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8的文章

誘導消費

能夠誘導我們行動的是自己的感受,自己明暸得知的需求,如果你真的需要,不用他人提醒,想必你能自覺,主動行動,甚至會去找到所有的解決方案,替代方案,任何的蛛絲馬跡,你不會錯過。

開始(續三)

艾蓮娜走了出來,東張西望不知道該往哪裡去,看了又看,彷彿就是「觀光客」,但她不是,想要「回去」,但完全沒有辦法,至少知道時間沒有用,這裏是什麼地區?這裏是什麼文化?什麼樣的法律?完全沒有概念。艾蓮娜看了一下右方,遠方傳來跑步聲,一個男子匆忙地往前跑,「等等!」艾蓮娜轉頭一看,原來是一輛公車準備要開走,結果與她擦身而過,那名男子停了下來,「呼!又要再等十五分鐘!這下肯定會遲到!」那名男子說。

開始(續二)

艾蓮娜走著走著,看著來來往往行人,她不是來這裡逛街的,而是有任務的,但問題是要怎麼回去?用什麼方式回去?能不能回去都是個問號,現在,她暫時別想太多,不過總要知道自己身在哪裡吧?她看著人們看她的樣子真的很不習慣,因為她身上的服裝凸顯她不是這時代的人士。

她走著走著,看到一間百貨商場,就站在自動門外,然後用力推著它,那門怎麼樣也推不動,等到門自動打開了!她差點因為重心不穩而摔倒,每一個路人,裡面的顧客笑笑看著她,但沒有多說什麼。

一樓的賣場是各式各樣的專櫃,衣服的,生活飾品的,以及各種雜物的,什麼都有,她就像來自一個陌生的,從未熟悉的國家,但卻又感到如此讚嘆不已!「哇!」她大聲驚呼。她走進一間飾品店,拿起一個耳環,上頭的「珠寶」讓她覺得不可思議,「好漂亮!」然後又把它掛回去,走走看到了各種木雕作品,還有各種衣服、外套等等東西,抬頭起來,看到了各種顧客,各種膚色以及各種服裝,她走了出來,轉頭看見了一間冰淇淋專賣店,但是這種食物,是她從來未曾看過,人們吃著軟綿棉的白色、紅色、綠色的東西,「那是什麼?」她走到了外頭,然後看見顧客拿著冰淇淋走了出來,她好奇著想要吃吃看,可是身上沒有半毛錢,她看著看著,然後轉頭離開。

走在這商場裡,人難免對她張望,因為她身上的服裝實在不是這時代的人士,「小姐,你想要品嚐最新的甜甜圈嗎?」一位店員在外拿著餐盤,一手把一小口甜甜圈遞給她。

她拿了起來,然後眼睛瞪大地看著這種裡面有許多氣孔的玩意,她慢慢地放在口中,吃了下去,「我還可以再要一個嗎?」艾蓮娜問。

「可以啊!」
「謝謝!」艾蓮娜直接從她的餐盤再拿一個,又放進口中。
「還可以在一個嗎?」艾蓮娜幾乎在吃的當下,又開始問。
「沒問題!」

她又再拿一個,「還可以嗎?」

「小姐,你還好嗎?」那名店員問。

「我很好!謝謝!」艾蓮娜連吃了快一個完整的甜甜圈之後,才發現路人都在看著她。

「對不起!我太餓了!對不起!對不起!」艾蓮娜趕緊鞠躬,連說好幾聲抱歉,趕緊往商場裡面跑去。


她跑到一半時,邊回頭看邊往前跑,差點撞上其他顧客。她跑到了一間超市前停了下來,超市出來的顧客來來往往,她卻只能張望。「小姐!小姐!你還好嗎?」一名警衛看她神情慌張。

「請問......這裡是......?」艾蓮娜問。
「這裡是什麼?」警衛不懂她的問題。
「現在是什麼時候?」
「現在是中午十二點四十八分。」警衛看了一下他的手錶。
「不是,現在是何時?」
「你在說什麽?」
「…

