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續二)

圖片來源:anurajsl from Pixabay

    浿坦仍豎立在那邊,醫院走廊上,此時,整座醫院像是冰風暴一樣,早已經變成冰雪天地一片。人員早就逃亡,病患能跑的,也幾乎跑了!剩下的大概就是被凍結。她仍相信傑瑞絲的話是正確的,只不過現在要怎麼幫自己。

     日光燈依舊閃呀閃,都以為是殭屍要出沒了!其實只是另一座死城。醫院外觀看起來看不出來有結冰的跡象,白色的外牆碰上了霧白色的冰,直到封鎖線出現,才知道裡面事情不妙。警察忙著指揮交通,任何人都束手無策,科學家找不出方法解決。每一個人都在苦惱。科學研究所的總經理出現人群之外,觀看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剛好與客戶出門用餐,趁著想要抽菸的時候出來走走,就碰到了這個情形。

     「......」總經理不發一語,聽到警察的話:「目前的情況正在了解中,可能是工安意外,可能人為疏忽,目前無法奉告......」

      總經理大概只有聽到這些,位於那研究所中的實驗產物,目前還在進行中。據他所知,可能是生效的時候到了!助理告訴他,過幾天就能商轉,但他已經迫不及待,利用目前的實驗數據進行這些石頭的研發東西,看看是否能夠改善社會。

      他的心意是好的,只不過,這台機器可能會要他的命。他走回與客戶用餐的餐廳,並且坐下來,對面有兩個人,是一對夫妻,家財萬貫,對他的東西很有興趣。

    「怎麼樣?」女主人說。
    「可以了!最快下週可以試驗。」總經理說。
    「太好了!我先付一半,」女主人說完,就直接把一把鈔票放在桌上,「這裏的五十萬應該可以買下你的快樂吧!」

    「老婆,你不覺得這太快了嗎?」男主人說。
    「怎麼會?」女主人說完直接看著男主人的臉,並且把他的臉頰靠在自己的嘴唇上,吻下去。

    「你放心!這裏有試驗品,你可以先試試。」總經理說完就拿起口袋裡的一個小袋子,裡面裝著兩顆透明的藥。

    「已經有啦!」男主人說。
    「我們經過多年的動物試驗與人體試驗,所獲得第一批試驗品。」
    「我嚐嚐。」男主人說完直接想拿走桌上的東西,結果被總經理的手指給壓住。
    「別急!這仍有不小的副作用,我怕您承受不起。」
    「有什麼副作用?拿來!」男主人直接拿了過來,兩顆一起吞下肚。

    過了兩分鐘過後,什麼事也沒發生,「還好嘛!」男主人說。

   「你確定這是真藥?」男主人抓住總經理的衣領斥問。
   「百分百。」
   「這藥劑沒有這麼快發揮作用,需要等一段時間。」總經理繼續說。
   「多久?」女主人問。
   「兩個小時。」
   「我才等不了這麼久!剛才的現金還我!」女主人站起來大聲說。
   「你越急,成不了氣候。」總經理說。
   「你說的是真的嗎?我看你表情很奇怪。」女主人皺起眉並且坐下來。
   「所言不假。」

   「買單!」總經理叫服務生買單,並且起身告訴這對夫妻,「你若是要相信我,就必先相信你的靈魂!」接著,他把自己要付的錢丟在桌上,轉身離開。

      總經理接著走出店外,提著自己的公事包,走回自己的辦公室。

      那對夫妻也起身,慢慢要離開餐廳,不過,女主人看著自己的老公情況不對,似乎要昏厥,她扶著自己的老公慢慢走出店外,一方面也通知餐廳的老闆呼叫救護車。

     男主人走到了門口,整個氣色慘白,失去知覺,接著昏倒,老婆心急如焚,一方面也痛恨那位總經理,「你敢謀殺我老公?你完了!」她心裡這樣想。

     男主人接著從口中吐出冰來,女主人嚇得兩眼發白,不敢相信,還以為吐出的是鑽石!直到女主人把手放在他嘴巴前,才明白原來那是冰塊。救護車趕到,隨即把男主人送上救護車,轉送醫院,但不是眼前的這一家,而是另外一家。

     女主人在救護車裡面,看著自己的丈夫越來越不對勁,全身失去意識,不斷顫抖.....救護人員不斷搶救,最後送到醫院時,呈現死亡狀態,女主人氣得更想要找總經理算帳,並且不斷哭著,喊著自己老公的名字。

     男主人全身凍僵,已呈現冰屍狀態,女主人因為傷心過度而倒在丈夫旁,最後兩個人也凍結在一起。當急診醫師打開救護車車門時,就看見兩個人呈現冰塊的神奇模樣,甚至連救護車也被「感染」。

