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隨筆(十一)

圖片來源:Bentonica

每當我打開一份空白文件時,當我要思考這篇是應該要寫小說的故事情節好呢?還是我的心情隨筆,我都沒有想法。對於那篇小說而言,我暫時給它一個名稱,且還是英文的:The Three,中文叫什麼名字,其實還是沒有想法,寫小說,對我而言是一種新的嘗試,我也沒有打算是否讓這篇順利出書,或是像其他那種暢銷小說家一樣,可以賣到缺貨,甚至改編成電影。《哈利波特》的魅力在於大人可以沈浸在魔法世界的氛圍中,利用魔法怎麼學習當個小麻瓜,體驗人生的不可思議。而這一篇的小說當初只是想去證明我可以試著寫小說,可能不怎麼通順,但我會努力讓它去完成,所以一開始,我就沒有打算寫短篇集,或是一本故事集,而是三部曲,甚至是長篇小說一樣,沒有結局。小說的靈感是什麼,大概就是對於自然的在乎吧!還有動物的權利,人類的慾望佔盡了很大的版面,每一個人都是自私的,因此,這篇故事,沒有誰對誰錯。



為何是三顆石頭?不是六顆無限寶石?其實三顆就夠了!真的。當我看到漫威的那種無限寶石情節時,不免想到我的那些石頭。我笑說,要六顆寶石才齊全?其實我這裡三顆就很足夠,第一個是時間,第二個是空間,第三個是能量,所謂的物質,這裡的物質可以包括任何你想得到任何東西,甚至是「現實」這樣不存在的東西。因此,你可以將你的幻想注入這顆石頭中,只是沒有這麼簡單,你可以把你的「心靈」這樣看不到的東西放在這裡面,然後去引導別人的想法,迫使他們去「發生改變」,只是——不是你「想」,就真的會發生。

一顆石頭的力量就很大,把火變成水只是「一塊蛋糕」,把能量改變成不同的物質,甚至是沒有發生的物質才是重點,問題是要怎麼做,才會成真? 你有無想過,為何都是「冰」,而不是其他東西?因為基本的萬物都是由「水」而來,水孕育生命,因此,水的循環就是冰、氣與水,這樣的基本物質,所以,三顆石頭的混合之下,就是不斷攪動的混沌濃湯,所以是乳白色的,甚至是透明的。

你可以改變時間,只是要有奇光石,只是你還得學會點咒語,才能主導它,主導它並不代表你就可以隨便操作它,因此,你還得學會怎麼引導它,不會讓它出差錯;你不是對它說:請帶我帶某年某月某日某時間,什麼地點就行,它是隨機的,只是能夠「控制」時間,這還是好聽的說法,實際一點的說詞是你永遠不知道你會被帶到哪裡,你只能想辦法用咒語去穩住這個改變的時刻。

三個石頭至於為何會混在一起,我沒有答案。人生的意義中,如果要追朔本源,那要追到何時才能順利解開?你可以說第二次世界大戰都是希特勒的錯,也可以說是日本軍國主義惹的禍,問題是追朔希特勒的歷史情仇,是因為德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不甘失敗,凡爾賽條約簽得不甘願,如過再繼續往前追朔歷史,羅馬帝國、拜占庭帝國、摹古帝國、古希臘、埃及、中國、馬雅等等,永遠都有解不開的情結,也永遠不可能解開。歷史都是過去式,但問題是看待未來式時,我們還是在重複過去式裡的未來式,然後就一直重複下去。和平的日子,說到底都是他國入侵我國的錯,我已經不想去管誰對誰錯的「曖昧」問題,我們要和平,歷史到底給過我們什麼?從奧許維茲這幾個字可以看得出來嗎?

這是送死,二戰結束了!可惜戰爭仍持續,韓戰打得辛苦,美國還輸了,越戰以來,美國打得好累。整個世界在聯合國與歐美各國的調停之下,我們聽不見戰爭難民中的心聲,砲彈聲打得轟隆隆,我們要求停戰,甚至尋求外交手段解決,但一顆子彈就這樣擦槍走火,引發更大的劍拔弩張。每一個人都有錯,心理研究告訴我的是,每一個人都「高估」自己的能力,自己的需求,誰都一樣,沒有例外。我看到這裡,我沒有反駁的空間,我確實能力不足,但問題是別人卻不肯放下這一點(我過去的文章也曾提到這點),階級位階造成的那種不公平,已經深深拉深了我們的鴻溝,造成不是不諒解,而是無法有一種平起平坐的感覺。我雖然可以捍衛你言論自由的權利,但問題是你也不可以對此無限上綱,表達極度誇張之地步。如果你做不到,就表示你自己的能力只是一種我可以化大局的能力,你真的如薩諾斯這麼強,你怎麼不來統治這宇宙呢?

