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1

續(續)

圖片來源:Miwok

那隻被打昏的小狐狸走到了其中一隻小狐狸身邊,喃喃細語什麽,雷只是專心看著那兩個人。那兩隻小狐狸不斷私私竊語,好像有什麽不尋常的秘密不敢公佈給在場的每一個人與小狐狸們聽。


「怎麼樣?」

其中一隻小狐狸不答話,從伊瓦的身上跳了下來,另外一隻也跟著跳了下來。

過了大約一兩分鐘,伊瓦突然醒來,頭立即轉到另一邊吐出蟲卵,過沒多久,艾特也醒了,也同樣吐出蟲卵,只是比伊瓦還要多出許多。雷皺起眉頭,「他媽的!這是什麽?」雷感到一陣震驚。

「這是哪裡?」伊瓦第一句開口就問。
「我要帶你們回去!」這是第二句。
「回去?回不去啦!」雷調侃了他。

「我怎麼會在這?對了!我的武器呢?」伊瓦摸摸自己的服裝,察覺不到自己的武器。

雷翻了白眼,伊瓦摸到自己的武器藏到後方,心安理得。

「現在怎麼辦?」
「大哥!我還想問你呢!」
「是我救了你喔!」雷自誇一下。
「是嗎?你這種叛徒,也有好心的一面?」
「好心?我只是不想背負罪名而已。」
「罪名?少來了!你早就有了聲名狼藉的罪名,不差這一條:叛軍之罪。」

「牠們是?」伊瓦看著眼前的小狐狸。
「牠們是我的得力助手。」
「你何時收養這麼多狐狸?」
「牠們自己選擇依靠我的。」
「是你威脅牠們吧!」
「我怎麼威脅牠們呢?」
「就......老掉牙的手法,脅迫,傷害,利誘。」
「你也是這樣子吧!」
「哈哈哈!」兩個人聊開了,笑得很大聲。

艾特摸摸自己的頭部,想努力站起來,看見雷與伊瓦,「我是怎麼了?」
「你沒怎麼了!你只是瘋了!」
「瘋了?」
「你不知道在自言自語什麽,還說要殺害全家什麽之類的。」
「我有嗎?」
「瘋癲的人是不知道自己說過這些話的。」

「天啊!」艾特摸摸自己的額頭,不敢相信自己做出什麽樣的行為。
「這裡怎麼多狐狸?」
「牠們是我的。」
「你......?何時開始的?」艾特看見這麼多小狐狸不敢置信的模樣。

「現在。」
「牠們還蠻可愛的。」
「是啊!等你看到牠們......」雷想繼續說話,一方面看見那隻被打昏的狐狸帶著與牠說話的狐狸跑走了!

「喂!」
「別追了!」伊瓦說。
「可能牠們兩隻不喜歡你吧!」艾特說。
「是吧!」雷說完之後起身,往那隻巨獸的方向走去。
「你要去哪?」
「我也不知道。」雷告訴艾特。

「走吧!也許前方有答案吧!」伊瓦起身之後拉艾特一把。
「好吧!」艾特也起身跟在伊瓦後方,雷只是往前走走看看,身邊只有兩三隻小狐狸,其餘的留在原地,除了那兩隻逃跑的以外。


那個首領看見小狐狸(傑克的那一隻)倒在前方,首領只是笑笑,「回來了!」首領抓起小狐狸的尾巴,手臂伸直地看著牠,以免被牠咬著。小狐狸現在呈現痴狂狀態,再不醫治肯定更會走火入魔,不可收拾。

首領又拿起族人給他的三叉戟,然後把手掌張開放在三叉戟的分岔之處,開始念起咒語,「mf6wn*E%6b7e5b&E…...」接著首領的手掌握住三叉戟的分岔中間,且握得很緊,三叉戟的中間發出一陣閃光之後,接著冒出紅光,然後對準那隻小狐狸的其中一條尾巴。

小狐狸感到一陣難耐,然後從首領鬆開的手跳了下來,看了一下首領又跑到樹幹藏了起來。首領跌坐了下來,他不喜歡用這咒語,因為這可讓他傷了不少元氣,這樣的不皺看似怎簡單,可是若是沒有誠意,那麼光是唸唸咒語是不可能生效的。

