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19的文章

染色的知識

沒有什麼想法,唯一浮現的就是這世界的過度化,當我提到這個觀念時,不免又想到過去所老是重提的「舊」觀念。有人也稱之為「新」觀念,是新穎的嗎?我並不知情。社會是過度化,過度地知識,讓整個常識變得很普及,甚至把知識也泛知識化,變成了隨手可及的大量類化。這種類化造成的效果,可是會渲染著整個染缸,無處都會沾染到一點,世界是地球村,我們不可否認,但也同樣否認地這個同樣地不存在。

今年的目標

過了一年之後,可有讓你感到「覺悟」?你是否還記得起你曾經答應過的事,努力想要實現的目標與計畫?計劃是否到了一年之後已經充滿變數?然後你又再一次重新擬定你的新年新目標?每一年去看起,你是否真的能夠有所意義?能夠充實?了解你所做的——符合那理所當然?

理所當然的當然

生活在平行式的社會裡,或正確來說,是這樣的「世界裡」,每一個追求成功的機率「應該」是一樣的——但實際上,並不是。先天決定了成功的機率,以先天來說,你出生在怎麼樣的家庭,有怎麼樣的教育(教養),人脈關係如何,長得如何,文化的刻板印象如何等等,都會加速一個人的成功率,除非是爆紅,但這樣的爆紅也是有條件下的運氣而行,以「時機」來說——天時地利人和剛好,你就紅了!

對抗(續五)

這裡彷彿沒有時間,就在此時,冰霧凍結了這所有看見的有形的任何物體:艾維茲、艾特、雷、伊瓦,以及受傷的兩個人,海娜與洛爾。隨著時間過去,冰霧厚重地覆蓋上了一層更加雪白的衣裳。艾維茲的呼吸停在瞬間,眼睛看著前方,上頭的怪物彷彿都不存在,「真的就是這樣?」一個聲音從艾維茲的心中竄出。傳說獸從一旁飛了出來,就在樹梢的後面,冰塊凍結這景物的眼前,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著這些被凍結的生物們,牠飛呀飛,看到了伊瓦眼睛嚇人的模樣,又跑到了艾特的面前,之後看到了海娜受傷的身體與洛爾疲憊不堪的樣子,傳說獸用力一吹,冰霧席捲這兩個人身上,不過不太有什麼用,後面的怪物仍蜂擁而上,幸好冰霧還能凍結牠們,只不過,是否真的永久性的?沒有人掛保證。

對抗(續四)

泰神走上河岸,那一隻彎角猛獸轉過身看了牠好幾眼,泰神並沒有注意到,只是想辦法要把身體弄乾,河水很冰,雖然感覺不是冬天的寒冷,但也有一種說不出的冷冽。牠聽著蟲鳴鳥叫,然後往高大的樹林裡走去,彎角猛獸從岩石跳了下來,聞著牠的氣味。

小說的世界

小說從來就不在我的「職責」所內,我一開始也沒打算要寫小說,我也是因為看到他人的「利誘」,才嘗試寫寫小說,因此,我總是把小說一延再延(我是說故事內容),你如果有一直追蹤我在寫的小說部分,而不是我對社會的觀察,你也發現這個筆者怎麼還沒有把故事做總結。我不是懶惰,而是我的事情也很多,除了閱讀大量的書籍,還有家中事務要處理,個人私人事務要辦理等等,我沒有助理,虛擬助理也幫不上什麼忙(除了幫我記事,記完事沒去做也是枉然),所以,你看到的故事情節怎麼都看不到「終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