箴言

圖片來源:Anna Briggs

沒有人喜歡雨天,即使我(不)是。應該是這樣說,我喜歡雨天,但不喜歡一直的雨天,我喜歡下傾盆大雨的天氣,但不喜歡這樣持續很久的天氣。雨天,有一種迷人的特質,它會釋放一種獨特的香氣,讓我感到平靜,冷卻,靜謐,一種說不出來的感受,實在不是用文字可以形容。雨天,因為是多數人為討厭的氣候,卻是再也正常不過的一種水循環,沒有雨天,就沒有灌溉系統,澆水系統,沒有雨林,沒有整個為地球提供正常「呼吸」的一種系統。應該了解雨天,就應該如同了解人,不能沒有負面情緒,只有正向能量,沒有壞人,全世界都只剩好人這樣的荒謬說法。



在現實中,我情願當壞人,也不願當好人,至少我可以沒有良心地去殺害一個陌生人,去除催產素特質,我是否只剩下唯一的冷血殺手?或者我像漫畫情節一樣,是一個故佈疑陣的好心先生,實際上是為了後續那些女性做殺人的準備?在美國小說中,一個男人因為痛恨女性給他的印象,而要去除任何類似特質的女性,從學生,到上班族,到流鶯,到一位懷孕的婦女,有小孩的媽媽等等,只要有任何這樣的類似特質的女性,他會讓這些女人簡直生不如死,我看到這樣的電影情節,總讓我歷歷在目,不是因為我想要變成他,而是為什麼殺人兇手不會消失,或者連續殺人犯是否只是去除同理心的人?

日劇中,一個人有雙重人格,聽到了某些話就引發第二人格的出現,在《分裂》中引發出二十三個人格的凱文,真實世界的比利,不管是怎麼樣的型態意識保護,或者我們去思考殺人犯的出現,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精神科總教我們要面對心理特質的部分,一個人變成喃喃自語(像我)不是真的是神經病,而是內心有太多想法潛伏,我沒有病,或者是說我有病,在是否藥到命除的那種極端療法的鰻魚之後,其實並不能解除內心的飢渴。每一個人是否有病,不是看社會變相成了合理化,畢竟,這種社會存在已久,我們並不能否認,而是看社會性質在正常化的那種背後,是否成了唯一可以化的證據?就像精神疾病若是真的殺了人了,大多都以精神病為抗辯理由,但法官多數聽到這樣的理由之下,也不能天天去普及化這樣的絕對證據,因此,精神耗弱讓你去殺了眼前的人,就算是家人,「一樣」有罪。

我相信精神科醫生的證詞嗎?當然不相信,我不是不相信他們的專業,而是專業一旦變成普及後,DSM-V 也找不到排除這之外的任何疾病。心理有很多特質,不是收錄在裡面的就有治療的可能,誰需要治療?是你吧!

去試想社會變成一個精神病患滿天飛的年代,大概不需要心理醫生,坐(躺)在沙發上,回想你發生過的一切,講出你的心得,心理醫生在你的對面,用一本專業本子紀錄你的關鍵詞,然後問你「你有什麼感覺?」,「若是你是這樣,你又會怎麼樣想?」等等的說詞,反方向想,我倒覺得,我們是被困住一個正常合理的絕對所在。每一個人似乎都大同小異,大同——就像我過去所談的是一種社會的合理現象,既沒有人懷疑,就算有,也沒有用,而少數的那些人,各種找不到對象的,醜陋的,去死去死團,年紀大,外表不堪入目,燒傷的,身體殘障,心理怪異等等,似乎要被淘汰,我公司就有很多沒有結婚,甚至放棄去找對象的男人。不是不願意,而是真的累了,在整個社會需要包容的現代,我同時也看到,我們都被美麗這樣的形容詞一再被「洗腦」,所以我才會說,一切都好美,但是卻美麗到非常醜陋。

我們不願意娶一個異形當老公(老婆),除非我們是外星人本身(英文同詞),女藝人承認這點,我不相信女星不會想嫁入豪門,不是因為看到錢財萬貫,而是真的遇到真愛,如果能夠兩全其美,我也想娶一個有錢的女性啊!有人說這是酸詞,我卻只是想說,社會的真實讓我們變成某種偽君子,哪有那種內外合一的人?與我聯誼的那些女性,化了妝與卸了妝,穿上衣服與在家裡的樣子,其實透過我弟的女朋友多少可以感受出來。人真正的想法,當然無法一五一十說給這社會上的份子聽,所以才有秘密,每一個人都有秘密,也是我堅持相信的說法,因為沒有人是透明的,當我們要赤裸面對自己的真相時,你真的把你的坦蕩蕩告訴你的枕邊人聽嗎?包括任何細節?

