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操作習慣

圖片來源:Hamza Butt

科技帶給人們美好,在我手邊的 iPhone 十年前也才剛剛發表,在我們享受科技帶來的快速時,其實我們一部分也被套牢。人們適應科技的速度很快,因此,當這種「玩具」發表時,我們一方面拿著好奇的放大鏡仔細看看這個玩意有何新功能的同時,一方面也想在這玩具身上了解這東西到底哪裏「好玩」了?


當蘋果在發表會上努力宣傳這有趣的產品時,我們睜大眼睛看著賈伯斯的科技產物時,了解這東西原來這麼不可限量。如今,當 IPhone 銷售突破十億支大關;如今,當 Android 手機也開始突飛猛進開發新功能;如今,只要有 iPhone 有什麼新功能突破時,其他大廠也紛紛跟進時,我們就相信這是未來的趨勢,不是嗎?

我不是 iPhone 的愛好者,而是在眾多智慧型手機市場飽和之中,這隻給我的功能就是很人性之便。大概對蘋果來說,是科技要去適應人的使用習慣,而不是人要去適應科技帶來的操作感,所以當 Google 研發的 Android 市場要分杯羹時,我們只能讓開放性讓其他廠商去開發自己的獨特性,所以 Samsung HTCSonyLG、小米、華為、Oppo 等等都自行有自己與其他人的獨特之處,我們總是看到一種奇特現象:蘋果主宰自己的獨特群眾,Android 卻是各自群雄。

我們總是愛比較 iPhone Android 哪個好用,哪個適合我?對於我已經適應兩個系統來說,我只能說,iOS 操作上比較直覺,Android 則是依照廠商而有不同的習慣模式,甚至連名稱也不盡相同,因此,這我不能決定好用問題這麼直觀式的回答,但我們也看到一種操作現象:喜歡簡單的人大概會選擇 iOS ,喜歡有自己的獨特性,甚至是改造性,大多會選擇 Android 系統,而在年齡上,老年人喜歡 Android 的「直觀模式」,有些廠商會特地打造出一套方向,讓老年人看到什麼,就直接會用什麼,年輕人則是依照喜好模式而有不同,如果喜歡求新求變,大概會選擇 Android ,而 iPhone 的操作感,大概只有「好玩」能夠發想起來。

我們能夠看到兩大系統之間的你爭我奪,我們也可以看到西方人與東方人之間的文明不同,如果世界非要分成兩邊,大概只有東西,而沒有南北,因為在最北方也有金髮的歐洲臉孔,最南方也有拉丁美洲式的臉孔,因此,我的意思是說,世界文明看了一段時間之後,就應該了解我們的文明——在分成四個區塊時——反而顯得突兀,沒有必要。

世界是個交叉的 X ,如果你仔細看待我們連結的土地,你應該會有所體悟:非洲的文化的精髓,對照中東沙漠的情懷,再對比北方高山的遊牧民族,然後再對比現代都市的人來人往,之後看到鄉村農村的人文景象,我們的不同只是景物之間造成的「研究現象」。我會這麼說,是因為環境已經改變了我們,科技只是將我們拉上更緊密的聯絡方式,當我們處處拿著智慧型手機開始視訊對方,我們也才發現,能夠看到別人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所以這就是我們喜愛視訊勝於語音通話的原因,科技就是改變任何環境的聯絡通道,我們的目的就是在文化之間突破隔閡,創造一種近距離的對話方式,所以我們才會這麼愛它。請記住,環境是先天改變人的細胞分子,科技只是一種模擬途徑,來對我們與對人之間不會感到生疏或麻痺,可是,一旦我們談上了習慣,一旦我們談上的環境之後的比較方向,你就會知道,我們只是拿著不同文明來適應真正該有的操作方向。

換句話說,科技生來不是要去適應人這件事的本身,而是科技改造起來就是要變得更像人這件事上的本身。我一直記得一個研究報告,是說先天的基因其實不如後天環境來得改變如此大,所以,我就是在猜想,科技已經在循序漸進改變的我們,怎麼對於科技的停留腳步,還是在「實驗」階段呢?

大概工時很重要吧!畢竟執行長也不會二十四小時,七天都不休息,因此時間總是拉得很長,現在「發表」的新品,總是隔了一到兩個星期,我們才能見到「實機」操作方向,還要經過市場的考驗,再加上網友無極限的瘋狂測試,我們就會看到,真正最佳的是否人為所「操作」?或者去想,所謂的「推薦」,我們到底看到什麼?

