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情(續二)

圖片來源:Salim Virji 

「現在真不是時候!」元神心想,牠邊跑邊喘,雖然雪的深度幾乎不像牠之前走過的那樣深厚;相反地,還有融化的跡象,但不代表「春天」要來了!


「你們就可不可以不要在我飢餓的時候來嗎?」元神不時回頭看著狼群。
「媽的!怎麼不能改變型態?」元神很憤怒。

一隻狼衝了上去,往元神的脖子一咬,差點咬中。元神翻了一圈,重新爬起身站起,牠看見狼群後面有牠不認識的東西,而且體型還很巨大,「這是......來救我的嗎?」

那個體積很大的怪物往前一衝,竟然是獨角猛獸!「是牠嗎?」元神心想。

獨角猛獸衝了過來,牠看見牠的體積,以及看見牠那兇惡的眼神,才發現不妙!「不是!牠不是那個我認識的牠!」全身暗紫色的外表,以及少數的多隻眼睛在牠身上,驚覺不太妙,「怎麼變了個樣?」牠一直心想。

元神一直試圖想要阻擋牠,但是牠就是無法使出力氣,來改變型態!「為什麽?偏偏......」牠邊跑邊想的時候,獨角猛獸向牠衝了過來!「喂!」元神大喊。

獨角猛獸的角撞擊到樹幹,元神及時閃過一劫,但牠身上的眼睛往元神射去,元神看見光線朝牠而來,牠發現已經不太妙,牠已經變得如此邪惡,如此不對勁,「牠到底怎麼了?」牠看著牠,獨角猛獸又朝牠衝去,「媽呀!」牠嚇到了!

牠往前跑,獨角猛獸也當然不放過牠,在這之前,牠已經把狼群撞擊到另一邊的角落旁,讓他們成為冰冷的遺體,現在,牠要把元神變成如此可口的大餐,「呼!呼!呼!」元神邊跑邊喘,牠的型態也跟著改變,變成超元神,元神感覺身體不太對勁,因為怎麼步伐變得更大,速度還加快了些,元神停下腳步,看著自己的四肢,「太好了!」牠轉頭看著獨角猛獸,這時候後面還有其他動物也跟著追上前來,包括了一隻熊。

獨角猛獸往前衝了過去,用牠身上的角往超元神刺去,超元神用力一吼,往獨角猛獸咬去,獨角猛獸大喊,想要甩開超元神,超元神卻是死命地不放手,牠痛得要命之際,身上的眼睛往超元神集中射去,這時候超元神縮小身軀,往獨角猛獸下方跑去,然後又變回原來的形態,用前肢往獨角猛獸打去,獨角猛獸被打倒在地,身上的眼睛往超元神射去,牠又突然變小,又跑到牠的下方,「嘿嘿!你打不倒我!」超元神心想。

這時候,後面的那一隻熊往獨角猛獸打去,並且往牠身體咬去,超元神驚覺不太妙,趕緊變回原來的形態,卻是怎麼樣都變不回來!眼前的那一隻熊真的像巨大的怪物一樣,看得牠處處害怕,牠往前跑,獨角猛獸也要試圖站起,而當牠站起身來,牠才發現有兩隻巨大怪物在追著牠而來!前方的冰雪幾乎已經融化,露出青綠色的嫩草,還有些許露水在牠身邊圍繞,牠邊跑邊看著後方,巨大的聲響像是發生過強大地震地的猛烈。

「蹦!蹦!蹦!」超元神邊聽邊想辦法,怎麼樣才能恢復原來的形態,「現在真不是時候!」獨角猛獸身上的眼睛往超元神射去,但是射偏了,後面的熊則是往獨角猛獸攻擊,獨角猛獸身上的眼睛也同時往那隻熊射去,那隻熊卻是沒有閃躲,當場射中,倒向一邊。

