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衝突的意義

圖片來源:Moyan Brenn

為什麽會有戰爭?在我寫的小說當中,也「故意」讓它發生「戰爭」,為什麼?連傳統的愛情小說中,也都是有一段「衝突」之後,這樣的轉折點之後,才有美好的結局。我應該更坦然地問:為什麽人類會有衝突?


我當然不知道答案,就算我知道——就算我去搜索各方給我的答案,你認為這些「答案們」會讓我滿意嗎?如果你看了我很多文章,大概也了解我的為人——根本就不會。

衝突,若要話說從頭,那等於把人類的歷史再來重新講一遍,我相信你也聽膩了!事實上,物種之間的衝突,是因為爭奪地盤,爭奪食物,爭奪資源而來,才會大打出手,這樣的理論,我也相信你聽說過,也獲得不少的論證。老掉牙的言論,如今依舊在這世界上從來沒停過,我也不禁一直一直一直在懷疑,我們這種矛盾的物種真的「有心」為和平而戰嗎?

說而「戰」是激烈了些,為了你的夢想而奮戰,犧牲所有也在所不惜,是否是真的有人願意這樣做?私法正義,不是每一個人都很願意因為壞蛋綁架自己的兒女,而無情殺了對方,我說過,一個人沒有權利剝奪另一個人的生命所有權,可是物種之間不了解這樣的「權利」到底指的是什麼?沒有權利是人道主義者所規定的?還是我們認定說各國之間的人道主義的認定也不同?

我也不知道,對美國來說,自由與人權主義至上,但真的有把人權放在眼裡嗎?歧視的故事依舊在發生,霸凌的校園幾乎沒停過,只要這種事在上演,人權至上只是個笑話,諷刺的突顯,我知道美國很重視「人」的基本價值,可是在司法體制下的一種成規,不是每一個人對於當州的州法就有所苟同,這也是五十個州各法不一致的原因。

是吧!五十個州既然會吵架,排除兩州以外,四十八個州也是分為北與南,西與東,美西的情況不像美東的情況,或者是說這不是像不像的問題,而是就像台灣的北部與南部,就有差異,最起碼是口音的差異。

世界各國的情況就更加混亂,牽扯太多的因素,不只是文化,當我們想要真正凸顯包容的價值時,也不是每一個人真正勇敢可以做下去。自由派與保守派向來南轅北轍,你可以說有部分有交叉點,可是呢?遜尼派與什葉派,我也相信不是真正看不順眼,而是「誤會」真的大了!

你可以一直不認同現在的社會走向,就像第三性的廁所文化,有人就建議不應該再區分男女,應該共用。可是相反的意見也是有,現在的跨性別文化是一種趨勢,是不能抵擋,就不應該擋住任何男穿女裝的人士進入,或者變性人進入。我通常沒意見,因為性別這個東西,是上帝為了區分兩者而設立的嗎?還是有一個聲音在默默建議,應該加入混合者?

有陰莖的變性人以及去除陰莖的變性人的差異是什麼?有胸部隆起的變性人與胸部沒有隆起(差異不大)的變性人的差別是什麼?是很噁心?還是認為這不是人?那人魚怎麼說?人面魚身的物種怎麼說?大腳怪怎麼看?外星人是人,還是外星物種?(這應該改名),許多對於人的定義沒有合理解釋,憑藉著某些看似合理的說法就能定江山?那當初說黑人不是人,這樣的想法只是醜化我們內心的心魔,有什麽兩樣?

黑奴時代已經過去了!但奴隸時代依舊在發生,你看不見的地方不見得就不代表只是說明只是因為「貧窮」兩個字所取代,東南亞、非洲的例子依舊可以找到,人蛇集團不會消失,因為就是因為有「利」可圖,沒有人會乖乖地當個好綿羊,不會當個披著狼皮的羊作祟。

壞人不會消失,把所有的壞蛋處死了不代表是維護和平,沒有戰爭不代表和平(魔形女說的),現在的世界看起來像是進入另一個境界,在我看來只是進入了另一個分水嶺。

維護和平的口號看起來就很可笑,說什麼就是維持良好的秩序,現在的人不是處於不高漲的秩序,就是處於不太混亂的水平,上上下下的起伏,這說明了這樣的角色絕不是「聯合國」介入就能辦到。