民主社會造成的問題,現在在 TED 天天都看得到,但都沒有用(很抱歉,我又要潑冷水)。民主實現的方針,不是你投下無記名票就是多數人當選。現在的漏洞很多,隱私權又在下面作怪,你的公平公開性,當然不會剖腹一樣,是一灘「透明」的血水。要怎麼做到「公正」,不是執法錄影就可以,但這也是唯一的辦法。如果看影片可以取決於公正性,只是法官眼中的一種公平正義,且在他們自己上演,所以恐龍法官特別「突出」。

給你證據,你就相信啦?你也太天真。你的公平正義在你的正義女神領導下,只是在社會突出現況的一種,相信我,社會是一種多數人「期盼」的權利,這種不符合期待時,才會被人罵到臭頭。證據浮出那種的體系,在社會認為的正確引導之下,成為最佳的絕對合理性,你說民主各國的統一篇章中,大同小異不覺得奇怪,可是搬到小型部落上,才覺得特殊。每一種怎麼樣才算是絕對的公平正義,只是我們要的都是一樣,你並不要感到驚訝。

因此,哪一天顛倒過來,我們才認為《國定殺戮日》才是正當性,相反過來的某種原理,社會會默許某些協定是可以的,所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有人說話都被當成認同。想一想整個各個國家協同之中,我們都是要有某些往來與尊重,才能某種公平性?聯合國是這樣認為的,在整個性別應要求平等、職涯應該要尋求尊重,以及醫療、教育、糧食各個去要求一定合理規範之下,世界的大同才被認為很當然。

我不是說社會應該顛倒過來,在想想意義的理性範圍中,很容易被當成某種抱負性,認為應該有所期待。社會的某些層面就像那三個已經結合的石頭,再也化不開,在被問到為何要分開時,不如去著墨思考分開的意義是否能夠回歸某些和平機制,造成世界必然要的協同。

世界體面已經是夠複雜了,三顆石頭混在一起的時光,不知道在哪一面就已經注定成為一起,某些光環之下,混合在一起的因素是有利的,因為能夠彼此「照料」彼此的不同面,能夠相互學習,某一層面之下卻是不利的,因為會相互打架,互看不順眼。

這種相斥的情況加上相利的情況之下,就像某種相互增長的學習機制,所以「災難」才持續不斷擴大,你永遠也無法阻止。光靠那些主角們根本不夠力去決定三顆石頭的去向,所以只能在某些亦敵亦友的情況下,選擇性讓它們暫時休戰,問題是能維持多久,就看我們(他們)的努力有多夠力?

犧牲還不夠,坦白說,因此,在我的小說中,確實有人因此付出慘重的代價,且這代價足以毀掉一個人的一生,傷疤因此不能復原。但這樣的好處就看人願意走到什麼地步才能覺醒?可以讓世界真正回復到該有的意義之上?


每一個人都有錯,心理研究告訴我的是,每一個人都「高估」自己的能力,自己的需求,誰都一樣,沒有例外。我看到這裡,我沒有反駁的空間,我確實能力不足,但問題是別人卻不肯放下這一點。


已經是無法訴說從頭了,就只能在錯誤(正確)的路途上不斷矯正,持續矯正......但至於有沒有用,人類的手段是關鍵,願意已經不夠,每一個人都在為自己打造某些前途時,就已經造成了強烈的「地殼變動」,這樣的社會願景在某些推動之下,的確讓世界的意義發生更大的衝擊,動物們加上我們,每一個人都在為自己「爭風吃醋」,任何世界都禁不起這樣一個「沈重」的打擊,因為我們實在不需要這麼多「光環」,特別是人人都是網紅的風潮之下。

誰真正有能力,不是在鏡頭面前,扭腰擺臀就可以風光,唱歌多有實力已不再重要,我們的某種面前是曝光給他人看,某種面後卻是意義兩者之間的轉換,卻以為那是種一體兩面的層面包袱,銅板的核心硬是要拆解成最深層,我們能夠想想追朔真正的內核是怎麼樣讓意義變成了此間的兩者,甚至還藕斷絲連?

唉,繼續寫下去,民主問題只是越解釋,越難解。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