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20的文章

自由的保守

這不是地球村,我坐在公車上,看見地球村的招牌之後,第一眼所想到的第一句話。這的確不是地球村,用保守派的觀點來看,很言之正確。我應該可以像總統川普一樣動用否決權,打掉任何我不喜歡的提議。氣候變遷也不存在,反正冬天都會來嘛!每一年科學家都會說今天是最熱的一年,有完沒完?熱浪都會在夏季來臨,都有四月雪,五月雪,每一年都要下雪,洪水淹水,人之常情,氣候變遷?海平面升高?反正眼前的景象只是「正常」的天氣。

同性戀?他們有權喜歡同個性別,我也無權管轄他們的性取向,你有言論自由,遊行自由,集會自由,宗教自由,你要亂倫,腳踏多條船,我都無所謂,反正,用保守派的觀點,那是噁心的,那是反傳統的,那是不應該存在的,我也無權限制。

這的確不是地球村,畢竟,我們要包容任何種族,說一個各國方言,單一國家的確不存在,在台灣,中文是主流,但你還是看得到英文、日文、韓文,還有越南文、泰文、緬甸文。你聽得到客家語,台語,廣東話,還有他們自己專屬的各自方言。這的確不是地球村,只是屬於我們的小世界,我們在這裏能夠共享自己專有的領域,說著自己能懂的語言,還有傳統文化,這就是一個單一世界所形容的社區景象。

你問老一輩的爺爺奶奶,他們知道所謂的地球村嗎?他們肯定說不知道,他們只知道自己能夠活得充足,自己的生活起居能夠自己料理,大概不會管其他的。隔壁的鄰居,他可能只認識那些左鄰右舍,親戚就足夠了!他不需要知道台灣其他以外的地區發生什麼事,何況是他國,電視永遠只有唱歌,政論節目,甚至只有電台相隨,這就是鄉下生活,也是我在那邊所觀察到的。

所以,這的確不是地球村,只有住在城市裡的我們才知道學英文的重要,對他們來說,自得其樂,在自己生活範圍快樂,其實沒有什麼不對。保守派的一致觀點就是要努力守住傳統價值,畢竟那比城市進步更容易被後人記取。不管是傳統的客家文化,日本民俗文化,韓國的物質文化,拉丁美洲的風情,各種的傳統比我們要提升自己在此物聯網中的人工智慧典範,那還重要許多,神的話比自由派倡導的觀點,更加需要謹守祂的核心,難道妳都沒在聽嗎?

每一天都有垃圾產生,每一天都有冰川融化,每一次都有人提議要分手,每一年都有花開,每一小時都有動物被獵殺,每一分鐘都有牲畜被電宰,每一個時刻都有下一個孩子來到這地球上,每一時候我們都想起小時候的童年歲月,每一天都有做不完的家事,打不盡的電競回合,每一次也都有淹水,火災,地震,數不盡的天災人禍,所以…

錯的?對的?

回到熟悉的地方——圖書館,找到我喜歡類型雜誌,拿了一本坐下來,看到標題很醒目:失眠。看了幾眼,不免又當起「酸民」心態,我直覺告訴我:這根本就是錯的!我不相信醫生所說的話,至少大部分的醫生,為什麼?因為醫生的壽命最短!原因?接觸太多的病人,醫院裡有太多的病菌,勤洗手並沒有用,只是預防的措施,心理醫生更是如此,我總覺得,這些維持健康的要點要是真的很有道理,請問,全民健康這件事上,是否有當一個全民皆通,一體適用的任何一個方式?

拯救(續三)

薩克還在看,但他不知道是什麼,不過想必應該似曾相識過,畢竟,這樣的情形已經不是第一次,他環顧四周,貨架上的藥品、食品掉落滿地,有些貨架甚至已經傾倒,地上滿是冰霧的氣息,薩克慢慢走著,他感覺到附近有燈光在閃爍,兩隻發光的眼睛盯著他看,他轉頭一看,那隻怪物就蜂擁而上,直接把他給撞倒,然後往外逃離。薩克嚇了一跳,他以為就要沒命了!但是怪物卻沒有攻擊他,反而讓他很慶幸,他轉身然後站了起來,看見那怪物從藥局往外,然後往上層跑去。

     薩克起身走走,看了周遭附近的角落,冰霧仍席捲整個樓層,走著走著,怪物就像看到了不想攻擊的人物一樣,反而一直往外跑去,怪物們本來在各個店面之間找尋什麼東西吃,連衣服也在啃,鞋子被撕破一個洞,任何電器用品不是被撞毀,就是裡面的零件被啃食的不成樣,薩克一臉疑惑的樣子,「牠們怎麼了?」他想。

      他走出購物中心外頭,怪物早就一哄而散,不見蹤影。他只有看到幾隻還在後頭跑著,他不想去理會牠們,畢竟那也不關他的事,不過到底怎麼了?他心裏想著這件事,一名警衛跑了過來,「你知道嗎?那群怪物跑走了!說不定會跑到街上吃了我們!」那名警衛驚恐地告訴他,「我覺得牠們應該不會攻擊人們,因為牠們沒有攻擊我。」薩克回答他的疑惑。