人們對於螢幕上的努力「操作」根本了解不清楚,因為我們只是看到滿意程度來打分數,真正實用,好用的,總是會有廣告信函跳出來叫你打分數,或者應該說什麼來為此推薦其他使用者,當我們說出自己的分數,當我們講出自己的使用習慣,就一部分在慣性被打了一個很大的分數結構。

因此,YouTube 總是學習得很笨;因此,我們就把科技上的缺點當成的不是缺點,而是一種你應該去明白的未來模式,你必須改變。所以,我常常在想,為什麼我們要換慣性來解決科技上的適應問題?

我不知道你第一次拿到你的第一隻智慧型手機的感想是什麼,但我知道,我們的操作遊戲模式,就是你應該怎麼樣做才會讓世界活出順暢,活出自然模式。我這裡談的自然模式是一種很直接的導性模式,例如你在設計這選單時,使用者「應該」會回答什麼,這就是我們的一種直接想法,而人工智慧就是在學習這個領域,例如會約會時間,預測使用者應該會回答好,沒問題,或者不確定,也或者另行再約時間,因此這樣的一套慣性模式在直覺操作之下,我們就深陷一種「以為是」的泥沼中。


科技生來不是要去適應人這件事的本身,而是科技改造起來就是要變得更像人這件事上的本身。

這是程式設計師的詬病,也是界面設計師的毛病,因此,現在的職業越是分工越細,我們就很難去拆解每一套的直觀模式,當然,這不是越細越好,或者怎麼樣的問題,而是,當我們理性想到一套流程時,就應該去對應「意義」的思考上,是否充滿漏洞?

就像我常常說的,這種像是偏見上的錯誤,就容易把我們帶入一種非真正理性的思維中,而都以為那很理性。只要我們不夠思考周全——或者可能習慣的操作上,是否我們就不夠認為這樣的導向不夠,還是以為這只是個人問題罷了!

畢竟,拿著多年 Android 的使用者,第一次接觸到 iPhone 時,都有一種抱怨的表情,說「這是什麼爛手機!」(請原諒我說得這麼直接),或者相反:「這怎麼這麼難操作?」因此,除了個人問題要思考之外,是否我們的偏見也跟上加入其中?

兩方陣營都有人要說話,加上 Windows Mobile 角力,就有一種青菜蘿蔔各有喜好的問題思考上的灼見,這是我們不樂意見到的,因為只要有人這麼談這個問題,都以為尊重對方的慣性就是沒問題,就是其尊重的原點,但也應該思考當我們把慣性投入在生活的慣性身上,都自然認為那絕沒有問題。

我現在談的是很嚴肅的核心問題,可不是你尊重我的思考,我尊重你的思考,喔!這世界就會更美好!因此,當我們著手介入別人的理性問題思考時,應該就去思索這裡面的線路是否就是我們認為的那樣的直接一條線,我同事也告訴我,機器的設計可不是你現在看到的那樣,我記得我當初第一次看到機器在運作的同時,瞪大眼睛看著那不可思議的測試座測試著材料,都以為這設計如此簡單,但根本不是這樣,怎麼測試,怎麼取材料,怎麼轉換下一站,怎麼收放,都有空氣之間在操作循環。如果我們真的是「我們」,你怎麼才會變得不像是三歲的你的當時想法?

因此,這種「錯誤」上的思維,容易誤導我們都以為這種「社會合理」合乎正確原則,我再強調一次:社會理性只要有一套多數人的指導方針,就容易將我們的直觀方向變得像是一套的「基本」原則,所以文化才算數,一兩百年的傳承都這樣做,不可能說變就變,但也在這百年的直覺模式,就以為這是合乎「正常」的符合「原則」。

這裡談的「原則」是屬於定冠詞,所以,我們再來想想,我們的特性就是我們認為的不是沒有偏見的思考原則嗎?我說,我不相信,你是怎麼變成「你」的?你是怎麼才有「現在」的?一定有很多因素——內外因素混雜——去改變,去影響你的所作所為,思考不會導致行為,但是多次思考之後的反覆猜測就有可能變成行為的指導方針,才會去引導行動去動作。所以,回到科技的主題上,我們的「設計」,是否就只是當初的設計導引,以為這是「以為」的流程?流程是可以改變的,箭頭是可以分化,或者轉向的,任何可能不是一種侷限,而是在侷限之間的可能模式,而有的思考。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