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延(續三)

圖片來源:Marcela Escandell

傳說獸飛到了艾蓮娜的肩膀上,彎著頭看著她。艾蓮娜感覺到一切又回到了夢境之中,她把那個小女孩當成自己的妹妹般照顧,雖然她不知道她叫什麽名字,她也聽不懂她所說的文字,但她們兩個彷彿上輩子是連結在一起的好姐妹,她也有一些心底的話想告訴她,然而,一切已經太遲了。河岸上的水流還在流動,雖然部分已經遭遇到冰層的襲擊而結成冰,但她也不知道為何會發生這樣——這與她在洞穴之中遇到的情形如初一徹,和她看到的情況。


艾蓮娜雖然累了!也可能是因為經過長期的追趕,體力也尚未恢復,她的眼睛輕輕地睜開,想看清楚眼前的一切,但感覺還是很勞累,她又閉著眼睛想休息,可是腦中都是她的畫面,突然一醒,站了起來,把傳說獸也嚇了一跳!牠飛到了旁邊的樹幹上,艾蓮娜東看西看周圍的一切,總認為有什麽相關,艾蓮娜摸摸自己的額頭,「嗯......」她想了一下。

「還是不知道,且肚子很餓......」艾蓮娜摸摸自己的肚皮。

小女孩的身體遺落在一旁,她的軀體沒有如一般人的死亡狀態一樣,反而維持一貫的整潔,讓她感覺不太尋常......「這......」艾蓮娜看著她,不敢相信的模樣。

傳說獸雖然有幫忙,但效果應該不大,或者是說產生了某種效果?她一點頭緒也沒有。一個人影從艾蓮娜的後面出沒......輕點一下艾蓮娜的肩膀,「嗯......」艾蓮娜回頭看,她嚇到,「你沒死......」艾蓮娜看見那個神使有些傷口在臉上、腿上、身體各處,走路有些一拐一拐,但還算過得去。

「小女孩,我認為你很不一樣......」神使講了這句。
「你會說英文?」艾蓮娜聽到這句話時,感到不可思議。
「神不會故意用語言讓人們感到挫折,人們自然會辦法習得裡面的精髓。」
「你要不要先坐下來......」艾蓮娜看見他走路不方便。
「嗯......」神使扶著樹幹坐了下來。
「這女孩的命運坎坷......」神使轉頭看著那小女孩的遺體。
「你認識她?」
「我當然認識她,她是我的女兒......」
「!」艾蓮娜聽到顯露出驚訝的表情。

「我的職業是不能有孩子的,幾年前因為犯了大忌,與另一名神使產下這個女兒,那個神使已經不在人間了,我不知道,也許死了吧!」他說,「幾年前的內戰讓我們這個部落蒙上許多污點,因此我輾轉之間才知道她是我的女兒,不過她一直拒絕認我為她的爸爸......」

「總之,這個女孩有許多力量,所以很多人視她為邪惡的根源讓這個部落分崩離析,走向沒落的命運,也才有新的部落產生。」他繼續說。

「她走了!也象徵光明的到來吧!如果神的旨意真的是這樣。」
「不是的!」艾蓮娜聽到了後面這句,立即插話。
「她的到來是象徵你們的重生,你們的新的命運未來,這不是崩解的開始,而是思考的開端。」艾蓮娜握住他的手。

「雖然我不信神,可是神絕對不會要你們用這種方式創造你們的命運。」
「你說這個沒有什麽用......」神使感到前途茫茫。
「她走了不能復生,我可憐的孩子,讓你受這種苦,是我這個做爸爸的一點用都沒有。」他繼續說。

「你想想,雖然有什麽東西害你們自相殘殺,但你們也不是有股力量再站起來嗎?」
「算是吧!我們過去幾十年來,相處和樂,就只是因為外地民族以及一股不信任的力量徹底打擊了我們,讓我們失去了信心。」

「現在我的生活已經沒了重心,有時候我真想殺了我自己。」他繼續說。
「你沒有行動,表示你還有理性的力量。」
「不,表示我不甘願就這樣死去。」

「我們的部落本來是很單純的,就單純地打獵,採集果子,保存食物,製作我們一系列的精神象徵,我們相信神是允許在一定範圍內讓我們自其獨立,可是人們的信任感很容易在我們之間徹底打破,以爲神來考驗我們,但這樣的考驗讓我們各自獨立,走得太過火。」

