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6的文章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

遲早的事

我還真想著世界真會不會有一種「大爆發」的情況出現呢!會有嗎?遲早的事。怎麼說呢?有核武的國家,除了五大常任理事國,還有巴基斯坦、印度、北韓。除了簽署那《「不」擴散核武條約》之外,就大概沒有什麼可以「說服」能力,至少對我而言。

躍(續四)

雷拖著艾特,然後把他藏著一個草叢堆裡,看著他,並且對他說:「你要乖乖待在這裡!記住,不准發聲!」雷對他擺出了禁止出聲的手勢,然後回頭看看那群追殺他們的人。雷把唯一手中僅有的武器——三叉戟——拿在手上,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既然要這樣,我就不如從命!」

Platform of the Hope

我現在好像習慣要寫些什麼,才能滿足我對寫作的「慾望」,不管你喜歡與否,我都會把我「知道」的通通寫出來,不帶任何保留(我盡量如此),就在世界地球日的隔一天,我們又看見照常的人們,照常的開張,照常的營業,照常的生活寫照,人生從來沒有如此「好過」,不是嗎?

Everything's connected

看過最近一篇研究:有錢讓你的壽命多了十五年,然後——我又在一本科普雜誌看到相關的報導:說改善貧窮若是得當,那麼從家庭教育著手,就會增長壽命。而然而,我又想到《國家地理雜誌》過去曾經報導過的文章,說怎麼樣讓後半輩子的老年人生活得充實,那麼長壽不再是唯一該關注的焦點。

躍(續三)

艾蓮娜被搖晃著,一個女性族人看見了她倒臥在樹幹旁,小女孩不知去向,艾蓮娜則是依然感覺很糢糊,她緩慢地睜開眼睛往上看,就看見陽光照射在她的臉龐,有一個族人的聲音不斷叫喊著要她趕快醒一醒之類的話語。艾蓮娜摸摸自己的額頭,感到很倦累,很想逃離這裡,卻沒有力氣,而突然之間,一切沒了聲音,艾蓮娜像是失聰一樣,鴉雀無聲。

躍(續二)

看著眼前的餐點,海娜幾乎吃得所剩無幾,洛爾卻是剩菜、剩飯一堆,至少有四分之一左右沒有吃完,連碗盤也隨處亂擺。

Current Ideology part 3

但,真的沒辦法,你若是寫得太灰暗,別人就會說你的思想太悲觀(很多人也這麼說我),但實際上真的不是,一個面臨自殺的人(我過去有過),是真的害怕死亡的,或者應該這麼說,一個在黑暗裡偷偷哭泣的人,是多麽需要看清自己的悲觀就只是悲觀而已。我或許沒有最好的「朋友」,但我知道怎麼一個人與黑暗相處,我知道自己在面對孤寂時,怎麼面對自己的情緒。是的!就只是情緒,所以我可以一個人隻身前往我不熟悉的國度,我可以了解在背後的美國人、留學生、老師、以及各種美國上班族的一面(至少是「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