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6的文章

動(續五)

姊姊抱起妹妹,拼命地狂奔,跑回村莊內,要找巫醫治療。一路上大喊巫醫在哪?他現在在哪一棟房舍治病?或者又問他在哪一棟?族人們看見了受傷的女孩,嚇得不敢多看,但也有些族人熱心地指著巫醫在哪一棟房舍。「xghbs!」姊姊向他們致謝。

我的另一半

承認吧!承認你愛吃吧!當我們看到琳琅滿目的食物餐點在我們眼前時,除了拍照「紀念」之外,你還有什麽舉動?想著怎麼吃?想著這可愛的、這精緻的,這費人功夫的餐點,真是叫人垂心肝,捨不咬下一口,你看鮮嫩欲滴的草莓糖霜,附著上動人的鮮奶油上,配上草莓切片,還有與牛奶結合的粉紅色果肉醬,每一口泡芙,每一口蛋糕,每一口派,這樣的甜點怎麼捨得讓人說不?

一貫邏輯

我很喜歡談食物,不只是因為它們本身很美味,更重要的是它們能夠讓我們感受到食物給不同的每一個人在餐桌上的表現,更能展現出當今那個人的性格。食物本身就是一種文化;在美國,食物不是披薩,就是三明治之類的夾層風味,我們很少如亞洲餐館一樣,外帶麵飯食,學著亞洲人的用餐方式,用筷子細細品嚐,就算我們這些懂得怎麼習得亞洲人的用餐方式,但不代表我們從裡到外就是亞洲人的生活方式。

Food Porn

我知道,食物很營養,很美味,當我停下腳步觀看每一個人的「吃相」就可以一目了然,剛剛說不餓的男孩,竟然吃了兩碗飯!那個說要減肥的女孩,竟然又塞了一塊蛋糕,而那個說忌酒的人,又喝了一杯威士忌。而你可能在我不注意的時候,又通通吃下了說好不吃的食物。這種誘惑,只是比性慾一來時,還仍忍受的人,少了一大截的自制力之外,就沒有什麽用途。為什麼食物這麼「難受」?

動(續四)

海娜與洛爾坐在一個火堆前,還有其他族人們,一起享用眼前的肉排,海娜第一次吃著從來沒有吃過的肉排,開心的表情寫在臉上。

動(續三)

雷看著來來往往的人們,總認為這個部落的人民比他想像還要多很多。
「王八蛋......」雷心想。

吃的福氣

吃飽了嗎?你記得你那一餐吃了些什麼?是否依舊是昨夜的剩菜剩飯還是中午吃一半的漢堡三明治?或者:是剛出爐的新鮮飯菜?也或者——因為跟家人聚餐,餐桌上的滿滿大餐,因為太豐富了,所以不記得了?因為重點不在於餐點內容,而是凝聚家人情感?