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密(續四)

圖片來源:- bjornsphoto -

艾維茲、海娜扶著洛爾往前進,距離那個「危險之地」,大概有幾十公尺,洛爾疼得受不了要求艾維茲、海娜先停下腳步,好讓他休息一下,海娜看著四周,從來沒有這麼「異常冷靜」,她突然覺得這不需要什麼害怕的,只是需要好好欣賞這再自然不過的景象。艾維茲看著洛爾,「你還可以吧!」,洛爾轉頭看著她,艾維茲被那眼神有點嚇到,後退了幾步。


原來洛爾產生了不小曖昧情愫,但對艾維茲來說,根本有點莫名了起來,她只是不喜歡他用這種眼神看著她。

「謝謝你啊!」洛爾說。
「你沒事就好,今晚就在這裡過夜吧!」
海娜轉頭看著兩個人,「那我去找些木柴。」

海娜一個人走進他們對面的樹林,找些樹枝,兩個人則是「異常」地等待海娜回來,沒說半句話。

大約過了五分多鐘吧!海娜回來了!兩個人看著海娜,好像終於鬆了一口氣,因為那氣氛確實很僵硬,有點尷尬,但也不知道在尷尬什麼,因為兩個人根本就不是男女朋友。

「來生火吧!」
「另外我還找了些漿果。」海娜說。

洛爾跪坐了下來,努力把火生起,艾維茲走到了海娜身邊,想避開那種氣氛。

艾維茲拿了幾顆漿果,直接不咀嚼地吞下肚。

「你們怎麼了啦?」海娜看著對方兩個人實在很怪異,忍不住開口問。
「沒有啊!」兩個人異口同聲地說。
「洛爾,你是不是太自作多情啦!你真的以為她對你有意思?」海娜直接開門見山地說。
「你胡說!」洛爾否認。
「小心你的電力!別放得太過火啦!像我,就沒有被你電到。」海娜很明顯地說謊。
「你怎麼不說話,艾維茲?」
「什麼?」艾維茲想起什麼。
「你有專心聽我說話嗎?」
「有啊!不過是他的事嘛!怎麼了嗎?」艾維茲的眼神飄向洛爾。
「這是今天的晚餐嗎?」洛爾看著漿果攤在眼前,一腦苦惱。
「你要自己去找大餐嗎?」海娜問。
「算了!」洛爾抓了幾把漿果,丟在嘴裡,咬了幾口忍不住說,「酸!」

艾維茲忍著不笑,但看到洛爾的表情,實在忍不住偷笑。

「你算什麼科學家嘛!」海娜調侃他。
「你管我。」洛爾回嘴。

一隻隼鳥從艾維茲旁的樹上飛了起來,翅膀展翅的聲音讓海娜嚇了一跳,「!」海娜看了一下天空,天色除了是黑色,還更是漆黑一片,看不到什麼「明亮」部分,「我累了!我想睡了!」海娜打趣地說。

「我看你沒有什麽睡意。」洛爾看著她。

海娜不理他,背對他躺了下來,身體捲成一起。

「我也累了!晚安。」艾維茲也同樣呈現與海娜同樣的姿勢。洛爾看著兩個人同時背對他,看得一陣無奈。

「算了!睡吧!」洛爾閉上眼睛,進入夢鄉。


深夜時分,當幾乎所有的動物,包括人類進入了夢鄉,依然有少部分的動物找尋獵物,觀望他們,貓頭鷹眼睛看著前方,蜘蛛也經過這三個人的周遭,甚至一隻雲豹從這三個人的身後走過,海娜感覺有什麼東西,眼睛慢慢地睜開來,看著前方,一隻黑色的生物就這樣走到了她的前方,跟她四目相望。

海娜嚇到,沒看過這樣的生物,但是又不敢起身,怕受到傷害,於是忍住著呼吸。那一隻黏獸就這樣走過了海娜的面前,接著後面幾十隻以上的黏獸就這樣經過這三個人的面前,海娜看著宛如大軍走過她面前,眼睛瞪得很大,那些黏獸根本就不在乎她,艾維茲、洛爾睡得很甜,完全沒有注意到發生什麼事。

海娜還沒會意,即使那幾十隻黏獸已經遠離,海娜還是忍不住起身,看著已經離開她的黏獸們,「牠們到底是什麼?」海娜心頭一直想,毛茸茸的生物,看得讓海娜不由自主起雞皮疙瘩,「還是睡吧!」海娜想了一下,轉了個方向入睡。


早晨時分,艾維茲睜開眼睛,看著太陽就這樣刺進眼,讓她沒有自然地好好睡個覺,還可以被自然光給叫醒。艾維茲轉身看著兩過人,洛爾依舊睡得香甜,海娜則是像個嬰兒一樣,捲在一起。

柴火燒了一整夜,也快熄了,少量的灰燼不斷地悶燒,艾維茲看著柴火,想起過去的往事,心事又浮上心頭,洛爾轉了個身,伸個懶腰,結果手一揮,碰到了餘溫,嚇得驚醒!「我的手!」洛爾趕緊看著自己的手,艾維茲又笑了!