「她是你的女兒,我還真的不相信。」
「不像嗎?」

艾蓮娜搖頭,「你滿頭灰白髮,也有許多鬍渣,我不相信她跟你有親子關係。」

「我的工作接觸了太多『旨意』,這變成這樣。」
「神到底跟你說了什麽?」
「我不知道,祂是不會明說的。」
「那暗示什麽?」
「有時候,我也不太懂,神的境界不是我們這一輩的神使都能了解的。」
「你餓了嗎?」他問。
「有一點。」
「我去採一點果子給你裹腹吧!」

神使扶起樹幹,看著附近,然後走進樹幹裡看看哪裡有漿果可以摘取。

「你要不要一起來?」
「不用了!我要看著她。」
「好吧!」

神使回頭走進樹叢中,想摘取一些果子,艾蓮娜蹲坐了下來,看著小女孩。
天色漸昏暗,應該說幾乎已經是夜晚的程度,只不過這白晝看起還很漫長......


泰神走到後方,到處東聞西聞,像小狗一樣,雖然牠是一隻貓。前方的石頭縫隙仍然冒出不像是水流的水流,陽光正好,看了一下後方的環境,認為應該還有路可走,但前方的石頭縫隙卻顯得搖搖欲墜,幾塊的石頭崩落,但水流依舊沒變,泰神繼續往後走,後方仍是大範圍區域的樹叢,各種山林環繞,竹林在一旁淅淅作響,風吹得把這裡變得像是有節奏一般的讓人感到有一種新鮮感。

泰神從竹林之間穿過,前方一大片的竹子讓人看起來更加心曠神怡,微風徐徐吹來,然後在陽光的映照之下,不會感到炎熱。泰神看著附近週遭,看起來沒有什麽讓人感到奇怪的地方,可是泰神在回頭時,卻發現水流與陽光的呼應之下感到不太對勁,牠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牠回頭時是因為想到那水流的緣故,你知道貓咪總是對一點點事情感到好奇不是沒有原因,而這也是牠想知道的為何會這樣,本來牠想放棄它,可是竹林的呼應之下,牠看著地上的竹林影子在隨風搖曳,牠突然想到也許這也有關係。影子的對照之下,牠好像看見了什麽,可是看不出所以然。

「那個好像是......」泰神想起什麽卻說不出來。

「嗯......?」泰神看著竹林之間的影子,好像顯示什麽「訊息」,牠走上了一個石頭,在比較高一點的地方想發現什麽,可是卻看不出真正的訊息提示——至少是「提示」本身。

「可能那次實驗之後,不僅沒有把我變聰明,可能還把我腦袋變糊塗了吧!」牠自我解嘲。


艾蓮娜等待那位神使回來,她現在什麽事也不想做,大腦放空,好像一切回歸「平靜」,小女孩依舊躺在那兒,如果用恐怖的語氣來看,會讓人不寒而慄,可是並沒有這樣的感覺,「唉!好姊妹,希望你現在在哪裡找得到朋友且玩得正高興吧!」艾蓮娜也不知道為何要說這句,只是有些興嘆吧!

神使形色慌張地從樹叢中跑來,「快!我們要趕快離開這裡!」神使第一句告訴艾蓮娜,本來他走路一拐一拐,看起來都很正常。

「什麽事?」艾蓮娜看他形色很緊張。

「就是這個.......」突然一個出現的冰塊就這樣刺進神使的胸膛,不過卻沒有流血,反而讓艾蓮娜一陣嚇到,好像時間「真正」停止下來,宛如她曾經被冰凍結一樣,她不敢說話,眼睜睜看著神使當場死在自己的面前。

「!」她嚇到,馬上驚醒,不對勁!後方許多冰像是脫韁野馬一樣不能控制,許多冰像是蜂擁而至一般全部朝她而來,「到底發生什麽事?」她的大腦想到這個,但不敢仔細多想,趕緊衝下下方的河流逃竄......