     醫生不知如何是好,還是只能依照傳統的方式送下來,進行原始方式搶救。但要融化他們何其難?每一個人只能放在一邊,又做迴自己該做的事。


      總經理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直達自己的所在樓層。面對一望無盡的美景,更是無心欣賞,他只想怎麼完成自己的「豐功偉業」。桌上的實驗報告堆得滿地,還有很多文件等著他簽署,他倒了一杯威士忌放在桌上,喝了一口,站起身,把那杯放在一邊。

      助理敲著門,「總經理,你的報告。」

    「放在桌上就好了!」助理把報告放在桌上隨即離開。

      那份報告寫著「毒物殘餘實驗」,是有關實驗反應的各種數據,機密性等同最高層級,只有少數人知道,一旁的署名人還寫著傑瑞絲,還有其他的科學家參與。

      總經理把那份報告丟在一旁,翻找其他科學家的研究數據,與潛在風險。在一份名為「對人體有疑慮的風險健康報告書」中寫著可能對人體有過度的免疫反應,以及高度強烈的排斥作用,而這段文字還特地用高亮度的筆跡給畫上,但總經理似乎不當一回事。

     裡面還有各類的人體排斥反應與照片,還有各類化學式與結構圖,總經理也充耳不聞,只看見對人體的良好效果,因為在最後一段文字寫道:「人體接受後,似乎適應良好,而且可以改善人體的免疫反應,提高機能。」

     諷刺的是,這段文字的作者是傑瑞絲與薩克。


     深夜時分,傑瑞絲被瑞茲的靠近給嚇醒,她從來沒有跟女生靠得如此近,瑞茲幾乎頭要靠在傑瑞絲的身上,吻她的後脖子。更重要的是,瑞茲最後還抱住她,讓傑瑞絲實在很不舒服,她起身,瑞茲就往左邊靠,最後傑瑞絲從帳篷探出頭來。空無一人,野火也熄滅,完全很安靜。

     傑瑞絲看了一下週遭,然後縮回帳篷,躺了下來,並且把瑞茲的身體與頭往另一邊移動。瑞茲轉身,去抱住秋卡,秋卡似乎不為所動,看起來,傑瑞絲可以睡得好覺。她看了一下她們兩個,不自覺發笑,最後也睡著。

     清晨,傑瑞絲清醒,兩個女生早已經離開帳篷,傑瑞絲轉身一個大字型,才發現兩個人不在。她起身,揉揉雙眼,往帳篷外看,結果變成了雪花一片!傑瑞絲不敢相信,反倒是其他五個人樂壞了!打起雪仗,其他一顆還丟中傑瑞絲,讓她直呼好痛!

    「你醒啦!」福迪看到她。
    「嗯。」傑瑞絲點點頭。
    「下雪了?」傑瑞絲繼續說。
    「你不知道,這場雪來得很突然!」溫恩揉起手中的雪,準備要丟。
    「你也來玩吧?」伏克說。
    「不用了!」
    「你也來加入我們吧!」尼克說。
    「我很喜歡這場雪。」秋卡走過去,靠近傑瑞絲身邊說。
    「我也是。」瑞茲看著秋卡。
    「你有什麼打算?」尼克問。
    「你們從什麼地方進來的?」傑瑞絲問。
    「那邊!」尼克指著路標。

      傑瑞絲走了過去,上頭有著木頭刻著的箭頭指標,「東路谷,西路谷,北和谷,南和谷......」她指著路標說,「真有趣!東西南北各一個!」

    「這裡是靠近東路谷之地。」福迪走了過去。
    「你知道這附近前方有個村莊嗎?」傑瑞絲問。
    「有啊?怎麼了?」
    「沒事。」
    「你要到那裡去,沒錯吧!大約一天的路程。」
    「要不要我們陪你?明天我們也要去。」福迪說。
    「不必了!」傑瑞絲婉拒他的好意。
    「那也好!其實那段路也沒什麼危險,最多就是蛇吧!偶爾還有蜜蜂,熊出沒。」
    「你講得就是要有人陪!」尼克笑著說。
    「我可以。」傑瑞絲說。
    「這場雪,何時下的?」她繼續說。
    「半夜吧?」伏克說,「我半夜有醒來,看見了瑞雪。」
    「好。」傑瑞絲說完,「那邊沒錯吧!」
    「很高興能夠認識你!」尼克說。
    「我也是!」
    「一路小心。」福迪說。

    傑瑞絲看了他一眼,就往指標走去。秋卡靠在瑞茲肩膀上,瑞茲用手安慰她。

    薩克見識過這類的情況,什麼怪物都看過,也交手過,他沒有什麼害怕。冰霧凍結地下樓層,怪物正在找尋獵物,「碰!」的一聲,讓薩克忍不住往一旁看。什麼都沒有,慢慢走,燈光閃呀閃,隱約之中,怪物就在薩克的面前,薩克有感受到——但不是怪物的氣息,而是整個恐懼籠罩的氛圍。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