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活動與創傷-911事件 2

2001年9月11日,天氣:多雲
在發生飛機撞上世貿中心的南塔後的大約十分鐘,一名劫機客將兩名乘客刺傷,衝入駕駛艙將機長與副機長一網打盡,制服這兩位後,他的共犯,兩名歹徒也在駕駛艙外看著其他乘客,隨即轉身進入駕駛座,廣播著,"各位旅客大家好,這是美國航空第幾號班機,我們即將進入另一個光明,請各位保持安靜,謝謝大家的合作".另外,在飛安控制中心,隨即也要求美國境內的所有班機必須降入各州的機場,以便了解是哪幾架飛機遭挾持,當時降落的飛機已有四千多架,不過飛安控制中心的對話,還是無法掌控整個情勢狀況.
時間來到了上午九點多,被挾持的那架飛機,已經將目的地轉往維吉尼亞的五角大廈,飛機的飛行高度瞬間下降,撞上了五角大廈的外層,外層由外向內延伸,撞出了一個大洞.然後爆炸起火燃燒,當時在內工作的軍官,士官等人,衝出火場,不過有些人仍然受控困其中,消防隊,救護車等第一時間趕往現場救援,當時一名受困的倖存者說,"我就那窗戶外看著飛機從我面前下降,然後就這樣撞了上來,我沒有辦法反應",她受困最內層無法向外求救,一名士官自告奮勇向前搶救,她存活了下來.
這三架飛機的手法都是朝著美國重要的領土攻擊而來,造成了許多人員的死傷,許多家庭的支離破碎,也造成整個美國對恐怖攻擊事件的印象重整,他們當時的反應不認為是重大的恐怖犯罪,反而像是一場無預警的意外,慢慢事件越演越大,一場有計劃的犯罪,加深了美國當時最強烈的恐懼威脅,重視著每位身為美國人的生命安全,隨即下令打擊恐怖份子的行動也就展開.
台灣人的政治活動像是一場表達他們每個人的內心聲音的舞台劇,每個演員賣力演出渴望訴求,手中拿著標語,可能身旁還有孩子要跟著照顧,這樣的言論表達自由,是希望政府,集團,組織,公司等等可以回應他們所要求的,他們被剝奪可以取回的-那種例行與義務,也就是還給他們的基本生存權利.
以前的一篇文章有提到,所有萬物回到最基本的層面,就是生存,給他們食物,給他們衣服穿,給他們房子居住,給他們的利率可以降低,給他們工作的權利等等,所有人都是為他們生存自由而努力取得,一旦被強取拆除,他們的行為可想而知.
人的自由發揮得以在有自限的範圍進行,但往往為了抵抗外來的情勢攻略,得要劃區域來設限,就像那911的恐怖攻擊事件,他們劫機客雖然有組織,有計畫的犯罪,往往在他們的自由國度中,卻找不到屬於他們的內心自由,以為一次像是成功的攻擊,卻引起他們(恐怖份子)國家的不安與仇恨,這其中的無辜民眾有多少可以被看見?我想有待觀察,有待考驗,有待世人的的檢驗.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