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與創傷-二次大戰 3

2009年11月3日,天氣:晴時多雲.
依舊是1941年,法國戰敗後,德軍依然沒有罷手,繼續想著攻擊英國倫敦的計畫,另外在希特勒這方面,他還想著如何攻打俄羅斯的莫斯科.在德國持續前進倫敦的同時,一位生長在倫敦的孩子似乎不懂戰爭的可怕,它帶來的仇恨,已經在該國悄悄漫延.
德軍登陸倫敦,幾次飛機轟炸,已經把倫敦變成了廢墟,人們四處逃竄,那位孩子也在父母身邊陪伴,他看著窗外的街景,心裏似乎有話想對他母親說,但始終沒有開口.
在德軍的另一方面,德軍悄悄進入俄國領土,幾百輛坦克,幾千架飛機也開始進入俄國領空,兩國的戰爭隨即一觸即發,當時的天氣,已經準備要進入秋冬季,德軍的乾糧,飲水有些不夠充足,在這場戰爭,很多士兵也因此餓死,渴死,冬季來臨時,大雪紛飛,許多士兵受不了寒冬,沒有足夠的衣物取暖,也紛紛被冷死.他們沒有想到,原來俄國的領土也這麼大!天氣有這麼劇烈!
戰爭來臨時,許多的孩子跟著父母逃離敵人的舞爪,那位孩子是其中之一,但有更多孩子也像他一樣,能夠經歷兩,三年以上的戰爭嗎?或許他們是幸運的,是應該受到眷寵保護的,但我想必不會在他們的心中留下任何殘缺,破碎,不完整的記憶碎片吧!
他們太過於天真,成人的打打殺殺,他們看在眼中,似乎還是不明白他們大人的世界是這樣如此邪惡,如此的憤概不平,但事實勝於雄辯,國外的有一份關於長期追蹤戰爭長大的兒童所做的內心概況分析,發現大多數的兒童依舊在數年後有做噩夢的困擾,成年後,面對於同性或者異性間的相處,也有害怕,畏縮的情形發生,這可顯示戰爭後所留下的陰影一定會留下痕跡!且這痕跡是那麼的不被允許,不能抗拒的那道傷痕.
回到台灣的政治舞台上,尤其是那人們走上街頭抗議時,你一定會發現,有些婦女身邊會帶著孩子出來表達訴求,有些記者會問這些孩子你來做什麼時,那些孩子通常的回答是我只是陪著我媽走走,我只是好奇.大人的世界對這些孩子而言要提早面對是最殘忍的事實,也是不爭的事實,但總是看見他們幼小的背影,我心中百般無奈,無力,無解,或許對上帝而言,總是認為神愛世人,一切可以化紛爭為和平,但對任何大腦還未發展成熟的他們,他們似乎還是想著比看見的還多,只是...大人,包括他們的父母,親屬還是認為他們是天真的!是童心未泯的!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