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

圖片來源:ERAKU

薩克就像得了精神失常的模樣,表情完全癱軟,一臉呆著的樣子,剛剛的那個老伯拿著手電筒在薩克的臉前照呀照,「啊呀!完全沒反應,怎麼辦呢?」他說。薩克的手臂掛著點滴,插著注射用的葡萄糖液,老伯走到病床的另一頭,翻著床頭櫃理的物品,「這個人怎麼什麼都沒有啊?」這時,護士走了進來,「你這人,你怎麼又當起醫生的呢?」護士告訴那位老伯,「我沒有,我沒有,我只是想給他檢查情況而已,你看,他完全嚇傻了!」老伯指著薩克,「我接手就好,你可以回去了!」



「你不需要我了?」那位老伯說。
「我等一下就過去。」護士說。

薩克的大腦好像變得遲鈍,護士看了一下注射液體,幾乎快沒了,就隨手換了一包新的,接著拿著手電筒照著薩克的瞳孔,對光照沒反應,「我要呼叫醫生了!醫生......」護士要準備喊出醫生名字時,薩克這時候突然「清醒」了,直接拔出針頭,插進護士的脖子,然後快速地想要逃離這裡,「這不是我的地方!我還有實驗要完成!我還有實驗要完成!一定不會錯!」大腦裡的密密麻麻的算式全部記得很清楚,就算一失神就會忘記。到處就像發瘋的精神病患,問著來來往往的護士、病人、探病的家屬等等,「出口在哪裡?出口在哪裡?」

他終於出來時,一個人站在醫院外頭,根本就沒有人想要抓住他回去醫院,因為外頭正在下著大雨,薩克就站在遮雨棚下,雨勢大到他的褲管都淋濕了!「這裏怎麼不一樣?」薩克看見霓虹燈亮起,車燈亮起,前方還有一整排紅綠燈,薩克往右手邊一看,門診大樓的四個字就寫在醫院樓層的最上方,招牌還點亮。

他走下了樓梯,完全赤腳地走著,全身白色的衣服已經濕透,他慢慢地走出了醫院外,來到人行道上,每一個人都撐著黑色雨傘,來來往往地走著不理會他與任何一個擦身而過的陌生人。

他往左邊走,接著跨越馬路,走到了對面,對面剛好是一座公園,體積不大,也沒有兒童遊樂設施,他走了進去,走到了石頭鋪設好的走道,雨還是持續下,在樹下更能感受到雨淋的感受,「為什麼我的實驗......差一點就成功了啊!」他悲情地大喊,聲音之大,幾乎連雨聲都要覆蓋,路人紛紛轉頭看他一眼,又各自走回自己的道路。

但剛剛那個「實驗」其實算是一半的成功,冰霧席捲了整個世界,讓三個石頭都有各自屬於自己的思想,部分的環境還因此結冰,連薩克身處的這個世界也不例外,剛剛的那個「夢」是真實的,只不過,要用薩克自己的力量才能解開,現在這裡是哪裏,薩克並不清楚,看來還是同個時間點,但經過「時間」的驅動,又轉換了「新的環境」。

他直接坐在會淋雨的公園座椅上,伸進自己的白色口袋,裡面什麼都沒有,「我的東西怎麼就這樣消失了?」他指的是不存在的東西,在醫院住久了,就真的會把自己逼瘋,薩克伸出手,雨滴不斷打在他的手掌上,他一直看著手掌,想了一下,「對喔!那個實驗室的結果是這樣.....那個之前的是這樣....所以....」薩克若有所思,剛才的那個算式並沒有忘記,只是好像這之中有矛盾,「如果反推算......」薩克想到了,或許可以真的成功,但這附近沒有學校,只有醫院,他擔心又被抓回去,只好往前走,這附近都是車水馬龍的市區,他走到了公園之後,一間購物商場就在他面前,他沒有心思去逛,但想到藥局或許可以幫忙,他直接走了進去,當行人紛紛收起雨傘時,他卻在這人群中找出路標指示來,他沒有看樓層指引,只是被眼前的購物商場的設計給嚇呆了!華麗的設計,虛擬人偶的說明,他當時認為他只不過來到一九三零年代,但這些根本不不可能一九三零年代設計,還是現在的時代真的進步了?

看著看著,不小心碰撞到一位女性,紅髮,戴著隱形眼鏡,穿著套裝,「對不起!」薩克說,那位女性格外亮眼,弄得薩克小鹿亂撞,「沒關係,先生。」她說。

他經過了她身邊,然後停下腳步,又走了回去,「小姐,你知道這附近哪裡有藥局嗎?」

「先生,藥局在地下二樓。」

「我知道了,謝謝!」薩克向他道謝之後,還是弄得緊張兮兮,雖然他根本不知道在緊張什麼,「我在想什麼?」他說,之後轉往這附近是否有下樓之類的東西。

他沒看到,但唯一看到的卻是逃生出口,他到處東走西走,終於看到了一個像樣的東西:他所認識的招牌。他一推開門就往裡面走,結果這邊寫的是員工專區,禁止進入的告示牌,貼在門上,他好像根本不予理會,直接走了進去,但裡面除了看到員工走動之後,其實有樓梯可以走,也沒有員工阻止他,員工們根本就自己打牌,玩手遊,不然就是吃飯,聊天,根本沒有人注意到他走了進去。