〈赤裸的感覺〉就應該讓我們獨自去面對,女藝人的赤裸身體與男藝人赤裸身體其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人工智慧的移花接木滿足我們對一個女人投以怎麼樣的眼光去看,一個人胸部如何,只是口腹之慾的妄想,大腦是最大的性器官,我們知道這點,也知道怎麼滿足它,因為成人影片的「洗版」總是在業者的宣傳中說出這「美麗」的秘密。(這根本不是骯髒)

就像髒話一樣,文明容許它們存在,可是一天到晚的「幹」字,只是讓你更不文雅,一天到晚的「操你媽」只是讓文章像是潑漆一樣,一天到晚的「幹你娘」,「雞巴」,「你媽的屄」,「屌」等等,簡直要進入了戒嚴時代一樣,我們還是存在這樣的對話中,多或少而已。什麼是美麗,整形是美,可是把自己變成豐唇,挺鼻,有緊實的肌膚,簡直一看就是人工的美,這不是美,而是塑膠娃娃(我只是實話實說),你不信,性愛機器人的樣子與你比對,不像嗎?或者,在眾人面前表現一個樣子,在自己的家人又是另個樣子,就算不挑撥離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人人各有一把尺,你的似乎沒有特別短。也沒有特別長。


在整個社會需要包容的現代,我同時也看到,我們都被美麗這樣的形容詞一再被「洗腦」,所以我才會說,一切都好美,但是卻美麗到非常醜陋。


我們容許負能量存在,是因為正能量一天到晚沒有用,懷抱著正向的希望,軟化自己要怎麼樣的心態,其實只是為這世界打上一劑更大的強心針,注入更強大的活水力量,要這世界更加說服自己是「正向」的合理正確。我也想試圖軟化心態,每天以感性的口吻說服我自己,我應該要懷抱我想要的目標,努力改善自己,就像他們每一個人都在說,只有你能改變你自己,我改變我自己「很多次」,每一次都重新砍掉重練,歸零再歸零,但我也是人,不是《驚奇隊長》,沒有宇宙魔方的力量,至少不存在我的大腦中。

雨天應該存在,負能量也應該存在,每一個人都(不)應該去思考什麼是應該與不應該,好人應該存在,壞人也是如此。殲滅了地球上一半人口,人類還是有壞人,什麼是壞人,是不是我們內心的兇惡還放在那邊,還沒喚醒罷了?

沒有那種大好人,但沒有凶煞惡極的壞人,去除杏仁核的病人,是否真的不再有恐懼心理,去除任何邊緣系統的人,去除海馬迴的人,是否真的成了一個殺人機器,一個已經被洗腦徹底的殺手?

說來也真有趣,女性的特質成了唯一要性別平等的想法,我常常在想,是不是我成了女性,就享有女性的「福利」?至少我有選擇權,至少我可以不必等到男性來追我,我就要主動,是不是我可以享用付出少少的錢,就可以釣金龜婿?我不是厭女,但女人也多少去承認,她們也有厭女的心態。我也常常不懂,兩性平等的今天,支持兩性平等——真的有一種兩性之間看起來「好平衡」的角度嗎?

也許我是錯的,錯得很離譜,我想說的卻是很多觀點一直存在我們心中,我們死不承認。任何的正確與謬誤的存在,任何那種荒誕,怪異,成了唯一多數合理化的性格存在,所以才會這麼屹立不搖。女性也好,男性也罷,兩性,或者多性的存在我們現在的群組樣貌的唯一今天,改變不了兩性分工的家庭傳統的絕對觀念,所以,女裝化,偽娘才會更特殊,更像女人的絕對特性。

我一直以來都是女性(化)的心態,與男性的觀點去看看兩性之間根本不是戰爭,而是矛盾,我看見陰莖勃起,或許有興奮狀態,可是我不是想成為零或一的角色,同性戀與異性戀,還有變性人之間的絕對性別改變,讓我們在色慾與感情之間遊走擺盪,畢竟,如果你是男同性戀,要找到一個絕對分化角色,也要有之間的合理特色(我看過男男色情片)。女女同性戀,也是類似的,當然還有第三性,就是有男女之間的性器官,要怎麼樣定義性別,不是聯合國說了算,人權組織有理,就可以把性別切得很乾淨利落。

文化,傳統,整個社會的洗禮,加上我們的某種偽裝,這世界是多麽美麗啊!整個世界就是不夜城.....才怪!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