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續四)

圖片來源:Udo Schröter

泰神走上河岸,那一隻彎角猛獸轉過身看了牠好幾眼,泰神並沒有注意到,只是想辦法要把身體弄乾,河水很冰,雖然感覺不是冬天的寒冷,但也有一種說不出的冷冽。牠聽著蟲鳴鳥叫,然後往高大的樹林裡走去,彎角猛獸從岩石跳了下來,聞著牠的氣味。



泰神走在樹林中,這裡的情況與之前很不同,高大茂盛的樹木,還有各種垂下來的大片樹葉,宛如是熱帶雨林一般,一條河怎麼可以改變了兩旁的景緻?沙沙聲不斷地傳到泰神耳邊,牠仍沒有注意到彎角猛獸在牠的身後尾隨牠。彎角猛獸也竟然沒有馬上出手攻擊泰神,牠是想等待時機,還是想讓牠「自然死亡」比較容易?

泰神往前走,看到了幾位原住民在眼前竊竊私語,不過牠不想直接走了過去,反而想繞道而行,大概是因為剛才牠見到了那幾位「奇怪」的人吧?牠才不想再次受到這些人的騷擾,於是牠往左邊走,彎角猛獸也發現了原住民,不過牠沒有攻擊那些人,反而也跟上泰神的腳步,但原住民卻早已經看見彎角猛獸身上的眼睛,尤其是三位原住民談話中,面對面的一位男性。

那位男性告訴其中兩位,是否要伏擊?兩位點頭,然後撿起地上的長槍,上頭有沾滿毒液的木箭頭,準備跟上彎角猛獸的背後。

三位走得很慢,彎角猛獸身上的眼睛都一直注意泰神的動向,沒有注意到後方,結果其中一人認為這是個好機會,抓起長槍往彎角猛獸射過去,長槍刺中彎角猛獸的背部,牠痛得大叫,並且向前奔跑,三個人立刻追了上去。

彎角猛獸往前跑,泰神聽到了後方的聲音,好奇地往回看,由於枝葉茂盛,所以根本看不清楚後方到底有什麼,一隻矮小的白貓怎麼能夠看到全局呢?直到聲音越來越近,泰神才注意到彎角猛獸向牠襲來,「媽呀!」牠嚇到,拼命往前跑,速度很快,彎角猛獸則是很接近牠,直到「分道揚鑣」,彎角猛獸則是直行,泰神則是繼續往左邊行,直到快接近河岸邊才停下來。

牠回頭看一眼,「呼!好險!」牠喘口氣,注意到沒有東西追上來,才卸下心防,等待了一會兒,牠想了一下,「不對!那頭怪物怎麼可能沒有動作?」牠接著又想,「過去牠追我們那麼敏捷,怎麼全變了?」泰神轉過頭來,想想看看情況,但是又怕那是「假現象」,「該不會那是假好意吧?」泰神認為不太妙,又回頭過來往左邊行,也就是沿著東北邊方向走。

那頭彎角猛獸跑得太累,而倒臥在樹林,原住民追上牠之後,看著牠的腹部一上一下地脈動,一位原住民上前用一隻腳壓住彎角猛獸然後立刻拔出長槍,彎角猛獸大叫,結果背上的彎刀竟然往上衝出來,當場把那名原住民斬首。其他原住民嚇到,立刻射出兩槍,往牠身上刺去,結果彎角猛獸正好起身,兩把長槍只是剛好刺中了地上,沒有中標。

彎角猛獸轉過身來,一頭咬住了其中一位原住民,剛好陣亡,另一位嚇到了趕緊往回跑,身上的彎刀往前射出去,刺中了那位逃跑的原住民,「吼!」牠大叫,之後往泰神的方向追了過去。

泰神輕鬆的腳步走著,沒有注意到後方的狀況。彎角猛獸的速度異常加快,然後看見了泰神之後,就撲了上去,泰神沒有注意到牠,反而讓彎角猛獸轉了兩圈之後停在泰神的面前。泰神全身髒兮兮,然後轉頭起身,一隻彎角猛獸兇狠地瞪著牠。

彎角猛獸伸出爪子揮向泰神,泰神閃了一下,然後立刻吹出冰霧,彎角猛獸閃避,然後身上的彎刀往泰神方向衝來,泰神又閃了一下,接著跳了起來,往彎角猛獸一吹,牠中彈之後,頭部立刻開始凍結,泰神跳了下來,牠以為打完收工,準備要離開,結果冰霧立刻融化,彎刀往泰神射了出去,泰神的尾巴立刻被切斷,留下大片鮮血。