      「你怎麼知道?」
      「我剛剛從裡面出來,牠們根本不看我一眼。」
      「是嗎?」警衛實在很懷疑。
      「牠們往哪裡跑去了?」
      「前方!那個位置。」警衛指著前方,前方是一座公園,公園前方才有城鎮與街道景觀,薩克跟著跑了過去。

      薩克往前,前方的一座公園讓薩克目不轉睛,因為實在太過華麗。薩克走了進去,沒多久就看見一座人工湖泊,上頭還有一座涼亭,一座橋連接,通往對面。薩克望了幾眼,沒有看見那群怪物的蹤跡,只有看到零星的足跡,薩克東看西看,然後往前移動,過了那座橋樑,站在橋樑上頭,接著走到了涼亭,在涼亭上往前看,往附近看,「我真的想知道牠們嗎?」他問自己這個問題,顯然,雖然不關他的事,但他還是很希望可以了解什麼。

      過了人工湖泊,走到了對面,沒有看到怪物群,反而看到了各種樹蔭,一個人都沒有,薩克往後看,往旁邊看,真的不見任何一個人。除了他本身之外,薩克不免產生奇怪的心理反應,「怎麼沒有半個人?這是座公園?」

      這不是座公園,而是一個介於城市與城市之間的邊境…

拯救(續二)

浿坦仍豎立在那邊,醫院走廊上,此時,整座醫院像是冰風暴一樣,早已經變成冰雪天地一片。人員早就逃亡,病患能跑的,也幾乎跑了!剩下的大概就是被凍結。她仍相信傑瑞絲的話是正確的,只不過現在要怎麼幫自己。

     日光燈依舊閃呀閃,都以為是殭屍要出沒了!其實只是另一座死城。醫院外觀看起來看不出來有結冰的跡象,白色的外牆碰上了霧白色的冰,直到封鎖線出現,才知道裡面事情不妙。警察忙著指揮交通,任何人都束手無策,科學家找不出方法解決。每一個人都在苦惱。科學研究所的總經理出現人群之外,觀看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剛好與客戶出門用餐,趁著想要抽菸的時候出來走走,就碰到了這個情形。

     「......」總經理不發一語,聽到警察的話:「目前的情況正在了解中,可能是工安意外,可能人為疏忽,目前無法奉告......」

      總經理大概只有聽到這些,位於那研究所中的實驗產物,目前還在進行中。據他所知,可能是生效的時候到了!助理告訴他,過幾天就能商轉,但他已經迫不及待,利用目前的實驗數據進行這些石頭的研發東西,看看是否能夠改善社會。

      他的心意是好的,只不過,這台機器可能會要他的命。他走回與客戶用餐的餐廳,並且坐下來,對面有兩個人,是一對夫妻,家財萬貫,對他的東西很有興趣。

    「怎麼樣?」女主人說。
    「可以了!最快下週可以試驗。」總經理說。
    「太好了!我先付一半,」女主人說完,就直接把一把鈔票放在桌上,「這裏的五十萬應該可以買下你的快樂吧!」

    「老婆,你不覺得這太快了嗎?」男主人說。
    「怎麼會?」女主人說完直接看著男主人的臉,並且把他的臉頰靠在自己的嘴唇上,吻下去。

    「你放心!這裏有試驗品,你可以先試試。」總經理說完就拿起口袋裡的一個小袋子,裡面裝著兩顆透明的藥。

    「已經有啦!」男主人說。
    「我們經過多年的動物試驗與人體試驗,所獲得第一批試驗品。」
    「我嚐嚐。」男主人說完直接想拿走桌上的東西,結果被總經理的手指給壓住。
    「別急!這仍有不小的副作用,我怕您承受不起。」
    「有什麼副作用?拿來!」男主人直接拿了過來,兩顆一起吞下肚。

    過了兩分鐘過後,什麼事也沒發生,「還好嘛!」男主人說。

   「你確定這是真藥?」男主人抓住總經理的衣領斥問。
   「百分百。」
   「這藥…

箴言

沒有人喜歡雨天,即使我(不)是。應該是這樣說,我喜歡雨天,但不喜歡一直的雨天,我喜歡下傾盆大雨的天氣,但不喜歡這樣持續很久的天氣。雨天,有一種迷人的特質,它會釋放一種獨特的香氣,讓我感到平靜,冷卻,靜謐,一種說不出來的感受,實在不是用文字可以形容。雨天,因為是多數人為討厭的氣候,卻是再也正常不過的一種水循環,沒有雨天,就沒有灌溉系統,澆水系統,沒有雨林,沒有整個為地球提供正常「呼吸」的一種系統。應該了解雨天,就應該如同了解人,不能沒有負面情緒,只有正向能量,沒有壞人,全世界都只剩好人這樣的荒謬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