「有什麼好笑的!」洛爾轉頭看著艾維茲。
「沒事沒事。」艾維茲忍著笑意。

海娜這時候也醒了,「呼!」海娜起身忍不住吹了一口氣。

「你醒啦!」洛爾看著海娜。
「是啊!」海娜有股難解之情。
「怎麼了?」
「沒事。」

艾維茲起身想走一走,留下兩個人在交談,洛爾專心看著海娜沒注意到艾維茲已經起身前往。

「把心事說出來,我可以當你的心靈導師。」洛爾表明地說。

「沒事,真的沒事。」海娜起身想找艾維茲,轉頭左右查看,看見艾維茲的身影跑了出去。

洛爾追了出去,「海娜!」

「你是不是看見了什麼?」洛爾追問。
「不是跟你講沒事嗎?」
「什麼沒事,哪有人一大早就哀聲嘆氣的!你不像是這種人。」
「我是哪種人,不用你管!」海娜也發怒了。
「喂!兩個人別吵了!什麼沒事,這不是有事!」艾維茲看著一根柱狀物擋在眼前,不敢相信。
「這不是我們遇到的......」洛爾轉頭看了一下,忍不住吞了個口水。
「一大早就看見這個......」海娜有點反胃。
「不要動......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遇到牠的反應嗎?」艾維茲小聲地說。
「那現在呢?我們就要站在這裡不動嗎?」海娜問。

「我還想看一看牠的真實模樣呢!」洛爾說完,就小心地往前走,艾維茲想叫住他,但來不及。

艾維茲跟著走了出去,海娜看了他們一下,認為站在這裡也不行,「等我!」海娜走了上去。

洛爾抬頭一直看,但就是看不到牠的正面,洛爾瞇著眼睛仔細看,海娜在身後等著,艾維茲看著洛爾,「你什麽時候這麼有興趣啊?」

「大概是你們救我的那一刻吧!」
「我不認為牠會攻擊人。」
「好像是......」海娜抬起頭來也想看看牠的正面。

洛爾靠著牠的小腿,「你看,牠是很溫馴的。」那頭巨獸感覺有東西靠著牠,彎下頭想要看一看,只見那顆頭就這樣從高空往洛爾的方向靠過來,海娜感覺一個東西向洛爾靠近,「!」但來不及,那顆頭的側眼看了一下洛爾,但洛爾還是沒反應,因為他的正面是朝向那兩個人。

「怎麼了?」洛爾看見海娜的表情,洛爾的眼角感覺有東西在看著他,慢慢回頭,只見到一顆很大的眼睛就這樣盯著他,「!」,洛爾起初有點嚇到,但冷靜一下,告訴海娜以及艾維茲說,「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大』的眼睛。」

「你真的不怕嗎?我看你冒冷汗了!」艾維茲看見洛爾額頭上的汗水。
「就只是眼睛而已,怎麼會害怕呢?」
「我要先回去了!你慢慢陪牠吧!」艾維茲看了他一下,接著掉頭走人。
「我也是。」海娜說。
「等一下!」洛爾拐著腳走過去。
「害怕沒有什麼奇怪,重要的是你要先承認。」艾維茲告訴洛爾。
「我是怕,可以了吧?」
「我要先找到我姐較要緊,你們還要上路嗎?」
「對了!我差點忘記了。」
「這我當然知道,你可以走回去陪陪牠吧!牠看起來很落寞。」海娜說。

「別數落我了!我陪你們就是了嘛。」

他們三人走到一半時,突然一旁族人們衝了出來,指著那頭巨獸:「diem5mno9rem!」接著一根長槍往那根小腿射了出去,「!」洛爾看見了族人,然後趕緊回頭走回去,「喂!你們要幹什麼!」洛爾想要阻止他們。

「喂!」海娜也跟著走上去,艾維茲陪著。

第二根長槍又射中了小腿,使那頭巨獸痛得想回頭看看是哪些人,一個震動把這餓些人震得快要站不住,「,ltno7wm8oe,k,r66en9t7re。」其他人又說話了,「喂!你們為什麽要這樣做?」其中一個像是領導的人走了出來,看見一個現代人的模樣,推了他一把,洛爾倒在地上,海娜看見這樣的情況快要爆發,「等一下!有話好說。」海娜想要當和事佬,試圖安撫,但那群族人開始不耐煩,要他們別管他們的事。

「你們的目的是什麼?」艾維茲問。
「k,fnkf,mt79p.em:ln6nmo8tb7,mt7wni86estbje。」一個族人說。
「,lt7mr6mei8ni。」另一個族人也說。
「我雖然不懂,但真的不是你們認為的那樣。」
「nduenbi8,,lt977en6。」那個像族人的領導人說。

「我們只是想了解.....」海娜話還沒說完,那頭巨獸已經開始鼓譟,一腳踏了下來,洛爾感覺不對勁,護著艾維茲、海娜加速往前走,其他族人感覺到不對勁,也護著那個族人的領導人往另個方向走。

「你們沒事吧!」洛爾問他們兩個人。
「還可以。」海娜說。
「我看,還是先離開這裡吧!」艾維茲說。

「dmi8fn8irn。」一個族人站了起來,看了一下前方,其他族人也紛紛站了起來看著前方。

一個族人追了上去,後面的族人也跟上。

三個人快步往前走,一個族人也在後頭跟著他們,試圖要攔住他們。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