或許聯合國不是「國」吧!所以它在到處的勢力總是能夠發揮影響力,然而,垃圾依舊在傾倒,海洋依舊在漂浮塑膠,廚餘桶依舊有剩菜,紐約街道的垃圾桶依舊有昨夜沒賣完的沙拉與剩食,我們的文明處於空白無瑕的狀態,而一方面又偷偷地說「自我良好」(至少某個方面),我們很難吐實所有缺點,因為人類定義不完全,單身男女們真正想找個寂寞歸宿都顯困難,就算我們有「業者」幫我們配對,可是對不起,「維持」還需要你親自來動手與動身。你今天的理想不等於你一年後的狀態。如果這世界天天要以某種理由作為平衡的代價,那我們的作為只是在打自己的嘴巴。


如果製造武器是為了消滅更多的武裝,那麼只是用更多的暴力來解決更多層出不窮的暴力,你認為真正的和平是來我們認為是助紂為虐,是一種虛實的偽意義嗎?


唉!最大的軍售國就是美國,英雄主義盛行的年代,美國就是那個復仇者聯盟的招集人,你要加入這聯盟還是加入「反派」這聯盟?《罪惡黑名單》都已經由黑轉白,我也分不清所謂的反派到底指的是什麼,是欺負弱勢,還是欺負不相干的人士?還是維護這黑市市場的公平正義?或者是當個最大的反派罪犯?

我一點也不知道,黑暗依舊在每一個人蕩漾,只是心理疾病在凸顯這一塊,每一個人大腦歷經不少「碰撞」,早就不知道會擦出怎麼「愛的火花」,你還維持你的「基準點」很好,可是有些人已經不像原本的那個人(我就是),你所謂的「成長」只是拋棄了某些思想,接受某些思想,但也不代表我們的這些思想就是無誤正確的思想,簡單來說就是有「意義」的思想。

每一句話當然有意義,可是意義是某一個人去定讞的(就像我說的就是我認為的意義),但實質上,根本不具意義的意義(我知道很深奧),你無法敞開道德思想說你不誤道德的極端,可是你連道德的極端的核心,你早就已經觸碰了,說謊就是例子,這裡先不要談對錯問題,或者什麼心理研究問題。就從最基本的謊言來說,連動物們也會說謊,一旦當我們在界線之中抵觸,就造成了那個有何不可的猜疑,就姑且就會在道德之間遊走,所以我們才會「犯罪」(這裡指的是法律上的犯罪)

可是,真正的核心在於道德底線,美國一方面賣給他國武器,一方面又說是為了維護整體世界的和平。就算美國這樣前後不一的矛盾說法有瑕疵,我們也欣然接受,為什麼?為有美國這個靠山,這個巨大的巨人就是為了在失去美國之後,還有誰能夠作為合理的肩膀,中國與印度、俄羅斯,看起來「信任」這回事不是我們說了算,就算中國認為就是在自己的勢力範圍劃分界線,但我們總是在懷疑這樣的舉動是否已經觸動了某一界線標準而定。

也導致美國一直要出手介入國際事務,就是為了不讓他國搶了地盤。不過,美國人是不喜歡這樣的國際事務,對於總是插手管他國的家務事,很多調查都坦言這是夠了!能夠不管嗎?看起來沒辦法,因為如果交由他國自行處理,可能會影響的還是我們(就是躺著也中槍)。

我一直很希望世界和平,可是我的夢想不可能實現,維持這基準世界的平衡看來也不大可能落實,只要有武力的介入,就一定會造成死傷,不管是平民還是恐怖份子,壞蛋該死嗎?或許吧!殺了一個,就像九頭蛇,還是有其他的蛇頭冒出來,永遠砍不完,內鬼依舊在神盾局出沒,極端還要更極端,這世界一定要把我們已經撕得更分裂的靈魂,再把剩下的灰燼的原子全部掃空嗎?

看來是沒辦法,太空中的奈米粉塵,奈米機器人也會出現在我們的身體裡,我們身體已經有許多「廢物」,永遠掃不完,也永遠「接納」不完。

武器的生產究竟是為了什麼?這樣的軍火銷售到底是幫了誰,是我們製造商的這端,還是對方得到武器的這端?如果製造武器是為了消滅更多的武裝,那麼只是用更多的暴力來解決更多層出不窮的暴力,你認為真正的和平——或者表名的說〈遲早的事〉不是有一天到來,來幫我們認為是助紂為虐,是一種虛實的偽意義嗎?


這樣的維和可是一點稱不上「維和」。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