首領眯著眼看著躲藏在樹幹後方的小狐狸,現在牠可是呈現「未教化」的狀態,也就是說幾乎過去的記憶已經不在,所以牠已經不記得傑克與安是誰。

首領比出了「來這裡」的手勢,那隻小狐狸好奇地看著首領,然後慢慢跳上跳下往前跑了過去,「孩。」首領說出這句。


傑克跑著跑著抬起頭來看看那巨大怪物,卻怎麼也看不到牠真正的模樣。

「你在哪裡?」

巨大怪物停了下來,傑克也跟著停下來並且想要爬上去,可是他根本不懂怎麼爬上去,只好待在一旁觀察,牠轉了個頭,傑克沒注意到,還差點被牠身上的角給傷到,「你到底要幹嘛?」傑克顯得氣憤,還踢了牠一腳,不過牠根本不予理會,因為對牠而言一點也沒有感覺。

安一個人留在村落裡,不斷觀察這地形地貌。


巨大怪物就豎立在「那裡」沒有動作,傑克認為這是好機會,「喂!小狐狸!」傑克大聲喊,不過沒有任何回應。

「喂!你聽得到我嗎?」傑克繼續大聲喊。

不過還是沒聲響。

「喂!」傑克敲敲巨獸的小腿。
「我在跟你說話!」

巨獸沒有動作,不想理會他,傑克惱羞成怒,抓起地上的石頭往巨獸扔去。

他又撿拾起一把石頭沙土,甚至拿起樹枝尖端往巨獸刺去,巨獸被這隻「小蒼蠅」弄得很煩,轉了個動作,「太好了!」他又拿樹枝刺向牠,牠身上的角在每一次轉動中,傑克都小心翼翼不要被牠傷及到。

「喂!你可以看看我嗎?」
巨獸不理會他的訴求,只是轉頭朝向另一邊,不過牠小腿上的眼睛卻睜開來。

傑克突然感覺有一隻眼睛莫名其妙看著他時,他後退了幾步,還嚇了一跳。

「媽呀!這是什麽呀?」傑克用手上的那根樹枝輕輕搓著眼睛的眼皮部分,「這.....」傑克說不說話來。

那隻眼睛不斷望著他,大大的眼球隨著傑克的移動,也跟著移動,讓傑克更不敢輕舉妄動。後來,傑克受不了一直被盯的感覺,趕緊在那顆眼球跟著他的空檔之餘,趕緊躲藏在樹幹的另一邊。不過,眼睛不只有這一邊,另一邊也把眼睛睜開了,那隻眼睛注視到傑克,不過傑克還沒察覺到,傑克往前方偷窺一下,就在樹幹的正後方,「呼!」傑克鬆了口氣。這時候,那條腿移動了一下,在移動的過程中,把傑克也嚇了一身冷汗,而在移動的同時,那隻的眼睛就直盯著傑克一動也不動。

傑克感覺不太妙,好像有東西看著他,他的眼角往旁邊一瞧,嚇了一跳,「拜託!」他以為是那隻同樣的眼睛。

「你要看是吧!給你看吧!」傑克無奈的語氣說道。

傑克不予理會,往前走去,畢竟他的目標是那隻小狐狸,而那隻小狐狸已經被「重新設定」,因此,就算找回來,大概也不記得他了!


首領帶著那隻小狐狸走回村落,其他族人也熱烈歡迎他們歸隊。小狐狸現在看著眼前的景象彷彿展現新生命,安也見到了牠,「喂!喂!喂!」小狐狸則是不予理會,或者好像有看見她,但是只是把她當成新捕獲的獵物而已。

安認為到底發生了什麽事,還是牠只是演演戲?她一臉納悶。


小狐狸跑去跟其他的小狐狸見面,其他的小狐狸見到了這隻「新來」的物種感到好奇,或者是說一陣驚呼,牠們很快就打成一片,首領下令更要看管這幾隻寶貴的「寶物」,更不能讓牠們跑走。

「他?」一位族人問首領。
「嗯......」首領只是冷眼笑笑。
「來死。」隨後他說出這句。

那位族人知道他的意思,立刻要追捕他回來,接受最嚴酷的懲罰。


傑克還在找找可能回去的出路,至少是能夠找到安的村落方向,他往哪裡來,就往哪裡走回去。他只是看見這廣大的樹林,還是一臉迷惑。

「好像是這裡?還是那裡?」傑克左看右看,他完全沒有概念,巨獸遮蔽了他的視線,至少有一部分他的「腦海」中的路線幾乎已經重新洗牌,他隨即看到了他認為「可能對」的路線就往前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