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7的文章

Screens Generation

看著現在的螢幕紛紛出現我們世人的眼前,成為必需品之後,深深認為智慧型手機改變我們太多太多。會有這樣的感觸,感謝我們對於想要追尋資訊的熱愛,以及一種自我「愛現」的表現所導致這樣的——低頭族就應運而生。我們渴望連結——與他人產生的互動找到自我,找到生命中最值得追求的事物,而不斷努力與人產生更多更多的連結,而有的一種「特殊關係」,因此,智慧型手機帶給我們的是一種新的革命。

社會連結

我的手機最近拿去送修,讓我過了幾天沒有手機的日子,這對我而言不會很難熬,畢竟我出生的年代沒有手機,甚至連呼叫器也沒有,只有傳統的手動撥盤式電話,我一直很懷念那種人與人之間面對的溫情,雖然現在的通訊技術很發達,很快速讓人互相發訊息,但我一直深深認為沒有面對面來得更直接,更讓人有「在一起」的感覺。

隨筆(一)

道德從來就沒有認真思考過,現今所談的道德,依舊是空穴來風,紙上談兵,多麽不切實際的理想數據。我根本不在乎那些經濟學家或者大專家們所談的任何數據,我只談現今存在的「事實」。科學家認真到「那裡」做實驗,卻沒有認真想過影響那些人們最重要的到底是什麼?或者水源可以找到答案,或者問當地一兩個家庭可以得到「文化」,但不能「代表」。你應該想過制約是怎麼回事,但我們——包括這些讀過萬里書,走過萬里路的科學家們,還有一段很長思考之路要「思考」。

密(續四)

艾維茲、海娜扶著洛爾往前進,距離那個「危險之地」,大概有幾十公尺,洛爾疼得受不了要求艾維茲、海娜先停下腳步,好讓他休息一下,海娜看著四周,從來沒有這麼「異常冷靜」,她突然覺得這不需要什麼害怕的,只是需要好好欣賞這再自然不過的景象。艾維茲看著洛爾,「你還可以吧!」,洛爾轉頭看著她,艾維茲被那眼神有點嚇到,後退了幾步。

密(續三)

一隻隼鳥飛了下來,看了看小女孩唯一露面的臉龐,不過大概也不清楚吧!牠感覺能夠「看到」她,搖頭晃腦的看呀看,另一隻隼鳥又飛了下來,也看了看她,一隻在左,一隻在右,遠處有一個族人看到兩隻隼鳥,二話不說射出槍往兩隻鳥的方向襲來,射中了小女孩腳部的尾端,兩隻鳥被嚇得飛走了!那個族人跑下去一看,心裡若有所思。

密(續二)

艾蓮娜感覺有東西看著她,雖然她被冰封,但內心仍有感受,她想著過往:種種經歷,歷歷在目地讓她久久不能忘懷,她到底是誰?有什麼使命,有什麼責任必須存活,而為了什麼而開始奮鬥?很多事情令她不斷腦海中盤旋,她告訴自己,既然已成了定局,就別想用扭轉原來的局勢。艾蓮娜是樂觀的人,時候到了,就應該往前看,絕不能再往後做一樣的事,期待它有什麼不同的局面,即使改變配方,怎麼可能成為仙藥?

教育層級

現在的教育的確不好做,要因材施教根本不可能,在同一個班級裡,老師想得與學生不一樣,學生之間想得又不一樣,性別也跟著不一樣,要怎麼好好管理學生變成了頭痛的事。我記得我就讀國中時,個性相當沈默內向,不愛說說話,但我們這個班級是出了名的吵鬧又頭痛,班導師根本不喜歡我們這一班,每次好言相勸我們這個班級應該要怎麼樣,我們都不放在耳裡,只是耳邊風。只要碰到她教書,都會趁機好好說教一番,反觀國文老師,是有理性地對我們說教,加上打扮地很美豔,我們男生都會看著她,聽她說話。

看著大型廣告牌上的模特兒似乎對著我——以及每一個路過身邊的人微笑,總覺得實在諷刺:因為貼在廣告上的窗格正好突顯了廣告模特兒所被擠壓的廣告內容,讓這個模特兒變得實在不像是個人。貼在另一個大型廣告正好也以一種銳利的眼神在看著每一個盯著她看的人,也只是突顯了在廣告內容擠壓之後的模特兒,有多麽獨特與高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