泰神痛得大叫,然後轉身往自己的尾巴吹拂冰霧,好不容易止血,變成短尾貓的牠,彎角猛獸又補上了第二刀,幸好泰神往前移動,否則又要劈成兩半,泰神再次往牠身上吹出冰霧,背部的一部分開始凍結,在牠以為可以結束時,後頭的尾巴又往泰神打了過去,把泰神甩到了一邊,泰神痛得站不起身。

喬看著周遭的空間,綠色的樹林透印著白色的「狀態」,她相信的確是「奏效」了!她努力唸著同樣的咒語,空間確實「分開」,綠色的樹林中有著不一樣的環境姿態,她慢慢走向前,想確認自己身處是沒錯的正確「狀態」,她摸著枝葉,感覺中有些微的「分開」,像是你可以摸到兩張紙,卻是黏在一起的感覺,只是不知道怎麼分開這兩端。

「應該是沒錯了!」她這麼說。空間在變化,她加強自己的咒語,結果一瞬間變成了冰雪,結果有一下子變成了樹林,她持續唸著,空間實在太顯混亂,慢慢變成了有冰雪又有綠樹的奇怪景象。

喬看到了一副場景,綠意之中上頭有冰霜,不然就是樹幹之中有雪花。她要想辦法「跨」過去,就要想辦法怎麼「正確」執行。她摸著白雪,時空變成了冰天雪地,她又碰到了綠色樹幹,天空馬上就是森林景象。她始終不相信有這麼難執行,於是她彎著身子,然後用手掌以手心向上的方式慢慢往前挪動,結果成功了。

但她也倒了下來,剛才的腰傷還沒好,再一次彎腰簡直要她的命。然而,沒多久,樹幹上的白雪有一片水滴滴了下來,又慢慢褪回了綠葉,然而,只有那一根樹幹是綠色的,其他的景象則是白雪一片,還不斷吹拂著雪花,綠葉的枝頭慢慢被染成白色,但像不沾鍋一樣,馬上又變回綠色樣貌。

喬睜開眼睛倒著,看著前方,一棵樹橫著在她的眼前,她摸著腰,然後看著那顆「神奇」的樹,「怎麼?」她試著向前,慢慢走向前,然後轉頭看看附近周遭,是白雪,是冰霰,是冰霜濃縮成一片景色。「算是......成功了嗎?」她獨自問。

好景不常,應該是說景色沒有持續太久,冰霧從其他白色枝頭開始冒出,不斷地壯大,開始結冰,然後吞噬著唯一的綠色枝枒,直到眼前呈現雪白為止。喬看著眼前的變化,也無力阻止,但唯一確定的是「真的」成功了!因為等待了約一到三分鐘過後,景色沒有呈現綠色森林般的樣貌,一片白色的樹葉掉落到喬的手心,她看了一眼,然後轉手讓它垂落地面。

「媽!你看到了嗎?這是為您獻上的最不可能成功的景象!」喬落下眼淚。
她又手心擦拭眼角,想起在天之靈的母親。


艾蓮娜來到了「禁地」,某個時空裡的環境下。她只是靜悄悄地看著,頭髮都已經彷彿披上的白色帽子,她不在意,然後她繼續往前行,冰霧覆蓋在樹幹上,凍結了沒有之前那樣蔓延而行,就像時間不存在這裡一樣,她走到了河面的另一側,冰霧連接著附近草原,她只是看著冰霧,思考了一下,「如果那不是......那會是......」艾蓮娜亦有所指什麼東西。

「啊!那圖樣!」她想到。

她快步地想看到完整的樣貌,她試圖繞一圈,但河面的冰凍結太深,樹幹甚至都生長到河面上,冰霧上頭的枝葉,以及冰霜摻雜著各種冰塊,透明之中有霧白,霧白之中有雪白,艾蓮娜看見樹頭上的那些垂直而下的冰塊,透明地不敢相信。

「這些是不是回家的終點站?」她這樣想,因為她所指的那個家是部落的那個家園。她想起神使帶她看過這些地方,如今他也不見蹤影,那隻可愛的小動物也沒有任何音訊,小女孩也走了!部落被破壞,怪物帶來了災難,難道這就是最後的詛咒?

說詛咒,長老也曾經對她談過,若是人們不願意攜手,就會邁向崩落的一天,而這一天已經到來,內戰就是這一回事,只不過一次已經夠慘烈,還要來第二次?死了多少人才能學會教訓?

我們可以各自組成自己的部落,但也不能視對方為敵,如果為敵,就是犯了大忌,神明不會庇佑你,連自己的祭拜的神靈也不會站你這一邊,艾蓮娜想起種種,難免不免失落,情緒湧上懷中,巨獸在她的面前一百公尺看著她,牠的影子正好映照在河面上,終於看清牠的樣子——影子上的投影。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