奇怪的恐懼

現在大概不會有那種一種莫名的恐懼衝上身,不由自主地往後看,就怕什麼「奇怪」的東西在你身後偷看——我還是會有,大概是因為我是高度敏感型的人,只要「一點點」不舒服的感覺,我就會頭腦全部一窩蜂湧向「那裡」,甚至輾轉難眠,因此,我不喜歡有人走在我的後面,不管是男是女,是小孩還是老人,我就是有一種莫名的不舒服感,不管是白天還是黑夜,我喜歡看著對方的後腦袋瓜,因為我想看到「什麼」。

順應的優勢

看著人們在我面前吃呀吃,不在乎自己的吃相,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受,這種感受不是正面還是負面,而是我們對照在動物面前吃東西的畫面,同出一轍。

開始(續)

三個人喘著氣,艾維茲彎著腰,但是眼神看著前方,冰霧像是有生命似的,往前邁進。洛爾起身,看著四周,冰霧分散各地,不規則的路線,讓洛爾不知是好。海娜眼神看著洛爾,「呼......呼......呼......你確定可以嗎?」

冰霧往前走,看著前方方向,然後四面八方往各處散開,洛爾認為應該沒事了!對著艾維茲説:「應該可以前進了!我們現在在哪?」

「我不知道。」艾維茲說,「不過應該不遠了!」
「你怎麼那麼清楚?」
「因為我有預感......」
「預感?少來了!那你幹嘛需要我們的幫助?」
「因為我沒有具體印象,再說,我真的需要有朋友......」
「朋友?我很樂意成為你的朋友,但也應該以我們意見為尊重。」洛爾覺得自己沒有受到應有的對待。

「我只是想說,謝謝你們幫我,甚至還救我,這就是朋友之間該做的!」

「一般人也會吧!我沒這麼冷漠。」洛爾擺出不屑表情。

冰霧各地分散,然後撞擊到樹幹,蹦的一聲讓三個人當場嚇到,「!」艾維茲聽到那聲音,頭轉往那個方向,洛爾被嚇到之後,「是剛才的那個嗎?」

「!」海娜轉頭看著那冰霧,刺破那樹幹,遠遠之中,海娜目擊到那樹幹的中間被撞擊出冰來,地上也佈滿了各種冰。

「趕快往前走吧!」洛爾說。

洛爾跑在前頭,冰霧突然回頭朝著洛爾方向襲來,「小心!」洛爾大聲說,艾維茲在後方看著冰霧,趕緊往洛爾方向走,海娜則是跑在原來的方向,冰霧穿過這三人中心,然後開始四處分散,海娜眼看著冰霧要拆散他們,趕緊跳到他們那邊,冰霧從地上竄出,往各地散去,洛爾趕緊就像跳房子一樣,不斷跑著跳著,往八點鐘方向跑去,艾維茲跟在身後,海娜也是。

冰霧往後方襲來,洛爾轉身看了一下,「呼!」洛爾喘口氣。

「我想,那『真的』不會過來了!」
「最好是!」海娜氣得往洛爾方向走去。
「相信我一次了!不是嗎?」
「然後呢?」海娜捏著他耳朵。
「痛!」洛爾説,「你放手!」

樹林中瀰漫著一股低溫氣息,就像生在迷霧中,到處看不見前方的方向,冰凍結了樹幹、雜草,地上的林地,洛爾、艾維茲、海娜看著彼此。


冰霧似乎真的「停下」腳步,地上佈滿了各種突出的冰塊,這三人還要想出能走的路。艾維茲的能力還是沒能「甦醒」,冰霧在地上蔓延,洛爾則是摸著耳朵,然後看著周遭,「我想,我們應該走偏了!」

「你這麼確定?」海娜説。
「這樣的路,你大概分不出來吧!」洛爾指著四周。
「誰分得出來?森林長得不是都一樣?」
「哪裡一樣?」
「你看!那邊的樹木與這邊的不一樣!」洛爾指著左邊的一棵…

開始

艾蓮娜看著泰神,然後眼神飄向泰神的後方,什麼話也不說。但泰神卻看她若有所思,忍不住發問了......「你有發生什麼事嗎?」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