超元神聽到東西倒地的巨大聲響,回頭一看,「那隻熊大概沒輒了!」牠心想。獨角猛獸現在要找到那隻很小的超元神,但牠無法看得很清楚,因為幾乎這附近幾乎沒有冰雪,只是附近的雜草,超元神躲在其中,看著牠。

超元神邊看邊思索,要找到一個明顯的目標才能下手,牠往牠的旁邊看看,這時候牠衝了過去,用力一跳,以為牠會跳在牠的後肢上,但是牠變回來了!整個身體壓在獨角猛獸的身上,而翻了好幾圈。

超元神用力甩動身體,使自己恢復「正常」,獨角猛獸這時候張開大口往牠身上咬去,牠趕緊閃到一邊,獨角猛獸這時候擦到樹幹的旁邊,然後回頭看看那隻超元神在哪裡?

超元神在旁邊小心翼翼看著牠,獨角猛獸回頭看見超元神的身影,這時候,牠怒氣狂飆,往超元神衝去,超元神也是,而當兩隻生物準備要相撞時,那隻鷹突然出現在這兩隻動物一旁的樹幹上,然後用翅膀用力一揮,超元神以及獨角猛獸迅速「擦身而過」,而那「刀痕」還遺留在對面的樹幹上,之後那隻鷹飛走了。

超元神不知道發生什麽事,以為自己要沒命了!但是整個身體都好好的,但是獨角猛獸就沒這麼好運了,牠頭上的角被削去一部分,本來尖銳的角變得鈍的一角。牠搖搖頭,不知道發生什麽事,超元神轉頭看見牠「發呆」,認為這是好機會,用力一衝,把牠撞擊到樹幹上,牠閃避不及,撞到樹幹上,倒地不起。

超元神好奇地張望看著眼前這怪物是否已經陣亡,牠輕輕撥動牠的前肢,看起來不太會動,「看樣子應該是死了!」牠心想,「呼!」超元神看著牠,總算鬆了一口氣,回頭看看四周,「接下來,只能往那樣子走了!」牠轉身,往那片是青綠色的草地走,牠也逐漸變回元神的模樣。


他開了門,把鞋子放在一旁,「老婆!我回來了!」維爾耶夫看著玄關,然後走進客廳,看見客廳的燈光亮著,電視的聲音看著,想必他的老婆應該不在這裡,而是在廚房。

他走進廚房,看看老婆在做什麽,他聞到了煮菜的香氣,想必老婆在煮一桌好菜等待老公回來,「喬安娜?」維爾耶夫叫出老婆的名字。老婆回頭看著他,「嗯?什麽事?」

「原來你在這,害我嚇一跳!」
「我不會在這,不然會是在哪?」喬安娜不明白他的意思。
「你怎麼了啦?」
「嗯......沒事。」
「你說這句話時,我不相信你的口吻。」喬安娜聽見維爾耶夫的淡淡的語氣,認為怎麼可能會那樣問她。

「說吧!我是你的太太,我有權利知道你發生什麽事。」
「你記得那個女生嗎?上次來到洛爾家的那個女生?」
「我記得啊!怎麼了嗎?」
「沒事,我以為你會被綁走!」
「綁走?我一下班就回家,怎麼可能會遇到她?」
「我今天就遇到她了......」維爾耶夫小聲地說。
「她跟你說了什麽嗎?」喬安娜把火力關小,她在煮簡單的家常菜:燉肉、悶蔬菜等等,然後準備端上桌。

「嗯......沒有,只是我的東西被搶走了......」維爾耶夫講到這裡感到很失落。
「什麽東西?文件嗎?」
「是文件沒錯,裡面有寶貴的研究資料,還是些數據等等。」
「她要那個做什麽?」
「我不知道。」
「難道要什麽研究參考嗎?」
「她不是我們想得那樣!」維爾耶夫警告她。
「她不像是那種人!」喬安娜認為她只是一時犯了錯而已。