順著樓梯往下走,看見「B2」的告示牌,然後推開門,剛好就是藥局的後門。

「太好了!」因為他看到滿滿的成排藥品,他好像見到寶一樣,然後要找他所需要的東西,「醋酸、Γ 酸....」他邊說邊念,可是問題是眼前根本沒有這些藥物的任何成分,全部都是混合藥物,他有些懊惱,藥劑師看他在挑選藥品,上前詢問,「先生,你在找什麼嗎?」他說,「請問你們的藥劑室可以借我用嗎?」

「不好意思,我們沒辦法......」藥劑師回答他這問題時,他已經先走進了後方的藥劑室,「先生,你不能進去.....」他上前阻止,薩克已經在裡面在使用離心計之類的物品,「先生,可以請你出去嗎?」藥劑師要阻止他,眼前的儀器不斷地晃呀晃,警衛這時候也出現在他的面前,因為在當時,藥劑師也呼叫保全上來驅趕他,薩克看著人高馬大的保全在眼前,就按下停止按鈕,乖乖走了出去,就在保全的「戒護」中,薩克被請出了購物中心的門口,保全走了進去。

外面的雨勢沒有變小,還是一樣,這些人大概想要躲雨吧!薩克還沒乾的衣服被繼續被雨淋濕,他往右邊走,購物中心有一排的座椅,他走到了最角落,坐了下來,座椅是簍空的設計,沒有椅背,或是扶手,他乾脆躺了下來,眼睛閉了起來,任憑雨滴就這樣垂直地打在他臉上,他還反而因此睡著?薩克進入夢鄉不到幾分鐘的時間,購物中心就發出尖叫,「快逃!快逃!」行人們紛紛不管雨勢,直接衝了出來,記性好一點的或是還沒進去的,還記得要拿雨傘撐,其餘其他人就成了落湯雞。

藥劑室被暫停的東西,不斷冒出泡泡,霧白色的,汁液流了出來,滴在桌上,又沿著桌腳往下流,這樣的流速慢慢往前移動,碰到了顧客吃過的冰淇淋所掉落的東西,還有打翻的飲料,就混合一體。

那液體開始冒出冰塊,凍結了起來,很神奇的,冰霧就這樣成形,連當時的藥劑師也看傻眼,看不出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他只想逃命。冰霧就沿著汁液往外延伸,藥局上頭的藥物,各種保健食品也難逃凍結的命運,隨著藥品的凍結,慢慢沿著外頭的走道,還有藥局一旁的服飾店、鐘錶店等等,慢慢被染上了霧白色的冰霧色彩。薩克在外面,他一轉身醒來,就看見行人逃竄,「怎麼了?」他一臉驚呆。

他慢慢想走回購物商場,有人卻拉住他,「先生,你不要進去,裡面很危急,請你離開!」保全阻止他。

薩克沒進去,只是站在購物商場外,就像一道阻隔,區分兩邊。


裡面的冰霧「席捲而來」,就像一發不可收拾的洪水,從藥局開始流瀉,之後往下延伸,地下三樓是停車場,地下一樓是體育用品,還有各種餐廳與美食集散地。隨著時間,不到一個小時,從一樓到地下三樓,地下四樓,地下五樓全部都被攻陷。連外圍的玻璃牆壁,也見到冰霧。LED 燈被冰霧入侵,就像光從冰塊之中亮起來,薩克看著本來光鮮亮麗的購物商場,怎麼一下子變成了地獄一般?但是從一樓的一半範圍,到二樓以上的樓層沒有遭到冰霧凍結,樓上的人傻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燈光閃呀閃,冰霧目前停止了跡象,薩克還是走了進去,保全早已經離開,一進去,冰霧凍結了各種保養品,彩妝,廣告上的女模特兒的那種面容也被凍結了一半,就像戴上了新的面具。購物商場的中間有個簍空區域,因此,上方的人可以看到下方的人的情況,大約是在三樓到四樓之間,四樓以上則不是,仍有部分採用開放區域。

樓上的遊客竊竊私語,想說樓下的人發生了什麼事,手扶梯在一、二樓之間有冰霧,有些人不以為意,直到有人要下樓時,手摸著手扶梯上的把手,一不小心就成為冰霧的一部分,眾人嚇壞了!沒有人敢下樓。


薩克踩著冰霧,手不敢亂碰,一步一步走著,手只敢摸著沒有凍結的部分,他有聽到樓上人員的聲音,「難道.....」薩克心想。

災難還沒結束,藥局的部分,怪物又來攪局,藥局凍結所產生的東西,還有保養品混合,讓整個「化學作用」更加詭譎,怪物也就這情況下誕生出來,其中一頭就在藥局的後方,不知道這是彎角怪物,還是多眼怪物,或是獨角怪物的綜合體?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