「喂!喂!喂!」神使叫醒艾蓮娜。

艾蓮娜嚇到了,趕緊起身查看,「你還在!」艾蓮娜回頭看見神使,並且擁抱他。

「做惡夢啦!」神使問。
「你在我面前......死了!」艾蓮娜不敢說出很明確的事實。
「你說什麽?我死了?我不是在這裡嗎?」

艾蓮娜起身回頭看看這附近周遭,就怕那夢境真的會實現,「你在看什麽?」神使問。

「我們要趕緊離開這裡!」艾蓮娜告訴神使。
「離開這裡?去哪?」
「哪裡都行!」艾蓮娜握緊神使的手。
「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麽事?」
「現在不是時候!」艾蓮娜接近發瘋的程度。
「她怎麼辦?」神使指著小女孩。
「別管她了!反正不會復活。」
「你到底怎麼了?」
「我沒怎麼了!不要再管我!」艾蓮娜歇斯底里的情緒,讓神使感到不對勁。
「我不可能留你在這裡,或者讓你一個人離開這裡!」

「你知道,我已經一個人挑戰過這裡,看著多少人死在我面前嗎?」艾蓮娜眼睛瞪著大大的看著神使。

「所以,你最好放開我的手!」明明是艾蓮娜自己抓的,卻又把錯怪罪於神使。
「然後,不要再來找我!」艾蓮娜繼續說。
「做不到!」神使雖然放開艾蓮娜的手,可是堅定地回答她。
「為什麽!為什麽會這樣!」艾蓮娜氣自己不夠保護小女孩,不斷哭泣,跪坐在地上。
「這不是你的錯!」

「是我的錯!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艾蓮娜低頭不斷擦拭眼淚。
「如果你堅決要這樣,我尊重你,可是事情已經發生,你就應該思索才是!」神使告訴艾蓮娜。
「你知道,我也看過多少人死在我的面前嗎?」神使繼續說。
「我們經歷過內戰,也勇敢走了出來,而且這是我的女兒!我的女兒耶!你說我能不心痛嗎?」
「有哪一個作父親的比失去自己的親骨肉更痛?」
「你有想過我的感受嗎?雖然她不是死在我面前,可是幾乎不可比擬!」神使越說越激動。
「對不起!」艾蓮娜淡淡地說出這句。

「沒關係。」兩個人相互擁抱,神使的眼淚也奪眶而出,靜靜地滑過臉龐。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性.愛.色情

雖然性藏在愛中,但也不是神話一件。而是我們對於性的那種感受。想想看,當我們沉浸在愛中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愉悅的感覺?還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而我這裡所談的愛,不單單只是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祖孫情及各種情感在,因此,在愛裡,我們能夠感受到喜悅、快樂與一種自在又有安全感的感覺中。
而性只是一種在愛情中的關係,也就是在愛情裡慢慢衍生出親密關係。如果我們真的喜愛對方,且是異性的對方的前提下,你當然會想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從碰觸他人身體開始,你會不由自主的接觸他人,找他談話,陪他解悶,擁抱他,給他鼓勵與支持,這些都是我們自然發生的行為模式,而促使我們產生這些動機的,也就是情感,一種想要表達情緒的生理模式。換句話說,愛產生的元素多半都是在情感的建立下產生的,這與上一篇我提到那位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有著不謀而合的概念,當然,我提到的各種情感,愛只是包含在其中之一,性如果能跳脫包袱之外,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更多,只是多半都在情緒下,我們都在迷失自己。
所以,情緒建立在愛情本身,而性只是愛的周圍環繞,色情只是一種介於中間的媒介喔?一點也沒錯,色情讓愛情變得那麼粉紅,然後又帶點迷幻紫,然後我們男女就在色情與愛間,找回對於性的重新定義關係,所以穿著性感內衣的女人總是帶著挑逗的眼神直直看著她們眼中的男人的眼睛與他們的下半身,誘惑著我們的大腦,讓我們全身興奮、顫抖、及想要尖叫的快感扶搖直上,男人對於眼前的女人的重要身體的某個部位都會兩眼發直,好好瞧著仔細,真恨不得立刻開始,但愛若是建立很穩固,那麼性真的要開始,那只是前戲的噱頭。
可是愛通常都會等不及,對男人而言,那真的難耐—我想慾火焚身的同時,又被澆熄,那真的難受。女人在愛與性中,用愛情的本身加強對性的親密接觸,讓愛有性可以相伴,但是對於色情那麼只是一種存在於性的另種角色上—我是指性的關係通常讓色情影片上的女星變得一種我們可以模仿或者揶揄的對象,這時愛情就變得像色情的性感地帶,如果沒有浪漫的燭光,如果沒有飯後或者餐前酒,也沒有幾杯下肚,你怎麼會有情意,而她會有意陪你呢?就算這不是愛情,那麼情感的產生也會把你當做就是一場男歡女愛的感情。
那麼這是什麼情?當一個性關係多重存在時,那麼人類還有所謂的真愛制嗎?一夫一妻制向來不是人類的權利,草原田鼠的各種報導重複播報時,Google的搜尋可以找出十二萬三千條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重視真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