「你不了解她,不要下結論。」
「我對她印象不會很差啊!如果她真的是你口中的那樣,我覺得你只是太小心眼罷了!」
「她有提到我們研究所的一個計畫......」
「什麽計畫?」喬安娜皺眉頭。

「我還想問你呢!」
「我沒聽說過有什麽計畫,從來沒有!」
「你的辦公室離十一樓那麼近,你怎麼可能沒有聽過?」
「在十一樓?」
「是的!」
「那我應該會去打探一番。」
「千萬不要!」維爾耶夫警告她。
「為什麽?你不是對那個計畫有興趣嗎?」

「興趣?我哪有什麽興趣!我只是好奇!好奇!」維爾耶夫希望她不要淌渾水。
「我幫你就是了嘛!」
「不要!我自己來就好!」
「我就說吧!你自己也會去的!」
「我只是不希望你受傷害罷了!」
「我會保護我自己。」


「吃飯吧!」喬安娜把菜端上桌,只有三樣菜,一盤冷盤而已,維爾耶夫看著自己的餐盤空空如也,然後夾一些燉肉在盤子裡,一些肉醬拌麵在裡面,還有一些蔬菜。自己卻提不勁吃東西,不是他沒胃口,而是想到那一吻,還是說不出來告訴他的太太。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性.愛.色情

雖然性藏在愛中,但也不是神話一件。而是我們對於性的那種感受。想想看,當我們沉浸在愛中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愉悅的感覺?還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而我這裡所談的愛,不單單只是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祖孫情及各種情感在,因此,在愛裡,我們能夠感受到喜悅、快樂與一種自在又有安全感的感覺中。
而性只是一種在愛情中的關係,也就是在愛情裡慢慢衍生出親密關係。如果我們真的喜愛對方,且是異性的對方的前提下,你當然會想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從碰觸他人身體開始,你會不由自主的接觸他人,找他談話,陪他解悶,擁抱他,給他鼓勵與支持,這些都是我們自然發生的行為模式,而促使我們產生這些動機的,也就是情感,一種想要表達情緒的生理模式。換句話說,愛產生的元素多半都是在情感的建立下產生的,這與上一篇我提到那位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有著不謀而合的概念,當然,我提到的各種情感,愛只是包含在其中之一,性如果能跳脫包袱之外,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更多,只是多半都在情緒下,我們都在迷失自己。
所以,情緒建立在愛情本身,而性只是愛的周圍環繞,色情只是一種介於中間的媒介喔?一點也沒錯,色情讓愛情變得那麼粉紅,然後又帶點迷幻紫,然後我們男女就在色情與愛間,找回對於性的重新定義關係,所以穿著性感內衣的女人總是帶著挑逗的眼神直直看著她們眼中的男人的眼睛與他們的下半身,誘惑著我們的大腦,讓我們全身興奮、顫抖、及想要尖叫的快感扶搖直上,男人對於眼前的女人的重要身體的某個部位都會兩眼發直,好好瞧著仔細,真恨不得立刻開始,但愛若是建立很穩固,那麼性真的要開始,那只是前戲的噱頭。
可是愛通常都會等不及,對男人而言,那真的難耐—我想慾火焚身的同時,又被澆熄,那真的難受。女人在愛與性中,用愛情的本身加強對性的親密接觸,讓愛有性可以相伴,但是對於色情那麼只是一種存在於性的另種角色上—我是指性的關係通常讓色情影片上的女星變得一種我們可以模仿或者揶揄的對象,這時愛情就變得像色情的性感地帶,如果沒有浪漫的燭光,如果沒有飯後或者餐前酒,也沒有幾杯下肚,你怎麼會有情意,而她會有意陪你呢?就算這不是愛情,那麼情感的產生也會把你當做就是一場男歡女愛的感情。
那麼這是什麼情?當一個性關係多重存在時,那麼人類還有所謂的真愛制嗎?一夫一妻制向來不是人類的權利,草原田鼠的各種報導重複播報時,Google的搜尋可以找出十二萬三千條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重視真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