蓋著,但還是可以見到樹葉上的紋路以及冰雪上的觸柔感,艾蓮娜看著周遭,沒見到任何怪物,她在河流旁,部分的支流仍然被凍結,艾蓮娜看了看支流,仍有些水,她口渴了,直接用手舀一瓢水喝下。

「好冰!」

突然右手往兩點鐘方向一伸長,整個冰霧往前射出,貫穿了樹幹,艾蓮娜嚇到了!然後看著自己的右手,結果又突然朝向自己的臉射出冰霧,艾蓮娜趕緊把右手往天空一伸直,射出的冰霧沒多久就往往下伏擊,艾蓮娜好險沒有被射中。

「怎麼回事?」艾蓮娜看著自己的右手腕,整個藍色的圖騰變成了部分的橘色。她不解,並且嘗試控制自己的右手,整個關節與動作都很正常,她不解,但也沒有想太多,前方整個覆蓋著大地的冰霧,彷彿沒有盡頭似的。


怪物散去,或者是說,整群的怪物在冰霧的幫助下,彷彿不存在似的。晏往上一看,怪物就停在那邊,部分的怪物想試著掙脫,部分的怪物已經逃竄,一切靜悄悄。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總覺得是神在庇佑著她,隨著時間過去,冰霧能夠幫忙的得力助手並不夠充裕,晏還是得想辦法依靠自己。晏看著冰霧好像有什麼變動,伸手一碰,果然真有裂縫,晏要想辦法補強,她唸了一段咒語,並且把一隻手往冰霧上擺,部分的冰霧有得以修復的情況,就像在力量之中借點力量,她得要想辦法支撐著。

過了大約十分鐘後吧!晏的力量得以消退了不少,她望著天空,那覆蓋冰層上的天空,實在薄得可以,附近的樹幹明顯已經結霜了不少,她往前走幾步,幸好怪物仍「庭」在原地,附近的怪物都已經不見蹤影。


虹握著拳頭,冰霧早已經覆蓋了他全身,流著血早已經乾枯,他還沒有死,只是身受重傷,想要努力站起,面對著失去家園的痛苦,早已經沒有多大的憤怒,正確來說,當一個人一無所有時,想要報復時,或許失去的不是眼前的景象,而是情緒的憤慨與各種不能解釋的無奈,這也是為何一個人情緒爆發時,卻不曉得自己在做什麼?這也是虹在面對著想要控制回來的那種狀態,無法久久去壓抑,也高亢不起來的原因。

一隻怪物就在虹的頭上挖呀挖,那隻怪物撞擊著冰霧,想要把它撐開,撞裂,冰霧有稍微龜裂,但好險裂縫不大,那隻怪物眼看失敗,就直接逃到其他地方。


辰走了,是再也回不來了!晏帶著失去親人的痛苦往前面對,眼睛的淚水已經無法分辨是心裡的不甘,還是外在造成內心的反應?「姊,我有好多話想對你說....」晏難過地說,淚水在眼睛打轉,沒多久就滴下來,「你怎麼...讓...我這樣?」晏繼續說,情緒崩潰,走了第三步路,她蹲坐了下來,掩面哭泣。


外面的環境,雪景看起來更加狂暴,風聲夾帶著雪聲,不斷吹拂她的臉頰兩側,冰霧在她附近周遭,也好險並沒有「攻擊」她。眼看白天的視野演變成夜晚的灰暗,但晏根本管不了這麼多,隨著時間過去,夜晚的暴風雪在樹幹的「保護」下,還多少有效果,她就在一旁的樹葉間悲泣。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